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四章 虎狼(三)

注1:符彦卿心中念念不忘的大唐,指的是后唐。符彦卿的父亲李存审,是后唐太祖李克用的义子。死后追封秦王。
一个身材不管高大,相貌不算英俊,却在千军万马中,也无法被遮挡的人。
然而,符赢依旧什么都没有说。默默地收拾好行礼,在李氏起兵之前,跟丈夫一道,星夜兼程返回了河中……
据说当年楚庄王即位之后,国政被权臣把持,于是他便装作贪图享乐模样,终日不务正业。如此暗中积蓄力量足足两年半,直到有一位重臣气愤不过,跑到皇宫里拿不飞不鸣的野鸟来讽喻,‘有鸟止南方之阜,三年不翅,不飞不鸣,默然无声,算是什么鸟?’他长笑做答,‘三年不翅,将以长羽翼;不飞不鸣,将以观民则。虽无飞,飞必冲天;虽无鸣,鸣必惊人。’
没等她想好是拿起刀来抹脖子,还是投水自尽,那个的男人已经杀到了她面前,浑身上下都是血浆,能看出原来颜色的只剩下眼睛。
只要自家那个孝子丈夫李崇训冲过来一挥刀,就会夺走她的性命。虽然她有能力反抗,但是她没有任何心思那样做。
“小鹰子——”符彦卿纵使再虎狼心肠,也终于承受不住。低低叫了一声自家女儿的闺名,双目含泪,“是阿爷对不住你,是阿爷对不住你!你放心,阿爷发誓,早晚会替你报了此仇!”
事实证明,自家女儿的心脏,远比他预想的要强大。他刻意不准家人去打听的,则正是女儿急着要告诉他知晓的。“四百出头,不足一个指挥!”轻轻抹去脸上的泪水,符赢一字一顿地强调。“我公公和他麾下的www•hetushu.com五千死士,非但没有挡住对方的进攻,甚至,甚至连预先谋划好的,将女儿我杀掉,替他们李家殉葬都没来得及!”
郭威用疲兵之计拖垮了李守贞,整个过程他都一清二楚。但关于李守贞临死之前的最后挣扎,他却所知寥寥。
“阿爷,您以为,女儿我劝你关注身后,仅仅是担心刘承佑自毁长城么?”符赢流着泪,用力摇头,脸色如同雪中的羊脂玉一样苍白,“阿爷,您错了,女儿我想提醒您关注的是郭家雀儿,还有他的养子柴荣!若是刘承佑赢了,也许咱们符家还真有希望重现祖上辉煌之机。可若是,若是郭家雀儿赢了,咱们符家稍有不甚,就,就会像河中李氏一样万劫不复!”
在自家儿女面前,他不用刻意掩饰自己的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事实上,即便想掩饰,也掩饰不住。符家这些年来一直在积蓄实力,甚至有时候故意以弱示人,可不仅仅是为了保住当前的一亩三分地儿。符家上下,至少有包括他符彦卿自己在内的一大半儿男丁,依旧记得自己曾经姓李,祖父曾经像李世民一样被封为秦王,有资格继承整个大唐帝国。(注1)
“想必你是魏国公的女儿吧?”那个男人的眼睛很亮,说话时,露出一口瓷器般的牙齿“你安全了,从现在起,没有任何人能敢碰你一下!”
“什么?”符彦卿手按刀柄,皱纹交错的面孔上,写满了警觉。“小鹰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莫非,莫非看到了什么?郭威手里到底藏着什么杀招,怎么,怎么会让你害怕成这般模样?”
她准备用http://www.hetushu.com最美丽的模样,去迎接丈夫手中的刀刃。像一个走上沙场的将军那样,平静去迎接死亡。她甚至已经计算好了自己倒下时的角度,正好能落进荷塘里。那样的话,流经荷塘的活水,就能趁着混乱,将自己的尸体带走,悄无声息地,带离这个疯狂的庭院,疯狂的人间。
※※※
一枚火星以极其缓慢的速度落向了符彦卿的手背,百战老将却根本没做出任何反应,两眼发直,面孔僵硬如石块儿。直到有剧痛传入心扉,他才猛地将手缩了缩,强笑叹息:“呼——!这么快就要开始了么?为父我还以为至少也得等到两年之后呢!”
杀掉家中所有女眷和孩子殉葬,是她那个想当那个皇帝想疯了的公公,对家人的最后安排。当时,她对一切都已经绝望,甚至主动换上出嫁前的一身白衣,坐在后院荷塘旁的石头凳子上,静静地等待最后一刻的到来。
“崇训他不可能留下的!”仿佛能看穿自家父亲的心底,符赢摇摇头,非常平静地补充,“他虽然是个如假包换的公子哥儿,对我公公却是孝顺得很。哪怕明知道我公公起事没有多少胜算,也会回去助自家父亲一臂之力。所以,阿爷,您不必过于自责。女儿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如果不是借了您的名头,河中李氏满门被诛,我这个长子媳妇怎么可能平安脱身?”
死就死了,这世界上,原本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留恋!
在符彦卿原本的谋划里,无论刘承佑成功铲除了五个顾命大臣,或者五个顾命大臣联手废黜了刘承佑,符家都可以趁机起兵,直捣汴梁!和*图*书那是百年一遇的良机,符彦卿这辈子都不可能等来第二回!为了这个机会,他几乎卧薪尝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坠入万劫不复?!!
