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三章 飓风(十二)

一名十人将咆哮着扑上来,被他挥刀砍翻。另外两人则左右夹击,逼得他手忙脚乱。郑子明忽然出现,挥刀从背后砍死一名夹击者。刀还未抽出,两把弯刀闪着寒光而至。
不顾半空中落下的血迹,郑子明单手推开尸体,抬脚,踢起一干长枪。沾了水的长枪沉重无比,却依旧被他踢得飞了起来,直奔另外一名契丹指挥使的胸口。
还没来得及摆开队形的契丹兵不敌郑子明三人的冲杀,生生被冲出了一道缺口。周信带领其余弟兄紧紧跟上,将缺口越扩越大,血流成河。
“别恋战,走!”郑子明大叫,挥刀划过一名百人将的嗓子。
李彪的长枪如同出水蛟龙,瞬间杀至战马右侧敌军当中,身形忽左忽右,变幻不定。一个个枪花耍得眼花缭乱,周围的契丹兵不得不放弃阻挡郑子明,举枪跟他搏斗,随即,被躲在暗处的王宝贵再度用弩箭挨个点名。
“围住他们,围住他们。果然在这儿,一个都不要放过!”带队的契丹将领满脸喜悦,挥舞这长刀大喊大叫。
“咚”!来不及将刀从尸体上过拔出来的郑子明,用敌军尸体挡住了弯刀的杀势,后面的契丹兵想直接将郑子明围住,不远处的李顺发现这一状况,纵身跳跃,踩到一个契丹兵的顶,随即翻身落到郑子明身侧,挥刀猛砍,将敌军的包围圈硬生生砍出一个缺口。
“跟我来!”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根长矛,郑子明遥遥地指向敌将帅和_图_书旗。同时,双腿狠狠磕打马腹部。
雷雨夜格外的暗,整个天空黑沉沉的。陶大春、周信等人一言不发,带领队伍,紧跟在战马之后。沿途过处,见一个砍一个,硬生生将敌军杀出一条血肉通道。
一道闪电划过,郑子明看到马背上自己丢掷投枪的家伙,皮盔,铁甲,耳畔装饰着两条湿漉漉的貂尾。
契丹兵用刀砍向飞过来的盾牌,不料,郑子明正等的就是在个机会,只见他如同一头下山捕食的猛虎,长刀自右向左一个横劈,顿时让两名名契丹兵的肚子同时迸出血水。
“走!”就在二人正欲再度击杀的时候,郑子明突然心中感到一阵危机,毫不犹豫大喝示警,连连退后。
他在这世界上,所剩下的,唯一的血脉至亲。
“二宝……”石重贵从喉咙中挤出两个字,一时之间,恍然如梦。
紧跟着郑子明身后的沧州勇士,却瞬间得到了提醒。果断从背后抽出弩弓,扣动扳机。
众人鱼贯而出,沿着来时的路,快速冲向了先前的隐藏处,风驰电掣。
“轰”
“轰”
郑子明抽刀,斜劈,横扫,背靠着李顺和陶大春旋转,夜战八方,生生将围上来的契丹兵逼退。“哇哇哇!”众契丹兵大叫着退后一步,弯刀恍若组织好了一样,再度变成一道亮带,齐齐劈来。
“啊!”契丹指挥使萧铁狼猛地来了个镫里藏身,躲过了必杀一击。待再度于马背上直起腰,http://m.hetushu.com郑子明的面孔已经近在咫尺。
他不认识郑子明,却认识趴在陶勇背上的石重贵。从石重贵身上,知道自己今夜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居然迎头堵住了一群大鱼。
“是敌军主将!擒贼擒王!”他脑海里迅速闪过一道亮光,随即想都不想,从腰间抽出飞斧,本能地掷了回去。
“啊啊啊——”一伙契丹刀盾兵终于看清楚冲过来战马上,坐的不是自己人,嚎叫着上前挡路。
几根投枪如毒蛇般飞来,命中郑子明胯下战马,血流如注。
“噗”陶大春的长刀横扫,几名契丹兵喉管直接裂开,倒地,地上雨水夹着鲜血,已经流淌得到处都是,四下里的雨水,也瞬间都变得殷红如血。
如此狂暴的天气里,普通弓箭,根本起不到任何效果。
“额。”百人将惨叫一声,脖子上的鲜血如喷泉一般涌出。
李顺带着弟兄们丢出短斧,瞬间将挡在郑子明战马前的长枪兵剁翻一片。长枪兵的队伍中,也出现了一道缺口,郑子明策马,急冲而过。
“轰!”还没等他来得及推算,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又一排投枪破空而至,逼得他不得不策马闪避。
武侯弩造价高昂,不宜大规模装备部队。但是其精准的命中率和巨大的杀伤力,却可以令人战栗。
“砰”
“给我!”陶勇快步冲上来,弯下脊背。
