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九章 长缨(九)

“兵力远胜却故意放低姿态,此人……”
“卑鄙!”
“谁能保证,你们所立的明君,不会是下一个刘承佑?”韩德璋像毒蛇一样,咬住他的话头,步步紧逼,“更何况此刻在你家皇帝眼里,你们才是反贼。倒是我们幽州军和大辽铁骑,是应邀前来平叛的自家人。高兄,小弟先前看过你的身手,可谓当世无双。有如此一身本事,不投靠在大辽明君帐下建功立业,以图将来裂土封茅。又何必替他人去做嫁衣?不如听小弟一句话,及早弃暗投明。待我大辽第二次拿下汴梁,你高家父子凭着带路之功,何愁不能成为中原第一诸侯?”
“高兄且慢。高兄,且听我一言。你……”好不容易把对方说得心神大乱,正准备收取战果,却不料对方忽然拒绝继续纠缠,转身就跑。韩德璋顿时觉得全身力气都砸在了空气中,心中空荡荡好生失落,策马追出了十几步,终究无法再让目标回头。立刻猛地一咬牙,俯身从马鞍侧抄起角弓,搭上一支涂了狼毒的羽箭,引弦便射。
说时迟,那时快。话音未落和-图-书,毒箭已经距离高怀德仅仅剩下咫尺之遥。就在大家伙儿吓得闭上眼睛的时候,原本看上去毫无防备的高怀德,却猛地在马背上来了个大拧身,手中拿起一只不晓得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圆盾迅速一挡,“当”地一声,将韩德璋的羽箭磕得倒飞出去,没入土中,深入盈尺。
乱世当中,善恶是非原本就不甚分明。数年来,皇帝杀诸侯宛若切菜,诸侯杀皇帝,也如同割鸡。高家昔日在朝廷和顾命大臣之间左右逢源,所图的不就是两头讨便宜,暗中积蓄力量壮大自身么?如今有了更好的机会,只要自己轻轻点一下头……
“无耻狗贼!”
然而,下一个瞬间,他眼前却忽然闪过了一个骄傲的身影。郑子明!从相遇那天,就处处压他一头。如果他高怀德今天选择了投降辽军,恐怕这辈子都无法再跟此人一争高下。只要一见面儿,就得低着脑袋灰溜溜地望风而逃。
“将军小心,幽州韩家没一个好东西!”
众家将七嘴八舌,不约而同地劝阻高怀德切莫自投罗网。
“住和-图-书口,你休要胡搅蛮缠!”高怀德被问得额头见汗,只能硬着头皮大声打断,“耶律阮那厮杀得大臣也不少。你别以为我远在中原就没所耳闻,前,前南院大王耶律刘哥,他哪里去了,怎么生死皆无音讯?”
拦住去路,当然是为了将其杀掉或者生擒。这句话,简直就是明知故问。但“归德军节度使之子”和“忠武节度使”这两顶帽子,却让同样自持血脉高贵的韩德璋,不愿把目的说得太直接。因此又笑了笑,大声说道:“胡虏?高世兄这话可就不妥当了。契丹人虽然久居塞外,却是正宗的大汉高祖后裔,耶律一姓,译过来为刘氏。倒是贵国的刘知远父子,才是地道的异域胡虏,趁着我大辽皇帝北归养病之机,窃据了中原皇位,倒行逆施!”
“嗯?啊?我呸!”见过巧舌如簧的,却没见过如此能绕着弯子把假话说成事实的。高怀德顿时把身子一伏,大啐特啐。然而,嘴巴里的吐沫吐完了,他却想不出足够的理由来反驳对方。辽国耶律氏的确一直自称是汉高祖刘邦的嫡系血http://m.hetushu•com脉,并且能拿出许多似是而非的证据。而刘知远也的确出身于沙陀,与后唐开国皇帝李克用一样,无论眼睛和头发的颜色,都跟中原豪杰大不相同。
从小到大,他都被家人灌输关于契丹皇帝如何宽宏大度,英明神武的谎言,因此在内心深处,早已把这些当成了事实。所以面对着已经抛弃了中原皇帝的高怀德,侃侃而谈,丝毫不觉得自己所说的话是何等地漏洞百出。
而以高怀德的性子,怎么可能向一个陌生的同龄人示弱?不待众家将的话音落下,已经一溜烟儿冲下了山坡。直到与对方相距不足三十步远,才又轻轻一带坐骑。手持银枪微微欠了欠身,高声回应道:“归德军节度使之子,大汉忠武军节度使高怀德,追杀胡虏至此。不知道韩将军拦下本节度的去路,到底有何所图?”
说罢,也不管对方如何舌灿莲花。一拨坐骑,径直跑向了自家兄弟。
“高兄也知道耶律刘哥?那你应该也知道,他勾结萧翰和耶律寅底石,窥探大位的逆行了?即便如此,陛下依旧饶了他http://m.hetushu.com全家不死,只是罚他去守着祖庙闭门思过而已。”韩德璋不慌不忙,笑着道出另外一个关于契丹皇帝如何仁慈的“证据”。
“你,你说这些,没什么用!”高怀德被问得又是头皮一紧,强打精神回嘴,“刘承佑倒行逆施,我们中原豪杰废了他,另立明君便是。无论如何,轮不到你这个认贼作父的家伙,来指手画脚。”
“将军小心冷箭!”高延福等人在山坡上看得真切,赶紧扯开嗓子大声提醒。
“放任斥候被我等杀光,此子心肠歹毒,将军不得不防!”
“我大辽皇帝,对部将亲如手足。即便犯下再大的过失,只要不涉及谋反,皆能得以善终。而反观伪汉,当皇帝在朝堂上设伏诛杀枢密使、宰相和财相,如此行为,古往今来闻所未闻,与茹毛饮血的禽兽有什么两样?”发现高怀德口才并不像身手同样高明,韩德璋立刻决定再接再厉,把契丹皇帝耶律阮的“宽宏大量”,与刘汉皇帝刘承佑的刻薄寡恩,迅速摆在了一处。
“你,你,你……”高怀德被气得直打哆嗦,却没有任何办法来反驳。相反,中http://m.hetushu.com原第一诸侯六个字,却如同毒液般,不停地腐蚀着他的心脏。
反观高怀德,原本就不擅长诡辩之术,对中原皇帝刘承佑最近所行之事,心中也的确极度不耻。因此,无论如何搜肠刮肚,都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反戈一击。直憋得脸色由红转青,由青转黑,才又扯开嗓子大吼了一句,“荒唐!耶律刘哥乃百战名将,理当马革裹尸。把他关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让他空有一身本事却无处施展,还不如直接杀了他。”
“那我大辽皇帝,至少没有殃及他的妻儿吧?”韩德璋胜卷在握,言谈举止愈发淡定从容,“史弘肇和郭威的家人呢,从七十岁老妪到垂髫小儿,可有一个被手下留情?”
“你说这些,高某不懂,也不知道如何反驳。”猛地吸了一口气,高怀德将腰杆挺直,一字一顿地回应,“但高某却知道一件事,男子汉大丈夫,不可为胡虏鹰犬。更不可带着异族屠杀自家同胞。否则,无论日后谁做皇帝,无论其后人怎么洗,都必将遗臭万年!来吧,不要再废话,咱们等会儿手底下见真章。但愿你的本事,配得上你的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