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二章 款曲(九)

“损失太大,不是互有胜负么?原来输的这么惨!这一场大败仗,你可曾向我父皇汇报?”刘镐好不容易才得到独当一面儿的权力,根本不知道如何使用,用眼皮夹了杨重贵一下,继续穷追猛打。
“噢,原来是这样!”刘镐终于注意到了张元衡的眼色,松开手,装作恍然大悟地点头。“朕误会杨将军和呼延将军了?”
“误会,真的是误会啊!殿下!”张元衡急得满脸是汗,一边伸手去夺天子剑,一边不停地向刘镐眨眼睛。“贼军最近的确气焰嚣张,殿下来得也的确正是时候。但,但杨将军、呼延将军和末将,先前也不是故意贻误战机!是,是见敌人来势汹汹,所以,所以故意坚守不出,慢其心,堕其气,然后再寻机图之!”
“殿下此言差异!”杨重贵终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强压着心头怒气,抱拳施礼,“截止到上个月底,我军与贼军交手,的确是互有胜败。最近几日,因为师老兵疲,才不得不暂据山而守。只待弟兄们恢复了元和-图-书气,便会立刻出去跟贼军一决雌雄!”
“误会,的确是误会!”张元衡将天子剑握在自己手里,唯恐其突然自动变成传说中的飞剑般小心谨慎,“杨将军和呼延将军都有万夫不当之勇,等闲百十个人根本近不了他们的身,怎么可能消极避战?是,是末将觉得贼军势头正旺,所以,所以提议大伙先暂且避一下他们的锋芒。”
他是三皇子不假,东征大将军和河北道大总管两个头衔,也货真价实。然而,货真价实的前提却是,对方得愿意继续给刘家效忠。如果对方原本就对刘家不怎么忠诚,并且脾气暴烈,发作起来不管不顾,他再试图拿皇子身份和天子剑压迫人家,就无异于干草堆儿中玩火。非但起不到任何效果,反而一不小心,就有将自己活活烧死的可能。
如果他记得没错,在张元衡的信里,可是没说过呼延琮半句好话。而今天他之所以冲着杨重贵发难,除了立威之外,另外一重目的就是替张元衡出气。谁料,他这hetushu.com边刚刚被呼延琮喷了满脸吐沫,张元衡却像没看见一样,跑出来替双方做起了和事佬……
“那又如何,有种,你拔出剑来朝这里砍。老子要是皱一皱眉,从此见到你就绕着走!”呼延琮是绿林瓢把子出身,可没杨重贵那么好的涵养,指指自家脖颈,继续咆哮不止。
“是!”门外的亲兵答应一声,拎着绳索就往里闯。待看清楚齐王刘镐要自己索拿的对象,立刻吓得愣了愣,两腿如灌了铅般再也无法向前移动分毫。
“误会?”刘镐没有张元衡力气大,瞪圆了眼睛满脸不解。
“孤,孤……”刘镐从小到大,几曾受过如此委屈?羞怒之下,立刻转过身去抓剑柄。然而,还没等他把天子剑拔出鞘,张元衡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死死抱住了他的胳膊,“殿下息怒,息怒啊。这,这全都是误会,误会!”
“这……”杨重贵身体绷直,手臂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至少还需要三到五天,上一仗损失太大,弟兄们的体m.hetushu•com力和士气都需要恢复!”
“看来孤初来乍到,对情况了解还不够!”大丈夫能屈能伸,当肚子里的怒火被冷水浇灭,刘镐立刻就恢复了理智。摆摆手,大声道:“呼延将军勿恼,孤先前的确鲁莽了。各位将军,各位前辈,请先各自回营休息。待孤,待孤再了解一下情况,再,再与众位共议破敌之策!”
话音刚落,一个愤怒的声音拔地而起,“还不是以为这厮在战场上带头逃命?关于那一仗的具体情况,还有弹劾这厮的奏折,早就用快马送到了令尊手上。你来得太急,恰好跟信使错过了而已!”
“啪……”没想到有人竟然敢当众顶撞自己,刘镐拍案而起,“呼,呼延琮?朕没问你,你为何要在中军咆哮?来人,将这厮给本王拿下!”
“呼延将军,不得无礼!”唯恐刘镐恼羞成怒,杨重贵赶紧追过来,用力拉住了自家兄弟一只胳膊。
“拿个屁!”呼延琮受张元衡所累,最近接连吃了好几次败仗,正憋着一肚子怒气无处发和图书泄。听齐王刘镐居然冲自己喊打喊杀,立刻迈动双腿向前走了数步,跟对方面对面拍打帅案,“要不是老子和杨大哥苦苦支撑,光凭着他们,你们老刘家早就把太行山以东的地盘都丢光了,你哪里有机会跑到老子面前装大尾巴狼?”
他长得又高又状,形如铁塔。而刘镐却是又白又嫩,宛若刚发好的豆芽菜。弹指间,豆芽菜就被铁塔的阴影给压得喘不过气来,摆着双手连连后退,“你,你,你怎么能如此对,对待孤。孤,孤乃奉旨前来整军的齐王。孤,孤,孤带着天子剑!”
“你别管!老子今天跟他说个清楚!”呼延琮狠狠一挥手,摆脱他的拉扯,指着刘镐的鼻子继续大声咆哮,“老子告诉你,即便在你亲娘老子面前,也还是同样的话。河北之所以打成了烂仗,完全是因为姓张的愚蠢无能,拖了所有人的后腿。你要是真的为破局而来,就赶紧割了这厮的脑袋,挂到旗杆上示众。看在你行事果决的份上,弟兄们也许还愿意再给你们老刘家一次机会。如果和*图*书你这厮不知好歹,像疯狗一样乱咬。甭说收复河北,能保住定州和镇州,老子就把呼延俩字倒着写,从此改姓延呼!”
“什么?殿下这话从何说来?”虽然早就猜到刘镐新官上任会放三把火,杨重贵却万万没想到第一把火就会朝自己头上烧,顿时一张面孔就涨成了茄子般颜色,剑眉倒竖,虎目圆睁,反问的话语脱口而出。
“恢复?什么时候能恢复?还需要几天时间,杨将军能给朕一个准信不?”刘镐心中先入为主,根本不愿相信杨重贵所说的每一个字。再度撇嘴耸肩,满脸鄙夷地追问。
“万夫不当之勇”六个字,用得实在妙极。就像一桶冰水般,顿时令刘镐肚子里的怒火应声而灭。
“孤说你写给父皇的军报有误,不是么?”刘镐耸耸肩,冷笑着摇头,“从上个月起就是互有胜败,两军对峙。原来就是这么对峙法,被人堵着门口痛打!若不是孤主动向父皇请缨前来督战,还不知道你们要对峙到什么时候去!”
此人究竟是哪一头的?此人到底安的是什么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