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四章 虎狼(四)

“有可能,老夫当年我就见过这样的精锐!”符彦卿忽然深吸了一口气,沉声替自家女儿作证。“银枪效节军!当年杨师厚麾下的银枪效节军便可如此。虽然最多时不过几千人,冲锋陷阵,却如同摧枯拉朽。好个郭家雀儿,好个郭家雀儿,老夫以为他久围河中却迟迟不肯破城,只是心慈手软,舍不得麾下子弟牺牲。没想到,没想到他居然借着这个机会,用朝廷的粮草和辎重,偷偷打造了一支新的银枪效节军!”
“那,那四百精兵,是不是每个人都穿着瘊子甲,拿着削铁如泥的宝刀?”符昭信忽然冲到了父女两个之间,拉着符赢的手,满脸羡慕地问道。(注1)
凄凉、绝望,恐惧、惊诧、欣喜,甚至还有一点点发自内心的崇拜。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几种不同的表情,陆续在符赢脸上呈现,令她整个人看起来都好像晚春的桃花般,绚丽中透出勃勃生机。
“阿爷,咱们也能,咱们也打造一支银枪和*图*书效节军出来!”符昭信从不怀疑自家老父的话,却坚信自己的本事不属于任何人,从震惊中再度回过神来之后,便拉着符彦卿的衣袖,用力摇晃。“咱们现在就动手,郭家能,咱们符家也一定能!”
他符彦卿算是个智将,良将,年青时也曾勇冠三军。却距离盖世两个字,相距遥遥。而符家的其他成年男子,包括他的几个弟弟和亲生儿子符昭序,连良将的边都摸不着,更做不了银枪效节军的灵魂。
他无法想象,一群拿着普通兵器,穿着普通铠甲的士卒,能在转眼之间,将十倍于己的李氏家丁,打得落花流水!以他大半年来在衙内亲军中获得的经验,主帅身边的家丁,乃是精锐中的精锐。与寻常士卒交手,个个能以一当十。而那郭家军的一个指挥,却更胜李氏家丁十倍,如此推算,当他们遇到李家的普通士卒,岂不是要以一当百,以百破万?
“阿爷,我这不是好好地回和*图*书来了么?”符赢微微一笑,满脸温柔。“我公公全家都死绝了,你也没必要再恨他们了。从此之后,咱们符家跟他们李家再无瓜葛!”
顿了顿,她的脸上露出了如假包换的欣赏,“但是,但是他们却个个都勇悍绝伦,跟在主将身边寸步不落,死不旋踵。李氏家丁虽然人数众多,并且有高墙为凭,在他们面前,却如同一群土鸡瓦狗。”
同样的想法,他也曾有过,并且曾经全力去尝试。然而,尝试的结果,却是令人倍感绝望。
所以,李嗣源恼羞成怒,干脆联合银枪效节军的名义主帅赵在礼,用毒计毁掉了这支队伍,将全军将士连同随军家属屠戮殆尽。当时,永济渠为之变赤,银枪精锐,从此成为绝响。随即,契丹皮室,再无中原儿郎可以力敌。
“这,这,这得精锐到何等地步?这怎么可能?”符昭信的大眼睛等得溜圆,稚嫩的面孔上,写满了拒绝。
自打二人的亲生娘亲过m•hetushu•com世之后,符昭信还是第一次,看到大姐脸上的表情如此生动。刹那间,竟然有些目眩神摇。
换个一种相对便于理解的说法,打造银枪效节军,钱粮、勇士和盖世良将,是三个最基本条件,缺一不可。特别是对第三项的要求,简直苛刻到了极端。寻常庸才,即便侥幸掌控了银枪军的帅印,也发挥不出这支队伍的一半儿威力,只能徒劳地消耗勇士们的性命、激情和鲜血。而真正的良将,却可以成为银枪军的灵魂。令银枪效节军的威力翻倍,在战场上出其不意,给敌军致命一击。
注1:瘊子甲,青塘冷锻甲,由吐蕃工匠冷锻精铁打造。因为冶炼温度低,并且燃料为含硫量较少的木炭,所以硬度和韧性都极为出色。但同样因为打造艰难,冶炼耗时耗力,价格奇高无比。
“怎么可能?”符赢被自家弟弟的幼稚想法逗得莞尔,摇摇头,柔声回应,“四百件儿瘊子甲,郭家挖出一座金山来都不够用!那些m•hetushu•com人不是家丁,只能算行伍中的精锐。穿的只是普通牛皮甲,拿的也是常见兵器,表面看上去跟咱们符家军的兵卒没什么两样。”
李守贞造反失败,全家被杀。唯独嫁给了李守贞长子的符赢被郭威派兵完好无损地送回了娘家。外界都传说是朝廷畏惧符家的实力,才对李家长媳网开一面。符彦卿也一直骄傲地认为,女儿能平安脱险至少有自己一大半儿功劳。直到现在,他才终于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在自我陶醉。原来,自己只差一点儿,就永远失去了这个女儿!
事实上,银枪效节军从诞生到毁灭,真正能做为其灵魂者,只有杨师厚一个。所以,在杨师厚病死之后,银枪效节军就迅速走了下坡路。落到李存勖这个马上皇帝手里,偶尔还能重现一回锋芒,落到了李嗣源手中,则彻底变得平庸,并且令后者时时感觉芒刺在背。
只是,这样一支无敌精锐,打造起来却极为艰难。除了充足的粮草、辎重、军饷之外,还要求其hetushu.com主帅,有远超常人的勇武和令人无法抗拒的亲和力。否则,非但画虎不成反类犬,而且稍有不慎,便会被疯犬反噬。
二人的父亲符彦卿,此时此刻,注意力却全都放在了“殉葬”两个字上,手按刀柄,额头上的青筋根根迸现,“他,怎么敢尔?疯子,他们李家从上到下全都是疯子!鹰儿,是阿爷害了你,阿爷真的对你不住!对你……”
※※※
银枪效节军,是晚唐以来战斗力最强的队伍,虽然已经被毁掉了多年,行伍之中,却依旧传诵着他们昔日的辉煌。稍微有些阅历的为将者,几乎无不对银枪效节军的战绩如数家珍。
终究是个半大孩子,他心中,暂时还体会不到差一点儿失去亲人的恐慌。因此醒过神来之后,便迫不及待地想验证自己的判断。
“好,好,阿爷听你的,听你的,咱们符家跟他们李家从此再无瓜葛!”符彦卿心中又是疼痛,又是负疚,含着泪连连点头。
“呵呵,谈何容易!”符彦卿咧了下嘴,苦笑着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