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五章 求索(八)

“师妹,师妹你别哭,别哭。咱们,咱们有话好好说!”郑子明心中愈发感到愧疚,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打算替常婉莹擦拭泪水。
“我,我也是一样的!”呼延云虽然听不懂陶三春话里什么前世今生的来路,却也知道,现在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时机。否则,继续拖延下去,陶三春还好,背后还有陶家庄和潘家寨的一众将士们撑腰,不可能被郑子明踢出门外。而自己,却是父亲死乞白赖硬塞进来的,要家世没家世,要旧情没旧情,拖到最后,肯定在内宅里找不到立足之地。
这下,动作也太大了些!伤口处肌肉被扯动,顿时疼得他一阵天旋地转,哼都没哼一声就再度瘫倒,脸孔一片死灰。
“他,他要是正人君子,早就不知道被埋在什么地方了!”陶三春倒是摸透了郑子明的脾气秉性,耸耸肩,冷笑着接过话头。“常家姐姐,这辈子你和子明认识在先,家中门第又高,只要你自己不走,咱自然就不能跟你相争。但,但我和*图*书跟他两个,也算是前世的孽缘,所以既然这辈子又遇上了,就没打算过再分开。接下来咱们几个该怎么相处,你,你说得算!”
“郑大哥,郑大哥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陶三春、呼延云两个吓得魂飞魄散,几乎同时扑到床前,大声哭喊,“郑大哥醒醒,郑大哥你醒醒。来人啊,快请郎中!”
“郑大哥,你……,人家,人家一直把你当作正人君子!”呼延云也羞不自胜,狠狠翻了下白眼,气呼呼地斥责。
因此,根本顾不上羞愧,顿了顿,她打起全部精神头补充,“姐姐跟郑大哥认识得早,自然,小妹自然没胆子跟你去争。但,但是郑大哥是大英雄,我,我自打见到了他,眼睛里就再也看不进别的男人。若是,若是姐姐不肯容让则个,小妹,小妹就只能剃光了头发,去找个青灯古刹,日日念佛,祝福,祝福郑大哥和你两个……”
“骗子,你这个骗子!”常婉莹立刻发现自己上当,右手朝和图书着郑子明肩膀上狠狠捶了一下,挣扎着转身。
说到最后,她忽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表白,只觉得自己心里痛得厉害,不知不觉,眼泪就淌成了串儿。
“师兄——!”常婉莹的心里头,顿时仿佛万刀攒刺。两行热泪,再度夺眶而出。“你醒醒啊!你不要死。我不准你死。咱们俩的事情,咱们俩的事情不是不可以商量。你赶紧醒过来,赶紧醒醒,我,我不再生你的气便是!”
常婉莹心中虽然恼恨郑子明见异思迁,却远没恨到想亲眼看到他去死的地步。听陶三春和呼延云两个哭得真切,也赶紧一个箭步挤到了床前。先并拢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掐住了郑子明的人中,然后左手在他胸前缓缓下捋,“石小宝,石小宝,你醒醒,赶紧醒醒!不要吓唬人,我绝对不会再吃你这一套。”
“真的?”捋在胸口的手腕,突然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握住。先前已经没有了呼吸的郑子明,迅速张开了眼睛,双目当中,喜气洋和_图_书溢。
“我们两个,也是一样!”常婉莹迅速将呼延云揽到身侧,握住郑子明的另外一只手,咬着牙发誓。“已经错过一次,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无论你拿什么当做借口!”
然而,无论是陶三春和呼延云两个的哭喊也好,还是她的命令也罢,郑子明都充耳不闻。年青的面孔上,灰败之色越来越重,越来越重。鼻孔下,也再检测不到任何呼吸。
“怎么会,怎么会!我绝对不会辜负,辜负你们三个!”原本还以为自己需要再花费许多时间和力气才能解决的矛盾,居然就在眼皮底下自动消失,郑子明顿欣喜若狂。一只手继续拉住常婉莹的左手腕,另外一只手热情探向陶三春,随即,目光也把呼延云一卷而入,“有你们三个,是,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我,我可以对天发誓,这辈子,这辈子不会再找第四,第四个女人。哪怕,哪怕有人用刀子架在我脖子上,也坚决不会!”
没想常婉莹竟然肯接纳自己,呼延云顿时又http://www.hetushu.com惊又喜,含着泪,用力摇头,“不会,不会,郑大哥是个好人。他这大半年来,身边,身边只有陶家姐姐,陶家姐姐和我,从没,从没拿正眼,正眼看过别的女人!”
常婉莹的性子原本就不算强势,他的父亲常思和几个哥哥们,娇妻美妾也各自娶了一大堆。因此,见了呼延云的孤苦无依模样,顿时心肠就变得又酸又软。缓缓伸出未被郑子明拉住的右手,在呼延云的头发上轻轻捋了捋,叹息着回应道:“呼延妹子,你说什么傻话。就凭你这几天衣不解带地给他喂饭喂药,我又怎么能狠下心肠硬把你从他身边赶走?只是,只是他这个人表面上有情有义,骨子里却是未必。你若是嫁给了她,将来少不得要后悔!”
“想得美你!”陶三春被他逗得展颜而笑,快步走过去,将自己的手放入他的掌心,“如果,如果再有第四个,我,我就跟她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哪怕本领不济,死在她的手上。也要,也要让你难受一辈子。”
“哼!http://www.hetushu.com”常婉莹抬起手擦了把眼泪,对她的观点不置可否。转过头去再看故作坚强的陶三春,顿时也就觉得此女不再像前几天那么扎眼了。于是乎,幽幽叹了口气,低声道:“既然呼延家妹子都可以进门,我再坚持把你挡在外面,就没道理了。更何况,我根本挡你不住。唉,只希望,只希望咱们三个,将来谁也不后悔才好!”
后面几句话,完全是对常婉莹而交代。虽然说的时候铿锵有力,话音落后,却把她自己的面孔羞得如同蒸过的螃蟹般,红润欲滴。原本明亮清冽的眼睛,也迅速被泪水给蒙了起来,扭过头去,用全身的力气吸住不肯让其向外淌。
“你,你放开!谁,谁为他哭来?”常婉莹挣也不是,不挣也不是。心中的恼怒迅速变成了酸涩,眼泪顺着白皙的面颊淋漓而落。
“嗯——”郑子明背上的伤口再度被扯动,忍不住痛呼出声。顿时,把常婉莹吓得心里又是一个哆嗦,再也不敢发力将右手挣脱,只能红着脸,侧开头,坚决不与对方目光相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