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一章 家国(七)

“那,那岂,岂不要一路退到了深州城下?”赵光义跟不上他的思路,却依旧不愿服软,只是一味地胡搅蛮缠。
最近四、五个月来,他亲眼目睹的风云变幻,比之前十余年加在一起都多。见识和眼界,其实早已经被推到了高峰。就差一个契机,或者有人在身后狠狠再推上一把,就能腾空而起,遨游九霄。
赵光义被看得脸色微红,却不肯承认自己见识少,反应慢。四下看了看,带着几分赌气说道:“郑子明刚才说过,他曾经答应退避三舍,以报杨重贵当年相救之恩。”
“那倒是,三哥当初吃了不少苦!”赵光义终于彻底心服口服,流着汗,连连点头。“只可惜,杨重贵今天没有追过来。”
“那就先退够九十里再说!”高怀德毫不犹豫地回应。“反正双方都是骑兵,谁还能比谁快多少?”
“那,那……”天气不算太热,赵光义额头上,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瞪圆了无辜的眼睛,满脸难以置信。
“刘,刘崇刚刚赐了他国姓。”赵光义眼睛,顿时又瞪得滚圆,仰头看着高怀德,结结巴巴地抗议,“他们杨家又割据麟州……”
“我们俩出手打的是张hetushu.com元衡!”高怀德才不会承认郑子明毁诺,立刻冷笑着大声强调。“杨重贵是个正人君子,即便明白过来自己有可能上当,也厚不起脸皮来再来追赶。那张元衡急着将功赎罪……”
“尾随其后?”一句话没等说完,赵光义已经又急着打断,“尾随其后做什么?莫非……”
“那又如何?杨重贵前有坚城,后有令兄和我所带领的大军。他即便再骁勇善战,肯定也插翅难飞!”高怀德瞪了赵光义一眼,继续大声冷笑。
如画江山,古往今来,令多少英雄豪杰前仆后继,血流成河!
有些话,他父亲和哥哥以前从来没跟他说过。有些话,父亲和哥哥即便说,也不会说得如此直接辽荡。而今天,高怀德无意间的举动,却让他看到了一个与先前完全不同的世界。冰冷、幽暗,且无比的真实。
刘承佑灭史弘肇、杨邠、王章满门,杀郭威留在汴梁城内的所有家眷;郭威起兵报仇,众诸侯群起响应;刘承佑的叔叔刘崇按兵不动,眼睁睁地看着自家侄儿江山被夺,只因为郭威答应报了仇之后,拥立其长子刘赟为帝。而刘赟没等当上皇帝,却稀里糊涂就m.hetushu•com被毒死在了半路上。然后是郭威自己登基,国号大周。刘崇起兵为子复仇,邀请契丹人平分天下……
“对付杨无敌?”赵光义在马背上打了个趔趄,两只眼睛瞬间瞪得滚圆,“你们是故意放走了张元衡对不对?你们是不是早就料到杨重贵不会来追,所以才……”
“当然是断其退路,准备全歼其军了?否则,还能请他喝酒吃饭啊!”没想到赵匡胤的亲弟弟是如此一个头脑简单之辈,高怀德又看了赵光义一眼,冷冷地反问。
“赐姓又不是真姓,能当饭吃么?”本着提携后进的想法,高怀德笑了笑,撇着嘴补充。“麟州杨家,一个儿子送到太原,另一个儿子送到汴梁,早就让刘崇感到不满了。不找机会敲打一下,让刘崇如何震慑其他首鼠两端的诸侯?”
