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二章 谋杀(二)

沿途大伙在官道两侧的农田里,零星也还能看到忙碌的百姓。偏偏在靠近沧州城十里处的接官亭附近,反而看不到任何人影儿。这,绝对不是一种正常现象,说不定附近就暗藏着杀机。
“去,这叫稳重!”
一行人中,年龄最大的赵匡胤,此刻也不过二十四五,最小的潘美才十六七,所以撒起欢来,立刻收拾不住。转眼间,就跑出了五六十里,直到胯下坐骑已经大汗漓漓,才缓缓放慢了速度。
明知道对方是前朝皇子,还跟此人义结金兰,这得鼓起多大的勇气?至于陪着郑子明去辽东去探望石重贵,更是冒了九死一生的风险。如果怕被郑子明拖累,赵匡胤当初就该跟他分道扬镳,怎么可能一直相伴左右?
果然,武将的直觉有时候能救命。还没等众人做更多的观察,路边的树林里,猛然响起了一阵密集的战鼓声。紧跟着,数十支羽箭破空而至,明晃晃范着无光的箭簇,直奔大伙得胸口。
“嗯!”赵匡胤低低的沉吟了一声,冷笑着点头。内心深处,却打定了主义,将来若有机会,一定要让杨光义和韩重赟两个家伙知道知道,谁才是趋炎附势的小人,谁才是真正的义薄云天。
笑过之后,大家伙纷纷将目光转向郑子m.hetushu.com明,等着他做最后的决断。郑子明自己,当然也巴不得早一点赶去赴任。想了想,点手叫过陶大春,低声吩咐,“陶将军,弟兄们就交给你了。慢慢走,不必赶得太急。大家伙都是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尽量留出时间来让他们适应。”
“反正距离沧州城也没多远了,咱们早点儿赶到地方,刚好能为大军打个前站!”
话音刚落,杨光义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摇摇头,大笑着回应:“当初师父带着五百亲兵,就能横扫泽潞二州。你这次至少能带一两千人马赴任,还怕个球?”
“放心!”陶大春是个沉稳性格,当即拱了拱手,大声答应。
“二哥,他们两个的话,都是出于误会。”两句话堵住了杨光义的嘴,郑子明又迅速将头转向了赵匡胤,“做兄弟的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回头见了大哥,还劳烦你跟他也说一声,能当上沧州防御使,我已经心满意足。叫他千万不要再费心思去为我谋划更多,须知道做的官越大,责任也就越大,兄弟我未必承担得起!”
“光义、韩兄,别这样说!”郑子明见状,赶紧快走两步,挡在了冲突双方之间,“赵二哥当初跟我结拜之时,就已经知道http://m.hetushu.com我的真实身份。他还曾经陪着我,冒死去了一趟辽东。”
“此言甚妙!”
众人被杨光义说得不好意思,七嘴八舌地展开反击。
“有本事你留下带兵!”
“呵呵,我们还就等着你呢,就知道……”
“此言有理!”
“俩孩子刚巧最近也没事儿,可以先去帮你几天忙,就算老夫占了你的李家寨,还你的人情好了!”呼延琮仿佛自己跟太行山没半点关系般,大咧咧地补充。
“好了,大家都不要生气,为了这点儿破事儿真的不值!”郑子明见冲突双方的脸色依旧不太好看,又四下拱了拱手,快速将话头岔往别处,“不到二十岁的防御使,自古以来也不多见。今后的路长着呢,谁又能压咱们一辈子?咱们不提这些,大伙赶紧帮我出出主意,怎么去沧州上任。兄弟我管个几千人的堡寨,已经是焦头烂额。沧州的地盘那么大,又前有狼后有虎,我偏偏对那边的情况还两眼一抹黑,真的到了任上,屁股还没坐稳就被人给赶下来,那就丢大人了!”
“看来地方上的士绅官吏,对你这个防御使不怎么欢迎么?”潘美人小鬼大,顿时就联想到了更深的一层。警惕地四下看了看,压低了声音提醒和*图*书,“否则,即便不把接官亭修一下,至少得派几个得力的人在这里盯着,随时准备恭候你的大驾。免得你日后寻思起来,故意给他们小鞋子穿!”
