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八章 峥嵘(四)

几点鬼火,忽然在无边的黑暗中跳起,隐隐照出半边宫墙的颜色。飞龙使后赞,带着十余个太监打扮的家伙,幽魂般穿过宫门,在鬼火般的灯笼指引下,小跑着穿过满是血迹的长街,在黑暗的最深处,与另外一大团鬼火般的灯笼汇聚在了一起。
“入宫?这么晚了,敢问陛下宣郭某入宫所为何事?”郭允明轻轻皱了皱眉,在问话中,不着痕迹地将“回”字,替换成了入字。
“陛下,陛下……”飞龙使后赞也敏感地意识到“回”和“入”两个字之间的不同,擦了把脸上的油汗,吞吞吐吐地说道,“陛下,陛下也没说是什么事情,想必,想必是见夜色深了,担心大人的安危吧!”
“微臣,微臣谢陛下鸿恩!”郭允明再度躬身致谢,借机不动声色地挣脱出自己的手腕。
※※※
“谢陛下赐!”郭允明心中叹了口气,入座拿起酒盏,一饮而尽。
“陛下相待之恩,微臣没齿难忘!”郭允明立刻将面孔转向皇宫,遥遥行礼。随即,却又板起了脸,对着后赞大声说道:“麻烦后大人去跟陛下汇报,就说微臣正在全城追索史、杨等贼的余孽,实在无暇分身他顾。若非急事,请容微臣明早在紫宸殿当面奏对。”
“微臣知罪,但此事关系到你我生死,所以不得不尽早启奏!”郭允明心里打了个哆嗦,赶紧后退半步,躬身谢罪。
“是,谢大人!”后赞行了个礼,满脸感激地回应。在转过身的一刹那,脸上的表情却立刻就变成了轻蔑,‘哼,不过是个卖屁眼的,装什么装?还想入阁,奶奶的,即便陛下再不拿名声当一回事,你也过不了太后那一关!’
“两位皇叔都是当世名将,如果他们能及时带兵入卫,定会让郭贼碰个头破血流!”好歹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官儿,论绕着弯子说话的本事,郭允明可一点儿不比外边的大臣差。稍作斟酌,便向刘承佑婉转表达出了自己的担忧,“然而太原与汴梁之间,还隔着泽潞二州。泽潞节度使常思与郭威两个相交莫逆,万一他提兵挡住河东节度使的去路,恐怕太原兵马,未必能赶在郭贼杀到之前入卫汴梁!”
“定州防御使、莫州http://www•hetushu.com节度使、瀛洲节度使还有沧州防御使那边,也请陛下给他们分别赐一道圣旨,让他们出兵牵制郭贼侧后!”郭允明也不客气,将准备调动的兵将一一列出。
“陛下,陛下鸿恩,臣,臣铭刻五内!”郭允明脸色微变,却不敢再次挣脱。强忍心中厌恶,大声致谢。
“这,这还不都是爱卿的功劳?”刘承佑丝毫不觉得对方身上的杀气和血迹碍眼,走上前,一把拉住郭允明的手腕,“咱,咱们之间不用如此客气。快,你快去换身常服。朕,朕这厢让人温了酒等你!”
他的两个叔父,河东节度使刘崇和泰宁军节度使慕容彦超,都是一等一的良将。麾下兵卒也称得上是劲旅。如果能奉命入卫,联手对付郭威,未必就不能将后者一战成擒。
“郭大人,陛下请你立刻回宫!”顾不得将呼吸调整均匀,后赞朝着正在灯笼下检视人头的郭允明躬身,大声宣告。
“什么事情不能留到明天再说?”刘承佑火热的心脏,顿时被泼了一瓢冷水。皱紧眉头,大声抱怨,“朕都为你担心一整天了,你就不能让朕开心一会儿?”
“准奏!准奏!爱卿马上就可以替朕拟旨。枢密院和中书省的印信,刚刚被收回了放在朕这里!”刘承佑顿时觉得心里一松,高兴地连连挥手。
注1:不知子都之姣者,无目者也!此语出自《孟子》。子都是春秋第一美男子,深受郑庄公宠爱。后世便以子都代指美男。
汴梁宫城原本为宣武军节度使府衙,经历后梁、后唐和后晋三个朝廷的不断改建,如今规模已经直追唐代的大明宫。里边的许多建筑物的格局和名字,也从大明宫原封不动的照搬了过来。
“准奏!准奏!”刘承佑毫不犹豫,大声答应。仿佛郭允明才是刘汉江山的主人,自己只是一个正在拼命讨好主人的太监。
“还请陛下也给高行周父子也下一道圣旨,命他们提兵黄河之上,让郭贼片甲无法渡河!”郭允明拱拱手,继续大声补充。
“准,准!”刘承佑连连点头,忽然,却又瞪圆了眼睛,大声询问,“沧州防御使?爱卿,爱卿可是http://www.hetushu.com说那石家无赖子?他,他是郭威老贼一手扶持起来的,岂肯服从朕的调遣?”