“要是杨重贵自己领兵来追呢?”赵光义还不服气,继续大胆假设。
“那,那,这,这……”赵光义阅历浅,战斗经验,费了好大力气,才弄明白了高怀德之言的关翘所在,抬起手,在汗津津的脸上抹了几把,喃喃地感慨,“这,这,真是让杨重贵输得没有任何话说了!我,我先前还以为和-图-书郑三哥迂腐,光知道效仿古人……”
“呼——”旷野中隐隐有风吹来,令高怀德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抬头仰望军中战旗,却发现旗面低垂,纹丝未动。
“没,没有!”赵光义不得不点头承认,却又觉得好生别扭。沉吟了片刻,再度哑着嗓子道,“可,可你和我哥出手了。你们现在都受郑三哥的节制。”
“他若是真的食古不化,坟墓旁的树早就长到碗口粗了!”高怀德翻了翻眼皮,傲然补充。
天下同辈英雄,他到现在位置唯一佩服的便是郑子明。非但武艺跟自己难分高下,韬略,智计,也远超常人。与此子为友,每时每刻,都令他身上有着使不完得劲儿。而与此子为敌,呵呵,杨重贵倒是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呢,还不是照样吃了哑巴亏?
“杨重贵乃真君子!”从高怀德嘴里,难得听到一句赞赏别人的话,虽然紧跟着就是一声叹息,“唉,可那又如何?他还能拗得过伪汉王刘崇么?你看着吧,用不了几天,刘崇就得派人过来督战。到那时,张元衡恩将仇报,再偷偷给上面递几句小话。唉,杨重贵除了拼死一战之外,还有什么其他选择?”
从小到大,他都www.hetushu.com被父亲和哥哥保护得密不通风,根本没经受过什么挫折,更没多少机会去了解人心之险恶。如今被高怀德拿杨重贵为例子,直接戳破了父兄精心构建的保护罩,顿时被眼前现实惊得毛骨悚然,神不守舍。
他感到有些害怕,有些震惊,但在内心深处,同时还涌起了一丝丝兴奋。就像小时候偷偷爬上后花园的桑树去摘桑葚,明知道可能会掉下来摔得满脸是血,却依旧会怀着紧张和恐惧奋勇登攀。因为他知道,只有爬到高处,才能看到更宽阔的天空,摘到更甜美的果实。哪怕那些果实原本不该属于自己。
“自古以来,帝王之家,几曾有过真情?李存孝还是李克用养大的呢,最后还不是被五马分尸?石重贵也是石敬瑭的养子,石敬瑭没等咽气呢,他已经被冯道和景延广两个,联手推上了帝位。”高怀德根本不知道自己亲手放出了什么,只顾着把赵光义继续当小孩子教训,“刘崇若是连杨重贵都不忍心下重手收拾,还有什么资格跟大周争夺天下。早点自己捆了双手投降便是,说不定陛下心软,还会饶他一命。”
“你慢慢看着吧,还有好瞧的呢。那刘崇先前为了当太上皇,眼睁www.hetushu.com睁地看着陛下一路攻入汴梁。如今太上皇没当成,立刻向契丹借兵入寇。”凡是心高气傲者,必好为人师。高怀德也不能免俗,见到赵光义一惊一乍的模样,忍不住继续低声指点,“这种人,怎么可能真的把赐姓当作一回事,无非是念在杨重贵武艺高强,想拿他当刀用罢了。至于砍柴火还是砍石头,哪里轮到刀子自己说得算!”
“他当然退避三舍了,你刚才看到郑子明出手了么?”高怀德耸耸肩,嘴角微微上翘,反问的话再度脱口而出。
“呼——”赵光义猛地吐了一口气,抬起手,将额头上的汗水一抹而尽。
“噢,噢!”赵光义流着汗点头,再也不敢反驳一个字。
“战场上的事情,怎么可能真的算无遗策?”高怀德轻轻看了他一眼,笑着点拨,“子明刚才撤下来时曾经说过,如果来追的是杨重贵,就先放他过去,再偃旗息鼓尾随其后。来追的是张元衡,就狠狠给对方一个教训。让北汉……”
警惕地提起长枪,他在马背上扭头四下张望。只见远处山峦起伏,草木葱茏。近处虽然有许多尸骸倒在地上,破坏了仲春风景,却依旧是处杂花生树,落樱缤纷。令人感觉,好似策马行在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