“辽军刚退,郭枢密尚在邺都坐镇。想必也没人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惹是生非!”
呼延赞和呼延云兄妹两个箭法最好,联手去猎了一头公鹿。当天晚上,一众年青人就烤鹿为食,在树林中结伴安歇。第二天一大早,则又开始策马驰骋,踏着半尺高的青草,吹着晚春的熏风,向着目的地沧州飞奔。
“光义所言有理,你现今所面临情况的确与当初师父所面临的差不多。泽潞两地的豪强,背后有太行山的盗匪撑腰。”韩重赟扭头看了看跃跃欲试的呼延琮,微笑着补充,“沧州的豪强,背后所依仗的则是辽国和符家。”
近半个多世纪以来河北大地上战乱不断,城市凋落,乡村破败,官道也年久失修。所以带领上千人马赶路,速度根本不可能快得起来。迤逦行军小半个月,才勉强看到永济渠的残骸,距离目的地至少还有两百余里。杨光义“爬”得实在不耐烦,索性提议,将队伍交给可靠的人带领继续慢慢赶路,兄弟几个骑了快马先走。
“怕是我等来对了,这地方的防御使果然不好当!和*图*书”赵匡胤勒住马头,弯腰将包铜大棍从马鞍桥处解下来抄在了手中。
“那郑某就跟几位哥哥先走一步了!”郑子明笑着将令旗令箭交出,旋即抖动缰绳,与其他几个年青人策马狂奔而去。
“某早有此意……”
“走,朝城里冲!”情急之下,郑子明根本没时间多想,本能地就发出了一声断喝。随即,举起骑兵专用的皮盾挡住两支射向自己的羽箭,一低头,打马狂奔。
“大哥手中的细作,已经提前向沧州进发。我最近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可以让副将带领兵马回去缴令,自己陪着你先去赴任。”赵匡胤虽然心里依旧不是很舒服,却不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给自家兄弟添乱,想了想,低声承诺。
“这地方四下里一马平川,河渠纵横,按理说应该是膏腴之地才对,怎么会穷到连个亭子都修不起?”杨光义眼界高,立刻就替郑子明的前途担心起来,皱起眉头,低声抱怨。
话音落地,四下里顿时响起了一片赞同之声。原来赵匡胤、韩重赟和呼延赞等人,也早就对这种乌龟般的行军速度忍无可忍了,只是谁都没好意思宣之于口而已。
光天化日之下,在距离沧州城不到十里处,公开截杀正四品高官。贼人的来历绝非等闲!此刻留在原地与其搏斗http://www.hetushu.com,等同于自己找死。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靠近城门。看城内的守军和官吏,有没有胆子,直接给贼人提供支持!
“我们二人赞愿意助将军一臂之力!”呼延赞和呼延云两个齐齐扭头瞪了自家父亲一眼,大声说道。
“走,听子明的,快走,别做任何纠缠!”韩重赟、赵匡胤两个大声重复,也用盾牌和兵器护住自己周身要害,夺路而逃。
一行人群策群力,目标都是帮助郑子明坐稳沧州防御使的位置。但是彼此之间,却又存了争竞的心思,各不服气。结果,原本该郑子明独自领兵赴任,稀里糊涂之间就变成了三家联手相送。从定州起,一路送到了沧州。
“你们……”赵匡胤气得满脸青紫,却是有口难辩。
“嗯——”杨光义一肚子刻薄话,立刻被堵在了嗓子眼处,再也说不出来了。
少年人心气高,精神头足,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累。第三天还没到中午,远远地,已经能看见沧州城破败不堪的敌楼。前方官道的右侧,则“忽然”出现了一座接官亭,同样是年久失修,廊柱腐朽,随时一阵大风吹过来都可能将其摧垮。
“你,你们这帮人精啊!啧啧——”杨光义在马背上环视四周,摇头撇嘴。“肚子里的弯弯绕一个比一个多,就欺负我一个直心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