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十二章 少年(十三)

“你们这样年青人啊,要懂得收敛锋芒!”韩匡美摆了摆手,皱着眉头补充。“不要以为自己读了几本兵书,便可以运筹帷幄。那都是梨园戏里头演来骗人的,真正会打仗的人,有几个不是尸山血海里滚过七八回?随便拿几招出来,都比书本上所传高明许多。”
“是,大帅教训得级是。属下受教,属下必将大帅的教诲铭刻在心!”韩倬又行了个礼,硬着头皮恭维。
“整军,整军备战!”下一个瞬间,韩匡美终于想起来这一支队伍的来历,扯开嗓子,大声示警。“所有能拿起刀枪的,都向老夫靠拢,整军备战。来的是虎翼军,常思麾下的虎翼军!”
“快,加快速度整队!否则,大伙今天都得死在这儿。”韩匡美额头见汗,气急败坏,一边跑动,一边带着亲兵将惊慌失措的弟兄们往自己的帅旗下推。别人不知道虎翼军的来历,他可是对这支人马清清楚楚。在临带兵南侵http://www.hetushu.com之前,他和韩匡嗣两个曾经把把所有可能遇到的对手分析了个遍。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几个人,就有常思,还有其大女婿韩重赟!
以弱冠之年领兵,与郑子明、杨光义三人一道组建虎翼营。带着区区数百兵马,打得太行山西侧的山贼土匪望风而溃,草木皆兵。可以说,常思能在短短数月之内,就平定泽潞两州,韩重赟在里边至少有一半儿功劳。而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此子在刘知远面前那一句话:子不言父过,却可改之。端的是掷地有声,让人每次听闻,都在心里不由自主的涌起,‘为何此子未生于我家’之感。
说到这儿,他的目光再度从众人身上扫过。越看,越觉得自己这边的后生小辈们不成材,竟无一人,能与郑子明比肩。而自己现在情急之下所定之策,终究还是太毛糙了些。万一那郑子明不肯追过来,或者提前派出www.hetushu.com了许多斥候……
只见两里之外,一条蜿蜒曲折的山路上。有一伙四五千人的队伍,正在快速向自己这边靠近。队伍正前方,两面大旗迎风招展。其中一杆大旗的旗面上,绣着斗大一个字,韩!另外一杆大旗表面则绣着头生了翅膀的老虎,阳光下,摇头伏爪,作势欲扑!
“唉,老夫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韩匡美却忽然又叹了口气,意兴阑珊,“若是老夫能及时发觉姓郑的利用俘虏,散播时疫的险恶用心,我等何至于狼狈到如此地步?这会在设计擒他,不过是将功补过而已。唉!老夫老了,那姓郑的却如初生朝阳。这次若是不能一战将其擒杀,将来,将来,恐怕此人必会令尔等无法安枕。”
“四骑一排,每排之间保持一丈距离。弟兄们,跟我上,帮小肥打仗去!”杨光义顿时心领神会,策马冲出,将长刀高高举向了半空。
“大帅高明!”这下,非但韩倬和-图-书一个人彻底心服口服,其余带领兵马的武将,无所事事的幕僚,都躬下身子,长揖及地。
“杀!”四百余骑兵迅速跟上,手中长刀映日生寒。
追兵虽然来得早了些,但“五十里而争利,则蹶上将军,其法半至”这道理却不会错。顶多三百多个乡勇……
“啊!来得这么快?”韩匡美愣了愣,又惊又喜。惊得是郑子明居然没等自己这边做好准备就追到了近前,喜的却是,自己终于有机会反败为胜,为大辽国,为韩氏,彻底剪除了这个威胁。
“不就是姓郑的追过来了么?慌什么?接连打了两场恶仗,又走了三十里山路,他早就成了强弩之末!”韩匡美狠狠瞪了他一眼,扯开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被周围更多的人听见。
“韩?你确定来者是敌非友?尔等勿慌,速速整军,老夫先看看来者到底是谁?”韩匡美越听越糊涂,三步并作两步跳上一块巨石,手搭凉棚,朝着令狐楚hetushu•com所汇报方向观望。
正心事重重地想着,忽然,耳畔传来了一阵惊慌的喧哗,“敌袭,大帅,敌袭!西南边,西南边岔路上发现大队的敌军!”
“但书本上所说的,也非一无是处!你需要懂得活学活用。”虽然打心眼里不喜欢韩倬这个处处喜欢表现,又过于心狠手黑的家伙,念在其祖父鲁国公韩延徽的面子上,韩匡美也不敢对其过于苛刻。因此一番敲打之后,又摆出了敦厚长者姿态,语重心长地教诲道:“兵法有云:五十里而争利,则蹶上将军,其法半至。我军从今天早晨到现在,已经走了三十多里。而郑子明如果接连打败了老夫留下的两支部队,还紧追不舍,他和他手下的弟兄,得累到何等地步?甭说能赶过来一半儿,就是三成,恐怕都很勉强。届时,我军饱餐过后,体力正足,人数又足足是其二十几倍。岂有不反败为胜之理?”
“管他哪来的辽兵,敢靠近李家寨的,只管打了就是!”和_图_书就在韩匡美督促麾下残兵败将快速整军备战的同时,韩重赟也通过自家斥候的眼睛,发现了山路上的幽州军。把手中长枪一摆,毫不犹豫地下达了进攻命令。
“大帅神机妙算,属下茅塞顿开!”韩倬心里虽然不服气,表面上,却硬装出了一幅恍然大悟模样,躬身施礼。
“敌袭,大帅,敌袭!西南方,出现了大队的敌军。”叫喊声越来越急,负责去收拢队伍的令狐楚,连滚带爬地冲上前,疲惫的脸上,看不到半点儿血色。
“大帅,不是,不是郑子明,是,是一支生力军。一支从没见过的生力军!”然而,没等他的话音落下,令狐楚的喊声里,已经带上了浓重的哭腔,“是生力军,打的是韩字旗号。就在西南方那个岔路口儿。不是,不是来自李家寨,也不是陶家庄!”
“虎翼军?虎翼军又是哪个?”众将领一边匆匆忙忙地整理队伍,一边互相大声询问。“常思不是在河中围攻李守贞么,他怎么会杀到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