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六章 帝王(二)

大海,可不止是光产私盐。木材,也不止是光用来烧火。万顷碧波之上,数百年前,就有人能驾舟直抵扶桑。辽东比扶桑近了至少三分之二,能抵达扶桑的客船,绝对可轻松抵达辽东……
“哎呀——!”聂文进没想到史弘肇连自己也敢捶,被打了向眼前金星乱冒,鼻血长流,后接连踉跄数步,全靠着禁卫们的搀扶及时,才勉强没有栽倒。
“出来又怎么样。就是当着皇上的面儿,我一样揍他!”史弘肇急火攻心,根本听不出杨邠话语里的回护之意。挥舞着胳膊,大声咆哮。“他们做得这种鸟事,难得还怕老夫来说?你让开,看我今天如何收拾这个软骨头!”
所以,当“子明”两个字,在潘美口中突然出现之时,在场所有文武,几乎俱是微微一愣。旋即,每个人脸色,都变得格外的凝重。
“那倒是!”潘美知道再劝下去也不会有效果,悻然点头,“去去也好。沧州这地方,据说每年都不少向外贩运私盐,可在账面上却见不到几文钱的盐税。趁着几个大盐枭都被你宰了,新的盐枭还没站稳脚跟,咱们去巡视一圈儿,至少能让府库多一些进项!”
如今之际,最妥善的办法,是双方各退半步。五顾命将手中权力主动交还给皇帝一部分,皇帝从内宫中随便推个人出来顶刺客的缸,然后,双方彼此继续相安无事,知道下一次实力再度失去平衡,后者其中一方再度不安于现状。
杨邠读罢,也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找到了史弘肇、王http://www.hetushu.com章和苏逢吉,跟他们三人一道入宫请求面圣。同时派人将供状抄了一份,送到正因坠马受伤在家中休养的郭威手中。
三司使王章,早已不问政事,连财政大权都拱手让给了郭允明,当然更不希望君臣之间刀兵相见。犹豫半晌,昧着良心在一旁补充道:“我昨日还去看过郭枢密,他只是说出打猎,不小心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根本不是民间传言所云,遭到了大群刺客的围攻!”
“这,这十有八九是,是刺客胡言乱语!”尽管心里头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宰相杨邠,依旧不希望君臣之间的冲突被激化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一边向内宫走,一边低声跟史弘肇、王章和苏逢吉三个勾兑。
第二天一早,潘美带着两个营的兵马,将郑子明护在了队伍正中央,浩浩荡荡杀向了海边产盐区。老长史范正,也将亲手替刺客精心润色过的供状,交给了一队信使,风驰电掣赶往了汴梁。
“这,这……”王章被铺面而来的杀气惊得后退半步,濡嗫着嘴唇无言以对。
“肯定是胡言乱语。那小吏分明就是受了辽国人的收买,然后临死之前,倒打一耙。以期能离间我大汉君臣!”吏部尚书苏逢吉一边擦汗,一边迫不及待地点头。唯恐自己说得慢了,让史弘肇被“辽国的死间”所“蒙蔽”。
“扯你个鸡八蛋!”史弘肇忍无可忍,一晃肩膀,将苏逢吉撞了个四脚朝天,“我跟郭家雀两个并肩作战多年,只见过他http://m.hetushu.com抡刀策马,在敌军杀进杀出,却从没见过他从马背上掉下来。如今不打仗了,他却忽然落马摔伤,怎么可能没有半点而猫腻?”
“巧合,绝对巧合!”苏逢吉被问得心里打了个哆嗦,立刻点着头大声回应。
然而,他这份心思,却不可能得到其他四个顾命大臣的响应。首先,在史弘肇眼里,皇上就是个永远长不大的顽劣后辈。保其稳坐龙椅可以,却绝不能由着此人性子来。其次,苏逢吉最近已经倒向小皇帝刘承佑,不会再跟其余四个人共同进退。再次,郭威无缘无故挨了一通乱刀,不可能立刻就表示让步。否则,就意味着小皇帝的刺客战术卓有成效,可以再接再厉!
“也,也许是巧合吧!”王章虽然没有被史弘肇直接针对,也羞得面红耳赤,向旁边侧了侧身子,结结巴巴地狡辩。
“遵命!”陶大春和范正起身,一并肃立行礼。
不像郭威,半途中重新捡起了书本,言谈举止当中儒将气息十足。史弘肇从小到老就没摸过书本儿,因此发起怒来,满脸络腮胡子根根乍起,双眉倒竖,虎目当中杀气四溢。
郑子明本人,也知道潘美能把急得顾不上小节,肯定非同小可。因此,稍作斟酌,便大声做出决断:“好,就依仲询之见。咱们早做提防,也省得事到临头被弄得手忙脚乱。伯阳,你下去后,立刻着手收拢各营兵马。同时朝河对岸加派细作,盯紧幽州军的一举一动。文长公,遣信使将刺客的供状递送朝廷的http://m.hetushu•com事情,就麻烦您老!”
