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一章 新春(五)

当暴风雨终于停下来之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连,连卢学士都给一道杀了!大哥,万一皇上问咱们要证据,恐怕不太好交代!”也不是所有杀人者都肆无忌惮,至少都指挥使韩匡献,在杀完人之后,就有些心神不宁。趁着早餐后自家兄弟小聚的机会,低声向主持整个幽州所有事务的兄长韩匡嗣抱怨。
“咔嚓——!”
然而,南京卢家,这个曾经在幽州显赫了数百年的大家族,一夜之间,居然被彻底连根拔起。家族中所有成年男子,或者被诛杀于任上,或者被诛杀于自家宅院,无一漏网。其中甚至还包括一名回家弹探亲的翰林学士,一名南枢密院副使,一名知枢密院事。
闪电伴着惊雷,一记又是一记。仿佛要把这丑陋的世界彻底劈碎、重塑。
同一天晚上被杀的,还有卢家的主支所有男女老少,旁支的所有青年才俊,以及十几个为官者麾下的所有心腹爪牙。总人数,具有心人粗略估算,竟高达七百到八百人。而如此大http://m.hetushu.com规模的一场屠杀,起因居然只是城中最近几天才悄然兴起的流言,“幽州有一大族心向刘汉,试图勾结郭威,重夺燕云!”
“你还好意思说!”韩匡嗣的怒火,立刻改变的宣泄方向。狠狠瞪了他一眼,大声数落,“打了一辈子仗,最后却被几个汗毛都没长齐的后生杀得落荒而逃。要不是我怕你出事,又专门安排了人去接应,说不定就得拿涿州城去换你!”
一队身披蓑衣的将士,迅速从窗子前跑过,沉重的脚步声,打碎了雨幕中的静谧。
耶律赤犬、韩德馨、韩德临、韩德封,以及其他一干德字辈的韩氏子侄,各地带领着大队的蓑衣将士,在雨幕中奔走穿梭。很快,每队人马所经过之处,都出现了一串串红色。就像水面上燃烧着一团团野火。
辽国南京幽都府,几栋青灰色的房子内,烛影摇摇晃晃。
“呃——,这……”韩匡献的脸孔顿时涨成了紫茄子,低头看着脚下,恨不得找m.hetushu•com个地洞往里头钻。
李家寨一战,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带着数倍与敌的大军汹汹而去,最后却差一点儿老命都搭在那里。而此战之后,郑子明、韩重赟、赵匡胤三个小贼,则踩着他韩匡美的脑袋,一战成名。个个都成了顶天立地的少年英雄,个个都被定、易、祁、镇四地的优伶编成歌来传唱。
红晕接连成串,从一处宅院通向另外一处宅院。
他们也知道,卢家在幽州的影响力有多大。
暴雨滂沱,将地面上的血迹和污浊冲洗的干干净净。
几株嫩草芽儿,从曾经被血浆板结的泥土上倔强地探出头来,给茫茫雨幕,平添几分颜色。数只云雀,顶着雨,在青灰色的楼台间追逐吟唱。比起人类,它们似乎更懂得珍惜这短暂的春光。
“谁?”屋子中有人发出一声惊惶的质问。
他们知道,他几处院子的主人都姓卢。
“若不是你轻敌大意,陷身于贼。我当然会等卢学士返回上京途中,再让他死于盗贼手中!”大辽http://www.hetushu.com国南院枢密使,幽州节度使韩匡嗣狠狠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回应,“问题是,你倒是给我争点儿气啊,被人生擒活捉了不算,居然还腆着脸写信要我赎你回来。那封信若是被卢家抄了偷偷送到上京,咱们韩家上百口男女老幼,下场又能比卢家好多少?”
然而,目光敏锐的人,通常头脑也不会太差。他们知道,要想让自己的家不遭受池鱼之殃,有些话,心里明白就行了,无论如何都不能宣之于口。
地面上的红色被雨水稀释得无法分辨,空气中的血腥也被风吹得干干净净。住在城内的大多数人,都没察觉到昨天傍晚和前半夜所发生的屠杀,该做买卖的继续做买卖,该做力棒的继续做力棒,为了全家老少每日的两餐而忙忙碌碌。只有极少数目光敏锐者,才会发现城中心靠近枢密使衙门的数处院落,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升起炊烟。
“呃——,这……”韩匡美也被羞得面红耳赤,半晌,都说不出任何话来。
至于卢氏家族的是真hetushu.com的勾结了刘汉国大将郭威,还是被栽赃陷害,恐怕就只有极少数被杀者和下令杀人者心里清楚了。毕竟这里是幽州,山高皇帝远。外边的人想查清楚真相,比登天都难。
屋子外,没有人开口。回答他的,只是十几杆投矛。糊在窗棂上的湖纱,转眼支离破碎。紧跟着,将士们踢开屋门,蜂拥而入。屋子中的人怒骂,尖叫,求饶,呻吟。最后,随着一阵闷雷滚过,所有声音都消失不见。身披蓑衣的将士再度出现于门外,脚步所过之处,雨水泛起一圈圈红晕。
一个半月前,写给韩匡嗣那封求救信,并非出自他的本意。在被俘当初,他也的确下定了决心,要宁死不屈。怎奈那郑子明实在卑鄙,居然在他的饭菜里下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毒。无色无味,无形无迹,最初几天只是令他胃口大开。可随后的日子里,一但到了吃饭的时间,却没品尝到那种加了特别“佐料”饭菜,他心里就好像有一百只猫挥着爪子在挠。无奈之下,只能主动向姓郑的屈服,答应了此人的所和图书有要求。
“大哥,匡献他也是没办法。姓郑的小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学了一身歪门邪道。我加了十二分小心,尚且被他给算计得差点丢掉性命。匡献他落到此人手里,恐怕什么事情都身不由己!”南枢密院副使韩匡美跟韩匡献同病相怜,忍不住走上前,替他开脱。
“咔嚓——!”
定州、祁州两座城池,六万余原本要被押往幽州的百姓,还有四万石军粮。这,便是郑子明为韩匡献和其他被俘的幽州将领,所开出的“身价”。虽然双方的交易是在绝对保密的状态下进行,在符老狼和郭威两人也带领麾下兵马抵达战场之后,幽州军根本不可能守得住那两座城池。可血战之后毁掉城池撤退,和将城池原封不动地拱手想让,毕竟存在着极大的差别。真正知兵者,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猫腻。
“咔嚓——!”
雨也越来越大,隔着三步远就再也看不见对面的人。云雀们不再吟唱,躲进树叶茂密处瑟瑟发抖。刚刚舒展开叶子的小草,也被染满了鲜血的靴子踩倒,再度被蹂躏成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