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二章 谋杀(八)

衙门里自然有足够的手段,将他伪装成了服毒自尽。待第二天上午,待郑子明处理完了一大堆要紧事儿,派李顺儿来提审俘虏,看到的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是啊,你就是抓到谋杀贾登的衙役又能怎么样?不过是揪出一连串杂鱼,根本不可能是真凶。”韩重赟也笑了笑,语重心长地补充。“你既然做了地方官,就得学会装糊涂。大多数时候,心里头明白就行了,表面上则必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你们是说,让我干脆装糊涂?”郑子明瞪圆了眼睛,满脸迟疑。论领兵打仗,的本事丝毫不比两位好友差。但论及官场智慧,他却照着两位好友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屯田,赚钱,招兵买马!”郑子明笑了笑,低声打断,“此外,就是重建秩序!杀人者死,犯罪者都受到应有的惩罚,无论其贫富贵贱!”
在他郑子明没展示出足够的实力之前,沧州的许多人,又何尝不是为了自保,才跟贾登同流合污?如今贾登已经身死,正是他郑和图书子明趁机收拢人心的时候。这个节骨眼儿上不去向当地的名门望族示好,却急着去给原本就该死的贾登报仇,不是脑袋里进水又是什么?
“还有什么另外的路?子明,你可不要由着性子……”赵匡胤和韩重赟两个被吓了一跳,异口同声地劝阻。
“其实真正的幕后指使者是谁,不是明摆着么?你留着一个活着的贾登,不过是多一份口供而已,并且还未必好用!”知道自家三弟的官场经验接近于零,赵匡胤苦笑着咧了咧嘴,低声补充。
“自家人,不用客气。”韩重赟的想法,跟赵匡胤差不多,也笑了笑,低声补充道。“沧州不比李家寨,你过去的经验基本用不上。在李家寨,你只需要管好身边十几个人,然后练好兵马就行了。而在沧州,你除了是防御使之外,还兼着沧州刺史。武事和文事,都得一把抓。如果光凭着仲询和陶子正他们几个,早晚得把他们全都累死。所以如何处理跟当地士绅之间的关系,便成www.hetushu.com了首要。当初师父在泽潞两州杀人杀得虽然狠,却对那些肯低头服软的士绅网开一面,就是这个道理。无论安抚百姓也好,掌控地方也罢,都得需要人帮忙。而只有士绅之家的子弟,才读书识字,才能成为你的臂膀和爪牙!”
可叹那贾登,这辈子依靠黑牢里的狱卒和毒药,不知道谋害了多少无辜。到头来,自己却也被狱卒们用一大碗卤水了结了性命,真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就像官渡之战后,曹操焚信!”先前一直选择侧耳倾听的潘美突然插了一句,引经据典。
首先,只有一河之隔的幽州军,不会放任一支新生力量在眼皮底下慢慢发展壮大。其次,沧州背后的符家,恐怕也不是个好相处的高邻。再次,小皇帝刘承佑原本就对郑子明非常忌惮,如今发现他羽翼渐丰,更会用尽各种手段来对付他。最后,则是韩重赟自己的一点想法,至今还没跟任何人说过,这辈子也不打算跟任何人说,郭家的人情,并没那么好和-图-书拿。郑子明眼下拿得越多,将来恐怕付出的代价就会越大!
李顺不敢怠慢,立刻跑回防御使临时行辕向郑子明汇报。听了他的话,后者愣了愣,原本就已经不再白净的面孔,顿时黑成了锅底:“服毒自尽?!怎么可能服毒自尽,顺子,你立刻点了兵马,把衙门里的狱卒全都给我抓起来!昨天我亲手给贾登接的骨头,此人的大腿骨,两臂和脊椎都断了。三天之内,能动一动手指都是奇迹,怎么可能自己把毒药倒进嘴里!”
“何必这么客气,都是自家人。二哥我当初就是不放心你初次当官儿,才一路跟了过来!”赵匡胤摆摆手,笑着回应。
赵匡胤和韩重赟两人在旁边笑呵呵地看着也不阻拦,直到李顺的身影出了门,才摇摇头,相继劝道:“算了,三弟,你就是把所有狱卒都抓起来挨个严刑拷打,也不可能找到真凶。姓贾的不死,这沧州城内,不知道多少人无法安枕。他死了,刚好一了百了!”
曹操在官渡之战胜利后,将缴获的袁绍书信一把m.hetushu.com火全部烧掉。并非其心胸有多开阔,而是在那种情况下,最理智的选择。如果曹操坚持彻查到底,其手下的大部分文官就都会受到波及。他所建立的许昌政权,也必然会危若累卵。而曹操选择了彻底无视,原本为了自保才跟袁绍暗中眉来眼去的那些人,则会感激他的大度和体贴,从此对他忠心耿耿。
“噢——呵呵,呵呵……”郑子明顿时恍然大悟,手捂着自己的后脑勺,苦笑连连。
他和赵匡胤,都是出于一番好心。谁料,他们两个,却都低估了郑子明的固执,或者莽撞。只见后者静静地琢磨了片刻,忽然,再一次躬下身体,向他们两个郑重施礼,“二哥,韩兄,你们两个的意思,我都明白了。但是,我却想试试另外一条路能否走得通?”
在韩重赟看来,沧州虽然土地肥沃,并且拥有煮海制盐之利,郑子明这个刺史兼防御使,却并不好当。
“多谢二哥和韩兄指点!”想明白了其中关翘,郑子明收拾了一下纷乱的心情,郑重拱手。
“是啊,子明www.hetushu.com,你昨天就不该费那么大力气救他。虽说医者父母心,可贾登这种人如果不死,沧州的士绅就人人自危。还不如让他稀里糊涂死掉,大家伙就此将往事统统揭过,另续新篇!”
所以,收拢人心,取得当地士绅的支持,是郑子明的当务之急。只有得到了士绅大户的支持,郑子明才能在沧州扎下根。他头上的沧州防御使帽子,才能戴得安稳。为了这个目的,哪怕暂时说一些违心的话,做一些有违本性的事,也在所不惜。
这是一句大实话。论武艺和兵略,地方上的区区几个豪强,还真未必能对郑子明造成什么威胁。哪怕是那天在“接官亭”被刺客们团团包围的时候,赵匡胤也坚信自家三弟有本事化险为夷。
“遵命!”李顺答应一声,手按刀柄大步离去。
但对于官场上的暗箭,赵匡胤就不怎么相信自家三弟有应付的本事了。毕竟后者十五岁之前的记忆和人生经验都丢失得干干净净,十五岁之后,则要么跟绿林粗胚们厮混,要么忙着挣扎求生,根本没多少机会接触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