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十章 狂风(六)

“是,侄儿遵命!”两兄弟闻听,再度朝着北方肃立拱手。
“他已经俘虏了那么多人,多抓两百,少抓两百,根本没什么差别!”耶律赤犬的观点,和韩德馨差不多。只是对敌军更加尊敬一些而已。“所以我们哥俩也不会真的跟他撕破脸,多少给他点儿好处,把被俘的弟兄们全都换回来。改日叔父带领大军向李家寨发起进攻之时,就不会投鼠忌器。并且被救回来的弟兄们也能明白,只有我韩家对他们才是真心。换了其他人,只会把他们当作弃子!”
刹那间,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眼前一片明朗。
这,就说得通了。
耶律赤犬虽然脸皮比他厚,此刻也无法掩饰脸上的尴尬。干脆狠了狠心,咬着牙命令:“休息!都散开了去休息!没见郑巡检已经给大伙预备好了烤火的干柴了么!”
正如俗话所说,祸尽福至,否极泰来。没等太阳西坠,山外却有一伙韩家的死士,拼着性命不要,冲破了李家寨乡勇的重重拦截,送来了大辽南枢密院同知,燕京统军使韩匡美的手令,告诉留守陶家庄的众将士,大军不日便可赶至。勉励他们抖擞精神,死守营盘,为大军一举荡平山中贼寇创造先机。
幽州援军抵达在即,陶家庄的临时营地内,又存有充足的粮草和弓箭,只要留守的将士们上下齐心,坚持两到三天应该不成问题。更何况那郑子明既然已经知道辽国大军即将杀到,肯定不敢再轻易把有限的兵力,浪费在驻守于陶家庄的这伙残兵身上。
“你放心,今晚援救袍泽之功,见者有份!”耶律赤犬笑了笑,迅速投桃报李。
故而,嘴巴上答应得虽然恭敬,内心深处,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两个,却更坚定了要在当晚的会面中,挫一挫郑子明颜面的念头。并且发狠要尽可能多的把被俘将士接回来,以便三日后,让自家叔父韩匡美刮目相看。
“我还以为,他真的悍不畏死呢!”
韩德馨见了,顿时愈发觉得颜面无光。回hetushu.com过头,鼓足了勇气吩咐:“大伙也都稍事休息吧!郑将军虽然身在敌国,却是个光明磊落的君子。只会在战场上与咱们面对面厮杀,绝对不会做设宴抓人的没出息勾当。”
“二位公子爷果然聪明,一点就透。”见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能明白自家主人的良苦用心,家将头目韩丙侧身闪在一边,拱着手恭维。随即,又快速补充道:“昨夜统军使与贼将交过手,知道此人有黄赵之勇,且狡诈如狐,所以还特地让小人传话给两位公子,在他带领大军抵达之前,只要死守营寨即可。无论那姓郑的耍什么手段,都切莫搭理。”(注1)
“呀,你不提,郑某差点儿就忘记了!”话音刚落,郑子明立刻松开二人的胳膊,抬起手,狠拍他自己的大腿,“来人!赶紧把火堆都点起来。远来是客,虽然互为敌手,却不能太慢待了!点火,点火,点起火来烤肉吃。今晚,凡是跟着两位将军前来做客的,一律管饱!”
火盆中,木炭正烧到旺处,被寒风一吹,红光乱冒。顿时,就让人感觉到了阵阵暖意。郑子明满意地朝自家亲卫们点点头,继续笑着吩咐,“你们几个也都躲远点儿,去生了火烤肉吃。不要站在这里,以免让别人担心某摆下的是鸿门宴。”
“这厮!等见了面,我一定要好好给他点儿脸色看看!”
姓郑的再骁勇善战,麾下弟兄全部加在也不过千把人。而大辽国的兵马却走了一波又来一波。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李家寨会被活活压垮。所以,姓郑的必须从现在开始就给他自己经营一条退路,以免将来战败投降时,连保全性命都没有可能!
“假仁假义!”韩德馨的脸孔,顿时也有些发胀。狠狠瞪了死士们一眼,大声强调,“那厮最是懂得收买人心,尔等切莫上当。待会儿见了面后,咱们还是要严加提防。”
“这……”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先是微微一愣,随即相继俯身下去和_图_书,朝着北方行以晚辈拜见长辈之礼。“侄儿受教,多谢叔父指点!”
