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六章 帝王(五)

“史……”宰相杨邠伸手拉了一下,却没有拉住。只好叹息着转过身,低声向刘承佑劝告,“陛下,史枢密乃武夫出身,脾气难免急了些。但是他对大汉的忠心,却毋庸置疑。今日之事,还望陛下念在他为国征战多年,落了一身伤病的份上,宽宥一二。”
“微臣听闻,最近辽军在边界上蠢蠢欲动!”郭允明的声音继续传来,冷得丝毫不带任何人间气息。
“不敢!”聂文进后退半步,双手握拳,身体因为紧张而战栗不止。“末将以为,眼下禁军实力不足,反而是件好事。可让史、郭二贼,凭着手中的骄兵悍将,对陛下不做太多提防。而为国锄奸,不是两军作战,未必人多势众才会赢!”
他的资质不差,头脑反应也算敏锐。当把心思从卿卿我我上收回来之后,立刻发现,自己刚刚再跟权臣们的争斗中,取得了一场堪称辉煌的胜利。
“你是说……?”刘承佑的心脏猛地抽紧,随即两眼瞪了个滚圆。
“如此,老臣替史枢密谢陛下洪恩!”杨邠被笑得心里发寒,却知道此刻说得再多也是徒劳。又叹了口气,躬身告辞。
树根下,两伙蚂蚁正为了领地殊死而战,顷刻之间,就杀得尸横遍野。却不知道,头顶上的人类只要一泡尿浇下来,就可以令两个蚂蚁王国同时遭受灭顶之灾。
“陛下莫非忘记了史弘肇等人先前是为何而来?”知道自家侄儿是什么脾气,李业也不着恼,笑了笑,继续柔声提醒。
郭允www.hetushu.com明、聂文进和刚刚闻讯赶到了后赞,齐齐躬身为贺,马屁声宛若涌潮。
然而,光是惭愧内疚没有用,这当口,他必须有所表现,才能对得起皇帝陛下的一番信任。否则,可以确定,过不了几天,他的禁军主将位置,就会被更合适的人取而代之。
“陛下,你的手……”郭允明尖叫上冲上前,抱起刘承佑被树皮蹭破了的拳头,放在嘴边,含着泪轻轻吹拂,“陛下,陛下为了微臣,受,受此奇耻大辱!微臣,微臣……”
“道喜?朕都快被几个奸臣给欺负死了,何喜之有?”刘承佑被搅了兴,非常不耐烦,扭过头狠狠瞪了李业一眼,大声喝问。
他一走,王章和苏逢吉两个,也没心思继续逗留。齐齐俯身行礼,向刘承佑低声说道:“陛下日理万机,臣等就不多打扰了。请容臣等告退!”
“呯!啪啦,啪啦,啪啦……”碗口粗细的石榴树,被砸得来回摇晃,十多个泛色着青的果子,先后掉在地面上,摔裂,迸射出数千惨白色的“珍珠”。
“陛下今日跟史贼有约,要他召郑子明回汴梁。无论郑子明肯不肯接令,在得到准确消息之前,史贼定然对陛下毫无防备!”郭允明的声音宛若鬼哭,抢在聂文进之前接下了话茬。
“那他们最后得到什么?”平素向来稀里糊涂的李业,今天难得精明了一次。又笑了笑,继续循循善诱。
“恭贺陛下,恭贺陛下!”
“陛下英明神武,和*图*书令臣等钦佩之至……”
史弘肇等人气势汹汹而来,不是为了替郑子明讨还公道,而是为了质问行刺郭威的死士,是否来自皇宫。但是,当他们离去的时候,却好像个个都忘记了初衷。只带走了一个无关痛痒的口头约定,和一肚子的郁闷失落。
饶是早就对他与小皇帝刘承佑两人之间的关系心知肚明,众禁宫侍卫依旧感觉到五脏六腑一阵翻滚,纷纷转过身体,将目光对准了树根下的蚂蚁。
而这一场“恶战”,却是在郭允明应对不及,其他人束手无策的情况下,由刘承佑独自打“赢”的。从头到尾,都没听到任何人的主意,没得到任何人支援!
“那陛下好自为之,老臣告退!”史弘肇铁青着脸拱了拱手,转身离开。
“昔日屠户何进专权,太后召其入宫议事。皇宫之内,甲士无法随行……”聂文进的面目狰狞如鬼,咬着通红的牙齿,以极低的声音回应。
刚刚把脸上血迹擦拭干净的聂文进,立刻又羞得面色发紫。虽然皇帝陛下没有直接怪罪他无能,但刚才这几句话里,已经清晰地表达出了对禁军实力的怀疑。作为禁军的主将,他无法不觉得惭愧内疚。
“臣等能附陛下尾骥,真乃三生有幸!”
