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二章 款曲(十三)

从当初不屑、暗中较劲儿,到现在的抚掌赞叹,他跟郑子明接触的时间越长,越是为对方的胸怀和气度而心折。跟这样的人并肩而战,你永远不用担心被抢走了原本应该属于自己功劳。跟这样的人并肩而战,你也永远不用担心他会提前逃走,令自己孤立无援,腹背受敌。
其余家将策马跟上,将剩下的刘氏亲卫连同掌骑官一扫而光。高怀德单手从地上拔起刘镐的帅旗,在头顶上随便卷了卷,遥遥地掷向不远处的血泊。家将们策马冲过去,将刘镐的帅旗用马蹄踩进了烂泥当中。
高怀德毫不犹豫地加速,用骑枪刺中了张奉的胸口。双臂用力,将此人的尸体甩上了半空。紧挨在高怀德身侧的高延福,则用骑枪挡住了李素,一个翻腕拨歪后者的兵器,再抖动枪杆来了个海底捞月,“噗”地一声,给此人来了个透心凉。
因为家族关系,他这辈子,恐怕跟郑子明都无法做朋友。
“呸!老子用得着你吩咐?”
“刘镐在哪?说出来,饶你们不死!”高怀德恰恰带领着队伍的前锋部分兜转回来,隔着十多丈远,用长枪指着帅旗下满脸血污的张奉、李素、王重阳等,厉声喝问。
他们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他们也有自己的尊严。他们许下了承诺,他们愿意用生命去兑现。
“这……,是!”高延禄愣了愣,用力点头。
经验丰富的高家骑兵,扯开嗓子,将自家少帅的命令一遍遍重复。恐慌www.hetushu.com,立刻从帅旗落地处开始四下蔓延,先前乱作一团的刘汉将士,顿时宛若雪崩。从几个点,迅速蔓延整个正面,然后再迅速向后蔓延,转眼间就蔓延到了全军。
“放下兵器,投降!”“放下兵器,投降!”“放下兵器,投降!”高延福等人,各自带着一伙弟兄,在溃兵中穿插往来,打翻负隅顽抗者,堵住仓惶逃命者,尽可能多地,将溃兵朝战场上某个固定区域收拢。
眼下郭威已经做了皇帝,郑子明麾下的将领本事越大,对于高家这样的诸侯来说,恐怕越是不幸。
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儿,这也是常识!在正面和左右两翼都有敌军骑兵全力追杀的情况下,步兵成功从战场上脱身的机会,微乎其微。
双方之间长相差不多,语言一模一样,以往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在胜局已定的情况下,他不愿做更多杀伤。
“刘镐已死……”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东西两个方向,很快就传来的嘹亮的回应。负责从两翼发起进攻的赵匡胤和郑子明,也都将自己目前所掌握的情况和所采取的行动,用角声传递给了高怀德。
“废物!”高怀德厌恶地朝求饶者身边吐了口吐沫,策马绕开对方,继续前行。
“不想死,就放下兵器!”高怀德策马,撞翻几个站在原地发傻者,扯开嗓子大声呵斥。
“他恐怕也是不能再争。”高延禄正www.hetushu.com押着两名将领打扮的俘虏走过来,见自家少帅的脸上又写满了钦佩的表情,忍不住低声说道。“那封信如果是真的,他功劳立得越大,郭氏对他越会小心提防。万一弄到功大莫酬……”
只是,此人身上却过早地被搭上了郭氏的烙印。
然而,此刻战场的溃兵不下三万,光凭着高家军自己,怎么可能全部吃得下?很快,高怀德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红着脸狠狠瞪了高延福等人一眼,大声吩咐,“吃相别太难看,吹角,把刘镐已经逃走的消息,告知郑将军和赵将军。看看他们有没有办法将正主追回来?”
“这家伙,真的是个做主帅的料,从来都不跟别人争功!”高怀德从画角声里,大致了解到了两支友军的情况,愣了愣后,轻轻抚掌。
枪锋将尸体挑上半空,马蹄带起一团团血色泥土。人肉堡垒中,未被骑兵波及的刘氏亲卫们,被自家袍泽的血浆染得满身通红,咬着牙,苦苦支撑。
“刘镐已死,不想死的放下兵器投降!”举头四下看了看,高怀德扯开嗓子大喊。
“算老子上辈子欠了你的!”
两翼的刘汉国部队也早已经崩溃,将领皆被阵斩。赵匡胤正带着一支轻骑尾随追杀敌军的骑兵,郑子明则主动留了下来,准备带领沧州军跟高家军一道收拢俘虏,打扫战场。
“高将军何必明知故问!”张奉、李素、王重阳三个,笑着摇了摇头,策动坐骑,飞蛾扑和-图-书火般朝着高怀德扑了过去。他们不可能再挺过这一轮攻击,他们已经完成了替主帅争取逃走时间的使命。接下来,他们要用鲜血来捍卫自己的荣誉。
“三皇子死了,三皇子死了!”
