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二章 谋杀(一)

官道两边觅食的鸟雀被马蹄声吓得振翅而起,于半空中不停地鸣唱。田间躬身耕作的男女,则警惕地抬起头,满脸狐疑:“这是谁家公子王孙,居然敢来沧州地面上招摇?就不怕被那贾老虎看见,连人带马一并吞了去,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么?”
相比于民间对少年们的口头褒奖,大汉国朝廷的赏赐提拔,就显得有些过于寒酸了。尽管有首战破敌之奇功,尽管有郭威、李弘义、常思和符彦卿等老将的联名举荐,大汉国皇帝刘承佑,却只给了头号功臣郑子明一个沧州刺史兼防御使的下四品官衔,至于边境州郡只设节度使不设防御使的惯例,以及武将升迁必须与其战功相酬的制度,则一概不提。
骑在马背上的众人,却丝毫没感觉到不带护卫在光天化日之下驰骋,会有多大危险。年初汹汹而来的辽军已经退回滹沱河北了,沧州的地势又是出奇的平坦,没有可供hetushu.com绿林好汉占据的高山,而脚下这条官道的尽头,大约十五、六里远处,便是沧州。一旦城外发生战斗,城内的官兵,在半个时辰之内就能杀到现场……(注1)
这原本是一句大实话,听在杨光义和韩重赟二人耳朵里,却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番意思。顿时,杨、韩二人就冷了脸,先后冷笑着撇嘴:“呵呵,呵呵,如此说来,倒是子明拖累你了!刚才又是哪个高喊,不是为了升官发财的?”
“已经不错了,好歹没治我等擅自领兵越境之罪!”呼延赞对于当朝皇帝,更是没有半点儿好感,撇了撇嘴,冷笑着附和。
既然头号功臣才给升了一级,仅仅由正五品下的巡检使升为正四品下的防御使。韩重赟、赵匡胤和呼延赞这哥三个从朝廷手里所得到的好处,就更为鸡肋了。刘承佑看在他们各自父亲的面子上,各自封了个从四品宣威将m.hetushu.com军的虚职,然后赐予金银若干了事。反正这笔钱也不用从内库里头出,小皇帝刘承佑自己不会心疼。
“奶奶的,就这点儿心胸,连太原城里的菜贩子都不如。先皇若是泉下有知,肯定得被气得硬生生来个后空翻!”饶是韩重赟性情温和,送走了前来传旨的钦差之后,也忍不住破口大骂。
“耽误了赵将军前程,我们兄弟几个真是过意不去。这样吧,家父跟那郭允明,倒是有些私交。不如由他写一封信,替赵将军辩解一二。虽然说是亡羊补牢,倒也未必就迟了。至少下次皇上计算战功时,不会把你和我等算在一起!”
雨停,云收。
“子明身份特殊,符老狼如果从背后对他下黑手,皇上恐怕只会乐见其成!”赵匡胤知道韩重赟、杨光义等人跟郑子明之间的交情,所以也不隐瞒,将自己的真实想法阖盘拖出。
十几名少年策马从绿色的原http://m.hetushu.com野间跑过,每个人的脸上,都洒满了阳光。
在他看来,朝廷之所以慢待大伙这群有功之臣,恐怕最主要原因,还是由于郑子明的出身过于微妙之故。虽然郑子明本人已经通过改姓这种方式,彻底放弃了对皇位的继承权。虽然子明的父亲石重贵曾经不惜任何代价送回了一道禅位诏书,肯定了刘知远及其子孙当皇帝的“正义”。但任何人做了皇帝,恐怕都不会让郑子明有成长为一方诸侯的机会。无论其心胸是宽是窄,姓刘还是姓王!
晚春的烈日下,四野一片葱茏。
春风得意马蹄疾,此刻用这句诗来形容一众少年的心情,再恰当不过。
注1:沧州在五代,治所设于如今沧州市东南的清池县。小说中为了省事儿,直接就用了沧州这个地名。
在跟自家父亲一道接受招安之初,他心里对于刘汉朝廷和自己的未来,都有很多期待。而随着时间推移,他却和图书日渐清楚地得出一个结论,其实朝廷只是顶了一个大义的名头,并不比绿林干净丝毫。至少,绿林道战后分赃,还要遵从一套清楚的规矩。而朝廷,呵呵,从皇帝那里就没把规矩当一回事儿。
此战之后,众少年的名字响彻河北。其中最出风头几个,如郑子明、韩重赟、赵匡胤和呼延赞,已经隐隐能和白文珂,慕容彦超等老将比肩。虽然后者位高权重,并且成名多年。但河北百姓只知道关键时刻谁主动站出来挡住了打草谷者马蹄,可记不住谁在大汉国当的是什么官儿,更弄不清谁是几品几级!
而刘汉国此刻最需要的便是喘息时间,缓过一口气来之后,精兵强将尽数杀到了前线,凭着郭威与符彦卿两位名将的密切配合,很快就稳住了防线,并且果断发起了反攻,将辽军逼得节节败退,最后不得不灰头土脸地逃回了幽州!
“算了,咱们原本也不是为了升官发财!”倒是赵匡胤,比所m.hetushu.com有人都淡定。见大伙个个义愤填膺,便笑呵呵出言开解。“子明这个防御使,级别虽然低了些,可也省去了很多麻烦。若是真的做了横海军节度使,名义上就又兼管了景州、德州和棣州。其他两州还好,那棣州可是符老狼的盘中餐。子明前面防着辽国人,后面还得提防着他,用不了半年,就得活活累吐了血!”
年初大举南侵的辽军,居然有一小半儿,被这群少年们拖在了定州以西的李家寨。并且接连折损了两万余兵马,数名都指挥使以上级别大将。导致辽国的整个南下计划都大受影响,不得不放慢推进速度从前线分兵回救自家右翼,以免在两国决战的关键时刻,粮道被切,将士们饿着肚子打仗。
“符老狼怎么了?我就不信,眼看着李守贞、赵思绾等人一个接一个授首,他还有点胆子同室操戈!”杨光义最喜欢跟人拌嘴,听赵匡胤明明吃了大亏还自我安慰,忍不住冷笑着反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