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一章 新春(八)

“不,不,不是!”韩匡献赶紧也努力往起站,结果因为速度太快,血脉不畅,眼前一阵阵发黑,“不,不是,我,我跟着哥哥。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紧跟到底!”
“大哥的意思是说……”韩匡美和韩匡献两个,有些跟不上韩匡嗣的思路,齐齐皱着眉头追问。
都被气得摊在了地上,居然还想着替自家儿子开脱!这份护犊之情,也真令人钦佩!韩匡美和韩匡献两个,顿时明白自己先前是瞎担心了一场,双双笑了笑,轻轻点头,“是啊,一般孩子的话,早就哭闹不休了。也就是姚哥儿他,人小鬼大,可以把心思藏得这么深。”
注1:鲁国公,即鲁国公韩延徽。太祖,即辽太祖耶律阿保机。韩延徽在耶律阿保机麾下时,曾经非常怀念故国,所以找机会跑到了太原投奔李存勖。但李存勖不拿他当回事儿,他就又跑回了阿保机身边。阿保机非常大气地重新接纳了他,继续对他委以重任。韩延徽从此对辽国死心塌地。
晶娘之死,是韩匡嗣的逆鳞。只要被人触动,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结果都是流血三尺。更何况,韩匡嗣先前就已经面临暴走的边缘,而韩德让又问得如此直接!
想到这儿,韩匡美拉m.hetushu•com了一下自家哥哥的手臂,大声说道:“哥,晶娘的事情就别再提了,你做得没错,换了我和匡献,恐怕也得痛下杀手。咱们继续说正事儿,卢家被干掉后,燕都城内再也没人能威胁到咱们。但皇上那边,总得给他一个过得去的说法。”
“咳咳,咳咳,咳咳……”望着自家儿子那被日光照进门来的单薄身影,韩匡嗣忽然好像所有力气都被一只手从躯壳内抽走,弯下腰去,紧抱着柱子,咳嗽不止。
一抹病态的潮红,迅速取代了他面孔上的铁青。曾经让弟兄们畏惧的高大身躯,颤抖得宛若风中残荷。韩匡献和匡美两个见状,再也顾不上追出去安抚自家侄儿韩德让。先后退回廊柱前,搀扶着韩匡嗣的肩膀低声喊道:“哥哥,哥哥不要生气!姚哥儿还小,说出来的话才没有遮拦。他早晚有一天,早晚有一天能明白你现在的苦衷。”
※※※
一番话,说得声音虽然低,听在韩匡献耳朵里,却宛若滚滚惊雷。杀光卢家满门老小,不光是为了抢先一步剪除隐患,居然同时还是为了立威!而威胁的对象,居然是大辽国的皇帝,并非朝中的其他政敌!万一惹得皇上发怒,派契丹大兵来和*图*书攻,韩家难道真的要举起反旗?可眼下韩家的实力刚刚经过了一场巨大的损耗,即便献了幽燕各州给刘汉,又怎么能保证在刘汉的救兵赶来之前,不被契丹大军碾成齑粉?
“谢父亲为儿解惑!”韩德让虽然少年早熟,却并不太懂一家之主嘴里冒出来的“失望”两个字,最终意味着什么。咬了咬牙,将身体完全转过来,再度给韩匡嗣行了礼。然后倒退着走出门外。
“太祖是太祖,今上是今上!”韩匡嗣闻听,依旧不当回事,又笑了笑,淡然回应。
“咱们无论怎么做,都无法让皇上不再猜忌。但灭了卢家,至少可以让他在幽州这边找不到替代咱们的人!”韩匡嗣失望地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声补充,“同时,还可以清楚地告诉他,如果他逼迫太急,咱们完全有可能割地自据,甚至直接卷了幽州投奔刘汉!”
“说法不就是现成的么,卢家勾结刘汉。家里有好几个人在刘汉做官,往来书信也抄出了一大堆!”知道韩匡美出自一番好意,想岔开话题让自己不再伤心,韩匡嗣勉强笑了笑,顺口说道。
“匡献,你怕了,是吗?”见了他脸色惨白模样,韩匡嗣忽然站了起来,沉声问道。
“这和*图*书,这……”韩匡献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摇晃到廊柱边,用双手抱紧,以免自己摔倒,“哥,这是真的么?咱们,咱们韩家,到时候站在哪边?”
