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五章 求索(四)

不多时,郑子明和潘美等人,再度出现于不远处的房顶,用砖头和瓦块,将附近的刺客们砸了个头破血流。
“想个办法,派人去城里搬救兵!”没有了百姓羁绊,郑子明的应对,立刻从容了许多。带人占据了一处高墙大院,一边弯弓搭箭,隔着墙与几名刺客对射。一边压低声音,向身侧的潘美吩咐。
又一排羽箭凌空飞至,将已经倒地的战马,射得浑身上下血光乱冒。然而对于人员的杀伤,却远不如上一轮。
除了重金礼聘来的长史范正之外,郑子明和他身边的这群弟兄个个都是战场上的生存高手。不用通过大脑指示,身体在快速移动过程当中,就会本能地改变方向和高度,忽左忽右,起伏不定,令偷袭者根本没办法瞄准。
“娘咧——”
“弃马,取弓箭和兵器,进右侧民宅!”
对于他们来说,沧州的百姓都是工具,死掉多少都无所谓。而对于郑子明这个沧州防御使来说,放箭误伤了百姓,就等同于蓄意谋杀自己治下子民。
郑子明的亲兵手里也有弓箭,躲在民宅的院墙后负隅顽抗,会给刺客们造成极大的麻烦。所以,缺乏攻坚器械的刺客们,果断选择了驱赶百姓为先锋。
“李方,李进,你们两个带人占据左侧那个房梁。潘良,潘奕,你们两个占据右侧那个。有人靠近,就用冷箭招呼。如果被人盯上,就躲到房梁另外一侧,然后换个位置再行反击。”潘美对自家军队的情况,了如指掌。一边指挥弟兄们杀敌,一边快速回应,“这个县太小,没有驻兵。县尉姓李义山,来自李家寨。是咱们带过来的老弟兄,原本在李顺儿手下做都头。前一阵子因为腿上受了伤,才退出了行伍!”
“不会是m.hetushu•com县尉背叛,否则,就不该在城门口行刺。而是把咱们先放进城里,然后瓮中捉鳖!”正困惑间,长史范正从隐蔽处钻了过来,顶着一脑袋干草沫子,气喘吁吁地提醒。
“弃马!”刹那间,郑子明的汗毛根根倒竖。本能地发出一声叫喊,脊背和胯骨同时斜向发力,蹬里藏身。
又有三名弟兄倒下去了,然后,又是两名。这些弟兄他都非常熟悉,熟悉的能叫出每个人的名字。他曾幻想过,带着他们一道谋取未来。而如今,大伙却都出师未捷身先死。
“饶命——”
“啊——”“饶命——!”“好汉爷爷饶命!”看热闹的百姓们,哪里是这群凶神恶煞的对手?转眼间,就被杀了个血流成河。有的人跪地求饶,被冲过来的刺客毫不犹豫杀死。有的人慌不择路,掉头逃命,被刺客们像赶羊一样,赶向了官道右边的民宅。
“放火,放火烧死他们!”长时间僵持不下,刺客头目急中生智,居然调动手下喽啰,向郑子明等人藏身的位置,展开了火攻。
“有刺客——”
“那就想办法杀出去,擒贼擒王!”郑子明这回,没有质疑他的判断。从院墙后向外快速扫了几眼,低声做出决定。
没等他们准备就位,二十余匹骏马,已经呼啸而至。当先一匹战马的鞍子上,有个令郑子明熟悉且陌生身影,手起刀落,将刺客头目的脑袋,砍上了半空。
如果连都头这一级的老弟兄,都不可相信。他这个防御使,就做得太失败了。即便逃过了今天,早晚也会在睡梦中被人将脑袋割走。
刺客头目闻听,顿时信心又起。转身冲出院子外,带队朝着同伙指点的方向猛追。几块土砖接连飞至hetushu.com,将他身边的同伙放倒了两三个。潘美、郑子明、还有另外几名亲兵,身影在不远处的院墙上出现,居高临下,用泥砖瞄着刺客们的脑袋猛拍。
“谁驻防在城里?”郑子明听得心里一惊,眼皮跳了跳,低声询问。
刺客们绕过屋子,四下搜索。郑子明和潘美联袂出现,手头残砖烂瓦无穷无尽。待刺客们好不容易又凑出了一队弓箭手,郑子明和潘美则果断撤走,不给他们建功立业之机。
“在那儿,在那,姓郑的在那儿!”院子外,又响起了兴奋的叫喊。却是没来得及冲入门内的那些刺客,看到了郑子明敏捷的身影。
“别杀我,别杀我!”
