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八章 峥嵘(七)

“哼!”看不起他那幅孬种模样,高姓骑兵首领撇了撇嘴,转身离开。两队骑兵立刻像火钳子一样夹了过来,将王光和他的随从夹在了中央,像牲口一般驱赶着朝北而行。先前被众人遗弃在码头上的坐骑,此刻反倒成了香饽饽,被卸掉了鞍子,由四名骑兵专门照顾着跟在了所有人的身后。
“咱们是高令公帐下的衙内亲军,往年也是曾经跟契丹人交过手,当然跟你见过的那些样子货大不相同!”
众军汉闻听此言,脸上的愤懑,瞬间又变成了尴尬。一个个犹豫再三,才以极低的声音回应,“也不能说特别的出色,反正他们,他们跟咱们所有人都不太一样。好像特别,特别会拉架势,会站队形。行进站立,都特别的齐整。再加上以前的那些战绩,大伙,大伙虽然未必服气,也,也说不出什么来!”
“那当然,也不看咱们跟的是谁?护圣军的主将,给咱家老帅提鞋都不配!”
“咱们又不全都是郭令公的部属,互相之间不先http://m.hetushu.com认一下旗帜,战场上打起来,怎么分辨是敌是友?”
“郭令公麾下,也不全是虎贲。嫡系衙内亲军跟咱们差不多,其他却未必能跟咱们比肩!”
“他们不出城则已,若是敢出城……”
“这……”
正所谓什么将带什么兵,高姓统领盛气凌人,这些军汉一个个也自负异常。根本没把其他吃粮的同行往眼睛里头搁。
众军汉刚刚被自家主将落了面子,心情郁闷,被王光的外行话一钩,立刻撇这嘴低声呛声。
“真的要打仗的话,他们未必比咱们就强。但人家的走路、列队还有进退、变阵,的确干净利落。若是战场上能发挥出出操时六七分本事,寻常队伍,的确很难挡住其脚步!”
“那些人都是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咱们可是一刀一枪打出来的威名!”
“一个打他们十个有些夸口了,但要是列阵而战,一都破他一营,应该轻松!”
“界……”
“行了,少说几句,没人当你和图书们是哑巴!”带队的高姓头领听得实在不好意思,猛地回过头,大声呵斥,“跟护圣军比算什么本事?有种你们去跟沧州军比,人家成军满打满算都不到两年,可昨天各部会操之时,在场兵马,哪支能跟人家比肩?”
王光虽然在中书省小吏里头,属于非常不会做人的一个。但比起这些直心肠的军汉来,却要油滑得多。听对方吹得高兴,就又继续大声夸道:“这话说得好有道理,汴梁城里的护圣军,就全都中看不中用。欺负寻常百姓可以,若是真的跟诸位对上,恐怕十个也打不过一个。”
“废话,这么多支兵马来自不同的地方,不会几次操,做主帅的怎么可能心里有底儿?!”
“哦,那这么说,沧州军在会操的时候,表现非常出色喽?”王光要的就是这个结果,根本不在乎说话的态度,笑了笑,继续低声打探。
好好的一个天子近臣,京城宿吏,混得待遇连匹牲口都赶不上。王光心里头,怎么可能舒坦得了?和图书然而,郁闷归郁闷,他却不敢把心情摆在脸上。反而更要装出一幅终于找到了娘家人的模样,满脸堆笑地跟押送自己的骑兵套起了近乎,“几位壮士好生威猛,应该都是郭令公麾下的嫡系虎贲吧?卑职以前替朝廷做事,也曾见过很多精锐。但像几位这样,让人一眼看了就鼓不起勇气直视的,却还是头一回遇到!”
“噢!”王光点点头,做恍然大悟状,“的确,做个防御使么,三千兵马也就够了。可全国的兵马若是都这么练,国库里头就得跑耗子了!几位壮士刚才说,除了郭令公的兵马之外,还有许多人带着兵前来助战?都是谁啊,他们,他们怎么,怎么都不,不把朝廷……”
甭看自称跟郑子明相交莫逆,中书省小吏王光其实心里头对沧州军根本没任何印象。然而从高姓头领的话和身边众军汉的反应当中,他却敏锐地意识到,自己即将投奔的新东家,好像实力非同一般。于是乎,稍微安静了一小会儿,就又趁着高姓将领注意不到自m•hetushu.com己的时候,低声跟身边的军汉们说道:“会操?你们为什么要在半路上会操?不是要直接杀进汴梁去,替郭令公讨还公道么?”
众军汉的面孔,顿时就像被人反复抽了好几个耳光一样红。流着汗水濡嗫半晌,却是谁也没勇气替自己寻找任何借口。
沧州军,组建历史不到两年,战兵数量只有三千出头的沧州军。在短短几天之内,就给所有前来给郭威助战兵马,都留下的极深的印象。根本不用走上沙场去称量,只需随便朝其他任何队伍旁边一站,谁强谁弱,就立刻清晰分明。
“你当是纸上下棋啊,不会几次操,就直接把人朝战场上拉。那不是打仗,是蓄意……”
“不敢,不敢,高将军放心,卑职,卑职真的跟郑防御使有交情!”绝处逢生,王光又惊又喜。从地上一个轱辘爬起来,挂在满脸的鼻涕眼泪大声保证。
“哪里还有什么朝廷!”众军汉把嘴一撇,又是满脸冷骜,“连枢密使和宰相,一言不合都要痛下杀手,谁敢还做他刘家的http://www.hetushu•com官儿?我说您老啊,这一步是走对了。要是继续留在汴梁那边,官做得再大,保不准哪天被小皇帝看不顺眼了,就直接‘咔嚓’给你一刀,然后再杀了你全家!”
众军汉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谦虚,继续得意洋洋地自吹自擂。
众军汉平素接触的都是些直心肠,哪曾听到过如此悦耳的奉承话?顿时一个个脸上就露出了几分笑意,摇摇头,七嘴八舌回应道:“咱们只是来替郭令公抱打不平的,可算不得他的嫡系!”
“是不是精锐,要拉上战场才知道,光是摆花架子,是看……”
“人家是个个都当亲兵,亲兵对待!”有人偷偷朝队伍最前方的高姓将领看了看,用极低的声音补充,“我跟你说啊,郑子明在沧州的那点儿钱粮,估计全花在这三千人上头了。所以这些人,个个都算得是他的亲兵。可这话又说回来了,打仗的是,若是人太少了也不成。就算沧州军个个以一当十,对方一狠心压上五六万大军来,依旧要把他们碾成肉泥!”
“将军,咱们,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