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四章 归来(八)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报仇,不杀郑子明,我等就不配做青牛和白马的子孙!”
“可不是么,假使当初刘承佑痛快点儿,将军早就带着沧州军直接横扫辽东了。”胜仗打多了,其他弟兄们也个个信心满满,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语有何轻狂。
更多的战马,从草海边缘涌了出来。旌旗招展,雪亮的刀光遮天蔽日。骑兵,大队的骑兵,不止是一个千人队,而是完完整整一个军!整个队伍的正中央处,有一面羊毛大纛迎风招展。
“报仇!”
耶律察割又笑着舔了舔自家嘴唇,猩红色的舌头在嘴巴里缓缓翻滚,“盆都,你带着一个千人队,去联络耶律底烈。告诉他,本王有一场大富贵要送给他。只要他照本王说得做,保证让那郑子明插翅难飞!”
“察割将军,报仇,报仇。肯定是郑子明干的,他刚刚离开,刚刚带着兵马离开……”
凄厉的号角声,交替而起。以名叫化葛里的契丹将领带头,每一名骑在白马背上的武士,都将联络用的号角举在了嘴边,发出了悲凉的腔调。
新仇旧恨,瞬间将所有契丹将士的心脏填满。令他们一个个两眼发红,头发根根倒竖。
www.hetushu.com“走!”郑子明立刻放弃了继续判断敌情,单手扯住石重贵的战马缰绳,大声呼喝,“敌军势大,没必要硬拼!”
“骑兵,全是骑兵!”王宝贵也撒腿逃了回来,挥舞着手臂大声示警,“带上空马!跑!快跑!超过一千人,我绝对不会听错!”
“是郑子明,肯定是郑子明!”耶律化葛里抽出弯刀,朝着四下胡乱劈砍。
“杀得好,杀得好!即便当年银枪孝节军在战场上与契丹人相遇,也不过如此!”唯恐年青人们笑话自己只顾着在旁边打哆嗦,却没胆子挥刀厮杀,石重贵迎向前,用颤抖的声音不住夸赞。
夕阳下,草海起伏,遮住战马的蹄痕。
太惨了,六十多具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血泊中。而周围的血泊尚未被阳光晒变颜色,不停地跳荡着耀眼的红!
然而,无论是凄厉的号角声,还是愤怒的叫喊声,都没能让辽国泰宁王耶律察割的脸色改变分毫。只见此人,淡定从容地策马前行,来到自家兄弟耶律化葛里身侧。淡定从容地跳下坐骑,亲手查验死者身上的伤口以及草叶上的马蹄痕迹。最后,又淡定从容地起身,向怒不可遏的下属们问道:“追,你们怎么保证和图书,遇到的下一支队伍,不是大辽东路军,而是郑子明乔装打扮?”
“化葛里,带几个机灵的过去看看。”羊毛大纛下,大辽泰宁王耶律察割挥了下手臂,沉声吩咐。
大辽皇帝许下一个王位,悬赏捉拿他。幽州韩氏许下万贯重金,只求他的人头。而他,却打扮成了东路军耶律底烈大详稳的手下,大摇大摆地在辽东招摇撞骗,杀人放火。将整个辽国的英雄好汉视若无物。
“你们怎么保证,郑子明手里,只有东路军的衣服,没有其他契丹兵马的盔甲?”耶律察割看了众人一眼,继续低声发问。面色冰冷,就像一块寒冬时节的牛粪盘儿。
“报仇,咱们分散开搜,就不信他能藏到地底下!”
只是一瞬间,他的脸色就狂变,果断翻身上马,大声吼道:“郑将军,上马快走,后面有大批骑兵朝咱们这个方向冲了过来。”
追,分头去追,追上去,替弟兄们出了这口窝囊气。他刚刚离开,道路也不熟悉,肯定跑不太远。
“走!走!驾!”其他大多数沧州勇士,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却本能地选择了服从。纷纷飞身上马,拉起正在吃草的备用坐骑,跟在郑子明身后夺路狂奔。
“报仇!”
