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十二章 少年(九)

可如果主将投降了,亲卫也奉命跟着投降,家人却可以活着。
“今晚又有酒喝了,巡检亲手抓到了敌军的大官儿!”
他是匡字辈儿,韩家在他们这辈儿,爬上显赫位置的只有四人。匡赞、匡美、匡献、匡胤,如果他临阵投敌,必然引起契丹皇帝的震怒,令韩氏多年的努力经营,彻底毁于一旦。
账,其实谁都会算,只是需要一些反应时间而已。
郑子明笑了笑,也不计较。
郑子明的钢鞭擦着韩匡献的胸口砸落,在此人的护心镜表面擦出一串亮丽的火星,随即又迅速举起,罩住此人的头顶。
“你……”韩匡献被她气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却忽然忘记了如何转动脖颈。手脚哆嗦,短短的山羊胡须上下抖动。
呼延琮口无遮拦,非要做主把女儿许配给他。呼延云拿她的老不修父亲没招,当然只能把火撒到他这个外人头上。此乃人间常态,不值得过于较真儿。更何况,此刻他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急着去做,实在没功夫理会一些口http://www.hetushu.com舌之争。
“要我说就不卖,直接送到汴梁去,给巡检换个大将军当当。”
“杀!”“杀!”“杀光他们!”“来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一双……”呐喊声,再度将他的话语吞没。李家寨乡勇,太行山豪杰,挥舞着手中兵器,气冲霄汉!
他喊得真心实意,义无反顾。然而,四下里,却响起了一片兵刃落地之声。“当啷,当啷,当啷……”
“这回捉了条更大的鱼!”
想到这儿,他猛地低下头,朝着一名女将手中的钢刀就撞了上去。那名女将被吓了一大跳,赶紧飞身跳出老远,“你,你为何非要寻死,活,活着不是挺好么?子明,子明哥哥不喜欢杀人,顶多,顶多用你去跟契丹狗贼换些钱粮!”
“都指挥使呢,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更何况,郑子明先前,已经释放过一波幽州俘虏,没有理由厚此薄彼。
眼下这种情况,保护着韩匡献杀出重围,绝无可能。
“跟着大和图书人,我等百死无悔!”
然而,他却无法挣脱来自背后的羁绊。
……
“诸君,且将欢呼放在以后!”郑子明站直身体,双臂稍稍下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敌军总兵马高达两万,此战不过干掉了其十分之一。还有一万八千……”
“投降!”千钧一发之际,却有亲兵忽然大喊了一句,伸手拉住韩匡献向后猛扯。
“大将军有什么好当的,起码得换个大元帅……”
即便韩匡献回头追究,也有韩德猛这个光棍儿汗替所有人顶罪,大伙不至于统统被处死。否则,就会让所有家丁心寒,从此之后,再无人愿意替韩氏卖力死战。
“恭喜巡检,此战又大获全胜!”呼延赞恰恰冲到近前,“不经意”地站在了自家妹妹和郑子明之间,拱手道贺。
按幽州军律,主将战死,亲卫逃回,亲卫尽数处死,家人抄没为奴。
“他要死就让他死!”明明跟自己没任何关系,呼延云却觉得“子明哥哥”四个字,从陶三春嘴里说出来,格外刺耳。和*图*书上前一步,将刀子横在了韩匡献的脖颈动脉处,大声命令,“死啊!你赶紧死啊!挺大老爷们儿,别耽误功夫。”
“呼延家妹子,把刀拿开,别失手杀了他!”倒是郑子明善解人意,唯恐韩匡献被活活羞死,赶紧大声喊了一句,“他不投降就算了,人各有志。咱们把他抓回去关起来,回头还能跟幽州军换些钱粮!”
四下里,欢呼声愈发热烈。很快,就充斥满了方寸天地之间,惹得周围的群山回音不断。“巡检大人功居第一!”“巡检大人威武!”“巡检大人……”
“谁是你妹子?!”呼延云瞪起杏核眼,狠狠剜了郑子明一记,撇着嘴回应。手中的横刀却迅速收了起来,不再逼着韩匡献在投降和自杀两者之间任选其一。
“誓死不降!老夫誓死不降!”韩匡献将众亲兵的动作都看到了眼里,忍不住涕泗交流。亲兵的想法他能猜测得到,然而,他却无法接受。
郑子明再度将双臂下压,却无法令呐喊声音减弱分毫。弟兄们彻底和_图_书脱胎换骨了,此刻早已不再是一群任人宰割的农夫,早已不再畏惧任何对手。
“誓死不降!老夫誓死不降!”韩匡献愣了愣,怒不可遏,用力扭动身体,大声叫喊。
他们在未受招安之前,也曾经多次击败过官军的围剿。但是那些所谓的官军,都是晋国的地方兵马,战斗力跟正规战兵相去甚远。而幽州军的战斗力,却又远在当年的晋军之右。
若干场连续不断的胜利,已经令他们有了足够的资格去认为赢得这样一场战争理所当然。所以,他们更感兴趣的是,如此辉煌的一场胜利,能给寨子,给郑巡检,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自己的付出是否能换回足够的回报。
“巡检大人威武!”
“恭喜巡检!”“恭喜巡检!”“恭喜巡检!”四下里,立即响起了一片道贺之声。来自太行山的绿林豪杰们,个个都兴高采烈,以共同赢得了刚才的战斗为荣。
“巡检大人功居第一!”
“投降!我家将军投降!”双手死死扯住韩匡献的束腰玉带,亲兵头目http://m•hetushu.com韩德猛大声重复,身体因为紧张而不停地颤抖。“你们刚才说过,弃械不杀!弟兄们,丢下兵器投降,我家就剩下我一个了,所有罪孽我自己承担!”
“活捉了敌军主帅,咱们又打赢了!”
认真地想了想,他将手臂收起,双手拱在身前,郑重朝大伙行礼,“得与诸君为伍,乃郑某三生之幸!”
主将战死,亲卫不知所踪,则亲卫皆以通敌罪论处,家人皆连坐枭首。
同样因为获胜而兴奋,李家寨众乡勇的关注点,却与周围的绿林好汉们截然不同。
“住口!不准投降!老夫誓死不降!老夫誓死不降!”韩匡献猛地回过头,双手朝着韩德猛脸上拼命抽打,“你承担什么?你承担得起什么?大伙不要听他的,杀了老夫,死战到底!”
“此战皆赖诸君用命!”一片欢呼声中,郑子明放下钢鞭,拱手向周围做了个罗圈揖。仗还没打完,还远不到该论功行赏的时候。然而,却不妨碍他向大伙表达一下感激,进而激励一下士气。
这,是他们最后的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