类似的话,他早就跟家中几个顶梁柱解释过许多遍了。韩匡美和韩匡嗣也早就认同了这个解释。然而今天,同样的话再从韩匡嗣嘴里说出来,听在匡美、匡献哥俩耳朵里,却别有一番滋味。
“可,可是我怕皇上,皇上不肯接受这个理由。”韩匡美被韩匡嗣的轻描淡写口吻,弄得微微一愣。皱了皱眉,继续补充。“咱辽国做官的汉人,有几家在南边没有亲戚?鲁国公当年,还逃回去过呢,太祖却待之如故。”(注1)
“你这孩子,怎么跟你父亲说话呢?”韩匡美和韩匡献两个吓得魂飞魄散,双双扑上去,欲抢在自家哥哥发狂之前,将韩德让赶走。
“皇上即位以来,契丹贵胄一直反叛不断。他虽然诛杀耶律天德,杖死了萧翰,幽禁了耶律刘哥,还找借口收拾了另外一大批无辜的人,却远未能让众皇族臣服。数月前,他偏偏又不顾劝阻,委耶律察割以重任。那耶律察割,为了讨皇上的欢心,连他的亲生父亲都敢诬告,又有什么事情不敢做?你们等着瞧吧,耶律www.hetushu.com察始终得不到机会则已,一旦得到机会,咱大辽国,恐怕就又该换个皇帝了!”
“站在胜利者那边,永远!”韩匡嗣的声音,从近在咫尺处传来,却不待任何人类的温度。
出乎他们二人预料的是,家主韩匡嗣居然没有生气,更没有拍案而起,对自家儿子喊打喊杀。却低低的对着他们俩断喝了一声,“住手,你们两个,不要推他。我不会动他,我保证不会动他一根手指头!”随即,又将手扶在了身侧的廊柱上,缓缓补充了一句,“姚哥儿,我不会杀你,即便你刚才选择的是闭目等死。我只会,只会对你非常非常失望。”
“我当年杀晶娘,是迫不得己!”韩匡嗣却没有跟着大伙一起笑,忽然又板起脸,郑重补充。“当时耶律刘哥和他的亲信就在旁边,我的南院枢密使的位子尚未坐稳,皇上对我也颇有猜忌。一旦有人将晶娘的事情捅出去,咱们韩家必然大祸临头。”
“唉——”韩匡嗣长长地叹了口气,顺势坐在了地上,用力摇头。“不气,有什么好气的?他从小就跟在晶娘身后寸步不离。我杀晶娘,他心里不恨我才怪。能忍到今天才发泄出来,已经不易。换了别的孩子,说不定早就在内宅里哭闹不休了!”
m•hetushu.com“今上的位子不稳,所以始终疑神疑鬼。”韩匡嗣迅速朝四周看了看,用极低的声音迅速给出答案,“当年他下令诛杀赵延寿,并不光是因为赵延寿实力大降,已经彻底失去了用途。而是他还怀疑赵延寿跟耶律李胡勾结。同样,他对咱们兄弟,一直也不太放心。所以最近一直找各种借口扶持卢家。”
“轰!轰!轰……”耳畔,霹雳一个接着一个,震得韩匡献摇摇晃晃。“哥,你说什么,我怎么一点儿都不明白。你……”哆嗦着,躲闪着,他结结巴巴地追问。仿佛突然变成了一个孱弱的幼儿。
哥哥老了,已经远不如当年那样霸气、自信。而韩家所面临的危机去,却远未被摆脱,虽然兄弟几个刚刚出手干掉了隐藏在身边的敌人。
“不是紧跟,是咱们兄弟没有其他选择!”韩匡嗣幽幽叹了口气,摇着头道,“虎狼横行之世,忠诚根本不值钱。况且,即便咱们对皇上再忠心耿耿,恐怕也没什么用了。他,他能活多久还不一定呢!”
“那,那咱们抢先动手把卢家给灭了。不更令他,令皇上猜忌了么?”韩匡献本事远不如另外两人,听了韩匡嗣的话,忍不住低声追问。
“是啊,哥哥,他终究才只有十岁而已。你犯不着跟他过于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