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十二章 少年(十六)

三百七十余名骑兵,缓缓在他身边聚拢。以令人眼花缭乱的娴熟动作,重新将队伍整理成四列纵队。趁着这个机会,杨光义迅速扫视敌军,随即,将骑枪指向了偃月阵右翼的后半段,“右旋,不要贴得太紧。撒他们的羊!”
“左翼,分兵,留下一个营阻挡敌军,其余人向帅旗靠拢!”趁着自家溃卒和对方骑兵,都被羽箭隔离在四十步之外的功夫,韩匡美深吸一口气,快速收缩防线。“重新列阵,列圆阵。所有人,把兵器给我拿起来。是生是死,在此一战!”
“啊,我跟你们拼了——!”
所有谋士武将,包括已经烧得走不动路的耶律赤犬,韩德馨两兄弟在内,都红了眼睛,发誓要与韩匡美共同进退。
整个韩氏家族,时时刻刻,都在收集着有关此子的任何消息。
众幽州刀盾兵和长枪手不得不转身自救,与人数比自己这边多了一倍的虎翼军步卒以命相搏。站在阵眼处观战的韩匡美大惊,赶紧用鼙鼓声,招呼偃月阵左翼的将士变换阵形,尽快为右翼提供支援。就在此刻,又是两个营的虎翼军壮士急冲而至,一个营呐喊着扑向偃月阵右翼,成为压垮右翼的最后一根稻草。另外一个营扑向偃月阵左翼,让左翼的幽州将士仓皇招架,无法再对韩匡美的指挥做及时响应。
“右旋,撒他们的羊!”
遇到不肯继续逃命的幽州溃兵,挥手就是一刀。对那些疯狂逃窜者,则刻意保持住半个马身的距离。令对方既没机会掉头反咬,又不敢停下来主动请降。
“右旋,撒他们的羊!”
“同生共死……”
众骑兵大声重复,同时轻轻磕打马镫。整个骑兵阵列,像巨蟒般沉重地翻了个身。驱赶着仓惶逃命http://m•hetushu.com的幽州溃兵,朝着偃月阵的右翼后半段倒卷而去。
此子,曾经在大河之上,当着所有人发下重誓,今生必灭韩氏满门。
今天的阳光很亮,风也温柔,四下里刀光闪烁,正如当初他和她相遇的时候。
“啊——”
“是你?”韩匡美的脸色迅速变得苍白如雪,不仅仅为了身前身后的敌军,还因为那个手持包铜大棍的少年。
趁着溃兵本被羽箭射懵的机会,前来封堵缺口的韩氏亲兵,齐齐扯开嗓子高喊。先前如绵羊般被驱赶着的幽州溃兵,立刻发现自家正前方是死路一条。惨叫着做出调整,冒着被身后骑兵追上砍死的危险,侧着身子逃下了山坡。
偃月阵的左翼迅速一分为二,一部分留在原地拼死阻拦对手,另外一部分,则迅速朝韩匡美的帅旗下收缩。期间不少兵卒脱离队伍,逃入雪野。但大多数人,还是选择了与自家主帅同生共死。
“同生共死!”
“叔父,叔父何出此言。咱们今天大不了一起战死在这儿!”
当年他在常思的支持下尝试按照步兵阵列打造骑兵,发现新式骑兵战术缺乏对付密集枪阵的有效办法,就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将飞斧绝技传授给了虎翼军的弟兄。
赵匡胤身边的弟兄,也效仿幽州残兵故技,扯开嗓子,将挑战的话语一遍遍重复。不为别的,只为告诉幽州军,他们已经陷入了包围之中,插翅难飞!
