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三章 飓风(十)

瞬间,石重贵脸上就出现一个靴子的泥印,鼻子,嘴巴,同时淌出了血来。一边擦,他一边快速后躲,哑着嗓子大声喊冤,“跟,跟我没关系。我发誓,萧将军,外边的人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扎里木手捂喉咙,眼睛瞪得滚圆,直到死去,他也无法相信,自己居然连一个回合都没支撑下来。
“老子是郑子明!”高大的身影愣了愣,随即怒吼下将斧刃加速劈下。
一名契丹百人将挥动铁锏,砸向他的胸口。郑子明举刀招架,当啷一声,刚刚捡来的长刀就断成了两截。他迅速撤步,后退,躲闪,随即,单手朝腰间一抹。一把短斧迅速飞出,砍碎契丹百人将的面门。
他们的主将在屋子里头,他们的责任,是先保护自家主将,再管敌人死活。
“敌袭,敌袭!”一队盔甲鲜明的亲兵贴着房檐冲过来,不去管近在咫尺的郑子明,却先扑向了屋门。
“那可不一定,说不好是你儿子来救你呢!”耶律钦冷笑,摇头,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判断。
“敌袭!敌袭!”有人叫喊着去摸兵器,还有人则试图打灭灯火。hetushu.com一个高大身影伴着雨水破窗而入,手起斧落,将两名惊慌失措的契丹兵砍翻在地。
陶勇带着几名弟兄,结阵而战,迅速清空郑子明身体两侧。
陶大春带着几名弟兄迅速追来,与周信所带的弟兄互为犄角,随时准备为前面冲刺的郑子明提供接应。
紧跟着,一道闪电劈向了他的面孔。扎里木本能地后退,躲闪,脊背贴上了墙壁,双手握成拳头在身前乱砸。
正在聚精会神判断外边情况的萧里蔑被吓了一哆嗦,扭过头,朝着石重贵的脸上就是一脚:“你这老货,找死么?即便是有人来救你,老子也让他们有来无回!”
推开一具喷血的尸体,郑子明抢过对方的铁棍,高举着继续向前猛扑。他需要用最快的速度冲杀进去,不必管后路和两侧。后面的这些契丹兵,自有他的兄弟们解决。
“噗。”
“迎战,迎战,跟我来!”络腮胡子猛地将距离自己最近的契丹小头目向前一推,双腿快速后退。随即,弃鞭,抽刀,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扎里木——!”契丹小头目哀嚎着发出一声诅咒,举起空空的双手去挡迎面劈下的短斧和*图*书。他是契丹人,络腮胡子是秣鞨人,平素仗着血脉高贵,他没少给对方下绊子。却万万没想到,对方以往对自己一忍再忍,关键时刻,却果断拿自己当做了盾牌。
“瞎说,除非他长了翅膀,能从天上飞过来!”耶律钦一脚踢到石重贵的屁股上,满脸怀疑地笑骂:“就这怂货,谁肯前来救他?隔着好几千里路,真当我百万契丹将士都是死人么?”
“站住,退出去。否则,我们就先结果姓石的。然后再跟你拼个鱼死网破!”