“哈哈,久闻韩氏诗书礼仪传家,族中子侄个个文武双全,今日一见,传言果不欺我!”郑子明闻听,立刻仰起头,开怀大笑。“行了,你我都是武将,不宜过于客气。来,天寒地冻,且进帐篷去共饮一盏暖暖身子!”
“郑巡检且慢!”韩丙见状大惊,拔腿欲追。冷不防,却看见郑子明的目光刀一样刺向了自己的心窝。顿时就像被一头猛兽盯上了般,头皮阵阵发紧,寒毛根根倒竖。两腿一哆嗦,再也没勇气向前挪动分毫。
只是,如果一味地死守待援,又如何显出兄弟二人与众不同?要知道,在韩氏家族中,占了德字的嫡系晚辈,可是把手指头和脚指头加在一起都数不过来!
“我就知道,大军压境,他不敢再玩什么阴谋!”耶律赤犬闻听,顿时觉得脸上有些发烫。朝家将头目韩丙身上扫了两眼,大声说道。
负责传话的韩丙只是个家将头目,哪里猜测得到两位公子哥儿的心思?见自家任务已经完成,便立刻躬身告退,在留守兵丁的带领下找了个屋子,沉沉睡去。待傍晚时被角鼓声从梦中惊醒,发现营地内有大队人马即将出动的迹象,再想出言劝阻,哪里还有人听?只能强打起精神,带领一干家将跟在了两位公子哥儿的身侧。以便一旦发现苗头不对,就立刻出手,拼着大伙统统战死,也不能让两位少主有任何闪失。
“嘶——!他既然玩不出新花样,却准备那么多干柴做什么?”惭愧之余,韩德馨却依旧未曾失去警觉,皱了皱眉,低声沉吟。
“呼——”风卷着红星,将融融暖意,送入每名幽州将士的胸口。
然而,事实却告诉哥两个,他们的一切戒备,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郑子明根本未在沿途埋伏任何人马,也未在会面地点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他们的,只有一桌酒席,和三十几堆高耸入云的干柴。至于随身亲卫,m.hetushu.com却顶多有二十到三十个,绝对不会超过四十!
“是!”他的亲卫们涌起满脸的笑容,躬身告退,好像根本不在乎自家上司的安危,或者说,根本没把韩家两兄弟以及他们所带领的两百大军放在眼里。
“两位公子爷的事情,统军使说他已经知道了!”执行完了公务之后,家将头目韩丙的脸色迅速一变,笑着拱手,“临来之前,他特地让小人给两位公子爷带了句口信儿,莫争一时之短长。眼下咱们两韩一马同气连枝,有些小事就先放一放。等将来再回头看,谁贤谁愚,一眼便知!”
“是,将军!”死士们拱手领命,退下之后,却忍不住偷偷地摇头撇嘴。
全军上下,两百多号人,怀着二十几样心思,迤逦向东而行。终于赶在天色开始擦黑之际,来到了约定中的会面地点。郑子明早已在此等候多时,见到耶律赤犬与韩德馨二人的旗号,立刻主动迎上前来,拱着手问候道:“两位将军安好!郑某虽然身在乡野,却也久仰两位将军大名。今日能有缘一见,真是幸甚,幸甚!”
“你尽管放心,那郑子明既然主动约我们哥俩见面,想必是心中已经怕了,想跟咱们韩家结个善缘!”见韩丙和一干家将个个面色凝重,韩德馨少不得一边走,一边出言宽慰。“况且我们哥俩儿这次带了足足两百弟兄,一但发现情况不对,立刻掉头就走,他也未必能留得住我们!”
想明白了其中关翘,兄弟两个,忍不住摇头相视而笑。
“巡检见谅,他们也是护主心切!”倒是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的都头卢永祥,在扑面而来的杀气之前,比众家将表现得更胆大。主动追了几步,躬身赔礼。
耶律赤犬与韩德馨两个,原本在心中还有些忐忑,见郑子明居然对自己如此礼敬,顿时悬在嗓子眼儿处的心脏,就下沉了数分。双双侧开身体,以平辈之礼相还,“巡检大名,我兄弟两个也多有耳闻。今日幸蒙相邀,惭愧,惭愧!”
