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十章 狂风(八)

耶律赤犬和韩德馨两兄弟闻听,身体又齐齐打了个哆嗦。赶紧拿好话绕住郑子明,以免此人真的发了彪,率军攻入陶家庄大营。把所有粮食辎重连同里边残兵败将的性命,一并收走。
“什么?”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同时扶着矮几站起来,齐齐惊呼失声。
“巡检大恩,我们哥俩没齿难忘!”
“巡检大人开恩!”话音刚落,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齐齐把腰弯到桌面上。若不是耐着外边有数百双眼睛看着,恨不得当场跪倒。
如果双方之间谁也没提过用粮草辎重交换俘虏这个头还好,被俘的那些幽州子弟只能自认倒霉,恨也要很马延煦,恨不到哥俩这对留下来送死者的身上。而现在,却成了郑子明诚心放人,他们两个舍不得花钱。此话传回了幽州,哥俩这辈子怎么可能继续带兵?非但家族会因为被二人败坏了名声,要收拾他们,手底下的将士,也会从背后朝着他们射冷箭!
“巡检你的打算……”
郑子明是一个不知道好歹的匹夫,而他们哥俩却都智勇双全;郑子明这辈子注定在汉国蹉跎一生,而他们哥俩未来却有大好的前程;郑子明连他自己的原本姓氏都不敢公开,而他们哥俩的姓氏,却分别在契丹人和汉人当中数一数二!
“这样,明早账目算清楚之后,你们只管把粮草物资往庄子外一推就好,我自己派人过去接收。对外,你就说是我上了你们哥俩儿的当,明明可以打下陶家庄,却被你用粮草物资所欺骗,错过了战机。”既然对方答应了如数交钱交粮,郑子明就立刻变得非常爽快。点点头,再度主动替对方出谋划策。“反正以你们陶家庄拿点儿残兵,根本顶不住郑某倾力一击!”
“你——!”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的脸色,迅速由白转红,由红转紫。就像被人左右开弓接连打了上百个大耳光一样屈辱。然而,兄弟俩却谁也没勇气发作,更没和*图*书勇气将手按向腰间刀柄。
“敬巡检大人!”耶律赤犬和韩德馨两兄弟举着铜盏往嘴里倒酒,却压根无法分辨这最后的一盏酒水到底是什么样滋味!
此时此刻,如果有人卖后悔药,他们哥俩肯定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好端端的,替大辽国做什么说客!这下痛快了,姓郑的万一翻脸,哥俩不想为大辽国尽忠都难!
“一鼓鲜卑送款,五饵单于解纷。誓欲成名报国,羞将开口论勋。”负责陪同幽州将士饮酒的陶勇等人愣了愣,顺口大声唱和。
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又齐齐打了个冷战,脸色瞬间一片煞白。
“哼,也罢!”见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如此忍气吞声,作为酒宴的主人,郑子明也不好做得太过分。冷笑了一声,也缓缓端起酒盏。
在双方的勉力维持下,宴会得以继续进行。但是帐篷内的气氛,却再也无法恢复到先前一样融洽。勉强又劝了两轮酒,韩德馨第一个支撑不住。想了想,干笑着拱手:“今日能得郑巡检赐宴,末将感激不尽。但身为一营之主,末将却不能光顾着自己快活。白天时末将听手下的卢都头说,巡检准许让我方用粮草辎重赎回俘虏。末将惶恐,不知道他的话是否为真?若是,还请巡检再赐下个章程,也便我兄弟二人回去后立刻着手准备!”
“这样吧,谁让我心软呢,看不得你们哥俩为难!”拜年话听了一大车,郑子明也实在听得腻了。想了想,笑着给二人出起了主意,“价钱呢,我是不会降的,否则传扬出去,幽州男人不值钱,也实在是难听。但我也不限于粮草和辎重,刀枪帐篷,盾牌铠甲,战马牛羊,凡是你们哥俩现在手里有的,都可以按照市价折算,我明早派帐房跟你们当面把数量算清楚!如果这些都拿出来,还凑不够,那你们回去后,看看谁手里还有打草谷所得,也可以拿出来凑一凑。不过价钱么和-图-书,郑某就不会给得太高了。毕竟在汉国这边,尔等打草谷所得,都是贼赃!”