“杀郑子明!”“杀郑子明!”“杀郑子明,为民除害!”刺客们连续两轮冷箭未能建功,也都红了眼。一边奋力朝郑子明等人先前消失的位置汇聚,一边举起钢刀朝着周围的无辜百姓乱砍。
百姓们除了被刺客砍死砍伤的之外,都已经逃得干干净净。因此,对手的实力,一望便可清清楚楚。总计应该有百十人出头,都身穿青衣,做寻常庄户打扮。然而,他们手里只制式统一的角弓和横刀,却清楚地告诉别人,这是一支军队,如假包换。
“他奶奶的,遇到杀人的行家了!李方,李进,你们俩保护大人突围。”潘美的脸色,瞬间大变。用门板挡着身体平移数步,就准备带头冲出院子外,与刺客拼个鱼死网破,“其余人,跟我杀出去引开刺客。大伙不要进县城,咱们去二十里外的赵家庄汇合!”
“郑子明在此,有种就放马过来!”眼看着百姓们已经与院墙近在咫尺,一个四敞大开的门洞口,忽然闪出了郑子明的面孔。只见他,猛地挥了www.hetushu.com一下右臂。半截土砖挂着风声腾空而起,越过四五名无辜百姓,将躲在后面的一个刺客,砸了个满脸开花。
四周围,响起一片低沉的呼应声。所有没有当场蒙难的亲兵,无论身上有伤没伤,只要还能爬得起来,全都一边重复着,一边果断朝着官道右侧的民宅撤去。
天干物燥,正是放火的最好时候。很快,两间茅草顶的牲口棚子上,就腾起了火光。浓烟卷着红星,四下蔓延,将院子里的人熏得无法正常呼吸,咳嗽声不断,眼泪滚滚。
然而,没等他的出气声落下,潘美却阴沉着脸,给出了更令人绝望的答案。“那就是县尉被人抓了,或者已经身死!县城里的衙役和帮闲,大部分都是当地人。眼下县令还没到任,只要有人突然动手杀死县尉,整个县衙就彻底瘫痪。”
李义山……?郑子明皱了皱眉,眼前迅速闪过一张憨厚的面孔。对于这个人,他脑子里也有印象。出身于李家寨的乡勇,无论是在训练时和作战时,都有上佳表现。所以很早就被提拔做了都头。因伤退役后,被安排的职位,也不算太低。
“……”
“杀郑子明!”“杀郑子明!”“杀郑子明,为民除害!”刺客们在羽箭的掩护下,呐喊着冲进院子,却再度失去了目标。
众刺客大怒,聚集到一起弯弓欲射。郑子明和潘美再度抢先一步消失,令羽箭尽数浪费在了半空当中。
翻来覆去,双方来回折腾。短时间内,都拿对方无可奈何。而被刺客们协裹来的百姓,则趁着这个机会,跳墙的跳墙,钻狗洞的钻狗洞,抢在刺客头目反应过来之前,逃了个干干净净。
“嗖嗖嗖……”几支羽箭落进院子,冒起滚滚滚青烟。
“的确!呼——”郑子明http://m.hetushu•com迅速点头,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气。
“弃马!取弓箭和兵器,进右侧民宅!”抢在坐骑倒下之前,郑子明单膝坠地,随即身体向右侧快速翻滚,“先进民宅躲避弓箭,然后再想办法反击!”