“轰!”“轰!”“轰!”第四波,第五波、第六波郭周骑兵冲来,将更多的尸体带走。每一波,都绝不恋战,一击过后,便策马冲向下一个目标。每一波,都令人肉堡垒向内坍塌数尺,缺口处,血流成河。
战争已经持续了七十余年,全国各地的男丁都非常稀缺。这些被打懵了的刘汉国溃兵,将来即便不能替高家征战,带回去之后开荒种地,也是一等一的好手。因此能多抓一些就多抓一些,抓得越多,对高家将来的发展越有益处。
他这辈子不想跟此人为敌,永远不想。
“饶命——”被撞倒者立刻双手抱头躺在了地上,大声哀求。主帅死了,全军崩溃,他们即便逃回去,恐怕也落不到什么好下场。还不如乖乖地把自己交给对手,也许还能苟延残喘。
三皇子可以被人打晕了带走,张元衡可以临阵脱逃,而他们,却没资格跟着一起离开。他们是刘镐的亲兵,他们是刘崇亲手挑选出来,保护其家人的精锐。此时此刻,他们必须尽可能地坚守在原地,尽可能地保持帅旗不被对手砍倒,尽可能地制造自家主帅还在指挥战斗的假象,尽可能地将全军崩溃的时刻向后拖……
如此,他们才能将自己人和敌军一起骗和_图_书过,才能替三皇子刘镐争取更多的逃命时间!
第三个与对方接战的是家将高延禄,与高延福一样,他也是自幼就接受了严格的训练。发现敌将有拼命的打算,他毫不犹豫地挺枪刺向了对手的战马脖颈。随即一抽一递,在对手连同战马一起倒地的瞬间,捅穿了此人脖颈。
“饶命,饶命啊……”
将是一军之胆,这是常识!如果主将被杀或者提前逃走,则战斗必败无疑。任何人都无力回天。
“轰!”又一伙高家军骑兵,擦着人肉堡垒的边缘冲过。雪亮的枪锋,带走十几具尸体,将堡垒削去厚厚的一层。
很快,人肉堡垒的填补速度,便跟不上损坏速度。坍塌的面积越来越大,坍塌的位置越来越深,直到露出核心处,孤零零的帅旗。
有人哭喊着转身逃命,唯恐自己跑得比同伴稍慢。有人捶胸顿足,放声嚎啕。还有人,则呆呆地站在原地,既不逃走,也不哭泣,羔羊般,等着对手举起屠刀。
“轰!”第三波高家军骑兵疾驰而至,撞在人头堡垒的边缘处,撞出一个血淋淋的豁口。
“中计了,中计了!”
“啊——”有几名胆子稍小的亲卫,终于无法承受死亡的压力,拨转坐骑,加入逃命队伍。还有数名刘氏亲卫,高喊着扑向了敌军,以期待尽快结束痛苦。但是,大多数亲卫兀自继续咬紧牙关坚持,咬紧牙关去填补被对手撞出来的缺口。
“刘镐已死,不想死的放下兵器投降!”
他们的速度和_图_书很快,配合也非常默契。一击之后,立刻远遁,根本不给对方还手机会。而坚守在帅旗附近的刘汉国亲卫,却无法利用起战马的速度。只能被动招架,努力自保。
“刘镐已死,不想死的放下兵器投降!”
“那封信不是真的。谁家父亲会祸害自己的儿子!”高怀德又狠狠瞪了他一眼,再度将头转向郑子明所在方位,心中默默地重复。
“胡说,那封信怎么可能是真的?谁家父亲会害自己亲生儿子?”高怀德双眉倒竖,厉声反驳。“管好你自己的嘴,咱们帮不了他的忙,至少不能在这件事上推波助澜!”
先前他率队的进攻方向,稍微偏左了一些,没有在第一时间冲到刘镐的帅旗下,擒贼擒王。此刻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正确目标,却非常失望的发现,敌军的主帅,刘汉国三皇子刘镐,居然跟自己玩了个金蝉脱壳!
“是!”高延福笑着点头,迅速从传令兵手里抢过画角,奋力吹响,“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奶奶的,孬种!”
被张元衡点了名的三名亲卫将佐,骂骂咧咧地冲着此人的背影啐了一口,举起兵器,马头衔马尾围成一个三角形,将刘镐的掌旗官连同帅旗一道挡在了人肉堡垒的正中央。
但是,做不成朋友,也未必就是敌人。
“张奉、李素、王重阳,你们三个带领大伙儿守住帅旗!”见刘镐被焦颂打晕带走,张元衡立刻毫不犹豫地大声吩咐。随即,也策动战马,以最快速度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