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十一章 磐石(九)

其余各族射雕手大惊失色,连忙重新拉弓还击。而呼延赞的身影却再度消失,令他们把两只眼睛瞪得发酸,都寻找不到。
山梁上,那冰铸的城墙,与整座山凝结为一体,如同一块巨大的青石。
“踏平此寨,人芽不留!”“踏平此寨,人芽不留!”“踏平此寨,人芽不留!”周围的亲兵们,心领神会,齐齐扯开嗓子大声叫喊,以壮自家军胆。然而,他们的叫嚷声虽然宏亮,每个人眼底,却隐约露出了许多困惑。
城墙外的射雕手们不敢再停留于原地拉弓,迈开双腿左右跑动,以免成为下一个被偷袭的对象。光滑的冰面儿,很快就再建奇功。将这群神雕手们一个接一个个滑倒在地,摔得鼻青脸肿。
三支雕翎羽箭,呈品字形排开,呼啸着扑向敌军,一开始,的确气势惊人。只可惜,品字的三张口彼此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飞着飞着,就上下东西,各朝一个方向,最后集体不知所踪!
郭信身上还带着伤,当然不是他的对手。转眼间便被推到了墙垛后的旮旯里,朱漆弓当即易主。呼延琮顺手又抢了三支羽箭,加在左手指缝里,起身、引弓、松弦,“嗖嗖嗖”,三支羽箭连珠而出,在半空中,划出了三道耀眼的闪电。
“巡检有令,能拉硬弓的人,和手里有硬弓的人,向将旗靠拢。”
“借我用用又用不坏,别那么小气!”呼延琮向来就不是个讲道理的人,连喊了好几嗓子得不到回应,干脆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郭信身边,劈手便抢。
“阿爷小心——!”呼延云大声惊呼,抄起一面盾牌,迅速挡在自家父亲身前。雕翎羽箭正中盾牌中心,发出“啪”地一声脆响。巨大的冲击力推着盾牌连连后退,恰恰砸上了呼延琮的鼻子尖儿。
“轰!”“轰轰轰轰!”在接连挨了三轮羽箭之后,城头上的弩车终于开始了反击。一支支丈许长的弩箭凌空扑下,在两百多步远的山坡上,溅起了漫天雪沫和冰渣。
更令他们痛苦的是,那个幽灵般的神射手,再度把握住了机会。趁着他们与城头守军展开对射的时候,果断发起了偷袭。连续四箭,命中其二。威胁程度丝毫不低于几十张硬弓的攒射。待幽州射雕手们分清楚威胁的主次,和*图*书再度把注意力调整到他身上时,此人却又干脆利落地藏了起来,任城外的叫骂声如何喧嚣,都坚决不肯露头。
城墙外,射雕手们发了疯般开弓反击,将狼牙箭一波波送上城头。无论准头还是攻击威力,他们所射出了每一只羽箭,都远远超过城墙上的射下来的。但是,他们却惊诧的发现,自己无法再占到任何便宜。
风吹不动!
城外的各族射雕手气急败坏,停止对呼延赞的追杀,重新朝城头进行冷箭袭击。然而,无论他们射中了目标,还是射歪了羽箭,都无法再打击到守军的士气分毫。
“啊!”下一个瞬间,射雕手头目赵尔德仰面便倒。一直雕翎羽箭从此人左眼窝穿了进去,直贯后脑。
李顺儿带着几个大嗓门儿弟兄,扯开嗓子,一遍遍重复。唯恐声音小了,城上城下的人,听不清楚命令。
“来,咱们分两波,轮着射!每人三箭,对准我用令旗指向的位置,射完就换人!”郑子明迅速将弟兄们分组,同时用最简短的语言,说明作战要求。
注1:按照佛教理论,二十弹指为一罗预,二十罗预为一须臾,一日一夜为三十须臾。所以一个弹指为七点二秒。
磊磊磐磐,无忧,亦无惧!
那呼延赞却好像早已习惯了给大伙制造惊喜,毫不停顿地又是“嗖嗖”两箭,将一名秣鞨射雕手和一名室韦射雕手放翻在地,手捂着肚子来回翻滚。鲜红色的血浆如同喷泉般,一会儿喷在冰面上,染得通红一片,一会儿又对着天空腾起老高。
“啊——!”目标处,幽州射雕手头目拔悉米嘴里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随即变成了一只大刺猬。距离他四尺远的位置,另外一名神射手也遭受了池鱼之殃,被三支偏离了目标的羽箭同时命中,当场气绝。
“且让他猖狂一晚上!明日大军养足了精神,定要踏平此寨,人芽不留!”韩匡美岂能不知道韩倬在担心什么,故作大气地挥了挥手臂,高声断喝。
“好——”众喽啰齐声喝彩,均为自家大头领的神射而感到骄傲。然而,很快,他们的喝彩声便卡在了嗓子眼儿里。一个个红着脸,耷拉下脑袋,恨不得找个冰窟窿朝里头钻。
雷击不垮!
