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二章 谋杀(六)

“不是你刚才说,留此人不得么?”郑子明收住脚步,转过头,低声回应。方方正正的面孔上写满了无辜。
刺客们早已经被韩重赟、呼延赞和潘美等人杀得溃不成军,忽然间又遇到了郑子明和赵匡胤这两个盖世良将,更是变成了丧家之犬。或者惨叫着夺路而逃,宁可从背后被杀死,也坚决不停下来抵抗。或者将手中兵器一丢,直接跪在了地上,磕头如捣蒜,只求少年们对自己高抬贵手。
说罢,也不管赵匡胤接不接茬,拎着钢鞭,一溜烟跑远。把个赵二哥气得两眼直冒烟儿,站在原地骂了几句,到最后却只能擎着包铜大棍快步追上。
贾登手下的帐房和幕僚们,眼睛瞪得溜圆,在两名逃回来的刺客身上不停地扫视。半晌,也没扫视到一处位于背后的伤口。心里头,便对这两名刺客有了几分好感,说出的话,也不约而同地透出了几分回护之意。
“是啊,庄主,万一那郑子明抓到几个活口儿,不难查到是谁想要夺走他的性命。接下来,他一定会率领兵马攻打咱们的饿堡寨。而贾家寨的寨墙虽然坚固,若是没有援军的话,恐怕也很难支撑得太久。”
“问题是,老爷您最初也只是想给他的下马威,没想要了他的命啊!”一名山羊胡子幕僚摇摇头,低声剖析,“他真正应该报复的是给您下命令的那个人,而不是您。再者,只要他没有和-图-书在极短时间之内攻破堡寨,就会认识到咱们的实力。那时候,与其跟咱们拼个两败俱伤,让别人捡便宜。还如不放下以往的恩怨,一起来发这制盐贩盐的横财!”
他们自己这边,当然是准备充足,部署得当,并且士气旺盛,对雇主忠心耿耿。然而并非大家伙不用命,实在是对手太厉害了。厉害得远超任何人的预料。非但那郑子明本人是个万人敌,跟他同行的其他少年,也个个都能横扫千军……
聪明人在关键时刻的选择,大抵上都会一致。接下来陆续逃回堡寨其他四、五名刺客,也都本能地夸大了对手的实力,本能地将战败的责任朝带队的大护院身上推。结果核实了所有逃回来者的口供之后,大盐枭贾登和他的幕僚们,便顺理成章地得出了一个令人无比沮丧的结论:郑子明和他身边的伙伴个个都是关羽、张飞那样的勇将,自己这边绝对没可能在野战中取胜。如今之际,唯一的办法,就是死守堡寨,然后广搬救兵。争取先凭借地利及人和,打一个平局出来。然后再想办法托人斡旋调停,争取最后能化干戈为玉帛。
“老爷饶命,饶命啊。小人没有撒谎!那,那郑子明真的有万夫不当之勇啊。大,大护院一个照面都没坚持住,就被他给打得吐血而逃了。小人,小人们虽然,虽然已经豁出去了性命,可,可彼此本和_图_书事相差实在太多!”
“晚了,已经打死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郑子明接下来的话,让赵匡胤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不过二哥也别生气,那边还有不少刺客,咱们说不定还能再抓到几个合用的!”
众人甭看没多少实战经验,嘴里说出来的话,却都一套一套,有理有据。大盐枭贾登听了,心中的烦躁顿时消解了不少。抬起脚,向后退了两步,皱着眉头吩咐,“来人,拉他们两个起来。你们两个,给老子说清楚,这仗到底是怎么打的。大护院为何自己丢下你们先跑了,他到底是死是说!”
两名刺客被踢得来回打滚儿,却不敢反抗。只是不断地哭诉哀求!
“你是说,让我,让我主动出首,将,将受了谁人指使的事情告诉给他?”贾登听得眼神一亮,毫不犹豫地忽略了对方后面几句话。
“你们说什么?咱们这边可是。可是足足有两百多人?”贾登闻听,立刻将怀里的美妾掼在了地上,跳着脚,大声咆哮。
“冤家宜解不宜结!他跟谁合作,都是合作,不可能自己动手去砍柴火煮海水。”山羊胡子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疑问,只是老神在在地补充。“您毕竟没有能够杀死他。而只要您在,汴梁城里那位就不会再向别人下同样的命令。怎么做对他自己更有好处,相信那姓郑的能够算得清楚!”