上次符赢携婿来归,符家通过各种手段,也早已探听出李守贞造反在即。如果符赢当时向娘家提出避风头的请求,符彦卿可以对天发誓,自己不会拒绝。那样的话,李守贞即便造反失败,朝廷的兵马,也不敢打到符家门口来,追索李守贞的长子,符赢的丈夫,符家的大女婿。
如果当初符赢自己大声说一句不愿意,符彦卿可以对天发誓,自己会尽最大可能推掉这桩亲事。然而,符赢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绣好了嫁衣。
符赢是江门虎女,不是寻常村妇,弓马娴熟,且熟读兵书。如果换做男儿身,符彦卿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她做自己的继承人。可越是如此,从刚才从符赢嘴里说出来的话,才越令符彦卿觉得紧张。
只用了短短半炷香时间,那个人就从李家的府门口儿,一路杀进了后院。满院子的死士疯狂地上前阻挡,却被那个人一一砍倒。
她等来的是另外一个人。
老狼符彦卿的脸上,却带出了几分不自然。想了想,忽然鼓起全身的勇气,低声说道:“小鹰子,抱歉。你上次归宁,为父,为父本该把你们两口子多留些时日。只是,只是为父怕他们李家多心……”
当初与李守贞联姻,原本就是为了符家。事实上,那个李家儿子,根本就不是一个良配!站在符赢身侧,就像一头掉了毛的野狗与乳虎为伴。这一点,非但符彦卿自己心知肚明,符家上下很多人也洞若观火,其中也包括和_图_书符赢自己。
符彦卿见此,心中顿时像被捅了一刀,愈发痛彻心扉。
说罢,松开手,接连后退数步,凝望着自家父亲的眼睛,满脸决然之色。
一鸣惊人,典故源于楚庄王。本是个褒义词,只是,此刻从符赢嘴里说出来,却带上了一股隐隐的幽寒!
女儿太懂事了,不用他多说,就明白他想表达的全部意思。可越是这样,他内心深处,越觉得负疚。
“如果刘承佑是个能耐住性子的,当年就不会明知道他哥哥病入膏肓,还要送他哥哥一程了!”符赢冷笑,看向父亲的眼睛,如同夜空里的星星一般明亮。
“小鬼头!”符赢的目光又被吸引了过去,抬起手在弟弟头上摸了摸,脸上的慈爱愈发浓郁。
“那倒也是,就是不知道他有几成胜算!”符彦卿轻轻点头,不知不觉间,脸上竟隐隐露出了几分期盼。
那一年,耶律德光挥师灭晋,刘知远在太原起兵。符彦卿既不能确定耶律德光会不会突然向符家痛下杀手,也不能保证刘知远获胜之后会不会趁势削藩,多一个盟友,就多一分自保的希望。
然而,她却始终没有等到自家丈夫的钢刀。
“咳咳,咳咳,咳咳……”符昭序好像被莲子羹给呛到了,红着脸,不停地咳嗽。
“阿爷,你说什么呢,我可是符家的长女啊!”符赢轻轻地回过头,温婉一笑。刹那间,竟若一朵绽放的寒梅。
又过了半年后,楚庄王联合自己的支持者突然发难,诛杀把持朝政的五个大臣,清洗其所有余党,楚国因此而大治,称雄天下。
其次,城门被进攻方夺取,就意味着大局已定。最后的挣扎无论多激烈http://www.hetushu.com,从用兵角度,都无关紧要。
最后,则是作为父亲,符彦卿实在不忍再朝亲生女儿的心窝上捅刀子。所以,在符赢回来之前,就抢先一步给家中所有人都下了封口令,不准任何人在女儿面前打听城破后李家所发生的事情。
“不要!”符赢忽然大惊失色,猛地上前抓住父亲的手臂,厉声尖叫,“阿爷,不要!您千万别想给女儿报仇的事情。女儿跟夫家,跟李家的恩义没有那么深!咱们符家,咱们符家,也不该为此去冒灭族之险!如果,如果您坚持不放弃,到那一日,女儿,女儿只有以死相谏!”
“啪!”书案上的烛花炸开,火星四溅。
从来没见过自家女儿如此失态,符彦卿被吓了大跳,心中的伤痛与怜惜,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要?小鹰,你别急,你说不要就不要!阿爷听你的,阿爷保证听你的!小鹰儿,你怎么了?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阿爷,二弟!”符赢看了一眼满脸戒备的老父,又扭头看了一眼被吓得站了起来,双拳紧握的符昭信,惨笑着摇头,“你们,你们太小瞧天下英雄了。你们知道不知道,河中节度使衙门被攻破时,我家公公手头还有多少人马?五千,整整五千生力军。可攻进来的郭家军呢,你们知道不知道数量是多少?四百出头,四百出头啊,阿爷,连一个指挥都不到!”
“多少?”饶是身经百战,符彦卿也被惊诧得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首先,城破之时,各军争相劫掠,杀得满城百姓血流成河,符家的细作根本没机会靠近李守贞的“皇宫”,去记录最后的战斗过程。
那一刻,天上地下,洒满了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