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一章 家国(二)

“奶奶的,这……”络腮胡子都指挥使咆哮着拨转坐骑,不是去尾随追杀郑子明,而是被迫先迎接如潮而来的枪锋。
“嘶嘶,嘶嘶,嘶嘶……”液体喷射声,在马蹄声后出现,迅速变得清晰。数个被横刀扫中却侥幸躲过了马蹄践踏的北汉国士兵,在原地艰难地旋转,旋转。鲜红色的血浆如同喷泉般,从他们身上的伤口处喷出来,高高地喷向半空,然后如同雾气一样散开,将阳光、空气和料峭的春风,都染得一片殷红。
“李将军,李将军……”几名亲兵嘴里发出绝望的哭喊,冲上前试图夺回络腮胡子的尸体。失去冷静的头脑,又没有袍泽配合的他们,就像数只扑火的飞蛾。转眼间,就在如林枪锋前,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第三排沧州军骑兵平端着骑枪,如涌潮般,踏过第二排沧州军留下的尸骸。左右两侧都有北汉骑兵在观望,他们却连看都不愿意多看。只管策马向前,向前,不做任何无谓的停留。
好汉双拳难敌四手,马背上也没有足够的躲闪腾挪空间。当每一个人在某一个瞬间要同时面对两到三杆骑枪之时,战马的高度优势和个人武艺所能起到作用,立刻输给了团队配合。只有不到一成的北汉国精骑,能做到与距和-图-书离自己最近的沧州军同归于尽。其余九成以上,都带着满肚子的遗憾撒手尘寰。
“噗!”“噗!”“噗!”……利刃捅入肉体的声音,不绝于耳。中间还夹杂着横刀断裂的脆响。北汉军仓促组成的第二道防线,再度化作了齑粉。沧州军的第一排骑兵,也再度减员将近一成。剩下的骑兵朝自家主帅的认旗处看了看,或者骄傲地甩掉骑枪长的敌军尸骸,或者骄傲地举起横刀,继续策马前行,宛若一群狮子发现了羔羊。
那不是空隙,是陷阱!是沧州军经过严密推算,而故意留下的陷阱!无论任何人一头冲进去,都会被瞬间吞没,吞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他们不能明知道冲进去会死,还前仆后继。
“一臂距离,一臂距离!”幸存的十人将们机械地补充。每个人都不去思考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喊,每个人都喊得格外大声。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又一排沧州军骑兵平端着骑枪,大摇大摆地从自家袍泽开辟的血路上跑过。同样是昂首挺胸,目不斜视。
“呜呜,呜呜,呜呜!”有愤怒地牛角号,在郑子明的侧后方,与画角声呼应。不是所有北汉国将士都被吓丢了魂魄,作为来自刘知远起家之地的强军,他们也有自己的和图书底蕴。一名身穿都指挥使服色的络腮胡子,带领千余名骑着高头大马的北汉勇士,果断斜插向了郑子明的身后。每个人都咬牙切齿,面目狰狞。
他是身手极为高明,即便放在沧州军中,也是个千人敌。与其正对的那名沧州军勇士甚至连此人的铠甲都没碰到,就被其直接用铁矛刺落于马下。然而,第二名、第三名骑兵却同时将骑枪对准了此人,毫不客气,一点儿也不讲“君子之道”。络腮胡子都指挥使挡住了第二杆骑枪却挡不住第三杆,大声叫骂着被挑上了半空,鲜血如同瀑布般淋了底下的沧州勇士满头满脸。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凄厉的画角声,从镇冀节度使张元衡不断转移的帅旗下响起,宛若冬夜旷野中的鬼哭。他再催战,催促自己麾下的嫡系,尽快全部投入战斗。不能耽搁,不能退缩,否则,就不是胜利与大败的问题。而是生与死。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第二队沧州骑兵,在陶大春的带领下,踩过敌军的尸体,向前追赶郑子明的脚步。每一名骑兵脸上,都写满了骄傲与自信。