“平身,平身,尔等不必如此多礼。朕从没拿尔等当过外人!”刘承佑伸出双手,虚虚地做搀扶状,年青的身体上,帝王之气四溢。
“他们,他们当然是来向朕兴师问罪的!朕就不承认刺杀郭威的死和*图*书士是朕派的,他们有本事,就给朕来个刑讯逼供!”刘承佑不能则已,一听,肚子里顿时浓烟滚滚。再度朝着石榴树上锤了一拳,咬牙切齿地怒吼。
想到失去皇帝信任的后果,聂文进的脊背上冷汗淋漓。用力咬了咬牙齿,把心一横,俯身下去,大声说道:“陛下,末将以为,贸然消减兵权,必然会引起史弘肇和郭威两贼的警觉,打草惊蛇。而徐徐图之,则耗时耗力,并且容易让老贼找到机会,扶植出更多的羽翼,徒劳无功。”
“臣等谢陛下!”郭允明、李业、后赞、聂文进等人又齐齐答应了一声,先后将腰杆挺了个笔直。
“这……”郭允明等人一边沉吟,一边向聂文进频频扭头。
“陛下洪福齐天,臣在这里,向陛下道喜了!”刘承佑的舅舅李业,可不愿意像侍卫们那样,强忍着恶心去看蚂蚁打架,见自家侄儿跟男宠温存起来没完,只好硬着头皮凑上前,低声说道。
“废话朕就不多说了!”刘承佑非常满意大家伙对自己的态度,甩开袍袖,将手背在身后,学着记忆中父亲思考事情时的模样,在石榴树下缓缓踱步,“苏逢吉那厮识相,知道该如何做人,朕不会辜负他。王章尸位素餐,装聋作哑,朕如果心情好,将来也可以考虑饶他一命。但其他三个老匹夫,朕绝不会放过。只是,只是史弘肇和郭威两贼,都手握重兵。朕,朕怕一旦动起手来,禁军未必能,禁军恐怕会力有不逮。所以,当务之和*图*书急,需要尔等想个办法,悄无声息地削弱这两个人的兵权,或者想办法架空他们,让他们无法调动各自手下的弟兄!”
“这,这,这……”大夏天,刘承佑却忽然觉得寒气迫人。背靠着石榴树犹豫良久,才赶在郭允明等人彻底泄气之前,低声说道:“别忘了还有郭威。那厮远比史弘肇谨慎,轻易都不来皇宫。”
啪!一颗酸石榴无风而落,砸在蚂蚁窝旁。惨白色的石榴籽从裂开的石榴皮缝隙里冒出,就像魔鬼嘴里的一颗颗獠牙。
“诸位爱卿自便!”刘承佑继续装作满脸春风的模样,目送大伙离开,然后转过身进了内宫。不待宫门关紧,就挥起拳头,狠狠砸在路边的石榴树上。“老匹夫,朕不灭你满门,誓不为人”
“陛,陛下鸿恩,微臣,微臣万死难报!”郭允明哽咽着哭喊了一声,姣好的面孔宛若梨花带雨。
“嗯,此言甚是!”在自己的心腹面前,刘承佑基本上还能做到从谏如流。点了点头,随即又笑着问道,“爱卿可有良策应对?”
能凭借一己之力,逼得四名权臣进退失据,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不知不觉间,小皇帝刘承佑已经有了跟顾命大臣们分庭抗礼的资格!照这个发展势头,相信用不了太久,报仇雪恨的机会,就要真的到来!
“成交!”刘承佑稍作犹豫,便迅速举起手掌,与史弘肇伸过来的手凌空相击。
“他们……”刘承佑低声沉吟,随即,眼神瞬间就是一亮。
“臣等绝不敢辜负陛下所www.hetushu.com托!”郭允明、李业、后赞、聂文进等人,再度齐齐俯首,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骄傲和自信。
“不关你的事!”刘承佑用另外一只手,深情地在他的后背上拍了拍,说话的语气瞬间变得无比温柔,“是朕,是朕这个皇帝做得太窝囊,才连累你受了委屈。你放心,今日的委屈,朕必会让他们百倍偿还!”
“杨相何出此言?”刘承佑笑了笑,露出了八颗陶瓷般整齐的白牙。“朕虽然登基时间不长,但轻重是非还是分得来。只要诸位一心为公,哪怕当面吐朕一脸唾沫,朕也理应一笑了之!”
与刘承佑一样,他们也只有在禁宫之内,才能感觉到身为朝廷重臣的滋味。而平素在朝堂上,他们这些没有足够资历的后起之秀,连说话都不敢大声,更甭提站出来,跟五个顾命老贼据理力争!
“蹬蹬蹬!”刘承佑被吓得接连后退了几步,直到身体靠上了石榴树,才勉强站稳。“你,你是说……,这,这,这是不是太仓促了些。”
只有在内宫,在这些心腹们面前,他才能感觉如此轻松,如此洒脱。感觉到自己,真正是大汉国的皇帝,而不是别人手里的提线皮偶。
“全赖诸位爱卿辅佐谋划之功!”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众人围着拍马屁,但以前从没有一次,能让刘承佑被拍得如此开心。冲着郭允明等人谦逊地摆了摆手,他笑着说道:“然而如今之际,我等却不能有丝毫松懈。咱们君臣同心,早点儿将那几个老骨头收拾了,才好大展胸中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