“噢,这个,朕已经按照你的安排,下旨召两个叔父带兵入卫。”刘承佑不愿意在“无关紧要”的事情多浪费脑子,笑了笑,随口大声回应。
然而,前提是,两位皇叔都肯奉诏。慕容彦超如何反应郭允明不敢推测,但是他却坚信,刘崇未必肯替小皇帝卖命。首先,此人在刘知远去世时,就曾经蠢蠢欲动,全凭着史弘肇和郭威两个的联手打压,才勉强偃旗息鼓。其次,从今天聂文进带兵围攻史弘肇府邸时,刘崇家中奴仆的反应上看,史、刘两家的关系,恐怕不只是左邻右舍那么简单。很可能双方早已在暗中勾结,只是还未来得及将阴谋付诸实施而已。
“算了,你说吧!”刘承佑心中顿时又涌起了几分不忍,摆摆手,气哼哼地吩咐。“朕什么时候真的怪罪过你?”
刘承佑提心吊胆了一整天,此刻正烦躁得难受。闻听郭允明即将回宫相见,顿时觉得全身上下一片舒爽。重新抖擞起精神,大声吩咐,“来人,给朕去准备酒宴。朕,朕一会儿,一会儿要跟郭爱卿小酌几杯,以庆,以庆他为朕斩除奸佞之功!”
难得他口齿便给,居然将小皇帝催郭允明回内宫厮混的事情,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令此刻踌躇满志的郭某人,既满足了面子,又感觉到了皇帝陛下的迫切需求。于是乎,便又拿起一块白绢擦了擦手,笑着答应,“也罢,既然陛下宣召,做臣子即便再忙,也不该拖延。你先回去覆命,跟陛下说,微臣随后就到。”
“是!”太监宫女们早就对刘承佑的个人癖好见怪不怪,纷纷答应着,去御膳房传令。不一会儿,便将数道冷食和珍贵果蔬,呈入了寝宫当中。
“陛下莫非忘记此子派人在汴梁上下打点的事情了?”郭允明笑容一冷,满脸恶毒,“臣曾经劝陛下就假装上了他的当,不再视他为心腹之患。现在,正是陛下将计就计之时。只要圣旨送到了沧州,无论他肯不肯奉诏,郭威都会对他生出防范之心。而他感觉到郭威的猜忌,想必也会给自己留点儿http://www.hetushu.com自保的本钱,不肯再出全力替郭贼赴汤蹈火。如此,等同于陛下用一纸诏书,就废掉了郭贼的一路爪牙。如此一本万利之事,陛下又何乐而不为之?”
刘承佑微微皱眉,心中瞬间涌起了几分失落。然而,他却很快就将这股情绪压了下去,张开双臂将郭允明抱在怀里,用极低的声音在对方耳畔催促,“快,爱卿快去换衣服,朕,朕叫人替你准备了一套苏绸。是江南人进贡给伪唐昏主专用的,寻常市面上根本买不到。你穿上一定,一定比那李璟倜傥许多!”
“如今之计,只能先驱虎吞狼!”郭允明早就猜到刘承佑会把事情全推给自己,假装很为难地思索了片刻,然后缓缓给出了自己早就预备好的答案,“符彦卿前些日子试图将女儿嫁入郭家,却被郭威婉拒,心中不可能不觉得屈辱。陛下可以给符彦卿一道圣旨,命其率部剿灭郭贼。只要他肯奉旨,郭贼就会被绊在黄河之北,轻易到不了汴梁!”
郭允明长得原本就俊俏,烛光下被贡品级的苏绸一衬,愈发显得如玉树临风。把个刘承佑登时看得眼神发直,腹内百爪挠心,呆愣愣好半晌,才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笑着说道:“不知子都之姣者,无目者也!朕,朕先前读书读到此处,总觉得古人夸张。如今才知道,古人诚不我欺!”(注1)
“敢劳陛下挂怀,微臣死罪,死罪!”受不了刘承佑饿狼般的目光,郭允明躬下身,大声回应。
郭允明也恰恰赶回,故意没有换掉染满人血的罩袍和官靴,带着满身杀气朝着刘承佑躬身行礼,“臣,郭允明参见陛下。恭贺陛下剪除奸佞,重塑朝纲!”
