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十一章 磐石(一)

“末将去加固冰墙!”郭信也放下空空的药碗,紧随李顺儿之后。自打前天晚上被郑子明从韩匡美的枪下救了回来那一刻起,他的表现便与先前判若两人。非但对郑子明言听计从,其他事情,也坚决不肯落在别人后边。
“他们怎么可能猜到巡检大人之计?”
唯一的缺憾是,当事双方,都有不少人感了风寒。做交易时,鼻涕眼泪一把接一把地往下流。待回到军营中,也不见丝毫好转。被碳盆里的热气一哄,顿时就又是几个大喷嚏。
“定州是定州,咱们是咱们。定州降了,姓韩的总不能一路退回城里去!”
“他们有了药材,也找不到像子明这样的郎中,更不会像咱们这边一样,提前就做足了准备!出发之前就给大伙喝过了药汤,今天一大早,又把伤了风的弟兄专门挑出来,另行安置!”
唯独军师潘美,由于脊背受伤的原因,昨晚未能与郑子明一道出席酒宴,进而“幸免于难”。此刻见到众人的凄惨模样,他忍不住将身体侧转过来,幸灾乐祸地捶打床板,“该,活该!大冷天,先吃一肚子烤肉,然后再顶着满身热汗去雪地里行军,你们不伤风,谁还伤风?”
“这,这不算是新本事吧!”郑子明终于被问得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讪笑着做出回应,“你读书时读得不仔细而已。早在前汉,匈奴人作战时,就喜欢朝对方营地附近乱丢牲畜的尸体。一旦造成瘟疫,就会杀人于无形。跟真正瘟疫比起来,区区伤风,才从哪到哪?”
“啊,啊——嚏!”郑子明用草纸捂着鼻孔,痛苦地连连摇头。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泪水不受控制地往下和图书淌。
“他们不可能找到足够的药材!”
“服完了药,就都赶紧回去休息。记得多喝水,这几天饭食不要吃得太荤。”郑子明笑了笑,继续大声吩咐。随即,又将目光转向潘美,微笑着解释,“陶家庄方圆不到十里,房子不多,可供扎营的位置也非常有限。即便韩匡美懂得将得了伤风的士卒单独立营,也很难避免疫气的蔓延。不过你说得对,咱们也不能掉以轻心。这几天,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准备,趁着天气还没转暖,冰墙还可以再加固一下。正对冰墙的山坡,也可以多洒些水,弄得更光滑一些。”
“退回去更好,咱们也趁机厉兵秣马!”
已经一起共事了小半年,然而在他眼里,郑子明身上却依旧充满了谜团。做事的方式,谋事的本领,待人接物的习惯,还有那离奇的身世。吸引着他不停地去挖掘探索,越挖越觉得郑子明与众不同。
陶大春、李顺儿、陶勇和郭信等人,不肯让郑子明“专美于前”,也跟着不停地打喷嚏。一个个两眼发红,泪流不止。
“说什么呢,你?”郑子明被问得满头雾水,走上前,单手按住潘美的肩膀,“躺下,别乱动。伤口刚刚好点儿你就往起坐,是嫌自己命长,还是怕留下的疤瘌还不够大?”
耶律赤犬和韩德馨两兄弟急需郑子明手里的俘虏来巩固其自身地位,郑子明也急需两兄弟手里的粮草辎重来补充乡勇队伍的实力,因此双方谈妥了条件之后,交易进行得极为顺畅。没等到第二天中午,已经钱货两清。买卖双方,都皆大欢喜。
“是——了!”众人顿时苦了脸,把目光从潘美身上移http://m.hetushu.com开,转头去应付身边的大碗药汁。
“这——?”
好不容易让韩家哥俩上了个大当,自己这边只是豁出去几个人得上一场小病,就能给对手以当头一棒,大家伙当然都高兴还来不及。只有潘美这个异类,今天就像吃错了药一般,不停地涨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
他们两个原本都不是郑子明的嫡系,但现在看起来,却都打心底里,把郑子明当成了自己的主公。潘美在旁边瞧着心中暗暗纳罕,却又不方面追问:郑某人到底凭借什么手段,令李、郭二位归心。只能自己躺倒,无聊地用手指在床沿上画圈儿。
“他们……”
“咱们这边,得了伤风的不过是二十几人。敌人那边,昨天晚上一起烤火吃肉的,还有今天早晨被送回去的,加在一起恐怕不会少于五百!”陶大春的想法,也与郭信差不多,坚信自己这边无形中已经给敌军制造了十倍以上的杀伤。
众将佐一边抹着鼻涕,一边骄傲的摇头,都认为敌军不可能不中计。中计之后,也找不到什么高明办法去避免伤风的蔓延。
好不容易熬到李、郭二人的脚步声去远,陶勇和其他几个都头也都起身告辞离开。潘美顿时再也忍耐不住,一个轱辘翻身坐起,强忍着背后伤口处的疼痛,压低了声音追问,“子明老兄,巡检大人,你,你手头是不是有药,让人吃了就对你死心塌地那种?”
“我,我……”潘美一张嘴巴无法同时应付如此多的对手,委屈得脸色发红,胸脯不停地上下起伏。
“我去,我带人去!”李顺跳起来,大声请缨,“保准在两天之内,让山坡上无处和_图_书可以下脚。谁要是想从这边攻打咱们,先摔他个半死再说!”
