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二章 谋杀(七)

“郑子明,郑子明直接杀进了团练大营?!他,他,他……”被自家女儿的话砸得晕头转向,大盐枭贾登身体不停地摇摇晃晃。
“你们,你们都不得好死!”不详的预感,果然应了验,大盐枭贾登气急败坏,“贾某在这里等着,有种,有种你们自己打进来!”
“干等着肯定不是办法,弟兄们都连续好些天没睡过囫囵觉了!”教头吕青摇摇头,满脸凝重,“无论如何,今天得让弟兄们先好好休息一个晚上。至于姓郑的那边,属下建议您派几个亲信赶着猪羊去官道上等他。见了之后,别说以往恩怨,只说要劳军。他如果有心放过咱们,自然就会把猪羊收下。他若是打算追究到底,咱们也能立刻重新拿起兵器爬上寨墙!”
“东翁,东翁万万不可莽撞!”山羊胡子管事上前半步,再度拉住贾登一只胳膊,大声劝谏。“敌我双方众寡悬殊……”
而后者,则等同于公开扯起了反旗。非但朝中那个大人物不敢替他们说话,他们以往依仗的符家,也会在第一时间跟他们摘清关系,甚至直接派兵马过来杀人灭口。
众幕僚和管事们七嘴八舌,纷纷附和山羊胡子的意见。
“贾老爷,那姓郑的既然是官场上的人,就应该明白官场上的规矩。这年头到哪儿上任,最开始跟地方上不明争暗斗一番?斗出个输赢大小,也就罢了,何必非得拼个你死我活?”
“是啊,东翁,朱老跟吕老两个说得没错。咱们只要把寨门关紧,让他知道咱们并不好拿捏就行了,总不能真的扯旗造反!”
若是平时,贾登肯定连闻都不闻,就一巴掌将木碗打飞。而今天,他却温顺地张开嘴,如饮甘霖,“咕咚,咕咚……”
几个铁杆心腹倒是比幕僚们忠诚可靠许多,动作最快的一个在天黑之前,就带回了团练都监王德的口信,三千团练枕戈待旦,随时可以为岳父大人效死。到了后半夜,前往其他几家盐枭m.hetushu.com处也传回了好消息,愿意与贾家共同进退。
“贾寨主多礼了,王某可是不敢高攀!”一名面孔白净,身材匀称的壮汉,策马冲到距离寨墙八十步远处,大声回应。
这些,他都可以送给郑子明。算是赔罪,也算替自己赎命。刺杀的事情,真的不是出于他的本意,他最初只是想遵循惯例,给新上任的防御使一个下马威。然后好跟对方划分清楚彼此的势力范围,各不插手对方的事情。谁料,却有人打着三司使郭允明的旗号,给了他一道密令,然后,他的野心和整个事情,就都彻底失了控。
“省省吧,这会儿,什么也没命值钱!”又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紧跟着,贾登就发现自己飞了起来,像只大鸟般,从三丈高的寨墙上,飞起,翻滚,自由地盘旋!
“东翁,东翁,别急,此刻急也没用?!”山羊胡子管事距离贾登近,快走两步,伸手扶住他的肩膀,“咱们,咱们还有时间,还有时间调整策略!寨子里还有一千五百多庄丁,仓库里的粮食和箭矢储备,也非常充裕。”
话音未落,寨墙外,又传来了一阵密集的马蹄声,“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铺天盖地。紧跟着,数道黄绿色的烟尘,从正东,正南、正西三个方向,直奔贾家堡寨。三道烟尘前,则是三面高高挑起的大旗,“王”、“陈”、“朱”!
“可别这么说,王某跟你,只是生意往来!”白净面孔壮汉,王家庄的庄主王显,撇着嘴用力摇头,“王某更没答应过帮你什么忙!”