“微臣不才,愿为陛下的宋子渊,周公瑾!”郭允明长揖及地,大声回应。(注2)
“谢陛下!”郭允明心中偷偷叹了口气,大声致谢。随即,站直身体,郑重补充:“在微臣的原本谋划中,诛杀史弘肇和杨邠两贼之后,开封府的人马应该立刻出动,将郭威的家人全部生擒。以此作为人质要挟郭贼,即便不能令其束手就缚,也可以在两军交战时杀其全家,乱其心神……”
“遵命!”太监们拖长声音回应,随即像伺候和-图-书妃嫔般,将郭允明送进了侧殿。小心翼翼换掉了全身内外的衣物,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替此人洗手、净面,梳头,傅粉,直到从头到脚打扮一新,才又将其送回了皇帝面前。
“都跟你说过,不要跟朕客气了!”刘承佑根本没感觉到郭允明隐藏在话语里的疏远之意,或者是感觉到了却故意置之不理,又抓起一盏酒,笑嘻嘻地走向了后者,“来,第二杯让朕来喂你。在朕心里,一万个乱臣余孽,都比你不上。”
“朕,朕今天一直在担心你,生怕,生怕你不小心出了事。”刘承佑也把手中的酒水喝干了,一边继续痴痴地盯着郭允明的脸,一边大声表白。“其实,其实逃走几个乱臣贼子,朕一点儿都不在乎。史弘肇都被朕亲手给宰了,其他人不过是孤魂野鬼,还能翻起什么风浪来?朕,朕只担心你一个!”
“都说过了,你我之间,不必客气!”刘承佑终于心满意足,松开胳膊,笑着吩咐:“来人,带郭爱卿去更衣。”
所以“紫宸殿”这三个字,在落在了后赞耳朵里的刹那间,就令此人脸上的油汗滚滚如浆。期期艾艾半晌,才硬着头皮劝道:“这,这不太好吧!陛下,陛下可是拿,拿大人当作腹心。今天被杀掉的这些乱臣贼子虽然罪不容恕,可陛下终究,终究是,终究是一位有道仁君。这会儿,这会儿心里头,心里头可能,可能有些难过。需要,需要郭大人您当面开解。”
刘承佑根本听不懂郭允明在说什么,只是想早点儿结束这个无聊的话题,摆摆手,大声打断:“此事朕已经知道了。刘铢嗜杀成性,朕光想着他跟史弘肇有旧怨,却忘记了他杀红了眼睛之后就会不管不顾!如今朕还留他有用,你就不要再怪他了。等日后江山安稳下来,朕,朕肯定会狠狠责罚他一顿,替爱卿出了今天这口恶气!”
唯恐刘承佑听不懂,他刻意在宋玉和周瑜两人的表字之前,加上了姓氏。以期待对方能理解自己从今天起,愿意做一个栋梁之臣,而不是后宫玩物的心思。谁料刘承佑的眼神连挪都未曾挪动一下,直勾勾地盯着他露出领口外白皙的脖颈,笑着点头,“好,好,你想做什么朕都答应。宋玉和周瑜,www.hetushu.com哪里比得上爱卿?来,入座,先跟朕干了这杯。从今往后,朕与你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
“谢陛下,谢陛下器重!”郭允明想要拒绝,却又怕刘承佑下不了台。硬着头皮在刘承佑手里吸了一口,然后大声提醒,“陛下,臣有一事,还请陛下早做定夺!”
“微臣,微臣多谢陛下!”郭允明再度偷偷叹气,又给刘承佑道过了谢,然后继续耐着性子补充,“已死之人不能复生,微臣也就不敢再怪罪刘铢无谋了。然家人一死,郭贼便彻底了无牵挂。消息只要传到邺都,其必将率领麾下将士铤而走险!”
然而蔑视归蔑视,表面上,他却没勇气对小皇帝的断袖分桃之癖说三道四。一溜烟地跑回了皇宫,将郭允明即将奉诏的消息向刘承佑当面汇报。
刚刚替皇帝诛杀了顾命大臣史弘肇、杨邠、王章,以及三人麾下的一干“党羽”,将权柄重新收回于刘家,他自问有资格被宣入内宫议事,而不是像原来一样继续跟皇帝不清不楚。
此刻郭允明口中的紫宸殿,位于文德殿之内,自是尚书、宰相、枢密使等肱骨重臣小范围跟皇帝商讨朝政的地方,俗称内阁。自唐初时起,凡是可入紫宸殿奏对者,便被称称为入阁。只要一只脚踏入此门,无论年龄大人小,爵位高低,身份都比只能在外朝议事的官员显赫百倍。
注2:宋玉,古代四大美男之一。以文采风流而著称,在政治方面,其实也很有建树。曾经劝楚国的国君联合赵国共同抗击秦兵。在当时楚国的大臣里,难得地预见了六国如不联合,便会相继覆灭的悲哀前景。
夕阳不忍看这人间惨剧,终于沉没于浓烟背后。
“嘶……”听到此处,小皇帝刘承佑心中的欲火终于稍稍降了一些温度,沉吟了片刻,低声道:“的确,那常思老贼跟郭贼很可能会狼狈为奸。那样的话,咱们该怎么办?你别卖关子,直接给朕出个主意便是!”
沾着血的官靴,在长街上缓缓而行。每一步踏下,黑暗便更加浓郁一分,每一步踏下,夜幕就又变厚数层。郭允明一步接着一步向前走去,黑暗如同巨兽般,紧随其后,将街道和院落一尺接一尺吞噬,最终,将整个汴梁城吞没进墨一般的长夜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