几朵暗绿色的烟云,在刺客队伍的侧后方,忽然涌起。夹着风,带着雷,迅速移动。团团围在潘美身前的刺客们,猛地一松,随即,慌乱转动身躯,举起角弓和横刀。
“一起走!”郑子明伸手拉了一把,却没有拉住,眼睁睁地看着潘美高举着门板,一头扎向了刺客队伍。
这样的老兄弟,按理说,应该不会轻易背叛才对?怎么可能事先毫无端倪地,就跟刺客勾结到了一处?如果潘美的判断属实的话,刺客的拉拢腐蚀能力也太强了些,简直令人防不胜防!
“郑子明在这——”“杀郑子明!”“杀郑子明!”“杀郑子明,为民除害!”众刺客顿时又找到了暗杀目标,丢开百姓,一拥而上。
迎接他们的,是两扇老榆木门板。又厚又重,将冲在最前面的两名刺客砸了个四脚朝天。待其余刺客撞开门板,再冲进院子内,郑子明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只留下了几块刚刚从院墙上掰下来的土坯,和一根折断的门闩。
“弃马,取弓箭和兵器,进右侧民宅!”
“弃马,取弓箭和兵器,进……”
“放箭,放箭射!射死他们,不要活口!”刺客头目气得火冒三丈,挥舞着钢刀大喊大叫。更多的刺客聚拢上前,开弓放箭。郑子明和潘美等人迅速翻下院墙,抢在羽箭落下之前,销声匿迹。
“快跑啊!”
到了此时,拥挤在城门附近打算一睹防御使大人真容的众多百姓,才终于从震惊中缓过了神。嘴里发出一连串含糊不清的惨叫,撒腿就跑。www.hetushu.com
“噗噗噗!”羽箭射入肉体的声音连绵不绝,紧跟着,便是人的惨叫和战马的悲鸣,“啊——”“娘咧——”“嗯哼哼哼哼——”
“恐怕很难!”潘美举起一块刚刚拆下来的门板,替郑子明挡住迎面射来的羽箭。同时,压低声音回应,“这么长时间,城内连锣声都没响起。肯定是咱们自己的人出了问题。要么群龙无首,要么就是跟刺客之间有了勾结!”
而能瞒过沧州军的哨卡,潜伏到县城门口行刺的死士,数量也不可能太多。仓促间射出的羽箭,也做不到覆盖整个区域。于是乎,刺客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郑子明将一位老儒夹在腋窝之下,连续几个翻滚便不见了踪影。
这一招果然有效,几名沧州亲兵从低矮的院墙后引弓待发,却因为顾忌误杀百姓,又重新松开了弓弦。另外几名沧州亲兵,好不容易瞄准了目标,羽箭在飞行过程中,却被慌不择路的百姓挡了个正着,除了凄厉的惨叫生之外,一无所获。
两名弟兄重伤倒下,随即,又是两名。郑子明的眼泪,不受控制往下淌,双腿迈动,一边跑,一边继续不停地回头。
“你说什么?你……”郑子明踉跄数步,泪流满脸。随即,咬了咬牙,转身翻过临近的院墙。
“大人快走,别让潘美白白替你去死!”范正跳起来,用肩膀将郑子明撞了个趔趄。苍老的脸上,写满了决然。“你不死,大伙的仇早晚能报。你若死了,大伙全都不得善终!”
“我会给你报仇!一定给你报仇!”一边俯下腰逃命,他一边不停地用目光朝潘美等人眺望。潘良,潘奕两个已经倒了下去,全身上下全是刀伤。其余弟兄以潘美为锋,组成了一个狭长的三角,在敌军中左冲右突,所过之处,红色的烟雾扶摇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