到了第六天头上,非但家将家丁们个个等得筋疲力竭,大盐枭贾登自己,也因为精神长时间处于紧张状态而变得有些心智迷糊,手扶着寨墙上的城垛,喃喃念叨:“怎么还不来呢?他不来,我怎么跟他解释行刺的事情啊?总不能没等他登门,贾某就自己去负荆请罪吧!万一他根和_图_书本就不知道刺客是贾某所派怎么办?是战是和,好歹他应该给我个机会吧……”
不是舍不得几头猪羊,而是不能确定,吕青所说的办法,是否对郑子明管用。少年人宛若刚刚浮出海面的朝阳,身上不带半点儿旧官场的“烟火气”。自己这边越是拿以往的经验来推测他,恐怕到头来越是痛苦万分。
“王兄这是什么意思,咱们,咱们可是,可是过命的交情!”贾登心脏中,顿时涌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手扶墙垛儿,探出半个身子,大声质问。“莫非你不是来帮我的?咱们几家,可,可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噢……”“噢……”寨墙上,庄丁们欢声雷动。先前听了自家大小姐的哭诉,他们心里头对未来已经绝望。而现在,大伙却又重新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当然是落在了姓郑的手里!”马背上的女子一边哭,一边继续大声数落,“他,他打不下您的寨子,还不会对付您的女儿、女婿和外孙么?我男人听了你的话,在团练大营里磨刀磨枪。姓郑的带兵冲进去,刚好拿了人赃俱获。这回好了,我们全家都被你给坑了,我也不活了,你干脆现在就给我一个痛快得了!”
他的头和身体,却被狱卒牢牢的按住了。牙关很快也被人用木棍支开,剩余的卤碱水,一滴不落地灌进了喉咙。
来的是三家与自己关系密切的盐枭,每个人都是带着私兵倾巢而出。每支队伍,规模都不小于五百人。再加上贾家堡寨自己的庄丁,大伙联起手来,依旧有机会跟郑子明互相称称斤两。
“朱管事,吕教头,你们两个倒是说说啊,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样干等着?”念叨了好半晌也没人接茬儿,大盐枭贾登猛然回过头,冲着堡寨里除了自己之外影响力最大的两个人询问。
浑身剧痛,导致味觉变差。连续两口下肚,他才意识到水的味道有点儿不对,赶紧闭上嘴巴,用力www.hetushu.com摇头。是卤碱水,贩盐的人对此物谁都不陌生。少量服用可以治病,大量喝下去只有一个结果,肠穿肚烂。
“姓贾的,你勾结辽人,谋刺朝廷命官,某等岂会跟你同流合污!实话告诉你吧,某等此番,是替防御使大人做先锋来了。”
“呼——”大盐枭贾登长出一口气,软软地蹲在了寨墙上。
大盐枭贾登顿时就又有了底气,关门落锁,调兵遣将,发誓要在“服软”之前,让郑子明知道知道,自己并非没有一战之力。然而,然而让他非常郁闷的是,接连四天四夜过去了,预料中的兴师问罪,却迟迟没有发生。郑子明消失了,像露水一样在光天化日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伴着欢呼声,三支队伍快速靠近的贾家堡寨。却主动不上前跟贾登这个寨主打招呼,而是各自在距离寨墙一百步处迅速整队,像事先商量好了一般,摆出了三个齐整的攻击阵形。
“的确是个好主意!只死你一个,总好过大伙都死!”教头吕青,上前拉住了他的另外一只胳膊,大声表示赞同。
“这……?”朱管事揪着自己的山羊胡子,呲牙咧嘴,“要不咱们先打开寨门,派些人手出去探听探听,姓郑的到底去了哪?”对手行事根本不按常规,他肚子里纵有千般妙计也派不上用场。
“郑将军带着大军马上就到,识相些,你自己开了寨门投降吧!免得寨子里庄丁们无辜替你送命!”另外两名寨主,更是不讲面皮。没等贾登向自己质问,就先后大声表明了立场。
自家女婿及其麾下的三千多地方团练,是他目前距离最近,也是关系最为密切的外援。如果团练大营都被姓郑的连锅端了,这支外援自然就不用想了。光凭着贾家寨自己……
“下,下面可是王世兄?”见到此景,贾登刚刚落回肚子里的心脏,瞬间又提到了嗓子眼儿。站起身,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那支队伍,用力挥手,“贾某在此http://www.hetushu.com,请王世兄出来说话!”