“正前方偏右,那个hetushu.com帽子下缀着狐狸尾巴的家伙,射!”郑子明再度找到了一个目标,果断下令。刹那间,弓弦声又响成了一片,数十支羽箭飞起,齐齐扑向同一个区域,夺走目标处的生命与灵魂。
转眼间,冰墙上就又飘起了一团团血雾。毫无防备的乡勇和呼延家将士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纷纷低下头四下躲避。而冰墙外的幽州神雕手们,则毫不客气地将战线从大约二百步位置,又向前推进了五六十步,直到再也找不见合适的落脚点,才重新分散开,朝着城头继续倾泻致命的雕翎。
“啊——”有名正在弯弓搭箭的幽州射雕手难以置信的瞪圆双眼,惨叫着,缓缓跌倒。血顺着胸口与脖颈交界的位置,喷射而出,将周围的冰面儿染出一道又粗又长的痕迹,与四周围的纯正的白色相对照,格外醒目。
没人能够告诉他们答案。
“巡检有令,能拉硬弓的人,和手里有硬弓的人,向将旗靠拢。”
连最骁勇善战的射雕手,都未曾从对方头上占到丝毫便宜,踏平此寨,真的很轻松么?
“鸣金!”在山路上观战的韩匡美,咬着牙发出命令。
射向城头的冷箭威慑力大大减弱,郑子明终于等到了机会,挥舞着令旗,大声调整部署“靠拢,能拉一石半以上硬弓的人,或者手里有硬弓的人,向我的将旗靠拢!”
“轰!”“轰轰轰轰!”安放在城墙上的五张床弩,也在陶大春的指挥下,重新投入了战斗。这回,操弩手都学精明了,不再单独瞄准,而是尽量集中起来,朝着同一个目标招呼。
三十几个拿到了硬弓的弟兄们,贴着附近的冰墙垛口站好,羽箭上弦,凝神待命。郑子明迅速朝城外扫了几眼,猛地举起手中令旗,朝着一个方位猛点,“一百五十步,左前方那个大个子,三连射射!”
“奶奶的,老子就不信射你不中!”呼延琮饶是脸皮厚,也觉得双颊发烫。从身边乡勇的腰间抢过一个满满当当的箭壶,搭上一支又一支羽箭,朝着目标连番猛射。
“大帅——”韩倬上前半步,试图劝阻。然而,看到周围一片冰冷的目光,他又果断地将劝说的话,憋回了肚子。
“给我!”有人猫着腰,快速冲上前,自呼延琮手里夺走了和_图_书朱漆大弓。
“嗯呜——”饶是大部分力气已经被自家女儿的手臂化解掉,呼延琮依旧被砸得眼泪直淌。甜的,酸的,苦的,辣的,咸的,一时间,鼻孔里五味尘杂。
三石强弓乃为平素勇将们锻炼臂力所用之物,通常根本不会用于实战。所以一时间,哪里能够找得出来?倒是郭信手里,握着把的朱漆大弓,看上去勉强有几分硬弓的模样。然而郭信却舍不得给任何人用,对呼延琮的叫嚷充耳不闻。
因为精度不足,这一轮攒射,依旧毫无建树。但弩箭砸出来的一道道白烟,却又粗又长,惊天动地。令城外的射雕手们本能地就跑动躲闪,射出去的狼牙箭,愈发大失水准。
“巡检有令……”
“有种别躲!”“有种就跟大爷对着射,看谁先死!”“冷箭伤人,算什么英雄!”众射雕手破口大骂,弯弓搭箭,四处寻找呼延赞的身影。然而,呼延赞却如同融化了般,彻底与冰墙融为了一体,迟迟不肯现身。直到众神射手的胳膊都拉酸了,不得不悻然松开了弓弦,他才猛地从不远处的另外一个垛口后站了起来,“崩”!长箭脱弦而出!