三日后,信使抵达汴梁城内,按照正常途径,将供状呈给中书省。中书省当值小吏见了内容之后,顿时被吓了个汗流浃背,不敢做任何耽搁,一溜小跑就又将供状送到了宰相杨邠案头。
正进退两难间,耳畔忽然又传来了苏逢吉的厉声惨叫:“哎呀!疼,疼死我了。史枢密院,苏某好歹也是一样的顾命大臣!你我虽然政见不合,你,你却不该如此侮辱于我!”
“如此说来,姓郑的小子和郭家雀儿两个几乎同时遇刺,乃是巧合喽?”史弘肇根本不肯买其他三人的账,猛地将脚步一停,回过头来,冷笑着质问。
“嗯!”郑子明也笑了笑,对潘美的说法算是默认。然而,在他内心深处,却再度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
“是!”众文武齐齐起身,拱手领命。
话音落下,他才发现,自己的回答非常成问题。赶紧又用力将头摇了几下,灰头土脸地遮掩,“巧,巧合的只是,他们两个都受了不轻的伤。但,但一个是被辽国刺客所刺,一个是打猎时不慎坠马。根本不能往一块扯!”
事实上,只要不是真傻,满朝文武,都知道郭威受伤受得蹊跷。然而,这朝廷毕竟姓刘,臣子们再有委屈,也不能去皇宫里头追凶。否则,君臣之间,除了束甲相攻之外,还有什么其他选择?
随着郑子明的职位越来越高,大伙已经很少再直呼其名。即便以官职相称,通常也会自动加上大人为后缀,以示尊重。
这下,他脸上可真挂不住了。www•hetushu•com站稳身形,一手捂住鼻子,一手紧按刀柄,“枢密使大人,末将可是肩负护卫禁宫之责。在宫门口殴打末将,你应该此举知道意味着什么!”
却是此人,听到内宫里头好像有了动静,趁机打算跟其余几名顾命大臣划清界限。
“什么?”潘美身子打了个明显的踉跄,转过脸,愕然反问:“还去啊?你背上的弩伤可是刚刚结痂!”
“这回多带些人马就是!怎么也不能因为受了伤,就半途而废!”郑子明笑了笑,斩钉截铁地答道:“况且海边上有几个紧要地方,我早就想过去亲自看看。”
“仲询,你回去后收拾一下,明日起,跟我继续去巡视下面的县城和堡寨。”挥了下胳膊示意大伙自便,郑子明再度将目光转向潘美,沉声命令。
“吱呀!”就在此时,宫门被人从内部奋力推开,枢密院承旨,右卫大将军聂文进带着二十几名禁卫,大步冲了出来。先俯身从地上将苏逢吉扶起,然后皱紧眉头,对着史弘肇轻轻拱手,“史枢密,此乃内宫门口,请多少给大伙留点儿颜面!”
“留你娘的蛋!”他出来搀和还好,一搀和,史弘肇顿时愈发怒不可遏。又朝前跨了一大步,抡起钵盂大的拳头,照着鼻梁骨上就是一记重锤,“脸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留的。他苏逢吉如果一心为国,两袖清风,老子给他下跪都来不及,哪来的胆子加害于他?既然自己犯贱在先,就别怪旁人拿你们不当东西!”
“其他人安排照旧,咱们外松内紧,尽量以不扰民为要!”郑子明向m.hetushu.com二人点点头,继续大声吩咐。
“你,你怎么不说他是喝水不小心呛裂了肺!”史弘肇猛地将头转向他,大声冷笑。“姓王的,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跟小皇帝一道巴不得大家伙早死!”
“化元,内宫门口,咱们最好不要高声喧哗!”宰相杨邠实在看不下去,走到二人之间,低声劝阻。
“哎呀,哎呀……”苏逢吉被他数落得心里发虚,用手臂遮住脸和眼睛,继续惨叫不止。
“意味着,你这小王八蛋欠揍!”史弘肇追上前,两只钵盂大的拳头毫不犹豫地朝着聂文进脸上猛砸,“有种,有种你就拔刀啊。看老夫赤手空拳收拾不收拾得你下?护卫禁宫,你还想起护卫禁宫之责来了。这两年,哪怕你尽到半点儿责任,也不会容忍什么那些卖屁股的兔儿爷半夜往禁宫里头钻儿。老子平素对你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不愿让老哥哥的在天之灵蒙羞,却不是真瞎!如今既然你们这帮卖屁股的给脸不要,老子又何必替你们操那闲心?拔刀,有种你就拔刀,或者叫禁卫们一起上来拿下老夫。看老夫就凭这一双拳头,能不能将你们全都活活打死!”
“一味地逢迎讨好,你也配得上顾命二字?”史弘肇恨他骨软身子轻,向前跨了一步,单手下指,“先帝以国事相托,是期待我等辅佐少主,早日一统天下,重建太平。而除了讨好逢迎之外,你什么时候给少主出过一个好主意?若满朝文武都变成你这样的佞幸之辈,咱们大汉国不被别人给灭了就烧高香了,还指望什么荡平群雄,九州一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