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三章 飓风(九)

正房内,一名刚才赶来的络腮胡子将领举着湿淋淋的马鞭,对着身边的四名契丹小头目破口大骂。而几个小头目显然对他不太服气,各自抱着膀子,抖动双腿,嘴角撇得比耳朵都高。
院子最深处的正房内,水,已经烧开了。
他们的预感非常正确,只是挑灯笼四下乱照的动作,实在过于愚蠢。昏黄的灯光,非但没有照到潜伏于黑暗中的潜入者,反而将他们的位置和人数,暴露得一清二楚。
郑子明默默的算了一下,自己带的人在几个瞬间之内,最多能将守卫的契丹兵杀掉二分之一,剩下的人绝对会将里面的人给惊动。
咔嚓,咔嚓,咔嚓,闪电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
“咔嚓!”“咔嚓!”“咔嚓!”闪电一个接着一个,照亮鬼魅的身影。照亮破旧低矮的房屋,还有一张张失去生气的面孔。
上前拍了下陶大春的肩膀,郑子明弯腰从尸体上捡回斧子,然后又低低的学了一声马嘶,伸长脖颈,开始观察院子里的第二层防御圈。
三名契丹兵卒,手捂轰隆,瞪大了眼睛,仰面朝天栽倒。
“好,我先上,你带人收拾其他人!”郑子明毫不犹豫地点头,随即,一个纵身扑向正房。左手短刃右手利斧,宛若下山扑食的猛兽。
他是正宗皇族,虽然血脉薄了些,也不是扎里木这种秣鞨将领所能惹得起。后者听了,只能悻悻地放下茶碗,挣扎着起身,“行,两位大哥和-图-书慢用,小弟去去就来!”
茅草屋下,一个偷懒的契丹兵,猛然冒出了头。与陶大春的目光,对了个正着。还没等他发出惊呼,郑子明飞起一斧,直接砍进了他的脖子里,契丹兵瞪大眼睛,头朝边上一歪,当场死去。
“强攻,突破这层房子,就到了看押令尊的后院!你直接往前突,剩下的交给我!”陶大春快速跟过来,回忆着郑子明预先画出的草图,小声提议。
“这鬼天气,真是要人命。呸。”一名巡查队的契丹兵抹着脸上的雨水,骂骂咧咧地说道。
李顺儿的叔伯兄弟李彪和其他一干平素训练时表现最好的弟兄们紧随其后,射术最好的王宝贵则占据了最前的位置,猫着腰,用狼一样的目光扫视周围。
“笨,避雨哪都可以去,干嘛去那,将军是又是去玩那孙皇帝了。你可不知道……”第三名契丹兵,恨恨地接茬儿。
说罢,披上蓑衣,命亲兵挑起灯笼,用牛皮挡住灯笼口,一头扎进了雨幕。
“行了,别光顾着耍他玩了!”只有契丹将军耶律钦心肠稍微“善良”些,笑了笑,低声劝阻,“一旦玩死,就不好交代了。皇上还留他有别的用途呢!”
“你这老货,皇帝当得不怎么样,这伺候人的本事倒是不错。”萧里蔑笑着夸奖了一句,抬起一条腿,随即,又将另外一只腿翘到石重贵的膝盖上,慢慢的抖动。
“轰”
“谁,谁在和图书那儿。萧铁狼、撒日勒,苦丁,你们几个干什么呢?出来,出来回话!”一小队契丹人冒着雨从临近的屋子里走出,用蓑衣遮住灯笼,朝着四下探望。雷声很大,雨如瓢泼,但是沙场上滚打多年的他们,依旧隐约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
第二层防御圈,是几间厢房连着一间正房。每间房屋内都亮着灯,透过雨幕,可以看见大约有一百二三十个契丹兵卒,分散在不同的放间内,正在百无聊赖地打哈欠。
陶勇带着另外十几名弟兄,跟在郑子明身后,如影随形。
“顺子,你带两个弟兄守住大门,其他人,跟我来!”郑子明冲着众人摆摆手,丢下一句话,继续院子内闪去。身子一起一伏,灵活得宛若传说中的幽灵。
郑子明将脸上的雨水擦了一下,舔了舔嘴唇,黝黑的眼睛透着无尽寒光,这已经是袭杀第三队巡查队了,虽然不知道对手的巡逻节奏,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留给他的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
“不知道什么,额。”最先说话的那名契丹兵扭头,忽然自家同伴脖子上出了一根红线。紧跟着,眼前一黑,天旋地转。
两名出来给坐骑填草料的契丹兵卒,刚刚从马棚口探了个头,就被郑子明一刀一个,瞬间送上了西天。
他们潜伏到这座小院边上,已经好几天了。今晚,终于等到了老天爷的垂青。
而把最尊贵的人踩在脚下,滋味赛过神仙。
