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三章 耕耘(二)

作为武将,他的人生梦想当然是封妻荫子,甚至成为常思、符彦卿那样的一方诸侯。而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却好像对郑子明没任何吸引力。后者在蹒跚学步时就已经受封为郑州刺史,曾经尝尽了荣华富贵滋味。后者官做得越大,受到刘汉国皇帝的猜忌就会越重,职位每向上升一级,朝着死亡就又靠近了一步……
只是,郑子明也知道,自己心里的这些想法,未免过于惊世骇俗。自己一个人偷偷地做就行了,绝对不能宣之于口。哪怕是跟韩重赟和赵匡胤等人的交情再深,也绝对不能。否则,非但难以得到后者的理解和支持,反而会令彼此之间的友情蒙上重重阴影。
“原来你是在自污!瞒得我好苦!我还说呢,你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残暴好杀了!”潘美第三个醒悟过来,拍着自家脑袋小声叫嚷。
他之所以拒绝与士绅豪强们握手言和,是因为他根本不相信,只要自己既往不咎,便能尽收沧州境内士绅豪强之心。
“哦,原来如此!郑将军高明,真m.hetushu.com的高明!”在场的其他武将,如呼延赞、郭信和陶大春等人,原本对扫荡全州堡寨的行动,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听完了韩重赟和潘美两个的话,也一个个恍然大悟,不约而同地竖起了拇指。
如此想来,郑子明为了仇人贾登的稀里糊涂被狱卒谋杀,愤而清洗全沧州的士绅豪强,就合情合理了。他不是不懂得收拢人心,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士大夫们当中的口碑,将对前程产生怎样的影响。他心里头其实清楚得很,却迫于现实,不得不反其道而行之!
他满足于做一个沧州防御使,不仅仅是为了避免引起刘承佑的忌惮。事实上,刘承佑对他的忌惮从没停止过,哪怕他现在只是做一个红尘之外的道士,刘承佑和郭允明等人,也同样是欲除之而后快。
“提亲,子明,你以前订过亲了么?”陶大春顿生警觉,瞪圆了眼睛追问。
他之所以安于现状,是因为沧州东侧紧邻大海,而若是能造出合适的大船,出海北行五六日www•hetushu.com便可抵达辽东!(注2)
“你,你们瞎说些什么啊!别,别胡闹!”郑子明万万没想到,自己稍稍犹豫的一下,事情就被杨光义给搅成了一锅糊涂粥。两只大手像蒲扇般,在胸前拼命摇摆。
“绝交,一定要绝交!”同样感觉自己上当受骗的杨光义,晃着拳头在一旁助威。“把这厮负情薄幸的面目,越早揭穿越好。以免有人还苦苦盼着他上门提亲!”
历史上,做出同样选择的还有管仲、贾诩,乃至唐初的大将军王李孝恭,都是自己往自己头上泼脏水的高手,结果个个寿终正寝。相反,那些从始至终都惜名如羽或头脑清醒者,如李牧,如韩信,个个都死得不明不白。
注2:宋初的沧州,地理环境与现在大不相同。现在沧州以东很大一片地域,在宋初还是大海。
跟常婉莹的约定,他早在偷袭李家寨之时,就已经私下里跟陶三春坦诚过。陶三春虽然无法相信,却非常体贴地接受了他的说法。只是,他自己到现在为止,也不m.hetushu.com知道该怎么常婉莹去解释,更没勇气,让后者伤心。
“你……,唉!”韩重赟被气得先是浓眉倒竖,随即,报以一声长叹。
与韩重赟的“后知后觉”不同,在提议被郑子明否决的刹那,他就已经隐隐猜到了自家三弟的良苦用心。想要自保,一州之地,万余兵马已经够了。再大的地盘,再多的将士,反倒会成为负担。而郑子明越不受士大夫们待见,日后重祚的可能就越小。小皇帝刘承佑和大汉国朝廷,就越不会拿他当作威胁。(注1)
同理,他毫不留情地动手扫荡沧州全境的堡寨,也不仅仅是为了自污。事实上,只要他洗不清前朝皇子的嫌疑,名声再差,也依旧有被推上皇位的可能。就像当初他只是一个打家劫舍的小山贼,却依旧被刘知远、符彦卿、李守贞、侯景等人惦记着那样,每个人都试图将他抓过去当作傀儡,根本不考虑他名声是白是黑!
“哥,你多管什么闲事?!”呼延云又羞又气又伤心,跺脚着抗议。一个女儿家,被父亲向送和-图-书蒲包一样往别人手里塞,已经够丢人了。万万没想到,对方,对方居然还是个色中恶鬼,见一个勾搭一个,走到哪都没忘了沾花惹草。
他更不相信,只有依靠于士绅豪强,才能恢复秩序,富“州”强兵。父亲的亡国教训和他自己这些年的人生经验,都清晰地告诉他,那些士绅豪强,十个里有八个乃是城狐社鼠,国之蠹虫。越早拿出刮骨疗毒的勇气,将这类人清理干净了,沧州全境,才会越早重新焕发出生机。
所以,这笔糊涂账才一直拖到了现在。这一年多来戎马倥偬,他很“自然”地就能让自己先去想更重要的事情。潜意识里,他甚至试图想就这样一直拖下去,拖到无法再拖的那一天。
“是啊,子明,你跟谁定的亲?几时定的亲?居然,居然不只是一个春妹子?”呼延赞也满脸紧张,追问声一句比一句高。
注1:重祚,即复辟。意思是,失去皇位的人,通过武力或者其他手段重新夺得皇位。石延宝是石重贵唯一在世的儿子,理论上,有继承后晋皇位的权力和*图*书。如果取代刘承佑,便是重祚。
※※※
“不,根本不是这回事儿。不,不完全是这么一回事儿!真的,真的不是!”只有郑子明本人,被大家伙的误解弄得哭笑两难,皱着眉,扁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唉!”赵匡胤在旁边看了,也是叹息着摇头。
昔日萧何在汉朝建立之后,立刻变成了贪财好色的糟老头儿,也赢得了刘邦和吕后的好感,君臣两方得以善始善终。
自污保命,这个计策在历史上屡见不鲜。昔日王翦摔大军攻楚,半路上不停地朝嬴政要钱要田产,就是为了用一幅贪婪模样,毁掉自家的战神形象,以免被嬴政猜忌会拥兵自重。
“不是这么回事儿,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小肥,你现在可越来越本事了你?!”没等他想好该如何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韩重赟已经“勃然大怒”,冲上前,抡起拳头朝着他的肩膀猛捶,“瞒得我好苦,瞒得我好苦。亏我这段时间还替你遮掩,没告诉你嫂子关于你见异思迁之事。你这坏了心肠的死胖子,老子要跟你割席断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