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十章 易鼎(一)

千军万马避一骑!
“唉,唉!”高延福举目四望,连连点头。
初冬的阳光不算太亮,却着实有些扎眼。以至于高怀德反复揉了好几次,才终于确信,幽州军的确退了。的确不是在诱敌深入,更没有耍其他什么鬼花招。
如果是步卒,倒也威胁不大。可自己这次偏偏带得全都是骑兵。如果战马受惊后私下乱窜,对手再趁机发起强攻……
“那倒不至于,首先他丢不了那么远。其次,他自己的战马同样会受惊。”高怀德想了想,颇为自信地摇头。
“以前只知道郑将军兵炼得好,武艺也万夫莫敌。今日在两军阵前看到,才明白我等先前还是看得浅了!”
望着正策马缓缓朝自己走过来的郑子明,高怀德心里忽然觉得嗓子眼儿处有些发干,脸上烫得厉害。端着武侯弩的手臂,也因为疲惫或者紧张,战栗不停。
“什么恩不恩的?都是军中袍泽,难道还有眼睁睁看着你们被人追杀的道理?”郑子明倒是很欣http://www•hetushu•com赏高怀德这种干净利索的性格,洒脱地摆摆手,笑着回应。
“哦,想必第一个姓韩的在高兄手上吃了大亏!”郑子明眉头轻轻一跳,笑着推测。
说罢,好像唯恐高氏家将们再挨着个儿过来向自己道谢般。策动坐骑,直奔自家大队而去。
“如果绑在箭杆上呢?或者做得更大一些,绑在床弩的弩杆上!”郑子明的脸色,却愈发地郑重,一边比划着,一边大声提醒。
李顺儿向来不知道谦虚两个字怎么写,听众人夸赞郑子明,顿时比夸自己还要高兴。飘飘欲仙挥了下胳膊,大声接茬,“这算什么?自打我家将军出道以来,有谁在他手上讨得过好去?姓韩的这次算聪明,见势不妙先跑了。如果胆敢放马一战,肯定又得落在我家将军手里,丢人现眼不说,到最后还得拖累全军!”
“可不是么,一将横枪,三军辟易。活了大半辈子,我只见到过这一回!”
高怀m•hetushu•com德不知道,也不愿意去猜测,郑子明到底跟那群姓韩的家伙之间,以前有过什么“交情”。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清楚地意识道,自己这辈子再也没有可能压过郑子明一头。哪怕自己的武艺磨练到比郑子明精湛十倍,哪怕自己在领兵方面的造诣积累到比郑子明高深十倍,也绝无可能!
“应该算是吧,差一点就宰了他。可恨他居然丢出了许多药发傀儡来,吓得战马不敢靠近!”高怀德的心情立刻好了许多,犹豫了一下,非常认真地解释。“就是那种过年时放的药发傀儡,没想到还能用在战阵上。非但能吓得坐骑六神无主,而且还能给自己人传递消息,让他们火速前来救援。好在我今天见势不妙,抢先走了一步。否则,真的被韩家这群疯狗围着打,能不能杀出来,还很难说。”
不待他话音落下,高怀德胯下的白龙驹,已经张开了四蹄。转眼间,就跑得只剩下了一个背影。把尚未明白过滋和图书味来的高氏亲兵们,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
“高兄速去,弟兄们都交给我!”郑子明毫不犹豫地点头,大声答应。
“这……”高怀德被问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眼前瞬间就浮现了两军交锋,铺天盖地的药发傀儡被弓箭发射到自己脚下的场景。
千军万马避一骑!
郑子明也终于松了一口气,用力抖了抖缰绳,大声吩咐,“顺子,帮我招呼这些兄弟。我带着咱们的人,头前去给大伙开路。”
未能及时将谢意送出的高延禄、高延德、高延义等人,望着郑子明的背影,低声赞叹。一个脸上写满了崇拜。
“行了,我家将军知道了。你家高将军不是故意怠慢,而是着急去向郑帅汇报军情!”刚刚凑上来的李顺儿,听得实在不耐烦。抢先一步,替自家主将回应。“此处距离冀州还远,你们几个要还没累趴下,就赶紧催动坐骑。若是再来一波敌军,可不敢保证,他们也像几个姓韩的那般知道进退!”
千军万马避一骑!
和_图_书而替自己挡住了所有幽州追兵的,不过是郑子明和他麾下的两个营沧州军。更确切的说,是郑子明一个人,硬生生吓走了所有追兵!
……
想到先前被人追得逃无可逃的情形,他顿时又觉得好生屈辱。而郑子明,却被“药发傀儡”这四个字,给勾走了全部注意力。皱着眉头思量半晌,才沉吟着道:“这的确是个大麻烦,药发傀儡按说没啥威力,但牲口却不像人这般清楚。今后沙场相遇,万一姓韩的把药发傀儡真的当武器乱丢……”
直到马蹄声也完全消逝不见,亲兵头目高延福才缓过神来。带着几分尴尬,冲着郑子明拱手道歉:“郑将军切莫见怪,我家将军向来都是这种风风火火模样,并非有意怠慢,更非不感念今日援手之恩!”
“施恩不图报,郑将军真有古人之风也!”
想到这儿,他再也顾不上为先前逃命的事情而感到羞愧。猛地一抖缰绳,大声叫道:“不行,得赶紧把此事告诉郑帅知晓。否则,我军猝不及www.hetushu.com防,肯定会吃大亏!”
“高将军好本事,居然遇到了二十余倍的敌军,依旧能溃围而出!”见高怀德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变换不定,郑子明还以为此人是因为被自己所救而抹不开面子,笑了笑,主动拱手。
追了自己一路,口口声声叫嚣着要切磋武艺的韩氏众兄弟,居然带着各自麾下的幽州军,连箭都没敢射一根,就不战而退!
作为武将,那是最大的荣耀。一辈子哪怕只经历一次,此生都永无遗憾。
“啊,不,不是!”高怀德顿时又像被人当胸打了一拳般,晃了晃,收起武侯弩,红着脸拱手,“不是溃围而出,是先跟一个姓韩的厮杀了一场。然后往回返的路上,又追过来这么大一窝。”
谁料高延福听了,心中却更觉愧疚。红着脸喃喃半晌,才又低声补充道:“将军施恩不图回报,我等却不能不记住自己的小命儿是怎么捡回来的。小人地位低,不敢说什么报恩的话。但今后将军有用到我等之处,刀山火海,必不敢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