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三章 飓风(二)

“多谢,多谢两位哥哥,多谢高将军,多谢众位弟兄!”郑子明被苦涩麻木的心中,骤然涌起几缕暖意,躬下身体,朝四周轻轻拱手。“此刻如果没有你们,郑某真的要方寸大乱。”
“这……”刹那间,众人头上宛若被泼了一瓢冷水,脸上的兴奋,顿时消失不见。
她心思单纯,想法也比较直接。既然辽国君臣绑了郑子明的老爹为肉票,郑子明这边为何就不能以牙还牙,抓了刘崇的儿子刘镐?而后双方你别做初一,我也不做十五,好好坐下来商量如何走马换将。
“你,你还真想得开!”潘美没料到郑子明早就看清楚了符赢的小算盘,却听之任之,顿时气得脸都青了。又跺了跺脚,大声道:“你就不怕,她哪天真的把你当成傻子卖掉?我跟你打赌,刘镐没那么容易抓,即便抓到,契丹人也宁可让所有走狗寒心,不会答应走马换将!”
“本以为他是个赵括,放也就放了。唉,哪想到此人还有这用途?”
“他把柴荣留在这儿,其实是为了向朝廷证明,你根本没有听从令尊吩咐的机会,不可能领军投降契丹!”潘美被气得又是一哆嗦,咬着牙继续提醒。
“有劳了!”柴荣笑着向高怀德拱手,然后将目光转向郑子明,“三弟你尽管放心,即便天塌下来,咱们哥仨一起顶着。”
“柴大哥很有道理,然而,妾身却以为,陶家妹子的想法,未必不可一试!”就在众人倍感沮丧的时候,符赢的话又柔柔地响起,如同半夜时的烛光般,令所有人眼前为之一亮。
“是啊,咱们怎么没早点想到这一层?”
话音刚落,柴荣和赵匡胤两个立刻同时和_图_书抚掌。“善,此言甚善!”
试问从皇帝到文武百官,谁没有父母妻儿,三亲六故?谁可能把所有家人都时时刻刻保护得密不透风?今天你抓了我父亲,明天我去绑了你儿子,如此往复循环,又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尽头?
“这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她恐怕也在防范着你真的一时冲动,去投了契丹人!”潘美用力跺脚,真恨不得直接给郑子明头上来一下,令后者头脑恢复清醒。
“我知道,我原本也没打算听从!”郑子明点点头,表现依旧不温不火。
“轰隆——”天边隐隐有闷雷声滚过,盛夏时节到了,一场风暴正在酝酿。
潘美仿佛被雷劈了般,打了趔趄。接连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将身形重新站稳,“你,你说什么?你,你亲自去辽东?你怎么去?来回几千里路,你又怎么可能将人平安带回来!”
“是啊,高将军,舍你其谁?”
“明天一早,咱们就去找杨重贵决战。”
符赢的分析很有道理,契丹人可以不在乎刘镐的死活,却不能不在乎此事所带来的示范效应。如果他们不肯拿石重贵换刘镐,就意味着今后其他走狗们遇到了危险,他们也会见死不救。如此一来,其号召力和影响力,必然会受到极大的损害,以耶律阮的狡猾,应该分得清楚孰轻孰重!
这下,郑子明终于有了激烈反应。向后跳了一步,四下看了看,用极低的声音回应,“我的打算就是,你代替我,跟柴大哥他们一起去抓刘镐,虚张声势。而我自己,亲自去辽东把父亲救出来!”
众人七嘴八舌,纷纷附和赵匡胤的提议。
“要是http://m.hetushu.com白天的时候把刘镐给抓到就好了!”陶三春忽然插了一句,满脸懊恼。
“高将军……”
“行了,自家兄弟,不必解释那么多!”柴荣也笑了笑,出言替所有人解围,“况且刘镐只是一个儿皇帝之子,重要性怎么能跟伯父相比?即便把他抓过来,心疼的恐怕也只有刘崇自己。辽国人那边,才不会在乎他的死活。”
“追,我就不信……”
……
“嗯?”柴荣愣了愣,笑着将目光转向符赢。对于这个美丽且聪慧了女子,他接触越多,心中越是钦佩,“那你不妨说说,反正这里也没外人。即便说错了,大伙也不会计较!”
“大嫂之言有礼,咱们立刻想办法把刘镐捉回来!”
众人擦拳磨掌,个个跃跃欲试。
“理当如此。”郑子明笑了笑,好像对一切都了然于胸。“换了我也一样,毕竟一旦这里出了事,大周就会门户洞开,黄河以北,包括陛下起家的邺都,恐怕都得易手。更何况,她是她,柴大哥是柴大哥!”
暂时也拿不出更好的主意,因此柴荣、赵匡胤和郑子明三个,只能按照走马换将的思路去谋划。将目标明确之后,大家伙儿群策群力,很快,就弄出了一套完整的方案。然后,各自散去挑选部属,整顿队伍,准备第二天开始将计划付诸实施。
“喀嚓!”一道闪电,照亮他发白的面孔。反复打量郑子明,如同第一天见到此人般,他的目光里充满了陌生,“你,你,你原来早就准备着这一天。你,你,你,你当初不惜花费重金打造水师……”
赵匡胤将众人的议论声都听在了耳朵里,原本就已经红www.hetushu.com润脸色,立刻变得几欲滴血。“我,我不是故意要放走他,真的不是!我去追杀敌军骑兵的时候,根本没发现刘镐的身影。后来杨重贵领军前来接应,我当时身边的弟兄太少,又人困马乏,就只能主动退却。”
“追,追到太行山下去,把定州、易州和镇州也抢下来!”
