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十二章 少年(十一)

幽州军内并非没有爆发时疫,郑子明和呼延琮两个先前的判断也没有出错。幽州军在派出了韩匡献虚晃一枪同时,的确趁机撤离了陶家庄。只是韩匡美老谋深算,知道他必然会受到追杀,特地在陶家庄留下几两支伏兵,打算趁郑子明追杀他心切,反咬一大口回去而已。
四百余名弟兄怒吼着挥动兵器,瞬间就将最外侧的敌军削去了厚厚的一层。原本正在与呼延琮死磕的幽州伏兵,不得不分出一大半儿人马来应付李家寨乡勇,对绿林好汉的威胁力急剧下降。不多时,就从两头接战,变成了两头挨打,队伍也由梯形迅速被挤压成了扁圆型,又迅速从扁圆型,被挤压成了一根长长的“铁棍”。内外两侧,火星四溅。
“你不追怎么知道!不用担心伏兵,姓韩的麾下人马再多,也经不起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壮士断腕!”呼延云挥刀逼退一名对手,跺着脚补充。
“还追?还,还来得及么?”呼www.hetushu.com延琮信手一鞭,将试图偷袭自己的敌将打得倒飞回去。然后继续大声追问。
自家父亲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仔细”了,甚至有些小家子气。以前没有外人对照,还感觉不到。如今与那姓郑的家伙并肩而战,许多缺点立刻显得清晰可见。
“呸,那姓郑的没过过苦日子,自然豁得出去本钱!”下一个瞬间,呼延云又忍不住在心里替自家父亲辩解。“他的本领其实很一般,他,他……”
“老子是呼延琮,老子不是郑子明,你们这群蠢货,自作聪明的蠢货!”一鞭接着一鞭,他将对手逼得连连后退。黝黑的面孔上,写满了轻松与骄傲。
敌军准备不足,陷阱自然就不能陷住任何人。他先前试图跟别人抢攻之举,就不会给合作双方造成任何损失。相反,还可以被看做是为了照顾友军而主动做出了牺牲。歪打都能正着,呼延某人最近可真是吉星高照www.hetushu.com
“没必要收拾这些杂鱼,韩匡美跑了,赶紧结束这里的战斗,去追大鱼!”呼延云瞪起一双杏眼,用自家父亲最熟悉的语言补充。
话音未落,耳畔却传来了另外一个截然相反的声音,“左营顶住左边,右营顶住右边。郑巡检就跟在咱们身后,辽贼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先别忙着杀人,先跟姓郑的汇合到一起再说!”此刻依旧头脑保持着理智的,不仅仅郑子明一个。紧跟在自家父亲身后的呼延云,也迅速做出了判断。
更令他感到无比幸运的是,在他发现中了埋伏,方寸大乱之时。第一个跳出来做出正确决策的,是他的长子呼延赞。而迅速对形势做出最全面剖析的,则是他的女儿!
“大春,顺子,你们俩去左翼接应呼延少将军,注意不要靠得近,避免误伤!其他人,跟我去接应呼延大当家。”郑子明扭头吩咐了一句,带领一个营头的弟兄,扑向战团左侧。从外www.hetushu.com围大砍大杀,替呼延琮和他手下的绿林好汉们缓解压力。
敌将既然断尾求生,自己这边就不能顺着其意思行动。尽快结束战斗,尽快去追杀幽州军的主力才是正理。至于不小心逃走百十个漏网之鱼,根本不用担忧。天寒地冻,四野里又被辽军折腾得荒无人烟,相信他们无法逃得太远。
乡勇们都是好兄弟,能少折损一些,就尽量少折损一些。而从规模上判断,留在陶家庄大营充做伏兵的幽州将士,很明显跟早上攻打冰墙的那支队伍一样,是韩匡美这只老壁虎刻意丢下来的断尾。
“好人向来有好报!”嘴里又冒出了一句谁也听不懂的话,呼延琮扑向另外一名敌将,叮叮当当,将对方手中的钢刀砸得火星乱溅。
“哈哈,人算不如天算!”仰天发出一声狂笑,呼延琮带领右营扑向了右侧的敌军。手起鞭落,将其中一个将领模样的家伙打成了滚地葫芦。
留在陶家庄大营充当伏兵的幽州www.hetushu.com将士,原本就人心惶惶。被呼延琮父子各自带着弟兄一阵疯狂逆冲,顿时气焰就矮去了半截。就在此时,营地内又猛然响起一阵洪亮的号角,“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穿云裂帛。李家寨乡勇,真正应该被幽州军伏击的对象,排成两个严整的锋矢型攻击阵列,从伏兵的身后加入了战团。
“哪个……”呼延琮愤然扭头,恰看见自家儿子呼延赞,带领着一票弟兄,扑向了左侧的辅兵。手中长枪所及之处,敌军纷纷躲避。
“给我杀,别让巡检司的弟兄给看低了!”呼延琮发现形势逆转,愈发兴奋得难以名状,扯开嗓子,用独特的办法激励军心。
“跟着我往里插,先将敌军切断!”郑子明在战团外侧,则非常冷静地做出了调整。“把队伍集中一些,小心幽州军狗急跳墙!”
“你说啥!”正杀得酣畅淋漓的呼延琮闻听,猛地回过头来追问。
有子有女如此,夫复何求?这一刻,呼延琮浑身上下hetushu.com都是使不完的力气,即便一座大山横亘在面前,也能砸个粉碎。三招两式,打得对手吐血而走,于是又大叫了一声“跟我来!”,带领弟兄们就像朝着敌军队伍深处长驱直入。
“伏兵没多少人!姓韩的不知道咱们在!辽贼主力跑了,这场埋伏是专门给郑子明准备的!”呼延云的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瞬间揭开了所有谜底。
“不要慌,跟着我一起往外杀!”呼延琮暗叫一声不好,立刻红着眼睛,高举起兵器,号令麾下弟兄们跟自己一起突围。
韩匡美不知道自己会带着弟兄来给郑子明助战,他留下的伏兵,就只会针对郑子明一个。而现在自己代替郑子明跳下了陷阱,引得伏兵尽出。稍微落后半步的郑子明,就可以于陷阱之外,打伏兵一个措手不及。
目光透过乱哄哄逃窜的敌军,她偷偷看向不远处那个高大的身影。试图挑一些毛病出来,支持自己的观点。然而,不知不觉,却忘记了初衷。目光悄然与身影相随,牵连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