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五章 求索(七)

没伤到内脏,就不会致命。先前的昏迷,主要是因为失血过多。这样的诊断结果,让他暗自感到庆幸。随即,脑海里便又回忆起,自己陷入昏迷之前,常婉莹和陶三春两个针锋相对的情景。
“左肩胛骨下两寸,入肉三寸半。绕过了骨头,应该没伤到内脏。”凭着一名郎中的直觉,他迅速对自己的伤势做出了判断。
“不过是过一下手而已。”常婉莹微笑,看着呼延云轻轻摇头。
当郑子明又从黑暗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置身于沧州刺史衙门的后宅当中。浓郁的药香充满鼻孔,脊背处,又疼又痒的感觉,宛若群蚁啃噬。
一句话没等说完,门忽然被人从外边轻轻推开。呼延云双手捧着一碗汤药,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听到常婉莹正在跟郑子明说话,愣了愣,随即加快了脚步,满脸欣喜地说道:“郑大哥,你醒了?你可算是醒了,你要是再不醒过来,陶家姐姐就要领兵杀向汴梁城了!”
“常姐姐一直陪在你身边,一天两夜都没合眼!”呼延云闻听,脸色红得愈发厉害。摇摇头,继续以蚊蚋般的声音说道,“陶家姐姐虽然恨不得立刻带兵打到汴梁去找皇帝问罪,这几天也一直陪着你,直到今天早晨发现你退了烧,才去军营里找人商量事情。你的,你背上的弩箭,是她亲自动手拔出来的。药,药也是她亲手所敷。”
她们两个哪里去了?会不会都走了?心中猛地涌起一股恐慌,郑子明迅速翻身向门口张望。率先入眼的,却是一头乌黑的长发。
难得听他说话语气如此温和图书柔,呼延云顿时羞了个满脸通红。低下头去,以蚊蚋般的声音回应,“不,不辛苦!你,你才辛苦。你,你既要对付契丹强盗,又要提防朝廷的暗算。你,你比我们三个都辛苦得多!”
“呼——”郑子明又长长地吐气。为了沧州太平无事,也为了常婉莹对自己态度终于有所缓和。
常婉莹脸上的羞涩,迅速变成了愤怒。想要拔腿而去,却又不甘心便宜了眼前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想要留下,却又无法忍得心中这口恶气。刹那间,竟进退两难。
话音落下,她又迅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过于亲昵。赶紧又将腰杆直了起来,后退半步,大声补充道:“既然醒了,就别再装死了。我把郎中开的药方拿过来,你看看用药是否恰当。虽然说医者不自医,到那时在这沧州地盘上,还真找不到比你高明的郎中!”
※※※
作为刘汉国的地方官员,他预先想过刘承佑可能会对自己百般刁难;可能会对自己栽赃陷害;甚至可能会连理由都不找,就直接派大将带着兵马和圣旨打上门!却万万没有想到,对方居然选择了“刺杀”这种不入流的江湖手段。
“你,你干什么啊你,你,你松开!”常婉莹羞恼地挣扎,却又怕再牵动郑子明的伤口,空有一身力气不敢使。只能板起脸,大声威胁,“你,你赶紧松开。万一被人看见……”
县尉李义山虽然算不上是他的铁杆心腹,可也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嫡系,功名富贵皆来自于他。然而,此人却因为一道真假难辨的手令,m.hetushu.com就果断倒戈。以此类推,万一哪天朝廷派大兵压境,沧州军哪里有丝毫的胜算?
“带队的刺客姓周,是禁军里的都指挥使。他以小皇帝的名义,向李义山许诺,事成之后,至少给姓李的一个上州刺史当。”唯恐郑子明因为心情郁闷耽搁了病情,常婉莹也斟酌了一下言辞,低声补充。
“郑大哥,你,你别跟他一般见识。那厮天性凉薄,其他弟兄们,肯定不会像他一样。”猜道郑子明心里不会好受,呼延云想了想,柔声安慰。“潘军师带兵入城的时候,根本没遇到任何抵抗。包括当地的衙役,都对姓李的十分看不起,谁也不肯帮他,让潘军师一箭未放就攻入了县衙。”
“等你的伤养好了,我立刻就走。”常婉莹立刻心有灵犀,看了他一眼,轻轻摇头,“我……”
“药是常家姐姐一味味亲手挑拣过的。”呼延云不肯鞠躬,红着脸强调。
“这……”没想到真的是自己手下的将领叛变,郑子明愣了愣,眼前感觉一阵晕眩。“这没心肝的混账。他,他可真算得上杀伐果断!”
“当然是朝廷派来的?韩匡嗣兄弟几个虽然无耻,却都不是白痴!派刺客来杀你,除了暴露出他们已经没有勇气和实力跟你正面交手之外,还能得到什么?”
“噢,我马上就看!”听她没表示要马上离开,郑子明暗暗松了一口气。点点头,低声回应。“麻烦师妹给帮我喊个亲兵进来,衙门里事情,需要稍稍安排一下。”
“你醒了?你,你没事吧!”常婉莹这才意识到自己身www•hetushu•com在何处,放下手臂,再度扑到床前,“你可算醒过来了!人家,人家差点被你活活吓死!”