杀,将其和_图_书碎尸万段,别管皇帝陛下的生擒旨意。只有杀了他,将其剁成肉泥。才能报春天时遭其击败的血海深仇,才能洗刷今天被他当着面杀掉同伙从容离去的奇耻大辱!
“是,大哥!”一名骑着白色战马的少年将领,大声答应。随即,带领百余名手下呼啸而出。眨眼间,就越过了先前那些骑着红色战马的契丹将士,冲到草海中明显颜色有些怪异的地方,将被杂草遮挡住的惨烈景象,瞬间尽收眼底。
“抓住郑子明,将其碎尸万段!”
“大哥,大哥,刚才那边好像有人!”一名骑着红色高头大马的契丹将领,飞速冲向羊毛大纛,隔着老远,就扯开嗓子叫嚷。“看打扮,是耶律底烈的爪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我们,撒腿就跑没影儿了!”
几匹枣红色的骏马,忽然在草海的西侧边缘出现。马背上的骑手朝着郑子明等人消失的方向看了看,满脸惊愕,不明所以。
契丹武士,死的全都是契丹武士,从百人长到小兵,一个都没逃掉。其中有七八个,明显是背后中箭。而刚才跳上马背飘然而去那群凶手,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三十人!
是郑子明干的,肯定是他。整个辽东,敢对契丹武士下此狠手,并且能保证自家几http://www•hetushu.com乎毫无损失的,只有他一个!
“咱们先前就是地盘小,粮草辎重有限。”陶勇同样不知道谦虚为何物,咧着猩红色的嘴巴大声补充,“如果朝廷早就封了大人做横海军节度使,让咱们有了充足和钱粮和时间,这次大人就不会只带着咱们几个人了。”
有胆子杀死如此多契丹武士,也有本事同时杀死如此多六十多名契丹武士的,只有郑子明。那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年,那个给他们带来无数屈辱的恶魔!
“这……”耶律化葛里等人愈发无言以对,眼角抽搐,手指握在刀柄上开开合合。
“真叫您老人家说中了,当初咱们在李家寨的时候,所以为楷模的,便是银枪孝节军!”李顺儿和李彪哥俩圈着几匹高头大马赶来,将石重贵的夸奖,毫不客气地笑纳。
二人的谨慎态度,迅速让所有同伴从胜利的喜悦中恢复了冷静。陶勇带着几名弟兄去帮李顺抓马,王宝贵带着另外几人去收集尸体上的箭壶。周信则四下看了看,跳下坐骑,将耳朵缓缓贴在了地面上。
“是!”李顺儿听完,毫不犹豫第收起笑容,掉头去抓更多的无主坐骑。始终跟在郑子明身边的陶大春则默默地拉起武侯弩,将三支看似相对完好的弩箭,一根接一根压和图书进了击发槽内。
唯独脸上不见任何惊喜和傲慢的,只有郑子明本人。只见他心神不宁地回头扫了一眼战场,压低了声音对李顺儿吩咐:“顺子,去将马匹都拉过来,咱们换马赶路。”
“这……”正被怒火烧得欲仙欲死的耶律盆都、耶律奚俭,耶律化葛里等契丹将领愣了愣,面面相觑。
“你等不必如此愤怒,他跑不了!”见周围的怒吼声渐渐变成了粗重的呼吸,耶律察割忽然笑了笑,脸上瞬间涌满了恶毒,“我比你们还把不得将他抓回来,蹂躏至死。但这节骨眼儿上,分兵搜索,只会让他钻了空子!”
“这……”耶律盆都、耶律奚俭,耶律化葛里等将领听得满头雾水,不知道该怎么接茬儿才好。
双方都知道郑子明乔装打扮成了契丹人,双方都必须先下手为强才有把握将郑子明杀死,双方一旦误会了对方的身份,就立刻拔刀相向,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眼下奉命拉网追杀郑子明父子的辽国兵马,恐怕不下十万。并且大多数都分成了百人规模左右的小股,只有自家大王,才拒绝了朝廷许诺的第二个王位诱惑,坚持让麾下兵马统一行动。如果按照大伙儿先前的提议,分头去追,恐怕没等追上郑子明,率先遇到的,就是其他四下搜索的契丹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