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十二章 少年(四)

“噗噗噗噗噗!”铁器刺破皮甲和肌肉的声音连接成串,敌阵正中央处,对着冰墙位置,飘起了大团大团的红色烟雾。足足有三十名幽州弓箭手,被凌空抛射而至的羽箭击中,惨叫着在地上翻滚,挣扎,鲜血将刚刚铺下的干草,染成火焰般颜色。
“射,赶紧射,射死他们,射死他们!”城头上的守军先是被惊得说不出话,随即,便爆发出一阵疯狂的怒吼。刚刚装填完毕的床弩,再度发威。将五支锋利的弩杆一字排开,齐齐朝城外的幽州军头顶砸了过去。
“吱——”短促的哨音,在城头回荡。早已形成了条件反射的乡勇们,毫不犹豫地松开了弓箭。一百五十多支羽箭,齐齐飞上了半空。先向上飞出了四十余步,随即,迅速掉头下坠。
然而,很快,大家伙的笑声,就变得苦涩了起来。
“呯!呯!呯!”陶大春忍无可忍,率先指挥着床弩向敌军发起了攻击。三支粗大的床弩带着风声扑向层层叠叠的盾牌,一支落空,两支命中。被射中的巨盾瞬间四分五裂,锐利的弩箭余势未率,将藏在盾牌后的幽州兵卒挑起来,继续飞行,所过之处,鲜血淅淅沥沥在山坡上洒出了两道醒目的竖线。
被激怒的守军,顶着迎面而来的镜子反光,朝着偷袭者还以颜色。双方发射出的羽箭在半空中飞来飞去,不断带起红色的血雾和白色的冰渣。双方的持弓者很快就都红了眼睛,努力寻找着目标,恨不得将对手一矢封喉。
“呵呵呵……”人群中爆发出一阵轻松的哄笑。虽然猜不出敌军的用意,但无论是李家寨乡勇,还是太行山豪杰,都没感到丝毫的压力。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太行山的好汉当中,有许多人按耐不住,用角弓朝城外射下了羽箭。一百二三十步的距离,大部分羽箭没等抵达目的地,就已经失去了力道。零星几支飞至,被早有准备的幽州盾牌手用巨盾一挡,“叮当”一声,倒飞回数尺,软软地落在了hetushu.com冰面上。
“呀——”几名未曾中箭,却被吓破了胆子的兵卒丢下手中干草,掉头朝后逃去。才跑出了三五步,本队十将已经冲了上来,迎面就是一记横扫。
“咯吱咯吱咯吱——”藏在冰墙内侧的李家寨辅兵们,大声喊着号子,用肩膀拖着拉动弩弦的绳索。城头上的装填手们,则一眼不眨地盯着弩车上的标记,盼望着拉弦横杆能快一点儿向标记靠近。
“弓箭手,弓箭手准备。”郑子明穿着一双缠满了麻绳的布靴,在城头上快速跑动。一边跑,一边用力将手里拿着角弓的李家寨弟兄,推向冰墙垛口。“不用慌,不用盯着下面看。先保护好自己,然后听我的命令,用耳朵听就行。正前方,七十步,向上将箭杆抬高半两个指头,准备抛射!”