“狗屁!狗屁个万夫http://m.hetushu•com不当之勇,分明是尔等无用!”大盐枭贾登上前半步,抬脚将两名刺客挨个踢翻在地,继续咆哮着质问,“你们要他们的具体人数,老子提前一天就给你们买回了他们的具体人数。你们要隔绝沧州城内的守军,老子也买了守军两不相帮。你们怕他们当中有人跑得太快,老子还给你们买了毒箭,买了角弓,买了绊马索和拒马钉。老子花了那么多的钱,你们最后却只给老子带回了全军覆没的消息,你们,你们哪来的脸皮?”
“呀——!你,你怎么真的杀了他?”没想到郑子明的动作如此干脆,赵匡胤差点儿被溅了一身脑浆,本能地跳开数尺,大声质问。
“点子,点子有,有万夫不当之勇!”最早返回贾氏堡寨的两名刺客跪在地上,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战栗。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老爷,您不如先问清楚,这一仗的详情。”
“这,这,怎么可能,那姓郑的明知道我要杀他!”双手抱着头,大盐枭贾登嘴里,发出一串绝望的呻吟。“他不将我的全家斩草除根,怎么可能坐得稳防御使的位置?况且他手中还有两千多心腹弟兄,只要拿了盐税,便可就地招兵买马。假以时日,我更不是他的对手!”
“无论如何,让庄丁都上墙驻守,同时想办法搬救兵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
郑子明、赵匡胤和韩重赟、呼延和-图-书赞等人追亡逐北,在短短一刻钟内,将刺客给杀死了三分之一,俘虏了一小半儿。然而因为人数上跟对方差得太多的缘故,他们终究无法将刺客尽数全歼。到最后,依旧有大约一成半左右的刺客逃之夭夭。
“庄主息怒,于今之际,我等首先的需要做的是,想办法应对郑子明的报复,而不是惩罚败军之将!”
这三十来名逃走的刺客当中,又有七成多彻底认清了形势,半路上将身体一拧,果断逃离了沧州。从此改头换面,不知所踪。剩下的几名刺客,则铁了心要跟雇主共同进退。趁着郑子明等人忙着审问俘虏,分析局势的当口,相继潜回了贾家堡寨,向自己的雇主,沧州最大盐枭贾登通风报信儿。
这二人身上都挂了彩,一个伤在左肩,一个伤在右肋。半边身体都被血迹染得通红,脚上的两只靴子,也俱挂满了猩红色的干泥。乍一眼看上去,谁也无法把他们当成临阵逃脱的胆小鬼,只会认为他们是血战来归的英雄。
“饶命,饶命啊!是,是大护院率先逃了,小的们群龙无首,所以,所以,所以才拼死杀出一条血路回来报信。小人,小人真的尽力了,真的无力回天呐!”
而郑子明一钢鞭下去,相当于把他的所有谋划尽数打了粉碎。如今,大家伙儿再想攻打那个贾老爷寨子,就只能选择强攻。想要甄别沧州城的一众官吏,也只能去重新去寻找合和_图_书适的眼线。
虽然瞧不起红披风在生命中最后一刻的所言所行,但是站在自家利益角度上,他依旧准备留此人一命。毕竟有个熟悉对手情况的内线带路,接下来大伙想要攻克那个贾老爷的堡寨,会变得容易许多。并且通过红披风的指证,也更容易将贾氏的死党一网打尽。
“杀这郑子明,原本就不是老爷您一个人的决策。如今既然失了手,责任当然也不能由您老一个人承担。那王家、陈家、还有朱家,还有沧州城的团练,必须也站出来,跟咱家共同进退。”
“你,唉——!”赵匡胤被问得无言以对,只能咬着牙跺脚。
虽然逃得早了些,没有亲眼看完整个溃败过程。这两个家伙,却凭着各自的想象力,为大盐枭贾登和在场其他众人,描述出来一场惨烈、艰辛,跌拓起伏的恶战。
在他们两个看来此战唯一的失误,就是带队的大护院,不该过早地逼迫众人攻入树林。而带队的大护院肯定是死在了郑子明手里,或者被郑子明所生擒,所以,此人就是最好的污蔑对象。反正此人是没希望再回来跟自己对质了,自己怎么说都不会穿帮。
“不,不用拉,小人,小人自己能,哎呀——!小人能自己站,站,站起来!”两名刺客艰难的在地上翻滚,挣扎,直到被人拉住了胳膊,才喘息着站起身,冲着贾登抱拳施礼,“谢老爷不杀之恩!小人今天早上由大护院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