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十章 狂风(五)

所以,于公于私,卢永祥此刻逃走,都是一个上佳的选择。三人的临时同盟,是建立在有共同的仇人这一基础之上。仇人万劫不复,同盟自然就失去了继续存在的必要。更何况,死人才能最好的保守秘密,活人早晚会泄漏口风!
“郑,郑将军没说要粮草辎重,也没说要杀咱们!”卢永祥低头看着地面,不敢与耶律赤犬的目光相接,“他,他说,他知道那封信出自谁人之手。所以,所以想给咱们一点回报。让咱们,咱们将来对上头也好有个交代!”
“卢兄高义,韩某没齿难忘!”韩德馨比他斯文得多,红着眼睛上前,抱拳施礼。
“唉!就看那郑子明怎么想了!据我判断,他不是个好杀之人。杀光了咱们,对他也没什么好处!”韩德馨也陪着他叹了口气,带着几分期待补充。“不过,咱们哥俩受些折辱,恐怕也在所难免。叔父,叔父他,当日把事情做得太绝了!”
希望他的胃口不会太大!
“他,他……”耶律赤犬抬起手,用力在自己的头发里插来插去,“他怎么知道,他怎么知道马延煦一定会死!万一姓马的逃了出去,肯定要追查是谁走漏了消息。届时,没咱们哥俩罩着他,以他的小样……”
“啊——!”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两个,大惊失色。又反复打量了卢永祥好一阵儿,才终于明白,对方不是义薄云天,而是在逃跑的路上,被郑子明的部属生擒活捉!
“不,不用!”卢永祥摇摇头,红着脸继续补充,“他,他说,要用俘虏换咱们手里的粮草和物资。反正,反正他昨和图书夜俘虏了很多人,留着也没啥用,干脆都还给咱们。这样,算是咱们自己救出去的也好,用其他手段弄回去的也罢,都好商量!但是有一条,二位将军得亲自去见他,当面跟他约定了具体怎么个换法,当面统一口径,以免将来对不上号!”
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这支队伍全军覆没几乎是必然。至于其中多少人还有机会活着回到幽州,则全看对手的心情。
如果单独见面的话,郑子明忽然翻脸怎么办?以此人的武艺,哥两个恐怕联手应对,也支撑不了几个照面儿。而只要他将哥俩生擒活捉,自然不用再谈什么条件,兵不血刃,就能拿下陶家庄大营。
天可怜见,耶律赤犬和韩德馨两个,根本没注意到他的神色变化。全部心思,都集中揣摩郑子明的想法上。
于是乎,为了保证对手能有一个好心情,从昨天早晨“临危受命”那一刻起,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两个,就用尽了全身的解数。然而,这些解数到底能不能起到作用,作用的效果究竟如何,至今却依旧不得而知!
“他昨天跟咱们俩一起发过誓!”耶律赤犬挥动拳头,将面前桌案砸得“咚咚”作响。然而,目光看向窗外那阴沉沉的天空,他的抱怨声音又迅速转低,“他,他奶奶的!这年头,人和人之间,还有没有一点信任了?发过的誓就像放屁一样,说好的共同进退……”
“怕是自己跑了吧!”与自家兄长一样,韩德馨对卢永祥的迟迟不归,也是深感焦虑。“马延煦杀了他的堂兄,他亲手把马延煦的撤退方和_图_书案送给了郑子明,也算间接给他堂兄报了仇。趁着郑子明刚刚收兵回去休整的机会,他不赶紧跑掉,难道还留下来跟大家伙一道等着听候处置么?”
在战场上翻滚了小半辈子的卢永祥,当然对马延煦恨之入骨。恰好,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两个也不愿意坐以待毙。结果三人凑在了一起,很快就起了同仇敌忾之心。干脆联起手来,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将大军的后撤计划泄漏给了李家寨!不求能带着所有被留下来断后的兵马全师而退,只求郑子明等人在“吃饱”了之后,高抬贵手,给大家伙留一线生机。
“姓马的不死,今后也没机会再领兵了。更没机会再管到他头上!”韩德馨惨然一笑,道出了一个血淋淋的现实。
“我等不要他的回报!如果他肯放咱们平安离开,这里的粮草辎重,我全都可以留给他!”终于看到了一线生机,韩德馨也激动得脑袋嗡嗡作响。没等卢永祥说出郑子明那边的条件,就大声宣布。
被马延煦强行丢在庄子里担任“阻击敌军”任务的将士,全部加起来有五六百之多。然而,其中却有一大半儿是伤兵。剩下的一小半儿里头,也有将近六成左右正在发着高烧,腿软得连站都站不稳,更不可能列好战阵跟敌军拼命!
坐困愁城,兄弟两个每一息时间,都过得痛苦不堪。好在老天爷慈悲,没等二人愁白少年头,就把卢永祥又给送了回来。
于今之际,除了继续等下去,还有什么办法呢?上一回,郑子明是看在自己和弟弟手足情深的份上,给了和-图-书哥俩一条生路。这一回,即便他念在兄弟两个暗中通报消息份上,再次高抬贵手。恐怕,也不会一点代价都不用韩氏家族支付吧!