以最快速度在心里权衡了轻重,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悄悄吐了一口浊气,主动开口缓和军帐内的氛围:“郑巡检既然不愿意谈这些,我们哥俩刚才的话,就当没说就是。来,咱们三个难得一聚,就别争这些口舌上的长短了。饮盛!”
“呵呵……”郑子明没有直接回应,笑着伸出手指,在桌案上轻轻磕打,“笃,笃笃,笃笃笃笃……”
然而,无论他们如何求肯,先前还十分好说话的郑子明,却死活都不肯再松口。只是翘起二郎腿,不断冷笑。直到最后,被二人求得实在烦了,才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你们哥俩啊,怎么如此不开窍呢!粮草辎重都是大辽国的,但名声人脉却都是你们自己的。要是换了我是你们,即便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想想,这可是七百多条人命啊,还没把当官儿的跟你们单另算!七百人身后就是七百多户,哪户人家在当地还能没有三五个亲朋?一下子几千张嘴念你们韩家的好,你们韩家在幽州的地位,百年之内还有谁能取代?”
他们两个手头没有足够的粮食,自然要做出愤怒的姿态以便讨价还价。谁料郑子明却连眼皮都没抬,用手指敲了下桌子,淡然回应,“这可是成年男丁,买回去后可以顶头牛用的。河北这边男丁的价钱,可是一直比15吊价钱要高。你们哥俩如此生气,莫非,莫非幽州那边成年男丁不值钱么?”
“我告诉他,家父虽然战败被囚,我这个做儿子的,却始终能以父亲为荣。”正恨后悔得恨不能把肠子都吐出来的当口,耳畔却又传来了郑子明的声音。依旧是不疾不徐,平平淡淡,不带丝毫的情绪波动,“而我不知道千年之后,韩氏子孙,还有没有勇气,提起其祖先此刻所为!”
“汉兵出顿金微,照日明光铁衣。百里和_图_书火幡焰焰,千行云骑騑騑,蹙踏辽河自竭,鼓噪燕山可飞。正属四方朝贺,端知万舞皇威。”喝醉了酒的人,想不了那么仔细。更何况,军中的粗胚们,也从来没关注过这首歌的内容。只是觉得好听,就不知不觉中学会了,就顺口唱了出来。
“是啊,人各有志,我们哥俩只是出于一番好心,绝对不敢勉强。饮盛!”
“我们,我们可以对天发誓,真的,真的出于一番好心!”韩德馨也惨白着脸,断断续续地补充。
“那,那郑将军的意思是……”
帐外的幽州兵卒人数,足足超过乡勇的五倍。此刻他们哥俩的佩刀也都别在腰间,对面的郑子明则是赤手空拳。然而,哥两个却忽然觉得,自己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阎王殿的大门。只要对面的郑子明轻轻挥一挥手,就可以让自己万劫不复。
“是,是,巡检大人教训得极是,我们哥俩眼睛浅了!”耶律赤犬和韩德馨二人听得额头汗珠滚滚,迫不及待地回应。随即,却又躬身到地,继续苦苦哀求,“可,可我们哥俩真的凑不出那么多钱粮来。此事,此事又不能兴师动众。大人,您就开开恩,开开恩吧!”
“不,不是!是,是!不,不是,是,唉——!巡检大人开恩!”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的否认不得,承认也难,嘴巴濡嗫来濡嗫去,词不达意。最后,只能把心一横,躬身求告。“一万零五百吊,末将两个实在凑不出来。若是把营地里的粮食和辎重全都交给你,叔父到了之后,非杀了我们两个祭旗不可!您大人大量,既然已经开恩释放俘虏,就千万再把手放松一点儿。一点儿就行,我们哥俩好歹还能有条活路。”
都是大户人家的子弟,按说见过市面。可一下子上万贯的损失,也足够让二人心脏承受不住。更何况,眼下哥俩身在军营中,哪里拿得出许多现钱来?
