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十章 易鼎(七)

“肯定不会,除非他是刘承佑的亲娘老子!”符昭序猛地朝桌案上擂了一拳,将米盘上代表敌军各部的旗帜,震得东倒西歪。
辽军南下,图的是趁火打劫。并没有不惜任何代价拯救刘汉朝廷的义务,亦没做好趁势入主中原的准备。否则,领军出征的就该是辽国皇帝耶律阮本人,而不是泰宁王耶律察割。
“呜―――呜―――”画角声,宛若龙吟,瞬间盖住了所有嘈杂。沧州军、护圣军、符家军……,所有中原精锐们骤然加速,宛若海潮般拍进了敌军大营。
众人答应一声,拔腿就走。不多时,就抵达了主帅郑仁诲的临时行辕。后者原本就不是个贪恋权势的人,临出发之前,又曾经得到郭威的暗中叮嘱,充分年青人们展露才华的机会。于是乎,连犹豫都没犹豫,就把大家伙儿预先商量好的对敌策略尽数接纳。
“保持速度,积蓄体力。不急,冬天夜长,天会和_图_书亮的很晚!”下一个瞬间,少年人在心中默默地叮嘱自己,同时尽可能地将身体放松,尽可能地让胯下战马将奔跑的节奏变得更加均匀。
“家兄也跟柴将军一起去,守城和接应的事情,交给郑帅、我和陶家妹子!”符赢轻轻看了他一眼,笑着替自家哥哥安排了一件相对简单的差事。
“那就一起去找郑帅!”柴荣原本也没将他的战斗力考虑在内,笑了笑,大声提议。
“我,子明和高怀德去偷袭萧天赐,大哥你来看住韩匡嗣!”赵匡胤的反应也不慢,挥舞着拳头补充。“皮室军擅长野战,咱们偏偏不给他上马列队机会。”
郑子明将火箭的前端朝火炬上一探,随即左手将弓臂斜向上呈三十度角扬起,右手松开了刚刚拉满的弓弦。
郑子明所部的四千沧州军,只有一千出头为骑兵。高怀德、符昭序、赵匡胤和柴荣的嫡系里,骑兵数量www•hetushu•com却超过了总数的一半。几家精挑细选,先选拔出了一万马上精锐。然后把剩下的所有弟兄,无论战兵和辅兵,按人头数一分为二。半数交给了柴荣和符昭序两个,负责去幽州军的营门前虚张声势,最后那一半儿,则由主帅郑仁诲亲自统帅,留守冀州,随时准备为前两路兵马提供接应。
今天,跟他并肩而战的,不再是韩重赟和杨光义。但那种感觉,却丝毫没有改变。郑子明悄悄地侧转头张望,恰恰看到赵匡胤那像火一样燃烧着的眼神。再将目光转向另外一侧,高怀德的面孔也迅速在黑暗中变得清晰,双眼被月光照得闪闪发亮。
符昭序闻听,本能地就想拒绝。比起在幽州军的大营附近装神弄鬼,他更愿意跟这郑子明、赵匡胤和高怀德三员猛将一道去夜踏连营。然而,但话还没等到达嘴边儿上,脚指头处,却传来了一阵刺痛。赶紧向后退了半和_图_书步,大声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咱们对幽州军,也不能掉以轻心。”
“点火,准备火箭!”郑子明迅速从马鞍下取出一把角弓,将前部包裹和硫磺和油球的火箭,搭在了弓臂上。
他身后的沧州军训练有素,很快就跟自家主帅的步调保持了一致。虽然只有区区一千人,却在极短时间之内,就将影响扩散到了全军。
每一匹战马的蹄子上,都包裹着羊毛和麻布。每一名将士的嘴里,都汉着木制的衔枚。人和马以每行五里便停下来歇息一次的节奏,稳定而迅速地朝老虎岭靠近。如水月光从天空中倾泻下来,照亮每一张凝重而又干净的面孔。
“从最近几天的试探结果上推断,幽州军士气很差,也没有跟咱们拼命的打算!”柴荣笑着开口,努力替郑子明将计划解释并补充完整,“如果咱们傍晚突然派遣一支大军去骚扰,韩匡嗣十有八九会坚守不出。然后,www•hetushu•com其余各路兵马就从西门出城,绕路潜往老虎岭。赶在天明前最黑的时候,给萧天赐致命一击。”
时间在忙碌中过得飞快,给人感觉只是一眨眼功夫,夕阳便已经落到了山下。柴荣和符昭序二人先带领疑兵出了北门,大张旗鼓地朝着幽州军的营地扑了过去。随即,郑子明、赵匡胤和高怀德三个,带领精挑细选出来的骑兵,悄无声息地出了东门,像猎食的猛兽般扑向了今晚的真正目标。
“呯!”一颗硕大的流星刺破夜幕,直奔远处的军营。紧跟着,是百颗、千颗。刹那间,四下里的山丘被火光照亮,枯树、乱石、杂草,都变得无比清晰。整个世界都从昏睡中被惊醒,号角声,呼喊声,还有动物受惊所发出的悲鸣,刹那间响成了一片。
“啪,啪啪,啪啪!”身边亲兵立刻打燃了火折子,点着染满了牛油的火炬。然后以最快速度,递到了自家主帅的胸前。
五里,五里,hetushu.com又五里……。已经没有半点儿绿色的大地,转眼被队伍就抛在身后。有一股熟悉的兴奋感,却伴着马蹄的奔行节奏,悄然涌上了郑子明的心头。一如当初他在泽州,与韩重赟、杨光义等人初次带领骑兵去偷袭山贼,浑身上下,每一根血管内,都充满了对胜利的渴望。
“吹角!”郑子明丢下骑弓,稳稳地端平的长枪。人和马骤然加速,在火光的照耀下,宛若神明从天而降。
这时候,却没人顾得上再去指责他的“鲁莽”。柴荣、赵匡胤、高怀德还有符赢、陶三春等女将,一个个都同样兴奋莫名。
一万将士,也跟着调整了节奏,与沧州军结伴悄然而行,就像乌云在大地上投下的一团阴影。随着月光的变化而变化,移动而移动,直到远处的土坡之上,忽然出现了一片军营的轮廓。
“没问题,大不了我多点一些火把,然后把辅兵也都拉出去!”柴荣从不跟自家兄弟争风,笑了笑,用力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