“可不是么?早知道这样,白天时应该多派些人追杀他!”
“伪汉国刚刚吃了大败仗,士气低落。杨重贵即便生着三头六臂,也无力回天!”
正所谓急病乱投医,大伙眼下想不出别的办法帮助郑子明,陶三春的提议,便成为了唯一的解决方案。
“我们也不是责怪赵将军!”听郑子明如此说,先前懊悔没有活捉刘镐的几个人,也瞬间意识到了自己的话容易引起误会,赶紧走上前,笑着向赵匡胤解释,“我们,我们几个只是,只是,唉……”
“嘶——”众人闻听此言,不觉悄悄倒吸冷气。
绑人亲属要挟对方就范这种下三滥勾当,通常只有江湖好汉才喜欢干。两国交兵,几乎没有过任何先例。一旦有人采用了,首先,此举毫无疑问地意味着,他们已经失去了从战场上击败对手的信心。其次,对方也可以用同样的手段以牙还牙。
“自家兄弟不必说这些!”柴荣笑了笑,轻轻摆手,“朝廷那边的事情,我们替你解决。但伯父那边,咱们还得想个法子尽快把他老人家接回来。否则,拖得了一时拖不了一世。契丹人的诸多手段无法奏效,难免会恼羞成怒!”
“我知道,如今王峻刚刚升了枢密使,风头正劲。除了高怀德,别人回去,还真未必有机会见到陛下!”郑子明hetushu•com又笑了笑,满不在乎地点头。
“刘镐肯定连伯父的一根脚指头都比不上!”符赢笑了笑,先冲着郑子明微微颔首。随即,又将声音提高了几分,继续微笑着补充道:“但咱们抓了刘镐,却可以告诉契丹君臣,绑票要挟的事情,不光他们会干,一旦有人开了这个头,就别怪大伙跟着学。”
“我不是在夸她!”潘美顿时有些气结,又拉了郑子明的衣袖一下,将声音提高了几分强调,“我是说,她说话做事处处都留着后手。她让高怀德回去报捷,一方面是利用高家与皇上的关系,避免有人将柴荣的信截留。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将高怀德支开,以便你们哥仨可以按自己的想法行事!”
走马换将,讲究的是双方价值对等。连伪汉王刘崇本人在辽国君臣眼里,恐怕都是一头可有可无的老狗,刘崇的儿子,当然更是毫无价值可言。而石重贵的身价,则大大不同。
“是啊,有大哥和我在,绝不容许别人从你背后捅刀子!”赵匡胤也红着脸,低声重申。
“咔嚓!”又一道闪电落下,雷声夹着暴雨,将他的话和郑子明的回答,都吞没在无尽的黑暗当中。
高怀德原本就打算助郑子明一臂之力,此刻又赚足了面子,愈发坚定了仗义出手的信心。四下看了看,猛地把脊背挺了个笔直,然后大笑着点头,“也罢,高某就勉力一行。断不让某些心胸狭窄之辈,坏了郑兄弟的前程。”
“从水上去!”郑子明的回答伴着雷声,震得潘美身体再度摇摇晃晃。
首先,好歹此人曾经做过一任中原的皇帝,在遗老遗少们心中或许还有号召力。其次,此人在位时,好歹敢跟大辽开m•hetushu.com战,虽然败了,也值得尊敬。第三,俗话说,后二十年看子敬父。辽国君臣现在要对付的是郑子明,而郑子明在大周的年青将领一代中,到目前为止,肯定是最为出色的一个。
作为郑子明最信任的军师,潘美在整个议事过程中,都一言未发。待出了门,回到了自家的营区内,看看四下已经没有了外人,他却偷偷拉了郑子明一把,低声道:“那个姓符的女人,手段好生了得,恐怕是早已得了老狼符彦卿的真传!”
“二哥当时做的对,咱们原本就没打算活捉刘镐!”郑子明迅速将话头接过去,主动替赵匡胤开脱,“他那个人,志大才疏,又心胸狭窄。留他伪汉那边,远比把他抓到咱们这边来作用大。况且杨重贵也是百战之将,任何人与他仓促相遇,都不可能有必胜的把握!”
“那当然,否则也配不上柴家大哥!”郑子明轻轻点头,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好生疲倦。
“此外,刘镐虽然一文不值,契丹人暂时却还舍不得放弃刘崇这头猎狗!”符赢温柔地冲所有人笑了笑,眼睛明亮如夜空中的繁星,“此事是因为他们而起,如果咱们抓了刘镐要求换将,契丹人却选择了拒绝,肯定会令伪汉王刘崇寒心。其他与契丹有联络的小国,如南唐、西蜀,恐怕也会考虑,契丹人是否真的能够依仗!”
“我要是契丹人,我也不会!”郑子明就像傻了般,对潘美的观点不加任何反驳。
“高将军的确是最恰当人选!”
“那,那你还任由他们瞎胡折腾?”潘美实在无法忍受郑子明的木然,狠狠朝着他的脚尖儿出踩了一下,大声喝问。“你到底是什么打算?能不能直说,也省得我替你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