“擂鼓,擂鼓,叫令狐楚带着刀盾兵和长枪手,攻击敌军后背。弓箭手,弓箭手速速返回中军,敢冲击本阵者,无差别射杀!”偃月阵的阵眼处,韩匡美气得七窍生烟,亲自挥舞着令旗,传达最新作战部署。
刚刚跑回和-图-书中军位置的弓箭手们,迅速转身,朝着预定方向抛出一排排雕翎。正在与自家亲兵纠缠的幽州溃卒们,纷纷中箭倒地。刹那间,血流成河。
此子……
他的哥哥韩匡嗣无数次跟他提起过此子。
“我乃大辽国羽林大将军,南枢密院副使韩匡美,对面的敌将,可敢跟我正面一战!”
“姓韩的,赵匡胤在此,有种出来一战!”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略带苍凉的鼙鼓声,将他的最新命令,传达到所有尚未被吓破胆子的幽州人耳朵里。
事物反常必为妖,如果幽州军的主帅,的确是成名多年的韩匡美,他怎么可能如此幼稚,居然提出了双方主帅面对面单挑的要求?然而,如果虎翼营这边不做回应,未免显得怕了这个老贼。纵使最后大获全胜,也总是差了一丝味道。
“弓箭手,弓箭手,朝着右侧四十步,三轮齐射!”眼看着中军岌岌可危,韩匡美把心一横,果断下达了一个恶毒无比的命令。
“绕路,绕路,敢冲击本阵者,杀无赦!”
这种悲凉的气氛,迅速感染了很多兵卒。原本被保护在偃月之后的伤患们,也有不少人挣扎着走向帅旗,准备用自己的性命捍卫幽州军的荣誉。
“我知道,我先前就看到了。”韩匡美没有杀招,也没有万夫不当之勇。他所拥有的,只是满脸的苍凉。“老夫戎马二十余年,总不能在关键时刻丢下弟兄们独自去逃命。传令给后军,还有力气作战的,请跟老夫放手一搏。没有力气的,自行决定是战是降,老夫,老夫不怪他们,不怪任何人!”
话音落下,帅旗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悲呼之声:
“大帅——!”
紧跟着,在另外一条岔路hetushu.com口,有支人马驱赶着先前逃走的溃兵呼啸而至。正整个队伍的正前方,一名方脸将军手举包铜大棍,“姓韩的,赵匡胤在此,有种出来一战!”
然而,没等他们迂回到位,虎翼军副都指挥使李京,已经带着两个营的步卒赶到。毫不犹豫地举起钢刀,朝着这群幽州将士后脑勺便剁。
除非,除非韩匡美是楚霸王转世,或者,或者他还留着什么最后的杀招。
帅旗下,横下心来一死的幽州残兵们,扯开嗓子,将挑衅的话语一遍遍重复。
“姓韩的,休得张狂,你家赵爷爷来了!有种,就滚出来一战!”没等他把好梦做够,半空中,忽然响起了一声霹雳。
“晶娘,我来了,我来杀你父亲和叔叔来了!”迟迟得不到韩匡美的回应,赵匡胤仰头吸了下鼻子,吸去差一点淌出眼眶的泪水。
“我乃大辽国羽林大将军,南枢密院副使韩匡美,对面的敌将,可敢跟我正面一战!”
沙场交锋,当然不会由武将单挑来决定胜负。但这样做,至少能最大程度地鼓舞自家士气。同时,还能干扰对手的心神,令对手判断不出自己这边的虚实,从而放缓进攻的节奏。
“我乃大辽国羽林大将军,南枢密院副使……”
对方几个主要将领个个都本事了得,常思麾下的虎翼军也的确名不虚传。然而,对方这支人马毕竟太年青了,从上到下,都没有太多耍弄阴谋诡计的经验。若是能抓住这个弱点不放,韩匡美甚至隐隐感觉到一丝希望。力挽天河的希望!
一个全新的圆阵,以极快的速度出现于山路中央,阵眼处,韩匡美深吸一口气,高举宝刀:“我乃大辽国羽林大将军,南枢密院副使韩匡美,对面的敌将何人?可敢跟我和_图_书正面一战?!”
“绕路,绕路,敢冲击本阵者,杀无赦!”