“韩匡美……”
几名不幸被人血浇了满身的幽州兵卒,尖叫着跳开,挥手在脸上乱抹。然而,没有被床弩波及到的幽州兵卒,则对半空中抛洒的鲜血视而不见。他们继续跟在其他盾牌之后,紧握长枪、短刀、角弓,默默前行。每个人的眼睛里头,都闪着坚定与疯狂。
早已习惯于服从命令的李家寨乡勇,纷纷从愤怒中恢复了理智,贴着冰城的垛口,用力拉开角弓。羽箭斜向上指,同时侧起耳朵,等待将令。
城头上的守军被晃得两眼发花,发射到城下的羽箭,愈发凌乱不堪,并且毫无准头。城头上的床弩不断发出咆哮,然而,每一轮射击,给进攻方造成的杀伤,却始终都保持在个位数,根本无法阻止对方的前进脚步。
注1:床弩最早出现于春秋战国,大规模应用是在汉朝。但民间习惯把一切木制器具的发明,都归功于鲁班。
呼延琮身材高大,盔甲华丽,因此被好几面“镜子”同时照顾,晃得双目不能视物。“奶奶的,韩匡美你个王八蛋。有种就快点儿冲过来受死,拿着破镜子晃来晃去,算什么本事?!”抬起右手护住自己的m.hetushu•com双眼,他用左手指着冰城外,破口大骂。泪水,鼻涕,稀里哗啦流个不停。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鼙鼓声,忽然又变了节奏。将来自队伍末端的命令,以最快速度传进了每一名幽州将士的耳朵。
也许,压根儿没想到平素对家人十分照顾的韩匡美,会让他们去送死。也许,想到了韩匡美的图谋,却甘之如饴。右军都指挥使韩匡献和亲卫都头韩德威两个,很快就从大军当中挑选出了两千名尚未染上风寒的劲卒,饱餐战饭之后,再度扑向了李家寨。
那是进攻一方,最后的安全线。再往前,便是一片绵延不尽的冰面儿。为了个给进攻方制造麻烦,昨天夜里,李家寨的乡勇们,又用化开的雪水将冰面儿重新“修补”了一遍。昨天所有能用肉眼能找得到的落脚点,如今都被冰面彻底覆盖。从一百五十步处直到冰墙根儿,整片山坡冻出了一个巨大的冰壳,光滑如镜。
然而,幽州军指挥者的智慧,再度令防守方的将士们,感到了无比的震惊。只见队伍后方有人将令旗一摆,随即,鼙鼓声由激越转为低沉。跟在盾牌后第一顺位的幽州兵卒们,迅速蹲下身体,从背后解下了干草捆。紧跟着,以彼此相邻的五个人为一组,手脚并用,将干草向前铺去,转眼间,就在冰壳上铺出了数十条干草通道。四尺宽窄,一丈长短,通道的末梢,遥遥指向了冰墙!
然而,拉弦横杆却好像被冻住了一般,半晌,才能移动寸许。祖师爷鲁班当初创造弩车之时,于心不忍。只赋予了此物惊人的杀伤力,却剥夺了其装填速度和射击准头。所以,任装填手们如何咆哮,叫骂,都无法令拉弦横杆“爬行”的速度加快分毫。(注1)
“啊,啊,是!”被点到名字的盾牌手们,苦着脸答应,然后各自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举起盾牌去执行任务。
与这一支的幽州兵的情况类似,临近的其他各支队伍,也都根据鼙http://m.hetushu.com鼓声中传来的军令,调整了作战部署。转眼间,便有数十面巨盾被堆到了最前方,成为铺路者的最后屏障。另外数十面巨盾则被集中成了一整排,将早春的日光,一波波射向了城头。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鼙鼓声惊天动地,震得树梢头簌簌冰落。来自幽州的劲卒们,在五名指挥使和韩匡献本人的统率下,分成前、中、后三波,一波接一波,缓缓靠向了冰墙。
没有拿到盾牌的兵卒,则排成稀落的纵列,紧跟在持盾者身后。除了紧握在手里的兵器之外,他们每个人背上,都背了粗粗的一大捆干草。随着人脚的移动,干草捆儿也不停地上上下下。于高处望过去,就像一群正在滚粪团的蜣螂!
用光了干草的兵卒迅速转身,将自己藏回了举盾之后。第二波兵卒从背上解下干草捆,将前一波同伙的动作迅速重复。转眼,就将干草通道又向前延伸了一丈半远,与周围的冰面相互映衬,金光灿灿,瑞气萦绕!
因为距离足够近,敌军站位又比先前密集,五支弩箭,全都命中了目标。红色的血光和粗大的冰渣四下迸射,被穿在一起却没有立刻死去的幽州兵卒,手脚乱舞,大声惨叫。然而,其余幽州兵卒却在队伍中都头、十人将的督促下,继续用干草铺设通向冰城的道路。每一个呼吸时间,都能让道路向前延伸数尺。
冰城外,得了势的幽州军,却愈发气焰嚣张。干草铺就的通道,很快就已经延伸到了距离城墙根七十步之内。还有数十名擅长射艺的家伙,偷偷地跑到了盾牌后,朝着城头拉开了弓弦。
“奶奶的,他们要干什么,点火烧开水么?”冰墙上,呼延琮被幽州军的古怪打扮,弄得满头雾水,瞪圆了眼睛,四下找人咨询。
幽州军出阴招了,他们把手中的盾面,遥遥对向了城头。
趁着弩车装填的间隙,冰城外的幽州军继续向前推进。很快,就来到了距离冰城一百五十步处。
“王六斤、李http://www•hetushu.com土生、张狗剩,你们三个举着盾牌前移,头前替大伙开路!”一名都头打扮的家伙,竖起耳朵听了听,随即开始给自己麾下的盾牌手们分派任务,“许大头,伯颜、卢四,你们三个,站在原地,用盾牌晃城上守军的眼睛。赶紧,都不要耽搁。韩将军在后面看着咱们!”