“那,那他又为了什么?”
“狗日的卢永祥怎么还没回来?!这马上就要到晌午了,他就是挖地三尺,也该挖到些东西了吧!”越等,心里头越是发虚,耶律赤犬叫着手下一位都头的名字,咬牙切齿。
“不会吧,真的要一网打尽的话,他直接率军来攻便是。反正,反正咱现在也没丝毫力气自保!”
然而,眼下显然不是追究这些“小节”的时候。既然姓卢的说他奉了郑子明的命令回来传口信儿,那问清楚口信儿的内容,就是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的首要任务。毕竟,后者事关哥两个的生死。
什么叫患难见真情,这就是。明明可以借机逃走,卢永祥却偏偏返了回来。相比之下,兄弟两个先前的推断,真是不折不扣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凭着对郑子明本人的能力,以及李家寨一众乡勇之战斗力的认识,韩德馨有十足的理由相信,马延煦昨夜在劫难逃。即便趁着夜色的掩护杀出重围,能带出去的人马,也不会超过十成中的一成。而在马延煦葬送了九成以上弟兄之后,萧拔剌手里的军令状,即便再不管用,也无法再被当成一张白纸。更何况此刻大辽国的朝堂上,还有那么多契丹贵胄,对马氏父子虎视眈眈!
“唉——”知道自家弟弟所言没任何错误,耶律赤犬松开手,仰天长叹。
“他,他说,地点放在东面那座山上。他今晚太阳落山之后,先去和*图*书那里等着,二位将军如果不放心,可以带上尽可能多的弟兄。他,他不给您二位设上限!”卢永祥偷偷看了看韩德馨的脸色,快速做最后补充。
“唉——”耶律赤犬继续大声长叹。
仗义,这郑子明不愧是当过皇子的人,做事就是仗义。拿了自己的好处,居然立刻就准备投桃报李。相比起来,姓马简直就是一团狗屎,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嘶,这,这可真让咱们难做。好好的,直接提条件不行么?咱们怎么可能跟他讨价还价?偏偏要见面,见面!嘶——”
“二位将军,我好像隐约听见一个消息!”见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迟迟不能做出决定,卢永祥把心一横,用颤抖的声音补充,“我,我在那边的时候,隐约,隐约好像听人说,援军,援军已经到了。就在山外,昨晚,昨晚燕京统军使大人,亲自杀上山救走了姓马的。还跟郑子明交了手,结果不分胜负!”
想到这儿,耶律赤犬果断放下私人恩怨,柔声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见到你平安,我们哥俩就放心了。郑子明什么意思?是要粮草辎重,还是要我等的项上人头?”
谁成想,听了韩德馨的感谢话,卢永祥却立刻羞得面红耳赤。低下头,喃喃了半晌,才以蚊蚋般的声音说道:“两位,两位大人,我,我是奉了对面郑将军的差遣,前来给你们送口信的。我,我刚才出去打探消息,却,却不小心被他的人抓了个正着!”
“你,你没有,没有走?!”耶律赤犬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冲上前,一把扯住卢永祥的胳膊,上下反复http://m•hetushu•com打量。“好兄弟,够仗义!你,你既然没有走,怎么不早点儿回来啊!我,我都快急死了!”
后者原本隶属于白马营,数日前因为在攻打冰墙的战斗中表现不佳,其指挥使卢永照被马延煦亲手处死,全营从战场上撤下来的其他残兵败将,也在昨天早上被马延煦当作了弃子,一股脑地丢在陶家庄,由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两个率领着,准备为大辽国贡献最后的忠诚。
是以,昨天夜里鼓角声响了小半宿,陶家庄这边,却是一兵一卒都没出营门。直到今天早晨日上三竿,才由卢永祥带着他麾下的十几个绝对心腹悄悄溜到外边去打听消息。
“可以带尽可能多的人马?他,他到底什么意思啊,莫非要把大伙围起来一网打尽?”
“嘶——”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的热切也开始缓缓变冷。
就在郑子明等人为越打越规模越大的战事而忧心忡忡的时候,隔着一道山梁的陶家庄内,韩德馨、耶律赤犬诸辈,同样是度日如年。
“什么回报?你简单些,别太哆嗦!”耶律赤犬听得心里打了个哆嗦,迫不及待的追问。
“怎么说呢,他已经大仇得报了,唉——!”韩德馨叹了口气,缓缓坐倒。“全须全尾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咱们三个。咱们哥俩如果死在了郑子明手里,他,他就彻底安全了!”
今天上午被乡勇们围攻时的情景,像恶梦一般,深深地刻进了他的记忆里。让他一想起来,就忍不住浑身上下冷汗乱冒。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再被乡勇们围攻第二次。哪怕做一些亏心事,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