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四章 虎狼(六)

注2:赤鸾,古代传说中的瑞鸟,所落之家必有福运。雕鸮,猫头鹰,古人认为是罪恶之鸟。
郭荣即便再受郭家雀器重,毕竟原本姓柴。而郭威的两个亲生儿子,一个今年八岁,一个三岁不到。无论人脉、威望和能力,短时间内较柴荣都望尘莫及……
注1:国子学,唐代所设贵族学府,专门为三品以上高官子弟提供教育。同时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以重臣之子为人质,避免起铤而走险的作用。
好在书房中,还有一个老谋士郑仁诲。见魏仁浦眼看着就要被王峻给挤兑得晕倒过去,赶紧站了起来,沉声呵斥:“行了,大伙不要做这些无谓的口舌之争了。秀峰,你不要欺负晚辈。道济,你也先安静一会儿。咱们都先看信,再说话。”
将二人强行压住的郑仁诲,自己却没有急着看信。而是越过王峻和魏仁甫头顶,将目光转向了郭威,轻轻摇头。
“想得美,他家小儿子今年才三和-图-书岁!”王峻闻听,脸上的警惕之色立刻愈发浓烈,挥了下胳膊,大声补充,“等两家真正结亲,至少是十年之后。十年内,他符家无论做什么,都要牵扯上你。并且随时都可以找借口反悔!”
“魏国公看上了君贵,要下嫁女儿与他。魏国公膝下的小儿子,据说也跟老夫的小女儿年貌相当!”郭威淡然一笑,将符彦卿的亲笔信摊开,推倒了王峻和其他几个幕僚面前。
这话,说得很实在,却有失过于轻率。隐隐将郭威的义子郭荣,排除在了家族之外。顿时,惹得主簿魏仁浦满脸不快,用力咳嗽了两声,起身说道:“秀峰兄,事关重大,现在下结论是不是为时过早?况且只要联姻对明公有利,无论符家还包藏着什么祸心,明公多加防范便是。总不能因为听到了几声乌鸦叫,就连飞进院子里的赤鸾也给赶走?”(注2)
几句场面话说罢,郭威先吩咐人取来银锭hetushu.com和绸缎,打发符家的信使下去休息。随即,便将符彦卿的信,铺在了书案上,一字一句地开始揣摩。
然而,当下一个白天来到之后,他却以最快速度,写了一封信给枢密院副使郭威,感谢后者的义子郭荣,在乱军之中保全并送回了自己的女儿。并且花了大段篇幅,追忆自己与郭威当年并肩对抗契丹人的袍泽之情。最后,则非常郑重地向对方介绍了自己的嫡亲三儿子昭信,说其年龄虽然未至总角,却已经显出了宽厚孝悌的本性。若是有朝一日能到汴梁国子学读书,还请郭威念在两家过去的交情上,代为严加管教,云云。(注1)
一只从不吃素的家雀儿,一头横行千里的老狼,双方又都已经成名多年,谁也甭指望对方能喝下自己的迷魂汤。因此,没花多少时间,郭威就弄明白了符彦卿隐藏在连篇客气话当中的真正意思:符、郭两家结盟,一在野,一在朝,www•hetushu•com联手互保,以免朝廷想着兔死狗烹。作为诚意的证明,符家愿意将大女儿符赢,嫁给对她有救命之恩的郭荣。同时,也希望替自己的三儿子符昭信,迎娶一个郭家的女儿,以加强两家血脉上的联系。
“怎么了?王某怎么了?王某这辈子就是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不像某些人,表面上是谦谦君子,肚子里却藏的全是祸水儿!”王峻却不肯见好就收,继续用语言对魏仁浦狂砍乱剁。
王峻在警惕着什么,他们两个都懂。魏仁浦在支持谁,老哥俩心里也明明白白。那是郭家内部,所存在的最大隐患。如果处理不慎,必将令家族遭受沉重打击,甚至血流成河。
“呵呵,赤鸾未必,雕鸮老夫倒是看到了好几头!”王峻跟魏仁浦素来不睦,听对方居然敢指摘自己,顿时火往上撞。回过头,冷冷地扫了此人一眼,撇着嘴嘲讽,“对了,还有一头跟在雕鸮身后捡死老鼠的寒鸦,和图书叫唤起来特别大声!”
符家的信使做事非常利索,三天之后,便将符彦卿所写的亲笔信,送到了汴梁城内,大汉国枢密副使郭威府邸。刚巧郭威最近几天懒得上朝,在家里装病装得百无聊赖。听手下人汇报说有符家的信使带着老狼符彦卿的亲笔手书前来致谢,立刻命亲兵将信使请进了书房。
“王,王,王秀峰……”魏仁浦越是无法反击,心中越是憋屈。心中越是憋屈,嘴巴就越不利索。转眼间,全身上下都开始发麻,手指着王峻,摇摇欲倒。
“怎么?那符老狼前几天不刚刚写信向你道过一次谢么?怎么如此快就又来了第二次?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文仲你可得多提防一些!”留在郭威书房里的几个亲近人物当中,数王峻性子最急,见自家谋主看着看着信,脸上就涌起了几分笑意,立刻站起来,叫着郭威的表字大声提醒。
“哼!”王峻对郑仁诲素来有几分忌惮,嘴里发出一声不屑地闷m•hetushu•com哼,低下头,快速浏览书信。
女儿符赢已经为家族牺牲太多了,符彦卿不想让女儿下半辈子也终日郁郁寡欢。此外,经过一夜反复琢磨之后,他惊喜地发现,促成女儿与郭荣亲事,其实与重振符家的目标并没有太多的冲突。
这封信只要送到了郭威手里,符家的阴谋都便已经得逞了一大半儿!无论郭威如何回复,对两桩婚事答不答应!
‘女生外向!女生外向’,接下来整整一夜,符彦卿心里翻来覆去都在念叨这四个字。
※※※
魏仁浦终于缓过了一口气,感激地朝着郑仁诲拱了下手。随即,也将目光投到了信纸上。
“王大人!你,你……”魏仁浦虽然足智多谋,却不擅长跟人打嘴架,顿时气得脸色乌青,反击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符老狼正是看到了隐患的存在,才又自降身价,主动写信替他的大女儿求亲。
郭威的目光,也恰恰看向了他。一瞬间,老哥俩的脸上,竟同时露出了几分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