“预备——”郑子明迅速停住脚步,目光左右扫视。随即,将铜制的哨子塞进嘴里,奋力吹响,“吱——”
“呯!呯!”又有两只床弩脱离城头,呼啸着扑进了盾牌之海。一支落空,另外一支,则将一名幽州十将连人带盾牌,钉在了地上。倒霉的十将手握弩杆,惨叫着挣扎,旋转。两条染满了鲜血的腿,以弩杆为圆心,画了一圈又是一圈。
一名副都头打扮的家伙,快速跑过去,挥刀结束了他的痛苦。随即,又是刷刷两刀,砍断了弩杆,顺手从血泊中捞起了盾牌。刹那过后,中间被射了个窟窿,四周染满的血迹的盾牌,被副都头重新举起,高高地举过了头顶。几个先前尖叫着躲到一旁兵卒迅速恢复了勇气,靠拢过来,跟在了副都头身后。就像一群觅食的蚂蚁,再度找到了新的领路者。
幽州人命苦,幽州人命贱,幽州人只有依附于强者才能避免被契丹老爷抢个精光。而像韩匡赞,韩匡美和韩匡献这种“强者”,在为他们提供最少的庇护同时,却能对他们和他们的家人生杀予夺。他们今天服从命令,的确有可能死于弩箭或者流矢之下。而如果他们今天拒绝服从命令,则死的将不只是他们自己。
“韩匡美,王八蛋!有种就快点儿冲过来受死,拿着破镜子晃来晃去,算什么本事?!”
来自太行山的绿林豪杰们,向来唯大当家呼延琮的马首是瞻。也齐齐扯开嗓子,将叫骂声一遍遍重复。
然而,无论他们怎么努力叫骂,山坡上的幽州将士都充耳不闻。只是继续高举着盾牌,呈分散阵形,一波波,缓缓上涌,上涌。盾面上反射的寒光越来越亮,越来越强,摇和图书晃,摆动,从东扫到西,再从西扫到东,把守军将士刺激得头晕目眩。
“噗!”红光四射,一双双写满惊恐的眼睛腾空而起,翻滚,旋转,久久无法合拢。几个失去头颅的尸体继续前冲数步,轰然而倒。
剩余的二十几步距离,对高速飞行的羽箭来说,仅需要短短半个弹指。精铁打造的箭簇,从高处绕过了盾牌,直扑藏身于盾牌后的幽州弓箭手。
总结了昨天与守军交战时吃亏的原因,韩匡献在临出发之前,几乎把营地内所有大型盾牌,都搜刮一空。故而此刻每一个营头的最前方,都竖起了几十面高大的盾牌。包在盾牌外侧的铁皮,被早春的旭日一照,像镜子般,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几百面“镜子”在山坡上梯次铺开,寒光层层叠叠,令天地间一切顿失颜色!
※※※
“韩匡美,王八蛋!有种就快点儿冲过来受死,拿着破镜子晃来晃去,算什么本事?!”
早春的旭日挂在东南方,明晃晃的盾牌树立于冰城之北。盾面与冰城相对,一道道寒光从斜下方腾空而起,一瞬间,就把城头上的汉家将士,照得几乎睁不开眼睛。
他们昨天已经给过敌军一次教训,今天肯定还能给敌军第二次。事实早已证明过了,所谓幽州精锐,其实就那么一回事儿!也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挨了刀子后会死,中了箭后会喊疼。只要你能狠狠给他们几下,就不必在乎他们耍什么花样。
只要横杆越过指定标记,他们就可以用机关将弩弦勾住,然后再度装上巨箭。
“嗖嗖嗖……”突然飞上城头的羽箭,将守军打了个猝不及防。数点红雾飘起,几道血痕顺着冰墙的垛口蜿蜒而下,转眼被寒气凝结于冰墙外表面,一道道,触目惊心。
每一波,都由两个营头组成。每个营头里,都足足塞满了三百名战兵。亲兵都头韩德威则带领一百多名手持鬼头大刀的壮汉,在距离冰墙三百步远的半山坡上呈一字排开。如果有人在鼓声响起后,敢退向这道人墙,迎接他的,必将是兜头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