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二章 款曲(六)

“王峻一直建议郭威对郑子明严加防范,却屡屡都被郭威的义子郭荣所阻。如今郭荣与郑子明二人俱在河北,而那王峻刚刚受封枢密使,兼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权倾朝野……”耶律阮在耍弄阴谋诡计方面绝对堪称天才,立刻就顺着耶律屋质的提醒举一反三。
结果刘赟前往汴梁的旅途才走了一半儿,郭威就在出发抵御契丹入侵的路上,忽然被其麾下的将领们套上了皇袍,“不得不”亲自做了皇帝。随即,刘赟被“深明大义”的李太后贬为湘阴公,然后又在刘崇“愤”而自立为帝后不久,稀里糊涂地死于非命。
注1:郭崇威,郭威麾下悍将。后为避讳,改名叫郭崇。曾奉王峻之命,劫持刘赟。然后将其毒死(一说受惊而死)。赵匡胤陈桥兵变后,郭崇因为怀念郭威和柴荣落泪,被人揭发。虽然被赵匡胤谅解,却很快就忧愤而死。
而辽国若是想不损失自己任何利益,去迅速增加郑子明的威望和功劳,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北汉做http://m•hetushu.com出牺牲。只是,那刘崇虽然主动向辽国称臣,却并非完全一个傀儡。不可能在明知掉会让自家损兵折将的情况下,还遵从来自宗主国的“上命”。
“如何反其道而行之?”耶律阮思路有点儿跟不上节奏,愣了愣,迟疑着追问。
第三,郭威乃大头兵出身的百战良将,而刘承佑和刘赟都是单弱公子哥,跟郭威的身材差别不是一般的大。偏偏郭威麾下的士兵们在行军的途中,能“随手”找到一件皇袍,套上去在郭威身上,不大不小,毫厘不差……
不愧为大辽国第一谋臣,只用了小半炷香功夫,他就兴奋地抚掌大笑,“有了!陛下,陛下强迫刘崇打败仗,他肯定不会奉诏。但陛下可以反其道而行之!”
“郑子明目前虽然战功赫赫,比起王峻的拥立之功来说,终究小了些!”见耶律阮跟自己如此心有灵犀,耶律屋质倍受鼓舞,立刻又低声开始勾画第二个圈套。
然而,在和-图-书耶律阮和耶律屋质这等曾经亲自参与过大辽皇位之争的内行眼里,所谓“黄袍加身”,却不过是郭威自己暗中操纵的一场阴谋。拙劣至极,从头到脚全都是破绽。
“他的大汉神武皇帝之位,都是朕下旨册封的,还多次主动认朕为叔父。如果朕要他打一个败仗他都不肯,朕还留他这个老侄子何用?”还没等耶律屋质想出该拿什么利益跟刘崇交换,耶律阮已经勃然大怒,又狠狠捶了帐篷一拳,厉声大喝。
所以对于郭威的“黄袍加身”,耶律阮和耶律屋质君臣向来是嗤之以鼻。如果将来有人能够也“被披迫上”一件黄袍,给郭威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耶律阮和耶律屋质君臣两个肯定做梦都得笑醒。而目前在他们看来,最有可能成为这个人的,恐怕就是郑子明!
“臣听说此番郭威能顺利登上皇位,其麾下心腹王峻居功至伟。”做事情向来喜欢谋定而后动,耶律屋质沉吟了片刻,再度幽幽地开口。
“有什么办法,你www•hetushu.com赶紧说。不必跟朕绕弯子!朕知道你肯定有办法。”意识到自己先前的主意有点馊,耶律阮不耐烦地挥手。
在局外人看来,郭威虽然是出尔反尔,先推刘赟做皇帝,然后又自己登基,却着实有些“被逼无奈”因素在。毕竟黄袍已经披在身上了,如果还继续“客气”下去,非但将来郭威自己会身首异处,麾下的一干弟兄们,也免不了遭到新皇帝的清算,个个死无葬身之地。
耶律屋质被吓了一哆嗦,赶紧用力摆手,“陛下,陛下,话不能这么说。那刘崇虽然是个‘侄皇帝’,但好歹也是一国之君。在群臣面前,多少得撑起个帝王模样来!陛下,陛下直接让他打败仗成全别人,他,他肯定无法奉诏。并且消息一但走漏,立刻会令郭威有所防范。接下来的离间之计,效果必将大打折扣。所以,所以……”
“陛下派人去申斥他,问他为何拿了我大辽国那么多马匹、粮草和辎重,却依旧屡吃败仗?如果他麾下的兵马再没有任何抢眼和图书表现,那就休怪我大辽弃之而去。我大辽的粮草辎重和马匹,不可能永远消耗在一群扶不起来的废物身上!”
“只怕刘崇不肯。”耶律屋质皱了皱眉,沉吟着道。“他,他毕竟……”
其次,郭威前脚在澶州被送上皇位,其麾下悍将郭崇威立刻就赶到了宋州。将正在做皇帝梦的刘赟给“保护”了起来,这个反应速度实在太快了些,时间卡得也实在太巧。
※※※
“嗯,资历和威望的确还差了些!即便被郭威给弃置不用,对伪周的军心士气的打击也不够大。”耶律阮想了想,默契地点头,“这样,你先去派人逼着石重贵给他写信。朕想办法让那郑子明再立些奇功,最好是一战而定河北那种。”
首先,当时南下的契丹主力,已经被郑仁诲、郭荣和郑子明等人联手击溃,同行的幽州军也仓惶拔营北撤,无法再对中原造成任何威胁,郭威根本没必要,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突然亲自带领大军离开汴梁北上。
郑子明和郭荣、赵匡胤等人,前一阵子虽然让杨重和_图_书贵吃了不小的亏。但杨重贵毕竟是成名多年的宿将,武艺、经验、谋略和威望,都不在郑子明和他的一众兄弟们之下。所以如今河北战场上,周军虽然占据了一定上风,想要说能有绝对胜算,却依旧为时尚早。更甭提将杨重贵、张元衡和呼延琮三个彻底赶回河东!
首先,郑子明战功赫赫,与当年的郭威一样素得士卒拥戴。其次,郑子明血脉足够“高贵”,远超周围同行。再次,中原自古以来就不缺追求建立“从龙之功”的毒士,一旦能从郑子明身上发现机会,他们会像闻到血腥味儿的野狗一般……
郭威打出“清君侧”的旗号杀奔汴梁的同时,为了避免刘崇的擎肘,曾经遣使向刘崇表态,事成之后要推举刘崇的长子刘赟做皇帝。刘崇对此信以为真,果然没有给自己的侄儿刘承佑派遣一兵一卒相援。并且在听闻郭威拿下汴梁之后,立刻让长子踏上了行程。
“容臣,容臣再斟酌,斟酌一二。”耶律屋质无奈地拱手苦笑,然后低下头去,数着地面上的金砖搜肠刮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