“这——?”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以目和*图*书互视,都在对方眼睛里头看到了犹豫。然而,此时此刻,他们两个手头却没有任何东西能威胁到郑子明,所以反复交换了几次眼神儿之后,只能双双悻然点头,“多谢巡检。我们哥俩愿意让弟兄们拿打草谷所得,折算钱粮。只是此事宜早不宜迟,万一被我叔父知道了……”
“那咱们就说定了!来,郑某再敬二位一杯!”郑子明笑着举起酒盏,遥遥发出邀请。
“是,是,多谢巡检开恩!”
“巡检,巡检不要误会!我们,我们哥俩,其实没,其实没别的意思。只是,只是想,想还巡检一个人情!如果,如果巡检,巡检不愿意,就当,就当我们没说!”唯恐敲击桌案的声音停下来时,便有一群刀斧手从天而降。耶律赤犬硬起头皮,喃喃解释。
“嗨,别多事,没人在乎,他们根本知道自己在唱什么,估计也没几个人听得懂!”刚刚走出帐门的耶律赤犬知道自己啊弟弟的心思,摇摇头,笑着开解。“咱们大辽国的贵人们,都不爱读书……啊,啊嚏!”
“嗯?”正在起身准备带队离开的韩德馨,轻轻皱起了眉头。他读得书多,心思也仔细。暗中下定决心,回去后一定要把破阵乐的词重新填过,以免将士们再稀里糊涂的唱下去,日后酿成大祸。
贵不与贱论勇!倘若当年韩家的老祖宗韩信一刀宰了挑衅他的泼皮,怎么会有日后的三齐王功业?这人呢,有时候就要忍得一时之辱,该退就退!
“郑某昨夜曾经见过二位的叔父!当时,他也跟郑某说过同样的话。”碳盆里的火光跳跃,照得郑子明的面孔忽亮忽暗。放下酒盏,挺直腰杆,他缓缓回应。说话的语气非常平静,就像是在陈述一个很简单的事实。
热身子被冷风一吹,他忍不住张嘴打起了喷嚏,刹那间,飞沫喷了韩德馨满头满脸。
军帐外,悬挂篝火上的绵羊,此刻也只剩下了一个惨白色的骨头架子。众幽州将m.hetushu•com士酒足肉饱,一个个热得满头大汗。围着在篝火,且舞且歌,“少年胆气凌云,共许骁雄出群。匹马城南挑战,单刀蓟北从军……”
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没来由地在心里打了个哆嗦,不约而同将身体朝胡凳上缩了缩,试探着询问。
到了此刻,哥俩先前在自家营寨里的那些谋划和想法,一概都丢到了九霄云外。再也不敢拿即将抵达的大军做依仗,也不敢再觉得郑子明早晚会求到自己头上。只能像对方的晚辈一样,不停地作着揖说好话,以期待能凭借诚意打动对方,换回那批俘虏做哥俩今后往上爬的本钱。
“嘶——”郑子明手捋下颏,脸上瞬间涌起了一团乌云。“给你们活路,谁给老子活路?打完了这次打那次,小的走了又来老的?一万吊,老子再给你们哥俩抹个零头,爱要不要!明天早晨若是没见到钱粮,老子就实话告诉他们,你们哥俩舍不得为他们花钱。然后把他们卖到山里去替土匪开荒。老子还就不信了,这年头,二十岁的男丁,居然连十五吊通宝都卖不出!”
这是唐代的破阵乐,在军中流传极广。所以双方将士,都耳熟能详。只是,后边四句,却不能从字面上扣得太细。否则,众幽州将士必将个个都无地自容!
“哦,你说用粮草辎重换俘虏啊,的确是我提议的!”郑子明放下酒盏,轻轻点头,“也没啥章程不章程的,你我两方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纯属摸着石头过河。这样吧,按眼下人市的行价,一个男仆折足色好钱十五吊,我手里先后大概抓到七百多幽州子弟。明天早晨就可以换给你。你用粮食也好,用其他东西顶账也好,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拿不出钱,就得用粮草和兵器抵账。眼下幽州市面上,一石米价格折足色开元通宝五百文,一万多贯钱就是两万多石米,二百四五十万斤。就是把眼下陶家庄大营所存的粮食全都交出去,也凑不够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