战马附近的契丹兵卒纷纷躲避,唯恐动作稍慢,步了自家指挥使的后尘。数和-图-书杆投枪却破空而来,将他们统统钉死在地上。
“杀!”陶大春和李顺同时挥动手臂,将另外两名契丹兵砍成了滚地葫芦。
“放箭,放箭!”带队契丹将领惊慌失措,扯开嗓子,高声叫喊,“不管是谁,狠狠的放箭。”
“锵锵”
陶大春将一个忽然从黑暗里冲到面前的契丹兵撂倒,闪到郑子明身侧,口中同样叫道:“撤。”
他们计算得很仔细,也很精确,几乎考虑了所有细节。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没有尾翼弩箭,即便在暴雨里,也能穿透皮甲。周围的契丹兵卒瞬间被射倒了一大排,剩下得大喊一声,抱头鼠窜。
马背上的人猝不及防,被飞斧直接命中面门。脑浆迸裂,当场栽落于地。
“去死!”王宝贵借助闪电的亮光,确定敌人的方位,然后扣动扳机,以瞬发的速度将敌人射杀。
“啊——”他大叫着举刀,下剁。却忽然间看不到对手的身影。紧跟着,大腿处猛地一痛,整个人飞到空中。
郑子明左手一使劲,抢在战马倒下前主动飞了出去。长枪下戳,捅穿一个契丹兵卒的小腹。随即,双腿下落,胳膊发力,将尸体直接甩了过去,将另外一群冲过来拦路的敌军,砸开了一个小缺口,他自己也随着尸体一个猛扑,贴在地上,瞬间滑到一名契丹兵脚下。
对方人多,又训练有素,经历了最初的慌乱之后,已经逐渐稳住了阵脚。而自己这边,总计才有五十多名弟和*图*书兄,绝对不能做更多纠缠。
“勇子先走,其他人,跟我一起来!”郑子明当即立断,冲进敌军,大开杀戒。紧随其后的陶大春和李彪,长刀挥洒,替他守住来自后面契丹兵的攻击。
然而,大伙儿刚刚离开院落还不到五百步,雨幕中,却忽然冲出了一群原本不该出现的人。
他已经反复辨认过,确信无疑,这就是自己的父亲,那个曾经信誓旦旦说自己不是亲生,而是捡来抱养的父亲,那个替辽国招降自己的前朝皇帝石重贵。
借着闪电的余光,郑子明看清楚了地面上深入盈尺的投枪,脸色瞬间变得一片铁青。皮室军,拦路的这支兵马,居然出自契丹最精锐的皮室军。而据他前几天四处刺探得知的情报,最近一支皮室军驻地,距离营州也有三百里,根本不该囚禁父亲地方出现,更不该出现在狂风暴雨当中。
乱箭齐发,却被大雨打得歪歪斜斜。
时间紧迫,每个环节都不能太多耽搁。每多耽搁一炷香时间,大伙距离阎王殿就更近了一步。
陶大春和李顺想都不想,两腿迅速向后滑步。刚刚挪开不到半尺远,“嗖嗖嗖”,三支投枪,直插刚才他刚才的落脚之地,摆出了一个端端正正的品字型。
营州附近有一条大河,但是,河岸距离石重贵的囚牢却有些远。他们必须,在守军做出反应之前,逃到河边,跳上藏在芦苇荡里船只,才能顺流而下,直奔大海。
郑子明手起刀落,将萧铁奴砍去首级,hetushu.com随即飞身上马,举起钢刀四下猛劈,“让开,让开,挡我者死!”
“别说话,咱们得赶紧走!”郑子明温柔地冲着自家父亲笑了笑,低声叮嘱。
吃了痛的辽东马嘴里发出一声咆哮,没有任何预兆的开始加速,踩着契丹兵的尸体,朝着辽军队伍的核心处冲了过去。
郑子明没有多废话,双手一用劲,将石重贵摆到陶勇背上,随手从怀里掏出一根早已准备好的丝绦,快速的绕了几圈,将二人拴在了一起。随即,扯开嗓子朝着院门里所有人大吼:“撤。”
电闪雷鸣,暴雨如注!
刚才躲在右侧射冷箭的王宝贵这时候,也集合了三五个人,大声吼道:“撤。”
郑子明在持枪前刺,马蹄直接踩向刀盾兵头顶,将刀盾兵们踩得鬼哭狼嚎。陶大春和周信一左一右,鬼魅般出现,将战马旁挥舞兵器的契丹人挨个放倒。
那个时而英雄,时而孬种,给了他生命,同时也给了他无数烦恼的父亲。
郑子明和陶大春,李顺三人被突如其来的变化逼得迅速后退,下一瞬间,郑子明将手中的盾牌当飞斧一样直接甩了过去。
长枪横扫,扫翻七八条大腿,断裂。手中兵器迅速换成契丹人丢下的弯刀,绕着圈子划过一道寒光。三条小腿,两只脚,交替飞起,郑子明抢过一面盾牌护住自己,单手挥刀,冲入敌军当中,宛若疯虎。
“去死!”其他沧州勇士也跟着扣动扳机,将弩弓上的弩箭射出。将近在咫尺的皮室军射得抱头鼠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