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三章 耕耘(一)

“躲开,躲开——那火沾身上根本拍不掉!”寨墙后,再度响起了一阵绝望的哭喊。正被家将们逼着救火的乡民们,丢下水桶和水瓢,四散奔逃。
临近的另外四架床子弩,也在李顺的指挥下,朝着堡寨内发射出装满易燃物的木桶。红星乱窜,浓烟滚滚,先前还在寨墙上严阵以待的庄丁们,像没头苍蝇般,尖叫着私下乱跑。
在他的沉稳指挥下,弩车很快准备就绪。四名车长同时用木槌砸下弩机,瞬间绷紧的弓弦,将四杆弩箭和四只冒着烟的木桶,同时发射到了半空当中。
水火无情,他们必须先去看一看自家的老婆孩子是否安全,然后才能考虑是不是继续为寨主老爷卖命。至于寨主老爷能否坚持到他们掉头回来的那一刻,则完全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反正平素寨主老爷拿他们当苦力使唤的时候,从没给过半文钱。
抵抗微乎其微,甚至可以忽略不计。除了朱家庄的庄主和他的嫡系子侄们之外,绝大多数被招募来的家将和被强征入伍的庄丁,都选择了投降。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床子弩的绞盘在三头黄牛的合力牵引下,缓缓旋转。挂在绞盘上的另外一条绳索一寸寸向后移动,由牛筋绞成的弩弦,也被绳索上的铁钩拉扯着,一寸寸张开。两支相对安置的弓臂渐渐弯曲,渐渐组成了一个完美的满月。
很快,沧州军的认旗,就在堡寨中央一座最高的建筑物上竖了起来。郭信带着两个营的弟兄,在寨子里反复搜索,抓捕前任寨主的嫡系亲信,清除隐藏的危险。潘美则熟练地组织辅兵,用水桶和水车,控制寨子里的火势,避免整个寨子被烧成一座瓦砾堆。
“弩车停止射击!www•hetushu•com第一营、第二营用刀盾开路,夺取寨门。第三营跟进,控制寨中要害。弓箭营负责掩护。四、五两营,进去粉碎对方抵抗。所有辅兵,准备动手救火!”郑子明的声音,忽然在沧州军的队伍内响起,听上去平静异常,不待丝毫胜利者的兴奋。
“出去,出去跟他们拼了!”紧闭的寨门被人从里面推开,朱寨主的长子朱龙,带着一大堆叔伯兄弟,咆哮着冲向弩车。
这年头,百姓们除了逃难之外,很少离开家门四十里之外。一个豪门大户,往往就是十里八乡老百姓的主心骨儿。他们对郑子明的态度,将成为周围十里八乡老百姓对郑子明的态度。他们对郑子明的仇恨,也必然会扩散到十里八乡每一个平头百姓的心底。
一名朱姓家将,带着二十几名死士,冲上去舍命救火。却无法令烈焰的高度降低分毫。另外一名家将带着亲信四处去抓乡民做苦力,却抓了这个,跑了那个,无论如何都凑不起足够的人手。就在他们忙得焦头烂额之际,地面上,却又出现了四个恐怖的阴影。
“诺!”各营指挥使齐声答应,然后带领本部人马,快速扑向四敞大开的寨门。
这回,他没有亲自动手去发射弩箭,而是挨个指导着四架弩车,调整射击角度和方向,将攻击目标,都指向了同一个位置。
“救,救命——!”一名被砸断了腿的死士,从断壁下探出半个身子,大声惨叫。没人敢掉头回去救他,只有猩红色的烈焰,不断向他靠拢。转眼,就将他彻底吞噬,变成了一具冒着浓烟的火把。
“嗖嗖嗖嗖……”几个寨主的嫡系子侄,用角弓和火箭,向弩车发起了反击。他们的应对策和-图-书略非常恰当,然而,弩车与寨墙的距离,却超出了他们手中角弓的精确射击范围。仓促射出的火箭,非但没能给弩车和弩手们带来任何伤害,反而激起了一片轻松的哄笑之声,“哈哈,拿弓箭跟床弩对射,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土鳖!”
陶大春带着两百名弓箭手,早已恭候多时。密集的弓弦声响起,嘈嘈切切,宛若一阵急雨。当“雨声”消失,寨门附近已经看不到一个站着的人。朱寨主的嫡亲子侄们,一个个被射得像刺猬般,混身上下插满了羽箭。圆睁着双眼,当场气绝。
“就这点儿见识,还跟咱家将军斗,真是自己活得不耐烦了!”
“轰——”“轰——”“轰——”“轰——”仿佛在证实着乡民们心中的绝望,四个木桶同时落在寨门后大约二十步远的位置,相继炸裂。一座用来存放粮草的小仓库被点燃了,红色的火蛇,瞬间跳起了半丈多高。
三名装填手鱼贯跑上去,第一人干脆利落地升起机牙,勾住弩弦;第二人快速将一根成人手臂粗细,一丈五尺长短的弩箭安放入特制的沟槽当中;第三人,则将一个五斤多重的木桶,挂在了箭杆前端专门打造出来的铁钩上,随即从腰间扯出一只火折子,迎风晃燃,回过头,用目光向着弩车后十步处的李顺请示下一步安排。
通常两个多时辰,最多三个时辰便是极限,再牢固的堡寨都是一样,无论寨主选择出寨野战,还是闭门死守,最终结果好像都没太大差别。那个从太行山脚下杀过来的郑子明,仿佛是一个天生的恶魔。总能拿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战术,来打击胆敢与他为敌的人。而平素看似实力强大的堡主、寨主们,在他面前竟和-图-书孱弱得如同一头头蹒跚学步的乳猪。被他轻轻一推,就会摔个四脚朝天!