郑子明、和_图_书陶大春和陶勇三个,收起武侯弩。合身扑上,手中匕首在闪电的照耀下,泛出淡淡的蓝光。
陶大春带着十几名弟兄,迅速散开,端起武侯弩,对准窗口。
“死,他才不会,否则,早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扎里木不屑地摇头,茶叶沫子吐得到处都是。
“咔嚓!”一道惨白色的闪电劈向院子深处,将正房的屋瓦,打出团团白烟。
三名辽国将领,萧里蔑、耶律钦、扎里木坐在椅子上,对头顶上的雷声充耳不闻。他们很忙,也很快活。
雷雨夜,正是杀人的好天气。
郑子明借着灯光,迅速算清了对手的数量。随即,朝着身后的陶大春等人轻轻挥手。
茶,也已经煮好摆在了桌案上。
天下最尊贵的人,据说是皇帝。
“噗!”郑子明送刀,抽刀,动作宛如行云流水。
血,迅速溅起,染红从天而降的雨水,散做一团团红烟。
李顺轻轻点头,立刻拉住两名距离自己最近的弟兄,打着手势,命令二人跟自己一道去看守所有人的退路。陶大春、陶勇、李彪、王宝贵和其他一干平素训练时表现最好的弟兄们,则紧跟在郑子明身后,呈分散队形,交替而进。借着狂风暴雨的掩护,一步步靠近今天的目标。
几乎同时,陶大春与陶勇二人对视了一眼,作了一个手势,率先躬身冲入了下一个掩护点,一个破的茅草屋下面。
漆黑的天空,再度银蛇乱舞,闪电肆无忌惮www•hetushu•com的在空中展示着自己的与众不同。
“还是萧狐狸他们几个好,可以跟着将军进去避避雨。”另外一名契丹兵将手中的弯刀挪了挪,满脸羡慕地说道说道。
“喂,你说,你儿子会不会听你的话,带着兵马前来替皇上效力?!”扎里木还唯恐他受折辱不够,将嘴里的茶叶朝地上吐了吐,拉着长声询问。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雷声翻滚,盖住地面上一切嘈杂。
陶大春、李顺儿、陶勇等人,纷纷从契丹人的腰间将匕首抽出来,单手扶住尸体,缓缓放倒。
他需要的,不是答案,而是石重贵受刺激后,那又悔又怒,却忍气吞声的模样。果然,这一次,石重贵又开始哆嗦了起来,红着眼睛,流着泪,就像一头即将被送上祭坛的羔羊。
这一招,他们平素训练过无数次,先是草人,然后是羊和猪,最后是牛。绝对不会找错地方。
“那也别光顾着玩闹,有空去外边看看!”耶律钦厌恶地将自己的茶碗向后挪了挪,沉声吩咐。
血,顺着伤口喷出,迅速将地面上的雨水染成了红色。然后又迅速被雨水稀释,顺着地面的坡度淌向了门外,转眼就跟泥浆混在了一处,再也看不出半点不同。
石重贵被吓得双腿发麻,却不得不咬着牙苦撑。双手上上下下,替对方舒筋活血。唯恐动作稍慢了,又要吃到苦头。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雷声滚滚,连绵不绝。
快乐都是大和-图-书人物们的,小人物,只能在雨里继续巡逻。虽然这穷乡僻壤,轻易都见不到几个陌生面孔。
三道寒光,忽然在雨幕中闪过。
其余契丹兵举刀迎战,更多没有尾羽的弩箭从他们背后射来,将他们挨个放倒在雨幕里。众沧州精锐迅速靠近,拔出匕首,在垂死者的喉咙处一抹,随即,将尸体迅速拖向墙根儿。
闪电过后,屋子里忽然一暗,正在躲雨的契丹兵倒下了一片。
一共八个契丹人,他们这边却又三十六个。四个对付一个还绰绰有余,根本不可能失手。
肾脏被戳破的契丹兵卒们,疼得脸色煞白,当场气绝。从开始到结束,都没能发出任何稍大一些的声响。
另外几名契丹兵卒果断抓起胸前的号角,快速赛向嘴边。然而,没等他们将号角吹响,全身的力气忽然从腰间溜走。
“嗖”
陶大春和弟兄们点点头,自动分成两列,借着雨幕的掩护,从左右两侧朝这小队契丹人摸了过去。
陶大春猫着腰冲过去,与郑子明一道,将这两名倒霉的契丹兵的尸体,拖到了马棚子内。棚子里的战马被血腥气所惊吓,不停地打起了响鼻。一道闷雷从天空中滚过,战马脖子上冒出了瀑布般的血浆,待天地间再度恢复安静,马棚子内,已经彻底恢复了沉寂,只有满地温热的尸体。
他们,跟着自家将军,准备再创造一项前所未有的奇迹。如果成功,足以震惊整个辽国,让耶律阮君臣从此后,日夜无法安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