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八章 峥嵘(一)

三支弩枪如同蛟龙般飞出,贴着水面扑向目标。正在换气的鲸鱼猛地打了个哆嗦,背脊,尾部和头部,冒出三道耀眼的红。
终于,船头斜斜地指向了远处的海岸。整个沙船瞬间加速,在红色的海面上画出一道白色的尾痕,劈波斩浪,踏上归途。
“晕,我头晕!”
“射中了!”“射中了!”“射中了!”甲板上的旱鸭子们,瞬间忘记了恐惧,举起手臂,大声欢呼。
“检查绳索!”“检查绳索!”“检查绳索!”三名弩长按照郑子明预先制定出来的射击规范,扯开嗓子大声招呼。
“弩车准备完毕,请舵手稳住战船!”弩长果断转身,将一面红色的三角旗举过头顶,朝着舵舱和桅杆位置来回摇动。
从陆地走向海洋,没有任何捷径。也没有任何前任的著述可以借鉴。他只能跟大伙一道,去摸索,总结,用汗水和血水换取经验。
船上的尴尬气氛,迅速被惊喜取代。众勇士摇摇晃晃地跑向弩车,齐心协力推动绞盘,将双弦床弩以最可能快的速度张开。将刚刚由水手收回来的弩箭,再度装填到击发位置。
后悔么?应该是有一点。早知还会出现另外两个女人,当年也许她就不该放对方离开。
大夫人常氏出身太原常家,乃为节度使常思的掌上明珠。三夫人呼延氏,则是现金定州防御使呼延琮的女儿,呼延琮欠了咱们大帅的人情债太多,实在没法还,所以才把女儿强塞了过来。只有二夫人春妹子,是咱们定州陶家庄人,跟大帅一起流过血,亲手替大伙裹够伤。
“救,救命……”
这句话,其实没有任何意义。然而,却让怀中的战栗,迅速平息了下去。抱在腰间的双臂,变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紧。胸口处,同时有一股湿热的感觉传来,湿漉漉地涌遍全身,清晰而又真实。
半边海面,已经被鲸鱼的血彻底染红,船只还在继续晃动,却渐渐有了规律,就像在烈火中,翩翩起舞的凤凰。
“这,这就是你的海上奇兵?”一道修长的身影从桅杆顶盘旋而下,像个燕子般落在了郑子明身边m.hetushu.com,笑着质问。
“站稳,站稳,尽量找角落站稳!”郑子明一只手揽住脸色煞白的常婉莹,另外一只手举着铜皮喇叭,不停地叫喊。
※※※
从师父那里学来的轻身功夫,此刻半点儿都派不上用场。从小被家族长辈教养出来的矜持与斯文,此刻也被周围无尽的红色,彻底拖入了海底深渊。这一刻,唯一能让她感觉放心的存在,只有双臂间这个魁梧的身躯。
“鲸鱼,鲸鱼,那头鲸鱼又出来喷水了!左侧,左侧前方二十五步远位置。小心,在他身边还有一头更大的。”几根桅杆之间的缆绳上,陶大春如同海鸥般肆意穿梭,将刚刚看到的情况迅速朝全船通报。
潘美被李顺搀扶着,从甲板上爬了起来。用手从自己脚边掬起红色的海水,开始清洗身上的污秽。
“哇!”潘美再也顾不得形象,一手抱着桅杆,一手拉着缆绳,蹲在甲板上大吐特吐。鼻涕,眼泪,还有暗黄色的液体,洒得满身都是。
射中了一头鲸鱼!大家伙终于又射中了一头鲸鱼,出海的任务完成,今晚就又可以上岸休息了。岸上有结实的房屋,干燥的床榻,还有金黄色的小米饭和流着油的猪肉块。虽然猪肉远不如羊肉好吃,但在连续吃了四五天各类鱼肉的人眼里,却无疑是一等一的美食。(注1)
斜阳迅速落向了岸上的山峰。
“你不用怕,有我在!”将头又低了低,他继续小声补充。“我在,在你身边。”
红色的水面上,笨重的沙船像个破箱子般,被巨鲸拉着左冲右突。一回向前,一会儿打横,一会儿又画了圈子快速扑向沙滩和礁石。
与众人的尴尬情况不同,他从第一次出海时起,就展示出了超强的适应能力。短短几个时辰之内,便可以在甲板上张开双臂行走。如今更是奔跑跳跃,与平素在山间赶路没任何分别。