三个射雕手头目战死了两个,三十名射雕手也阵亡了一小半儿。再打下去,甭提摧残敌军士气了,自己这边士气还能下剩几分,都很难说。还不如就此退军,去营地里重整旗鼓,以待来日报仇雪恨。
“呼延将军,呼延将军,呼延将军……”众喽啰和乡勇们士气大振,异口同声地喊着呼延赞的姓氏,为他的神射之技喝彩,同时向城外的敌军示威。
“换人!”“换人!”“换人!”“……”冰墙上,兴奋的叫嚷声响成了一片。先前没有轮到发威的用箭好手们,纷纷上前从打头阵的同伴手里抢过角弓,搭箭上弦。
乡勇们训练有素,很快就理解了他的安排。来自呼延琮手下的喽啰们也都是一等一的精锐,虽然稍作迟疑,但也迅速选择了服从。
自从数月之前被杨无敌一箭贯胸之后,他可是没少在射技上下功夫。上好的角弓拉断了四五张,柳木制造的靶子也射烂了七八回。然而,明明于平素训练时十箭能中六七,实战中,却一二再,再而三地丢人露怯。眼看着一壶箭都快射完了,战绩依旧m.hetushu.com为零。反倒把城外很多射雕手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他这边,不停地朝着他发射冷箭。砸得他所藏身的墙垛冰渣乱飞。
“嗖!”“嗖!”呼延琮的身影于城墙西段一个与先前跑动方向完全相反的位置出现,连续射出两支羽箭。一支偏低,贴着冰面掠过,带起一股浓浓的白色烟雾。另外一支,却再次射中了一名对手的小腹,将其射得倒退坐倒,手捂伤口,双腿乱蹬,嘴巴里同时“嘶嘶嘶”不停地倒气儿。
在他们的全力协助之下,很快,便有三十几张大威力硬弓,被集中到了位于冰墙正中央处的将旗之下。来自李家寨和太行山的六七十名用弓好手,也自告奋勇,聚集到了郑子明的周围。
二十几张弓,对于近千人来说,实在太少了。况且守军有了准备之后,城外的每一轮射击,也无法制造出太多的杀伤。偶尔一两个喽啰或者乡勇不幸中箭,第一时间就会被冲上来的辅兵拖走,无论是惨叫声还是血迹,都不会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反击,反击!”陶大春终于组织起了一群弟兄,以墙垛为遮挡,挽弓向城外的敌军展开了攒射。然而,乡勇们手中的弓以一石弓居多,最强不过一石半力,准头也照着对方差得太远。仓促之间所射出的羽箭,要么只飞了八九十步,就彻底失去了力道,在地面上徒劳地蹭出一道道白烟。要么勉强达到了一百四十步范围,却离目标至少五尺开外,除了吓射雕手们一跳之外,未能取得任何战果。
弩车的威力虽然巨大,但准头却不尽人意。并且装填过程甚为耗时耗力,半晌都发射不了一轮。而角弓的发射准头和频率,则完全依赖开弓者的本事。只要臂力充足,一名训练有素的射雕手在十几个弹指间,就能把整整一壶箭尽数射向目标。(注1)
凭借冰墙和盾牌的掩护,守军很容易就能避开狼牙箭的袭击。而几十支羽箭同时朝着城外同一个方位落下来,几乎每一轮都能在他们当中制造出伤亡。
※※※
“好,呼延将军神射!”到了此刻,城头上的众喽啰和乡勇们才终于反应了过来,纷纷从冰铸的城垛口或者木头盾牌之后探出半个身子,大声喝彩。
好个呼延赞,根本不与敌方逞勇斗狠。猛地弯下腰,身http://m.hetushu.com体消失在了墙垛之后。令射向他的狼牙箭,尽数落在了空处。除了砸起更多的冰渣之外,别无所获。
注2:关于角弓射程和攻击范围,普通弓箭手,通常很难射中一百步外的目标。所以大多数情况下,超过五十步距离,将领都会选择攒射,靠覆盖密度来弥补准头的不足。但神箭手,则属于顶尖运动员级别,可以在二百步之外向对手发起攻击,准确命中一百步以外的目标。史书上有记载,成吉思汗手下有名神箭手,甚至能射中四百步(六百米)外的马头。
“嗤!”射雕手头目赵尔德冷笑着用弓梢将一根“路过”自己附近的流矢磕歪,顺手抄住箭杆,掂了掂,随即搭上自家弓臂,朝着冰墙上那个络腮胡子大块头一箭射回。
“阿爷,阿爷你怎么样……”呼延云吓得脸色煞白,赶紧扭过头去查看自家老父的伤势。呼延琮却一把推开了他,指着冰墙外的幽州射雕手们高声咆哮,“奶奶的,还有完没完了!谁有三石弓,给老子取一个三石弓来!看老子不射死他!”
众射雕手被吓了一跳,攻击的节奏顿时停滞。然而,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这边毫发无损,嘴里发出疯狂的大笑,瞄准城头再度拉圆了角弓。
“崩”!“崩”!“崩”!“崩”!……,弓弦声,瞬间响成了一片。三十多张硬弓,以最快速度射出了三波羽箭,先后奔向了同一个目标。
事发突然,敌我双方,预先都没有任何思想准备,齐齐为之一愣。数支原本该飞向城头的狼牙箭,相继偏离了目的地,或者高高地窜上的半空然后陡然掉落,或者贴着地面撞上了墙角,溅起一团团孱弱的烟尘。
城外那一群来自幽州的射雕手,几曾受过如此奇耻大辱?顿时再也顾不上袭击别人,齐齐调转角弓,瞄准呼延赞,乱箭齐发。
呼延琮大怒,张嘴就要问候对方老娘。然而,脏话才冒到嗓子眼儿,却又果断咽回了肚子里头。
从他手里抢走了朱漆大弓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生儿子呼延赞。只见后者猫腰顺着冰墙继续向前滑行了数尺,猛地站稳脚跟,转身,引弓,松手。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三尺长的雕翎羽箭如闪电般,飞下了城头。随即,在一百三十步外的位置,溅起了一抹耀眼的红。(注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