他素有几分蛮力,一拳下去,足以砸死一头野鹿。然而,郑子明的力气,却比他还大出许多,猛地一挥胳膊拨开了他的拳头,随即,手中短刃向前一吐,正中他的喉咙。
络腮胡子将领扎里木拔刀迎战,郑子明忽然冲他笑了笑,利斧带着血珠脱手而出,“当”地一声,将他的兵器砸飞到空中。
陶大春抢步扑上,堵住这伙亲兵。带头的百人将挥刀冲他猛砍,陶大春侧身闪避,树叶般贴着地面上的积水飘走。契丹百人将没想到对方居然不战自退,顿时微微一愣,陶勇毫不犹豫地从边上杀了出来,一杆长枪捅穿此人的身和*图*书膛。
他的力气太大,石重贵被踢得往前面一窜,恰恰扑倒在另外一位契丹将官萧里蔑的大腿旁。
窗外被闪电照得亮如白昼,有名彪形大汉,如虎豹伴扑向了周围的契丹兵卒,所过之处,没有一合之敌。
冲在最前方的郑子明,已无暇后顾,双腿跨过台阶,扑向屋门。
第三名挡路的契丹兵眼里明显露出了恐慌,转身,撒腿逃命。郑子明快速追了几步,一棍将其脑袋砸进了胸腔。
郑子明却连看都多没看他一眼,一脚踹开后门,纵身扑向院子最深处,沿途凡是遇到阻拦,皆一斧一个,尽数送上西天。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汉被人踩在脚下,两名契丹武将,一左一右,踩着老者,手中弯刀寒光闪烁。
“噗”的一声,随着长枪被抽出,契丹百人将歪倒在地。
几根长矛刺破雨幕,直奔他的腰杆和小腹。郑子明果断后退,陶勇带着两名弟兄狂奔而至,挡住契丹兵,与对方战作一团。
契丹小头目脑浆迸裂,瞪圆了眼睛,死不瞑目。
“进屋,进屋,外边有我!”陶大春高喊,手中钢刀丝毫不停,将周围的契丹亲兵逼得连连后退。
“喀嚓”一道紫http://m.hetushu.com色的闪电,将耶律钦的奚落,硬生生憋回了嗓子里。
哪有明知道有去无回,还要主动送死的。那郑子明又不是傻子。况且,石重贵跟他已经分别了这么多年,那点儿父子情分,早就该淡了,怎么值得他不顾一切过来舍命相救。
“啊——”一名将领打扮的家伙,咆哮着迎战。被他当头一棍,砸得倒飞出去,吐血而死。另外一名契丹兵卒试图蹲下身,偷袭他的小腿。被他又是一棍砸在了头上,连脑袋带头盔都砸了个四分五裂。
郑子明长刀一挥,一名举着长矛的契丹兵还没反应过来,便身首异处。
周信带着弟兄们加入战团,钢刀挥舞,泼出一片片血浪。
铁棍因为用力过猛,弯成了弧形。有人从身后扔来一把弯刀。郑子明转身接住,再一个转身,冲进下一群契丹人之间,身体在跳跃中不断的变换朝向,长刀化身为牛头马面手中的铁链,无情将周围的契丹人挨个拉紧地狱。
有一个魁梧的契丹猛士,忽然冲出屋门。手中的狼牙棒刚刚举起,就被郑子明横刀挡住。李彪跨步上前,长枪直奔此人哽嗓。契丹猛士咆哮后退,一脚门里,一脚门外。郑子明果断扑进和*图*书此人怀里,左手拔出短斧迅速上撩,“啪”的一声,将此人的下巴连同半边脑袋撩上了房梁。
在其身后,则是一小队身穿黑衣的死士,个个手持短刀,追着契丹兵将大砍大杀,宛若一群饿狼杀入羊群。
屋门的最后一道防线,破了,借助明晃晃的蜡烛,他将屋内的情况尽收眼底。
几名亲兵从屋子里冲出来,挥刀乱剁。李彪举枪上前格挡,替郑子明挡住了必杀一击。郑子明越步一跳,反手一刀,“呲”的一声,刀落臂断,利刃继续下劈,劈断了另外一名亲兵的喉咙。
周围的契丹人死的死,逃的逃,一扫而空。眼前忽然一亮,郑子明人刀合一,直接扑向了台阶。
台阶上,两名亲兵打扮的家伙,一人挺枪,一人举刀,呼喝迎战。王宝贵及时射出一箭,放倒其中一个。郑子明挥刀砍死另外一个,抬腿将尸体踢进了水坑。
嗖嗖,王宝贵及时放出两根弩箭。射翻了陶勇的对手。周围的沧州勇士迅速结成小阵,彼此配合着,将剩余的契丹兵挨个刺倒。
“怎么回事!”院子最深处的正房内,萧里蔑隐约听到几声叫喊,猛地站起来,扑向窗口,“不好,有人,有人来救这狗皇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