“瞄准!”“瞄准!”“瞄准!”三名弩长再度扯开嗓子,将射击规范按照要求逐步推行。
“别怕,我在!就在你身边!咱们以后不会永远再分开!”郑子和*图*书明哑着嗓子补充了一句,像大树般,将身体站得更稳。
陶大春拉着缆绳跳过去,对受伤者施以援手。李顺则用一根绳子系在自己的腰间,蹒跚着给潘美送去一个水葫芦。然而,潘美还没等将水倒进嘴中,就又被晃了一个跟头,连人带葫芦,摔出了老远。
“小心,站稳,都站稳,抓紧缆绳,抓紧你们身边的一切东西!”郑子明本人,却没有跟着大伙一起欢呼庆贺,迅速从身边抄起一个铜皮喇叭,放在嘴巴大声招呼。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比常婉莹高出了小半个身子。原本可以抵上他鼻子尖的黑发,此刻只能勉强挨上他的下颏。双方之间的关系,也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巨大变化。他无需再借助她的父辈才能生存,而她,也无须再为了他,强迫自己去面对世间的血雨腥风。
理论上,他的话语无懈可击。然而,两条正在哆嗦的大腿,却暴露了他纸上谈兵的事实。猛然间一个海浪涌来,沙船剧烈颠簸。刚刚“指导”了别人潘美,像只风筝般被甩到了半空中。全凭着一双手握得足够紧,才勉强没有被丢进滚滚波涛当中。
这具身躯,以前她也曾经偷偷地抱过,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紧,这么肆无忌惮。
更多的弟兄们,也从甲板上站了起来。更多勇士,停止了呕吐,翻滚,用双手拉住了绳索,用脚趾努力扣住了甲板。
两名受伤的勇士,将各自再度与护栏绑在了一起。脸上的血迹未干,嘴角却已经浮现了笑容。
“好了,在鲸鱼的力气没有耗尽之前,船只能任它拖着走。否则,咱们越是急着靠岸,越容易被它拖翻!”感觉到怀中这具身体所发出的颤抖,郑子明将揽在对方肩膀上的手,又紧了紧,柔声安慰。
“呯!”“呯!”“呯!”三支粗大的弩箭,从战船上飞出,贴着海面射向三十几步外的巨鲸。正在追逐鱼群的巨鲸虽然毫无防备,庞大的身体却恰恰来了个高速下潜。弩箭顿时失去了目标,徒劳地在海面上掠出了三道细长细长的白线,最后力道尽失,变成三根漂浮hetushu•com的木杆,随波起伏。
虽然三位夫人,还都没跟郑子明成亲。但弟兄们心中,却早已将她们偷偷排好了序。尊敬程度,大抵与其娘家实力相当。而亲近程度,则恰恰与此相反。
方头方脑的沙船猛地一顿,在重金礼聘来的舵手和操帆手们齐心协力操作下,艰难地压住了波涛。高举在半空中的红色三角旗迅速挥落,兴奋的喊声随即高高地响起,瞬间穿破云霄。“放!”“放!”“放!”
“噢,噢,噢噢噢噢——”欢呼声在海面上响起,惊飞一群白色的海鸥。
“嗯!”常婉莹嘴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回应,不再说任何话,只是用心脏感觉此刻的安宁。
她的声音不高,却令周围的喧嚣迅速低落了下去。东倒西歪的勇士们咬紧牙关,卯足全身的力气,跟起伏的甲板“搏斗”到底。谁也不愿意,被自家主帅的大夫人看轻了去。
方头方脑的沙船在舵手侧操控下,艰难地旋转身体。虽然速度极慢,却依旧将船上的大部分兵卒闪了个东倒西歪。北方人不喜欢玩水,能在河沟里扑腾几下的都很少,骤然从陆地走上了甲板,一个个就都变成了软脚虾。连站稳都非常困难,更甭提是对着目标射箭挥刀。
这一刻,残阳如血。
海水和天空,变成了同样颜色。
然而,如果不离开,对方就要永远仰人鼻息。永远找不到属于他自己的那片天空,永远抓不住他自己的命运,永远不会像现在这样,在陆地和大海上纵横来去,自在逍遥!