正犹豫间,寨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仓卒的马蹄声。紧跟着,一名身材颇为魁梧的北国女子,疾驰而至。隔着老远,就大声哭喊道“阿爷,您可是坑死我了!好端端的,您不贩您的盐巴,去招惹什么郑子明!这下好了,您女婿外孙全落到了人家手里。女儿我没了丈夫也没了儿子,您让我还怎么活啊?”
此外,谋刺朝廷命官,完全可以由组织者一人承担。而公开扯旗造反,被扑灭后,首犯和胁从,可是一律在劫难逃!
周围的众幕僚和管事听了,心中也宛若有一百只爪子在挠。按他们的判断,郑子明无论如何,都该先带领麾下兵马到贾家寨前走一遭。双方先各自展示一番实力,然后才能讨价还价。而现在,郑子明却消失了,连讨价还价的机会都不给,就直接消失了!这,让大伙到底该何去何从?
能做到权倾一方的地头蛇,他当然能看出此刻幕僚们的建议里头都包藏着极重的私心。然而,越是这样,他越需要摆出一幅从谏如流的模样。否则,根本不用等郑子明打上门来问罪,手下这帮王八蛋,就有可能会联手发难,将他的人头割下来给姓郑的当见面礼。
“什么,你胡说些什么?”大盐枭贾登听得眼前一黑,差点直接从寨墙上栽下去摔成肉饼,“德子和九成他们落在了谁手里?郑子明,郑子明他到底在哪?”
“这……?”大盐枭贾登低声沉吟,迟迟做不出决断。
黑暗中,传来一串低低的脚步声。“给你!”狱卒不耐烦的回应着,将一个散发着馊臭味道的破木碗递到了他的嘴边。
主谋不是他,他不该死。他要自救,他要举报。“水,给我点水!行行好,行行好!”喃喃地叫喊着,贾登忍痛蠕动身体,黑暗中看去,就像一只巨大的蚯蚓。“我要见防御使,我要见防御使大人,我冤枉!真的冤枉!”
“你们……”贾登又惊又怒,一边挣扎,一和图书边大声求救,“来人,把他们拿下,把这两个吃力扒外的东西拿下。拿下他们俩,每人赏精盐十斗,米……”
“那,那就先死守堡寨,然后,然后再做打算吧!”见手下人根本鼓不起与郑子明公开对抗的勇气,大盐枭贾登叹了口气,呻吟着点头。
“闭嘴!”贾登竖起眼睛,厉声咆哮,“不莽撞,不莽撞你还让我怎么办?自己绑了双手,等着挨刀?那样的话……”
“是啊,东翁,冤家宜解不宜结,况且那郑子明也不知道,您到底是想给他个下马威,还是受人指使,想要了他的性命!”
不过,表面上从谏如流归从谏如流,暗地里,他却也不能把希望全寄托在郑子明会对自己高抬贵手上。当天下午,就偷偷地命令自己的铁杆心腹分头去联络做团练都监的女婿,和平素一起贩售私盐的几个庄主,请他们从现在起就厉兵秣马,一旦郑子明不依不饶,就只能合力做掉了此人,然后大伙以沧州城为献礼,一道投奔辽国!
当那团红色渐渐褪去,时间已经是午夜。大盐枭贾登挣扎了一下,觉得四肢百骸无一处不疼。“水,给我口水喝!”他动了动唯一还能支配的嘴唇,喃喃地呻吟。他不想死,他还有万贯家财,有千顷良田,还有,还有一大堆除了他自己,别人谁也找不到藏在何处的奇珍异宝。
前者只要他们做得干净利落,过后就可以推给越境打草谷的契丹人或者土匪流寇。在符家和朝廷中另外一位大人物的全力遮盖下,郑子明的同僚和上司即便心存怀疑,也没有办法将真相一查到底。
“是啊,是啊……”
‘当初不该把寨墙建得那么高!’一个荒诞的想法,忽然涌上了他的心头。紧跟着,身外的世界变得一片鲜红。
倒不是他们目光短浅,头脑简单,而是眼下的情形,容不得他们再做什么长远图谋。毕竟派刺客暗杀一位即将上任的朝廷命官是一回事,拉出庄丁公开与朝廷的兵马对抗,则是另外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