“挡住,不然大伙全都得死!”百余名北汉国老兵紧随其后。
“跟上!”“跟上!”“跟上!”队伍中,百人将们扯开嗓子,和-图-书将已经刻进骨髓里的命令,一遍遍机械地重复。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第一排沧州军骑兵平端着骑枪,继续向前推进,速度依旧不算快,队伍当中,也隐约出现了十几个巨大的缺口。
“挡住,挡住他们,咱们人比他们多!”一名北汉国将领,怒吼着冲过来,试图螳臂当车。
剩余挡在第二队沧州骑兵前面的北汉骑兵,也纷纷被打落马下。从始至终,未能将沧州军的推进节奏延迟半拍。虽然他们所骑乘的战马,远比沧州军胯下的室韦马高。虽然他们单打独斗的本领,也个个不输于沧州兵卒。
“噗!”双层牛皮重甲与有战马速度加成的枪锋发生接触,像废纸一样被捅穿,根本起不到任何保护作用。紧跟着,是皮肤、肌肉和肋骨。冰冷的枪锋毫无停滞,直接戳碎了北汉国都头的肾脏。可怜的北汉国都头连惨叫声都未能发出来,五官扭曲,四肢缩卷成一团,立刻被活活痛死。
杀敌逾千自家不损一个,那是神话。几个呼吸之前的正面碰撞中,他们成功碾碎了敌军老兵仓促排出的拒马阵,自身也蒙受了不小的损失。原本看上去连绵如线的队伍,已经变得断断续续。很多勇士手中的骑枪,也因为承受不住撞击瞬间产生的反作用力,而断做了两截。
和*图*书跟上我!”郑子明又低低的提醒了一声,同时将染血的骑枪端平。刚才的那轮对撞中,他也刺死了一名北汉军士兵。对方生涩的战斗技巧和临终前绝望的面孔,令他心里头感觉非常不舒服。然而,这是战场,容不下任何慈悲。他所部沧州骑兵不到两千,对手麾下的总兵力却不低于三万。如果这个时候他下令停止战斗,自己和麾下弟兄们肯定都会被愤怒的敌军包围起来,剁成肉泥。
断断续续的直线,在前进中迅速合拢。骑枪一杆接一杆平端了起来,没有骑枪者,则从腰间抽出了横刀。枪锋和刀锋倒映着冰冷的日光,随着战马的脚步继续向前平推。宛若一道钢铁铸成的潮头。
“杀!”郑子明大声怒喝,同时毫不犹豫地磕打马镫。乌骓马嘴里发出一声霸气十足的咆哮,前蹄扬起,直奔距离自己最近那个北汉将领的头顶。拦路的北汉国都头侧身闪避,随即挺枪朝着乌骓马的脖颈急刺。另外一杆骑枪恰恰戳了过来,正中此人肋下。
再往后,则是近千名被另外一伙老兵们强逼着不准逃走的新丁,大部分人手里拿的是盾牌和横刀,还有一部分人手里只有木弓,整个队伍中只有半成左右,手里持的是标准制式长矛。
“当啷!”一名北汉百人将手中的兵器,忽然掉在了地上,发出了绝望http://m.hetushu.com的声响。紧跟着,“当啷!”“当啷!”“当啷!”……又是绝望的十数声。终于缓过神来的北汉骑兵们,纷纷丢下兵器,拨转坐骑,策马远遁。任中军位置传来的号角声是如何凄厉,都坚决不再回头。
这个空档找得非常准,充分利用了辽东马的速度优势和沧州军在阵形调配方面的缺陷。然而,没等络腮胡子拨转马头从郑子明的背后发起攻击,第二排骑枪组成的潮头已经席卷而至。
“啊——”数千名侥幸没有挡在马头前的北汉国兵卒,如噩梦中初醒。一个个倒拖着兵器,踉跄而退。将骑兵们刚才冲过的区域,完全让了出来。转瞬之后,便形成了一条通道,宽阔笔直,鲜血淋漓。
陆续还有北汉国骑兵奉命迂回而至,却谁也不敢再朝他们与第一队沧州军之间的空隙穿插。几乎所有北汉国骑兵都果断地拉紧了缰绳,任凭刚刚跑起速度的战马,扬起前蹄,晃动脑袋,大声嘶鸣、抗议,甚至嘴角落下点点血珠。
然而,依旧端坐在马背上的勇士们,却没有一个主动放慢速度。无论是否受伤,也无论是否还有力气继续将武器端平。只见他们尽量控制着坐骑的速度,同时用眼角的余光寻找距离自己最近的同伴。跟上去,一步不落地跟上去,马头尽量对齐同伴的马头,肩膀尽量对齐同伴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