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三章 耕耘(四)

“抓到朱家的家主了!”“抓住姓朱的狗贼了!”雷声刚落,快意的叫嚷声紧跟着就响了起来。十几名身穿皮甲的沧州军兵卒,拖死狗般,将一个包裹在铁甲里的胖子,拖到了“制造”侏儒的院落中。“大人,属下抓到了朱家寨的寨主朱云!”
纷乱的呼救声和控诉声,汹涌而起。刹那间,竟然盖过了从天而降的惊雷。大大小小的陶罐子口处,那些年纪相对较长,也终于弄清楚了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造侏儒”们,纷纷张开了嘴巴,将朱氏的谎言彻底戳穿。
事实证明,他的判断丝毫没有偏差。地头蛇们主动出兵攻打贾家寨,不过是只是为了毁灭罪证,同时麻痹他的心神。暗地里,却已经迫不及待地将手伸向防御使衙门和刚刚确立番号的登州军。
令他失望的是,郑子明连想都没想,就冷笑着给出了答案,“不用你捐,你的家财和田产,从今天起一律充公。至于你自己的性命?我来问你,院hetushu•com子里这些孩子都是从哪里来的?他们身上的罐子,是谁给他们套上去的?”
若不是因为他借着贾登被狱卒毒死的事件,果断向地头蛇们宣战,将后者打了个措手不及。可以肯定,用不了半个月,那两名心思单纯的指挥使,就得成为地头蛇们的乘龙快婿。然后一步一步,从李家寨带来的弟兄们,就渐渐与地方豪强们血脉相连,难分彼此。等他这个防御使发现情况不妙想要整肃队伍,就会愕然发现,自己已经成了孤家寡人!
“他撒谎,大人,他撒谎。”紧跟着,又是一个愤怒的男声响起,伴着天空中纵横交错的闪电,“我阿爷是他家的佃户,欠了他的印子钱,被他赶出了庄子。我,我,被他们留下来抵债!”
“救命啊……”
“刺史大人饶命,饶命——!”半个时辰之前还威风八面的朱家寨寨主朱云,匍匐在地上,铁甲上沾满了泥土和雨水,就像一只和图书刚刚被钓上岸的大虾蛄。“草民前几天刚刚帮您攻破了贾家寨,草民对您忠心耿耿……”
“噗!”一根包铜大棍带着风劈落,将此人的脑袋连同铁盔一并砸了个稀烂。
“他撒谎!他撒谎……”
“大人,我姐姐被他生生套在罐子里憋死了。这院子里每天都往外丢死尸!”
既然诸多见不得光的小动作,都被人抓了个正着。再扯什么功劳和忠心,就纯粹是自欺欺人了。然而“千金之子,不死于市”,手中所掌握的几万亩良田和万贯家财,应该能打动郑刺史原本不充裕的腰包。
“杀了他,杀了他!”
“草民,草民知罪。草民愿意捐出所有家产和地契,只求,只求大人网开一面,网开一面。”在一片愤怒的目光中,朱家寨寨主朱云在地上打了个滚儿,换了套说辞继续大声哀告。
“这些孩子?”朱云打了个哆嗦,将脖子缩进铁甲里,结结巴巴的自辩,“是,是,是草民花钱买来的,真的是花钱http://www•hetushu•com买来的啊。卖身契,卖身契就在,就藏在草民的书房的柜子当中。他们,他们的爹娘都按了手印在上面。他们,他们家穷,爹娘原本也养不起了。草民,草民不忍心见他们生生饿死,才,才……”
“救命啊,大人,草民是被他抢来的!草民还记得自己家住哪,爷娘是谁!”
“大人,隔三差五就到这座院子里来!”
“喀嚓!”又一道闪电劈落,照亮十数双愤怒的眼睛。
他打一开始,就不相信这些地头蛇会向自己效忠。所以,宁愿抢先下手,将这群人清理干净了,然后在一张白纸上重新作画。
“救命,大人救命!”
“草民真的花了钱的,大部分都是花了钱的!”全身包裹在铁甲中的朱云,在雷霆般的控诉声中瑟瑟发抖,喊出来的狡辩声也因为紧张而变了调儿,“强抢来的那几个,肯定是底下人瞒着草民干的。草民管着这么大的寨子,手下难免良莠不齐。草民,草民有失察之罪http://m.hetushu.com,但是罪不至死!”
更多的控诉声,从一个个罐子口处响起,宛若天空中肆虐的雷暴。
郑子明飞起一脚,将此人踢了个仰面朝天:“忠心耿耿?包括向防御使衙门安插眼线么?还是用美人计给我手下的将领下套?!”
就在他率军将地方团练强行缴械到发现贾家寨寨主被人毒死这短短几天的时间内,防御使衙门的杂役已经被“有心人”偷偷买通了四五个,两名平素看起来不太受他重视的指挥使,在外出闲逛时,也恰巧目睹了“良家少女”被地痞围攻的戏码,然后顺利成章地来了一场“英雄救美”。
“英雄救美”,只是地头蛇们向沧州军渗透的诸多手段之一。刚刚进入沧州那几天,凡是职位在都头以上的将佐,只要离开军营,就会碰到各种莫名其妙的奇遇。莫名其妙就被人请去吃酒,某明奇妙就捡到了一锭银饼,甚至还有人被失散多年的富裕远亲当街拉住抱头痛哭。最开始,众将佐还以为自己突然鸿运当和图书头,到了开战之后,才霍然发现,那当头落下的根本不是什么鸿运,而是一把把抹了毒药的钢刀。
“喀嚓!”“喀嚓!”“喀嚓!”数道闪电同时劈落,照亮赵匡胤青黑色的面孔。
“报仇,大人,替我们报仇!”
“草民冤枉!”唯恐郑子明听了侏儒们的“一面之词”,朱家寨寨主朱云用尽全身力气大喊,“草民真的冤枉。养小人儿取乐,乃是本地传统,官府历来不禁!非但杂耍班子要养,洛阳、汴梁的达官显贵,哪个家里没养着几个小怪物玩耍?!他们若是不买,草民自然也不会干这种损阴德勾当。大人,不能只杀我一个!您要杀,就该把……,饶命——!”
“你撒谎?”临近一个陶罐口处,突然响起一个愤怒的女声。“我是你今年正月才绑来的!我当时正拉着我娘的手回家,你们打晕了我娘,直接把我抢到了这里!大人,请替民女做主,民女所言若有一句假话,愿领刑反坐!”
“杀了他!杀了他!”
“大人,他在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