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二章 款曲(二)

这个比喻极为生动,哪怕对政务并不熟悉,甄婉莹也瞬间理解了耶律阮的想法。顾不得替远处的家乡父老担忧,她稍微斟酌了一下,继续柔声问道:“那陛下何不把你的理由直接说给他们听?他们既然能做到各部长老,应该不会太傻!”
虽然看上去非常年青,事实上,她比耶律阮大了足足十一岁。前半生力尽坎坷,最是珍惜现在的好时光。因此宁愿冒着被人指责胡乱干涉政务的危险,也想替年青性急的丈夫多分担一些。
所以,无论此人刚才那番话是真是假,做得到,做不到,甄婉如都铭刻五内,感激涕零。
他先前只想着要超越辽太宗耶律德光,却从没想到该如何去超越。而甄婉如的一句汲取教训,却如同醍醐灌顶,立刻让他找到了努力的方向。
“你跟我还如此客气做什么?”耶律阮一把将美人从地上拉起来,拍着对方的手背柔声说道,“朕要做天下人的皇帝,朕就得有包容全天下人的心胸,不能刻意去分别什么契丹、汉、回纥、党项。这是当http://m•hetushu.com年太祖亲口对朕说的,朕至今还牢牢记得。虽然有时候朕不得已……”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莫非朕说他们说错了么?”耶律阮非常敏感地竖起眉毛,双拳紧握,厉声质问。
“陛下还在为长老们阳奉阴违而郁闷么?”二皇后甄婉莹拖着酸软的身体走上前,猩红色的抹胸之下,跳动着耀眼的白。
话说到了一半儿,他忽然又想起自己先前就地征收补给和将中原视为金银牧场的打算,不由得老脸一红,压低了声音补充,“虽然有时候迫不得已,会抢一些粮食。但中原的节度使们,也一样抢,朕其实并不比他们更过分。等朕,等朕一统天下就好了。他们只需要忍忍,忍受阵痛就好。”
雨过之后,耶律阮又命人掌起了灯,对着挂在帐壁上的舆图幽幽叹气。
看着她娇滴滴的模样,耶律阮已经举了起来的拳头,又无力地放下,“这,这是比喻。你懂不懂,朕,朕在打比方。”
“陛下,陛下勿怪和图书。臣妾,臣妾真的不是笑您。臣妾是笑,笑黄羊窝里生兔子。唉吆,唉吆,”甄婉如笑得直不起腰,揉着肚子,不停地摆手求饶,“黄羊那么大,窝里怎么可能生出兔子?”
“先皇当年的教训?”耶律阮愣了愣,心头的怒火迅速降低。
那个汉家少妇已经死了,如今的她,是大辽国第二皇后,理当站在大辽国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至于发生在故乡的灾难,她一个小女子又何必去管,也没能力去管。
“臣妾当然知道陛下在打比方!”甄婉如直起腰,靠前几步,抓起耶律阮的右手拳头,在拳眼处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媚眼如酥,“别生气嘛,事实上,您比先皇强得多。至少在臣妾心里,您比先皇要强许多。先皇在中原立不住脚,您未必立不住。只要汲取先皇当年的教训就好!”
“他们当然不傻!他们精明着呢,只是精明过了头,只盯着眼前得失!”听自己的女人居然敢为政敌们说话,耶律阮顿时怒从心生。狠狠横了她一眼,瓮声瓮气地回应。“你以为http://m.hetushu.com朕没跟他们解释过么?朕已经耐着性子跟他们解释一百多回了!然而,他们,他们总是能找到敷衍朕的理由?”
耶律阮脾气暴躁,心胸狭窄,喜怒无常,即位之后对功臣名将大开杀戒。对契丹皇室的其他子弟也百般提防。但那都是对别人,对她,却是视若珍宝。从没大声呵斥过,更甭说一指头暴力相加。
傍晚时的雨,来得及,去得也快。
“噗哧!”仿佛根本不理解耶律阮此刻的心情,甄婉如被最后一句生动比喻逗得抿嘴而笑。刹那间,如娇花盛开,令军帐里的烛光都为之一暗。
她不提这个茬还好,一提,耶律阮心头的火苗,顿时就又高涨了三尺有余,“还不是用烂了的那一套?契丹人怕热,即便打下中原也无法占领。即便像先皇那样英明神武,最后也会被人群起而攻之,最后不得不仓惶北返。可朕,朕又不是先皇。难道先皇做不到的事情,朕就一定做不到么?倘若这个道理存在,那我大辽就不用继续东征西讨了。以后历代皇帝都守着老本过和_图_书日子就行,然后一代不如一代,黄羊窝里生兔子!”
他心中的无名业火消了,但问题却依旧没有解决。南征两个字,像一道魔咒般依旧缠绕在他心头,让他不达到目的就无法感觉轻松。
“臣妾谢陛下恩典!”甄婉如立刻跪了下去,红着眼睛叩头。
“什么事情?”耶律阮眉头轻皱,很是认真地询问。
“挑动对手内乱,坐收渔翁之利!”甄婉如贝齿轻咬,一字一顿地回应。
“嗯,陛下!”眼前猛地闪过契丹人入寇时,自己家破人亡,丈夫和孩子都惨死刀下的场景,甄婉如刹那间不寒而栗。但是,很快,她就强迫自己忘掉这些,全心全意是适应此刻的身份,适应眼前的富贵荣华。
“臣妾记得当年先皇临终时曾经由遗言。”能以一个女俘虏的身份爬上辽国后宫的第二主人位置,甄婉如的本事,当然不止是在献媚争宠。只见笑了笑,用非常舒缓地语速回忆。“此番南征,朕有三失。各地搜刮百姓钱财,是第一失;让契丹士兵打谷草扰民,是第二失;没有早点遣返节度使去治m.hetushu•com理各镇,是第三失。日后……”
“别说了,朕明白了!”耶律阮的眼睛,像狼一样发出幽幽的亮光,挥舞着胳膊,大声打断,“朕会将这三个教训记在骨头上,朕一定会让天下人都知道,朕不但是契丹人的皇帝,还是天下所有人的皇帝。朕会对他们都一视同仁,就像朕对待撒葛只和你。”
“那他们的理由是什么?”甄婉莹被吓了一哆嗦,却硬着头皮,继续刨根究底。
“除了他们还有谁?这帮老不死的东西,一个个眼睛只有芥菜籽那么大!”耶律阮用力咽了口吐沫,回应声里充满了愤恨,“可他们也不想想,家里即便堆着金山银山,早晚都有吃完的那一天。若是能拿下中原,就等于把金子和银子都变成了牛羊养在了田野里,什么时候想吃随便去拖一头就行,根本不用担心钱会花光。”
悄悄地“摆正”了心态,辽国二皇后甄婉如笑着说道:“陛下当然会是全天下人的皇帝,陛下将来肯定会远超汉武帝和唐太宗。但陛下可知,汉武帝大破匈奴,和唐太宗讨灭突厥,都曾经做了同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