“啪——!”“啪——!”被弩箭射中的那头鲸鱼在水面上翻滚,扭动,不停地击起一道道红色血浪。周围的海水,转眼之间就被染成了红色,被烈日一照,宛若滚动的红莲业火。
“呯!呯!咣当!”甲板上的木桶和杂物,像被施了法术般,来回滚动。脸上喜悦还没褪尽的勇士们,或者双手抱着桅杆,或者紧紧扒着船舷,或者拉住缆绳、木桩、护栏等一切可以借力的东西,牙关紧咬,全身上下的肌肉一并紧绷,避免自己被甩进大海,成为另外一头鲸鱼口中美食。
“咔嚓——”和图书固定甲板上的击发柄水平旋转了半个圈子,触动弩车下方的扳机,声音微不可闻。随即,清脆的收弦声相继响起,“呯!”“呯”“呯”
力气耗尽的巨鲸,艰难地用尾巴拍起最后一波海浪,然后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转舵,转舵,避开鲸鱼刚才出现的位置,把弩箭用绳子拉回来,上弦再射!”郑子明在甲板上用力挥舞着拳头,大声咆哮。原本白皙的胳膊上,布满了阳光留下的瘢痕。
话音刚落,脚下的沙船猛地一晃。紧跟着,就像飞一样朝着大海深处冲去。弩车侧面的木柱子上,三根粗大的缆绳,瞬间被拉了个笔直。缆绳的另外一端,则被弩枪牢牢地固定在了巨鲸的身体上,随着鲸鱼的疯狂游动,不停改变高度和方向。
“放松,腰杆放松!别一直绷着,腰杆绷得越紧身体越不灵光。脚趾用力,实在站不稳的,就拿绳子把自己绑在船舷的护栏上。”李顺儿穿着一条鼻犊短裤,像猴子般,在甲板上蹿来跳去。一边向周围的人施以援手,一边不停地介绍自己的心得。
“注意,注意下盘。脚下不要用死力,就像骑马一样,颠起来,颠起来。让你的身体随着甲板一起动!”潘美两只手死死地抓着缆绳,背靠着桅杆,冲着周围的弟兄大声提醒。
四下里,叫喊声响成了一片。被郑子明从沧州军精挑细选出来的勇士们,惨白着脸,佝偻着腰,不停地向李顺儿请求援助。好不容易有了表现机会的李顺儿则来者不拒,听到哪边的叫喊声大,就迅速地跑向哪边,或者将失去平衡的弟兄们挨个扶稳,或者给无处借力的弟兄手中塞上一根缆绳,或者将已经嘴唇发黑的弟兄扶到船舷旁,用绳子捆住腰,让他们可以放心向水里大吐特吐。
船身猛地晃了晃,他们踉跄着栽倒。然后又很快爬起来,双腿盘住固定弩车的木桩,右手再度竖起拇指,左手继续将调节柄快速摇动。
“呯!”一只装满了珊瑚的木桶,跳起来砸在了右侧船舷的护栏上,瞬间碎裂,落了满甲板的碎琼乱玉。两名将身体绑在护栏上的勇士猝不及防,被飞和*图*书溅的珊瑚和木屑打了个正着,惨叫着翻倒,满头是血,生死不知。一道红色的海浪,跃过船舷拍上甲板,将鲸鱼血和人血混在一起,四下流淌。
“是!”装填手大声答应着俯下身子,仔细查验系在弩枪尾部的粗绳。随即,又迅速将身体站直,朝着弩长高高地举起胳膊。
“师妹,他们以前都住在山里头,从没坐过船,也没像咱们俩那样,从小就有名师指点打熬筋骨。”郑子明有些尴尬地接过话头,压低的声音向对方解释。
注1:在宋朝之前,猪肉都不怎么入中国人的眼。直到花椒等香料大规模在饮食上应用普及。另外一种说法是苏东坡改进了猪肉的烹调方法,并且亲自推广猪肉,才使得猪肉大行于世。
弩车又是微微一颤,却没有弩箭脱弦而出。三名射击手又开始来回调整弩枪,尽力将枪锋与目标之间那道无形的线拉直,拉直。赶在下一个船身起伏的瞬间,他们猛地将右手向前一推。
“那他们至少应该管得住自己的嘴巴!”女子朝周围看了看,轻轻摇头。
小山一样大的鲸鱼尸体,被船上的绳索拖着,朝岸边滑行。所过之处,留下一道绚丽的殷红。
“给我,给我一根绳子,快,快给我一根绳子!”
“小宝,小宝,你赶紧下令让大船靠岸。赶紧下令让大船往岸上开。海岸不远,海岸就在咱们身后!”先前还如同孔雀般骄傲的常婉莹,双臂紧紧楼主郑子明的腰,嘴里不停地发出催促。
沙船上的木帆缓缓转动,沙船的尾舵落入水面,与木帆一道推着船身调整方向。
“李将军,拉我,拉我一下!”
成,则如鲲鹏展翼。败,则永远被吞没于历史的长河。
笨重的弩车,一边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一边缓慢地改变方向和倾角。脚下的甲板不停地晃动,身边的弩枪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摇摆,终于,枪锋再一次艰难地对正了目标所在区域,射手松开摇柄,迅速将左臂举过了头顶。
射击手竖起右手大拇指,对准弩枪的顶端。左手弩车上的调节柄,努力将右手拇指、枪锋和一头鲸鱼的脊背,用目光连成一条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