此子,曾经与他的侄女韩晶相约白头。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疯狂地鼓声,再度响起。先前迎击泽潞骑兵却被杨光义“凉”在了两个月牙之间的那伙刀盾兵和长枪手,疯狂迈动双腿,扑向了骑兵的侧后。他们人多,他们跑得不比战马慢多少,他们必须在自家右翼彻底崩溃之前牵制住泽潞骑兵,为自家主帅争取到调整战术之机。
“撒羊嘞……”
“姓韩的,赵匡胤在此,有种……”
飞斧投掷,乃是郑子明的拿手绝技。
“姓韩的,赵匡胤在此,有种出来一战!”
“啊——”失去了阵形加成,又亲眼目睹了卢绪等悍卒惨死的幽州兵,一个个魂飞胆丧。大叫一声,以比先前还快了两倍的速度,撒腿逃走。有些胆子稍大些的溃卒,原本已经开始停下脚步回头观望,发现临时组成的方阵被对手摧枯拉朽般冲垮,也吓得发出一声惨叫,丢下兵器,狼奔豕突。
“绕路……”
那些失去了思考能力的幽州溃卒,哪里知道杨光义是在故意利用他们?被虎翼营的骑兵们驱赶着,成群结队朝着同一方向倒卷。很快,就将另外一个营头的幽州军也卷得站立不稳,如烈日的积雪般,迅速消融。
果然,听到幽州军的呐喊声,韩重赟与杨光义等人,都不约而同地愣了愣,脸上迅速浮现了一团疑云。
“射,继续射,右侧四十步,不管有人没人,把你们的羽箭全都射出去!”韩匡美一击得手,立刻决定再接再厉。
“整队,整队,拉住坐骑!”杨光义对追杀溃兵提不起任何兴趣,贴着山路的边缘,用力拉紧战马的缰绳。
“大帅——!”
群山之间,骄和*图*书傲的声音来回激荡。
得到自家兄弟支援的泽潞骑兵,瞬间如虎添翼。将越来越多的幽州溃卒,聚拢起来,驱赶着朝偃月阵的底部发起一轮轮冲击。韩匡美被逼得手忙脚乱,不得不命令心腹爱将李忠,带着自己的亲兵营前去拦阻。而面对着潮水般涌过来的溃卒,最精锐的亲兵营也毫无办法,很快就被冲得立足不稳,一步接一步朝着帅旗败退。
“……有种出来一战!”“……一战!”“……一战”
今天,当年他辛苦播下的种子,终于收获了累累硕果。虎翼军的骑兵们通过两轮飞斧,将幽州军仓促组成的方阵砸了个土崩瓦解。
土崩瓦解的方阵,在如潮而进的骑兵面前,没有半点抵抗力。只是短短几个弹指功夫,跟随卢绪一道主动向骑兵发起逆袭的幽州老卒和亲兵们,便被屠戮殆尽。其中有一大半儿,是在半途中又惊慌失措地转身逃走,却被骑兵从背后追上砍倒。尸体转眼间就被马蹄踩成了一团团红色的软泥。
“敌军,敌军主将也杀过来了!”有谋士哑着嗓子,低声向韩匡美示警。
此子,曾经护送着他的侄女韩晶,一路从汴梁赶到蓟县。
“继续喊,刺激对手心神!”没想到歪打正着,韩匡美喜出望外,立刻吩咐麾下弟兄再接再厉。
画着飞虎的认旗,已经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内。至少还有两千名敌方的生力军,即将投入战斗。而幽州军这边,还有力气和勇气继续举刀的将士,已经不足一千五百。此战的胜负,几乎已经无法逆转。
“娘,娘咧——”
更多的幽州兵卒弯弓搭箭,与仓促返回中军的弓箭手们一道,朝指定方位进行覆盖射击。不管那里跑动的是自己人还是敌人,也不管冲天而起的惨叫声是多么的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