不用看,光凭声音,常婉莹就敏感地意识到了呼延云在注意什么,迅速将手抽回,低声道:“这也是你崛起太快,根基不稳的缘故。若是换了我父亲,每座城池里,都会有跟过他三年以上的心腹,绝对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不说这些了,你先把药喝了吧!别辜负了呼延妹子一番好心。”
“杀向汴梁?”郑子明六识刚刚恢复,头脑反应远不如平素敏锐。先是本能地追问了一句,随即明白了事情真相,“刺客是朝廷派来的?我还以为来自幽州呢!你们问到口供了?会不会是别人布下的圈套?”
“呀——”郑子明猝不及防,被格得又翻了个身。牵动背上的伤口,痛彻心扉。
常婉莹头压着双臂趴在他的床边,睡得正香。略显单薄的肩膀,随着呼吸上下起伏。脊背、后腰等处的衣服,纵横交错布满了褶子。很明显是长时间没有功夫去收拾,与她以往的干净整洁的生活习惯格格不入。
“潘军师抓到了那个县的李县尉,对方全都招了。是刺客头目找到了他,拿着小皇帝的手谕,请他协助刺客未国锄奸。他想做个忠臣,就把你的行踪提前告诉了刺客。并在事发当日,将城里的捕快,弓手和帮闲,都关到了县衙里,勒令不准出门一步!”
注1:古代一夫多妻是很普遍的事情,郑子明的花心,与酒徒无关,特此通告。
就在此时,呼延云转过身,一把拉住了她的衣服,死死不肯放http://m.hetushu.com开,“郑大哥,常姐姐这几天,不知道为你哭了多少回。她,她虽然嘴上说得狠,心里,心里却始终装着你。我,我和陶家姐姐两个,也,也是一样!”
郑子明根本不清楚自己昏迷了几天,也不知道这些天里三个女子之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常婉莹和呼延云两个你一句,我一句,说得默契。顿时心里暗暗纳罕,笑了笑,低声说道,“怪我,我应该早就想到,在众人眼里,朝廷再差也是正朔。算了,人各有志,谁都无法勉强。师妹,呼延妹子,我一共昏睡了几天?这些天,辛苦你们了!”
“是你们两个,不包括我!”常婉莹大羞,立刻转身欲走。
“不安排又怎么样?还能……”常婉莹肚子里余怒未消,本能地想要奚落几句。然而,话说到一半儿,看到郑子明那没有半点儿血色的面孔,心中又是好生不忍。叹口气,低低的补充,“放心,天塌不下来。范长史虽然官声不太好,本事却不比其弟差。你麾下那个潘美也是个人精。有他们俩在,谁也甭想趁机作乱。”
“都怪我,拖拖拉拉这么久,也没想好该怎么办!”内心深处瞬间涌起了许多负疚,郑子明叹了口气,抬手去替常婉莹整理纷乱的长发。还没等将手指与头发接触,昏睡中的常婉莹,却一个纵身跳了起来。右手摸向腰间,左手快速上格,“啪”地一下,将他的手臂格飞到了天上。
“这个人没什么见识。只觉得朝廷才是最大。”呼延云的目光在不经意间,落在了常婉莹的手腕处。声音顿了顿,继续补充,“你带着和*图*书他对付契丹人,他无惧生死。但对抗朝廷,他就没等打,就先动了投降的心思。”
“自家人,何必说这样客气话。我若受伤,想必你也会同样衣不解带!”门口处,传来陶三春洪亮的声音,不小心,居然跟常婉莹的话顶了个正着。
“别!”郑子明大惊失色,立刻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常婉莹的手腕。就像溺水之人捉住了稻草般紧紧不放。
这一觉,睡得好沉。
“真是难为了你们三个!”郑子明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偷偷看了看常婉莹脸色,低声致谢。“这种事情,其实不必你们亲力亲为。交给郎中就行。”
“不,不难为!”呼延云抬头快速看了他一眼,红着脸摆手,“郑大哥,我们,我们三个都巴不得你早点儿好起来。我们,我们三个,三个都心甘情愿伺候你!”
她的性情原本就不算强势,呼延云在这几天里又自认理亏,主动退让。因此,二人之间的敌意,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退。
且不说这种解决方式失败的几率超过了半数,就算侥幸成功,消息传开后,刘汉国的地方武将们,也必将人人自危。朝廷的威信和影响力,都势必一落千丈。
“两个晚上,外加一个半白天!”被呼延云的小女儿状,惹得心中一阵酸涩。常婉莹横了郑子明一眼,低声补充。“没什么辛苦的!不过是帮你喂点儿汤水和药汁,不让你活活饿死而已。大部分事情,都是呼延妹子在做。我从小没怎么伺候过人,这些事情做不来!”
然而,常婉莹和呼延云两个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彻底认识到了,现实的无奈与荒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