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四章 归来(五)

整个三角形阵列迅速缩小的一半,马和马之间的距离迅速拉开,人和人之间,彼此也无法互相掩护。
这个比喻实在足够生动,令周围的弟兄们轰然而笑。笑过之后,则继续调整队形,检视铠甲和兵器,舒缓心情和筋骨,准备迎接下一场激战。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凄厉的号角声,忽然在树林中吹响。发觉自家的埋伏没等启动,就已经暴露。领军的契丹将领,毫不犹豫地调整策略,发起抢攻。
“投枪准备!”郑子明在高速狂奔中,猛喊了一嗓子,同时单手从身后抽出一根三尺长的短矛。
“呀——”左翼的二十五名契丹勇郑赶在半路上,忽然如梦方醒。迅速拉动缰绳,落荒而逃。
“哇啊啊——”树林深处,一名身披猩红色斗篷的骑兵都指挥使,带着十名亲卫,逆着人流而上。
类似的战斗,他们在最近几天自己都数不清楚到底打了多少场。熟练得几乎已经麻木。所以将对手屠杀殆尽之后,习惯性的下一个动作,就是重新给武侯弩装填弩箭。
“顺子留下打扫战场,照顾我爹,其他人,各自带上一匹备用坐骑,继续!”郑子明看都不看,抬手拉住一匹无主的战马。随即,将钢鞭朝自家坐骑鞍子后的皮套里一插,顺势从战马的后腹部捞起系着皮索的弩弓,开始在飞奔中快速装填。
左右两翼的契丹骑兵立刻停止哀哭,催动坐骑迎战。其中靠右一边的骑兵,因为距离近,率先跟郑子明等人发生接和图书触,随即,一个接一个从马背上掉了下去,短短几个弹指间,便尽数被斩于马下。
第二波羽箭,再度从天而降。更多的战马悲鸣着摔倒,红雾蒸腾。马背上的骑兵或者战马跌倒前跳下,徒步前冲。或者跳上临近的备用坐骑,速度丝毫没有羽箭的狙击而变慢。
“一个不要放过!”郑子明大声强调,收起钢鞭,再度抄起武侯弩。
“杀,别让他们回去报信儿!”石重贵恰巧被李顺和另外两名骑兵保护着赶到,见到此景,立刻扯开嗓子大声提醒。
“吱呀呀,吱呀呀……”冰冷的角弓拉开声,再度响起。契丹弓箭手们,熟练地将弓箭搭上弓臂,准备发起第三轮覆盖涉及。
这套一边赶路一边准备战斗的奔袭方式,大家伙儿已经掌握得非常熟练。很快,每个人就都把自己的体力调整到了最佳状态。而此行的目的地,也遥遥在望了。数十名正在等待迎接自己人凯旋契丹东路军武士,发现迎来的是一伙浑身杀气的强敌,吓得从煮马奶的火堆旁跳了起来,捡起长枪短棍,仓促列阵。
陶大春、周信等沧州勇士迅速调整阵型,紧随其后,“杀,杀光他们!”
“一个不放,一个不放!”还能找到战马代步的沧州弟兄,迅速追上来,用弩箭、角弓或者投枪,从背后瞄准逃命者。
“嗖”“嗖”“嗖”“嗖”……,漫天箭雨如约而至,打起一片片猩红色的血花。
三十多支弩箭齐齐飞出,将对面仓促结阵的契丹人射翻和_图_书了一整排。郑子明弃弩,任其自行坠落,被皮索扯向马屁股后;抽钢鞭,磕马镫,人和战马化作一道闪电杀进敌群;挥鞭,下砸,将一名躲闪不及的敌将砸得吐血而死。目光从尸体上收回,他的大脑也对先前眼角余光所发现的东西,迅速做出了判断,“别恋战,突过去,然后跟我来!”
“唏嘘嘘……”铁骅骝大声咆哮着,调转方向,撞开一名敌军的尸体,直奔树林而去。“跟上,跟上,别恋战!”陶大春和周信两个大叫,拨转战马,紧随郑子明身后。“跟上,跟上!”其余沧州勇士用呐喊声互相提醒,也毫不犹豫拨转马头。丢下三十几名死里逃生的诱饵,将自家队伍,在飞奔中重新汇聚成一个完美的铁三角。
“狗日的,耶律阮还真瞧得起我!”郑子明笑了笑,转身冲着周信轻轻颔首。“他就不怕韩匡嗣伺机造反?”
“诺!”弟兄们齐齐答应,收兵器,抢马,捞弩,装填,策马踩过狼藉的敌军尸体。
“当狗当习惯了,怎么舍得丢掉脖子上那根绳儿?”陶大春也将战马稍微提前了半个身子,护住了郑子明的另外一侧。
两百多名契丹步卒,迈着大步走出树林,支起盾牌,架起长矛。一整队弓箭手,迅速拉弯了角弓,仰面搭上羽箭。队伍两翼,还各自有五十多名骑兵,却不忙着上前交战。而是从容地贴着战场边缘向前迂回,随时准备切断对手后路,将郑子明等人一网打尽。
“嗖——”二十多支投和-图-书枪几乎同时升空,掠过十五步的距离,掉头向下。锐利的枪锋,从空中绕过盾牌,将盾牌手和长枪手砸得东倒西歪。临时组成的盾墙上瞬间被砸出了几道巨大的裂缝,郑子明一马当先撞进去,钢鞭挥动,在周围砸起一团腥风血雨。
“噗!”一支投枪,结束了所有屈辱。
奇耻大辱,这是东路耶律家从未遇到过的奇耻大辱。如果不将罪魁祸首斩杀,他耶律杜虎海今后还有什么面目活在世上?