他和赵匡胤两个当初给郑子明的建议,无疑是最恰当且最省心的。谁料,郑子明却没有接受,为了一个原本就早该死掉的人,对沧州境内的所有豪强痛下杀手。
第三名装填手,迅速用火折子,点燃木桶下方一根又细又长的引线。沧州军左厢第四营指挥使李顺儿,则亲手抄起一把硕大的木头锤子,前冲数步,一锤砸在了弩车后方的机关上。“呯!”机关下坠,挂住弩弦的机牙迅速回缩。失去羁绊的弩箭猛地绷直,将一丈五尺长的弩箭,连同冒着火星的木桶,一并送入了堡寨之中。
前两名装填手俯下身子,按照他的要求不停地调整床子弩前端的“架杆儿”。弩箭的箭簇快速向上翘起,遥遥地指向了寨墙之后,一座小楼的屋顶。板着脸的李顺儿,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右臂猛地下挥,同时大声断喝,“点火!”
沧州军的威名赫赫,沧州军的仁义之名,也早救在四下里传开。据说,防御使大人只恨那些曾经勾结起来试图给他一个下马威的土豪恶霸,抓住后绝不轻饶。对于普通百姓,他和他的手下们却是秋毫无犯。
沧州军将士哄笑着,驱赶黄牛,再度拉开弩弦。然后迅速将弩箭装填到位,挂好木桶,调整射击角度,点燃引火线,一整套动作,宛若行云流水。
短短半个月来,随着一座座堡寨被踏平,一家家豪强被连根拔起。郑防御使残暴好杀之名,也迅速传遍了整个河北。的确,沧州境内,很快就没有任何人,敢于再给郑子明制造任何障碍。的确,郑子明这个刺史兼防御使,将像个土皇帝般一言九鼎。然而,周围各地和_图_书的豪门大户,想必也会兔死狐悲,进而对他郑子明恨之入骨。
继续挣扎下去没有任何意义,还不如早点儿投降。大部分乡民们,对胜利都不报任何希望。在他们自己所居住的朱家庄之前,已经有四、五座堡寨都被新来的郑老爷带着人马给荡平了。其中有两家规模比朱家庄更大,寨墙也比朱家庄更高,可大家伙儿却谁都没听说过,哪个寨子能在沧州军的攻击下,支撑到第二天黎明。
“子明,你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啊?这样下去,你的确可以迅速拿下沧州全境,却休想再向外多迈出半步!”眼前的胜利虽然辉煌,韩重赟脸上却没有半点喜色。扭过头,直勾勾看着郑子明,低声质问。
“轰——”“轰——”“轰——”“轰——”第二轮闷雷声,再度于堡寨内部响起。更多的建筑物被点成了火炬,更多的庄丁失去了控制,倒拖着兵器逃下了寨墙。
平素无论见了谁都谈笑风生的李顺儿,此刻却像换成了另外一个人般,满脸凝重。只见他先将右手大拇指竖起来,对着弩箭的箭簇伸直手臂,然后又将目光顺着箭簇,一路向前延伸,延伸,直到与一百五十步外的寨墙相接。忽然,他摇了摇头,大声喊道:“抬高,把架杆儿向上抬高两个手指头,再高些,再高些,对,就这样,垫稳——”
虽然自身也是由庄丁转职而来,但是他们在士气、体力、武器掌握程度、战斗经验以及其他与战争有关的所有方面,都彻底碾压了对手。这些,一部分得益于充足的钱粮供应和高强度的训练,另外一部分,则得益于跟幽州军的沙场争锋。而寨墙上的庄丁们,平素的“作战”对手却是老实巴交的乡邻。
“轰——”又是一声巨http://www.hetushu•com响。弩箭命中寨墙后的小楼屋檐,木桶碎裂,拌着硫磺和牛油的易燃物四下飞溅,转眼间,就将小楼笼罩在了浓烟当中。
这一回,他收到的效果,与先前没什么两样。郑子明依旧油盐不进地看了他几眼,然后笑着说道:“已经破了这么多堡寨了,现在收不收手,结果还不都是一样?不如干脆一破到底,破而后立。至于将来,呵呵,当个防御使我觉得就挺好!”
一个失去民心的豪杰,即便偶尔有所建树,也难以走得更远。韩重赟坚信这一点,所以才为郑子明的将来忧心忡忡。所以,才不顾自己的话语会引起好朋友的恼怒,一遍遍地劝谏,提醒。
“轰——”“轰——”“轰——”
“轰——”“轰——”“轰——”“轰——”又一串闷雷声炸响,木桶碎裂,更多的易燃物落在了仓库周围,点起更多的火头。刚刚被抓来的乡民,尖叫着跑散。舍命救火的死士,腹背受敌,也不得不大步后退。还没等他们远离危险,一面被烤热的院墙忽然垮塌,将跑得最慢的几个死士,直接给埋在了火场里。
“打开寨子,打开寨子……”
“加把劲儿,打开了寨子好吃晚饭!”
床子弩的精度其实非常有限,集中起来打击同一个区域,往往比单独使用效果更好。在以往跟幽州军的对抗中,李顺儿学到了很多东西。虽然现在依旧有点怕死,却早已不在是当初那个只会懂得马屁的小混混。即便不靠郑子明的支持,光凭着他自己的本事,也能在当世任何一支强军中获得立足之地。
“先停一停,架杆儿抬高,再抬高两指,尽量将木桶送得更远!”寨墙外一百五十步处,指挥使李顺儿,粗略观察了一下弩箭的前两轮攻击效果,果断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