“行了,行了,行了,别吹了,再吹,房顶都要给你们吹破了!”没想到自己一句玩笑话,居然引发了对郑子明的拍马屁比赛,潘美又用力捶了几下床板,大声打断,“如果这点儿小伎俩就能让韩匡美退兵,那整个幽州军,也就没存在的必要了!顶多是让他们在陶家庄那边休整些时日而已。况且此计的最终效果怎么样,现在还很难说!”
“杀,杀敌三千,自损八,八,啊,啊——嚏!”郭信对他的观点,却不敢苟同。转过身,一边打着喷嚏一边大声辩解,“自损八百而已,值!况且咱们这边,还有巡检这个神医在。”
“就这些?”潘美眉头轻皱,将信将疑。
“这,这不是有你在么?”潘美被训得脸色微红,讪讪地应付了一句,顺势缓缓躺倒。两只眼睛望着郑子明,目光当中充满了好奇,“你给他们俩灌迷魂汤了?还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段?特别是郭信,前天还故意跟你对着干!”
话音刚落,议事堂内,立刻又响起一阵七嘴八舌反驳之声。
“啊,啊——嚏!”“啊,啊——嚏!”“啊,啊——嚏!”
“啊——?”潘美听得又是微微一愣,脑海里,依稀能想起,自己先前读过的典籍里头,的确有匈奴人用病死的牲口祸害敌军的先例。想到这儿,他又忍不住用手拍打床沿:“奶奶的,都说医者慈悲心肠!敢情你读书时,读得却是如何杀人!”
“哪有什么迷魂汤,将心比心而已!”郑子明这才知道,潘美想问自己什么事情。笑了笑,轻轻摇头。“他们两个又不是什么坏人,和图书大伙在一起共事久了,自然就会彼此迁就适应。况且眼下大敌当前,有劲儿当然更要往一处使!”
“我说潘小妹,你到底是哪头的?怎么专门朝自己的人头上泼冷水?!”
李顺儿则更甚,简直把郑子明当成了神仙,哪怕自己病得已经对着火盆打起了哆嗦,却依旧甘之如饴。“那,那姓韩的哥俩,还在咱家巡检大人面前装大头蒜。呵呵,纯一对傻蛋!咱家巡检所谋,岂是他们两个所能揣摩清楚的?这回,恐怕病到不能下炕,都不知道自己为啥会生病,更不知道巡检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他们哥俩!”
“让生病士卒单独立营,是个好办法。但古代兵书上就有记载,并非咱们自己的绝招!”皱着眉头想了想,潘美再度大声提醒。站在最坏的角度,来预测将来大伙所要面临的危局,“如果应对得当的话,此计顶多能拖住韩匡美半个月。半个月后,天气转暖,得了伤风的兵卒不用吃药也会痊愈。而据你们昨夜带回来的消息,临近三家节度使已经有两家投降了敌军,孙方谏也带着嫡系望风而逃。他一走,易州、定州还有更远一些的雄州,恐怕很快就要为敌军所有!”
潘美听了,依旧不愿意相信,凭着几百人的伤风,就能拖累到韩匡美所带来的上万生力军。但是内心深处,他却盼望着郑子明的计策真的能够奏效,能够让敌军不战先疲。
连自己都在不知不觉中,把郑子明当成了知交。李顺和郭信两个,又怎么可能再三心二意?如此强的亲和力,也算是郑某人的家学渊源吧!终究他是在皇宫里住过的,祖父和父亲,都做过一国之君。
众人闻听,先是微微一愣,随http://www.hetushu.com即便变了脸色,七嘴八舌地说道。
“遵命!”李顺和郭信二人肃立拱手。
“当然是笑你。”潘美当然不肯承认自己已经为对方心折,晃了晃脑袋,故意歪着嘴巴说道:“笑你拿着救命的本事,却做起了杀人的勾当。先利用韩家哥俩的畏惧之心,让他们带着大队人马冒着风寒出来赴约,还没忘记朝他们肚子里塞满了羊肉,用篝火烤得他们一身大汗。待把他们折腾病了,然后再利用病人产生的疫气,去祸害韩匡美所带来的援军。巡检大人,你这身本事都是哪学来的?我怎么以前听都没听说过?”
“天天摆弄药方,杀人手段,当然也会学到一些!”郑子明好像忽然被这几句话触动了心事。抬起自己的手。
“行了,行了,大伙都别瞎嚷嚷了!潘美的职责,就是把一切都想在前头。”郑子明见状,赶紧用手敲了敲帅案,哑着嗓子替他解围,“把各自身边的小柴胡汤喝掉,赶紧着,都别找借口拖延。”
“那就有劳二位了!”郑子明手下此刻也没太多人才可用,想了想,笑着点头。“记得先穿好皮裘,站在门口落落汗。等身体彻底冷下来,再出门。弟兄们出去做事前,也每人喝一碗御寒的药汁。免得对面的敌军没有病倒,咱们这边先落个伤患满营!”
“你笑什么?”郑子明却不知道潘美思路如此广阔。见对方笑得神秘,忍不住低声问道。
“可不是么?就算料敌要从宽,也没有你这种料法!”
而潘某人最初之所以答应替姓郑的做事,却是为了向陶三春证明自己比姓郑的强!忽然间,想起一些前尘过往,潘美禁不住微微一愣,旋即,又笑了笑,眼睛里浮现了几分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