※※※和图书
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儿齐齐打了个哆嗦,立刻忘记了先前在心里准备当面折辱对手的狂想。正准备说几句场面话,避免自家过于被动。谁料对方的手臂上传来的力道却大得出奇,根本不容哥两个做任何拖延,直接就给扯出了韩丙等家将们的保护范围之外。
“他,他说,知道咱们不会来的人太少。所以就多准备了几堆柴禾,以便给弟兄们取暖!”也不知道奉命提前去探路的几名死士又从郑子明手里拿了什么好处,听到韩德馨的话,居然主动替对方辩解。
注1:黄赵之勇,黄忠,赵云一样的勇武。典故出自《三国志-关张马黄赵传》,在原作者陈寿的眼里,黄忠赵云都是徒拥勇力之辈,不值得赞赏。
在以契丹人为尊的大辽朝廷,一个有过惨败经历,丢了一条胳膊,又无家族财力和人脉支持的汉军将领,其前途可想而知。恐怕用不了五年,便会被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彻底踩在脚下。到了那时,马延煦在此刻的“聪明”举动,恐怕就会成为大辽国全体汉官的笑柄,谁也不会给予其半点儿同情。
然而,笑过之后,却终究明白,此刻还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候。于是乎,一边以重金征募勇士,去山外与援军建立联系。一边开始着手整顿兵马,将营地内还能拿得起兵器的,统统召集到一起凑成了两个都。每个人都配上了双层皮甲,镔铁头盔和羊皮大衣,准备在今晚的谈判中,展示大军“雄威!”
装什么装啊?人家如果想杀你们哥俩,今天上午直接发兵攻打营地,不比这简单?在没得知援军即将抵达的消息之前,全营上下,除了我们哥几个之外,其他人,谁还有勇气拼死一战?恐怕没等姓郑的杀到近前,就都丢下兵器撒腿逃命去了,根本没胆子回头!
说罢,也不在乎韩丙等家将在旁边虎视眈眈,又快走了数步,拉住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儿的胳膊,一手一个,将二人拖向早已支好的帐篷。
“两位公子爷不必跟小人解释http://www.hetushu.com。只要能确保陶家庄大营不丢,其他事情尽管放手去做!”终究主仆有别,家将头目韩丙不敢说得太多,强压下心中疑虑,拱手回应。
虽然心中已经认定了郑子明试图通过自己跟韩家交好,并且知道对方即便翻脸,也不会当场杀人,他和韩德馨两个,却依旧加倍地提高了警惕。非但沿途不停地派遣斥候搜索周围一切可疑目标,并且命令重金招募来的几个死士,抢先一步到达了会面地点,替大队人马查验对手的虚实。
“遵命!”众亲卫们躬身领命,旋即从自家面前的火堆中,用木棒引了火种,将山坡上提前预备的三十几个柴堆,一一点燃。紧跟着,又手脚麻利地从厚厚的积雪下拖出数十只早已剥了皮,冻硬了的整羊,挨个架在了火堆之上。
“笑话!某在阵前杀人,如探囊取物!区区几个护院,能管个鸟用!”郑子明皱了皱眉,不屑地斥骂。随即,又好像给了卢永祥一个面子,扭头朝着自家亲信大声吩咐道:“也罢,来人,把帐篷门挑开,让他们随时都看得见!免得他们以为老子会把两位将军给生吃了!”
很显然,马延煦先前贪功冒进,逼着兄弟两个领路赎罪,大败之后又心生歹意,试图借郑子明之手杀人灭口等诸多恶行,根本就未能逃过燕京统军使韩匡美的洞鉴。只是此刻蓟州韩氏、幽州韩氏,与青州马氏乃为盟友,所以对马延煦加害韩氏子侄的行为,韩匡美不方便出手报复。但青州马氏出于维护联盟的考虑,肯定会主动给韩家一个交代。虽然不可能直接砍了马延煦的脑袋谢罪,至少,家族不会再将此人当作重点培养目标。
来时路上,早已经吹进了骨髓深处的阴寒,被暖意逼得节节败退。在羊肉和火光的双重诱惑下,众将士半推半就,转眼间,便分散成了三十几波,围拢于三十几个火堆前,满脸幸福。
“遵——命!”帐篷前的乡勇们,拖长了声音回应。同时快速用长矛挑起了帐篷门,露出摆在帐篷正中央的巨大火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