他曾经长期追随柴荣化妆成刀客四处刺探军情,因此对辽国内各派势力的情况都了如指掌。光凭先前被消灭的这一伙敌军身上的装束打扮,就能推测出其主帅是哪个,属于契丹人的哪座“山头”。
盾牌手跟着长枪兵,长枪兵追着弓箭手,不怕自己跑不过沧州军战马,只怕跑不过自家袍泽。上百名残兵,像炸了圈的羊羔一般,你追我赶,全力向树林深处逃窜。任同伴的哀鸣,在身后不断响起,谁都没有勇气再度回头。
郑子明愣了愣,猛地拨转马头,踩着敌军的尸体,从侧后方扑向右侧的一支敌军骑兵,“跟我来,杀光他们!”。
“大人——”先前试图迂回到郑子明等人时候,断其归路的契丹骑兵们,几乎亲眼目睹了从自家军阵崩溃到主帅被杀的整个过程,裂开嘴巴,大声哭嚎。
“挡箭——!”郑子明猛地一低头,喊声宛若虎啸。
他们的主人,则红着眼睛,跳向身侧伤势稍轻的备用马匹,动作干净利索,丝毫不拖泥带水www.hetushu.com
他是耶律杜虎海,耶律底烈的三儿子,契丹老汗王耶律阿保机,契丹……
弓箭手在近距离上,没有任何战斗力。立刻调转身形,疯狂向树林内逃窜。更多的沧州勇士冲入敌阵,追着弓箭手、长矛手和盾牌手,宛若饿虎扑向了羊群。前后短短两三个呼吸,契丹将领精心构建的杀阵,就已经彻底崩溃。
“投枪准备!”“投枪准备!”“投枪准备!”“投枪……!”
弩箭,也是经过多次回收过的。有的箭头处已经破损,有的杆部微微变形。还有的箭簇生了锈,急需要重新回炉。但是,身在茫茫塞外,大家伙儿根本没资格挑剔。只能尽量参照矬子里边拔大个的原则,在每次战斗之前,选出最好的几支装填。然后再进行下一轮回收,挑选,循环往复。
射向人体的箭矢,大多数都被弟兄们用盾牌挡住了。偶尔一两支漏网之鱼,也没伤到要害上,不至于令伤者立刻失去战斗力。但弟兄们胯下的战马,情况就有些惨不忍睹。很多战马身上都插了至少四五支雕翎,血如同喷泉伴沿着伤口向外喷射。
“掷!”郑子明绝对不给对方第三次射箭的机会,挥舞手臂,将投枪奋力抛出。
“唏嘘嘘嘘,稀嘘嘘嘘……”受伤的坐骑,嘴里发出低沉的悲鸣。放慢速度,宁可献血流干而死,也不肯拖累背上的主人。
箭如飞蝗,枪锋闪烁,如茵的草地上,瞬间溅满了耀眼的红!
眼前仓促结阵的敌军,和刚才被全歼的追兵,都不过是对手抛出和-图-书的诱饵。李顺的侦查结果有误,敌军不止是一个百人队。就在左侧的树林里,还有更多的兵马埋伏!
“嗖嗖嗖,嗖嗖,嗖嗖……”
“端弩!”郑子明左手挥动,右手平端,同时用目光判断自己和对方之间的距离。正准备下令攻击。然而,在,命令即将抵达嘴边的前一个瞬间,他却猛然感觉到,在左侧树林里,似乎有寒光闪了闪。
“啊呃!”耶律杜虎海的声音被卡在了嗓子眼儿,圆睁着双目坠马。陶大春和周信两个带着沧州弟兄冲上去,将他的亲信如同砍瓜切菜般屠戮殆尽。
“不对,情况不对。有埋伏!”警兆迅速从心底涌起,瞬间窜上他的头顶。“射!”手指扣动,眼睛迅速向四周扫过,刹那间,将附近山川地势,尽数扫进了脑海。
重复声不绝于耳,沧州勇士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执行了郑子明的指令,将兵器交于左手,右手马鞍后抽出投枪,紧紧握在掌心。
“砰砰,呯呯,咚咚!”敌阵快速从中央朝内塌陷,盾牌和矛兵们毫无还手之力,要么被打得筋断骨折,要么惨叫着向后退避。陶大春、周信等人趁虚而入,宛若尖刀一般,将契丹的阵型直接破开。随即冲进契丹弓箭手之间,疯狂的砍杀,如同两个地狱里出来的恶魔般,在战马身后留下一地尸骸。
“刚才那帮家伙不是皮室军!”周信快速将马头提前了半个身子,哑着嗓子向郑子明提醒。“看打扮,应该是翼王耶律底裂的东路军。原本驻扎在幽州,负责牵制和支援韩匡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