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四章 归来(十)

“什么?”陶大春被吓了一跳,手一松,差点从树枝上掉下去把自己摔个稀巴烂。
“哎,哎!”李顺连声答应着,上前替他搀扶住石重贵的胳膊,“您尽管去,伯父交给我!”
“将军,五里外,出现了一支过路的骑兵。”正在另外一个哨位负责守夜的李顺儿,跑得满头大汗,远远地向郑子明行了个军礼,迅速汇报。
“这……”没想到自家儿子说得如此霸气,石重贵愣了愣,肚子里准备了半宿的话语,立刻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如果二宝起兵争夺天下?忽然间,一个狂热的念头,从石重贵心底涌起,烧得他热血沸腾。然而,猛然又想起自己被推上皇位之后,石家儿孙对自己的刻意疏远,姑父杜重威的阵前倒戈,以及国破家亡时的重重苦难,他全身上下的热血,又迅速变得一片冰凉。
“没事,我出谷外看看。”郑子明摇摇头,笑着回应,旋即,又轻轻拍了拍陶大春的肩膀,“你继续歇会儿。”
“人老了,睡不着!”石重贵长长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低声回应。“所以就想着上来看一看你,要不然,我总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郑子明站在星空下,一动不动。就像一棵千年古松般,挺拔且安静,对头顶上噪呱的乌鸦叫声充耳不闻。
“好!”郑子明冲他点点头,拔腿就走。刚走出十几步,陶大春已经握着佩刀和皮盾和*图*书快速追了上来,“怎么了?顺子发现了什么情况?”
“灯下黑,契丹人夜里赶路,咱们刚好偷偷地跟在他身后。有他们做掩护,咱们明天用不了天亮,就能赶到藏船的地方!”郑子明伸手捞了陶大春一把,同时迅速补充。
二人心里都知道机不可失,因此动作极快。只花费了小半盏茶时间,就已经回到了自家临时营地,把勇士们挨个从睡梦中叫起来,带起战马、兵器和干粮,悄无声息地溜出了山谷。然后又如猎食的灵猫般,悄无声息地,缀在举着火把赶路的大队契丹兵马之后。
与其他大部分契丹中层将领一样,他也对追捕石重贵父子的任务,不怎么感兴趣。一个做过契丹人俘虏的前前朝皇帝,一个不被自己朝廷信任的地方武将,即便平安回到中原,又能给大辽造成什么威胁?犯得着倾全国之力,去追捕这两只苍蝇么?这下好了,将来苍蝇无论能否打死,大辽铁骑的脸都丢尽了。十万人,十万人打两个唉,多威风!多厉害!石重贵父子几乎什么都没干,就都成了万人难敌的绝世猛将,转眼间名扬天下!
“好主意!”陶大春如梦方醒,旋即佩服得五体投地,“我这就去,亏了这群勤快的契丹人!”
夜风并不冷,羊毛披风也挡不住山间湿气。但郑子明的背上,却涌起了一丝丝暖意。侧过头,他和*图*书对着自己的父亲笑了笑,低声道:“还不到换岗的时候,况且我也不累。您呢,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按照他们原来的打算,大家伙儿在后半夜出发,借助夜幕掩护悄悄赶路。沿途还得提防被各部契丹武士听见马蹄声,不能跑得太快。即便顺利抵达辽河畔,也得是日出时分了。而现在,有一群免费劳力头前开路,大伙至少能早到河畔一个时辰。黎明前的黑暗,将成为最好的掩护,成功上船的机会大增。
“怕是人心……”石重贵犹豫了一下,非常不忍心地提醒。“二宝,帝王家,帝王家里向来没什么亲情。寡人两个字一出口,就是孤单单一个,从此,兄弟就全都成了臣子。”
“不怕,我仔细推算过了。泄漏消息的人,不应该是郭威,郭威没有那么无耻!”郑子明笑了笑,脸上露出了几分坚毅。“况且您传位给刘知远的诏书,早就传得天下皆知。如果他们连您这样一个手无一兵一卒的老人都容不下,郭威君臣的心胸也就太狭窄了,他们还有什么资格重整九州?有什么资格,从契丹人手里重夺燕云?!”
“您,您胡说什么啊,以后的日子长着呢!”郑子明被自家父亲突然流露出来的诀别之意吓了一大跳,赶紧低下头,盯着对方的眼睛说道:“后半夜咱们快点儿赶路,明天日出之前,就能到辽河与三岔河的交和图书界处。那里拴着一艘大船,船上还有五六个弟兄在看着,绝对不会轻易被洪水给冲走!”
“不怕,我还有沧州,沧州东边就是大海!”郑子明的回答依旧平静而坚定,仿佛早就准备好了退路般,无忧,亦无惧。“您放心好了,我说能保住您,就一定能保住您。”
“我知道,我知道!”石重贵抬头看着自家儿子,满脸幸福。儿子已经长大了,长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如果平安回到中原,以其在辽东转战千里的辉煌事迹,这辈子即便不能封王拜相,轻易也不会有人再敢动他一根寒毛。前提是,他不会威胁到别人的雄图霸业。
“嗯,这个主意不错!”石重贵点头,真的抬起手来,在自家儿子被晒黑的脸蛋儿上轻轻捏了捏,然后又狠狠掐了下自己的大腿根儿。直到一股刺痛涌上心底,才满足咧了下嘴,低声感慨,“嗯,的确是真的!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见到你,还能自由自在地陪着你看星星。二宝,有这么几天像人样的日子,爹知足啦!”
“我没什么大志向,做个领兵的节度使就行了。好歹自由自在。我的结义兄长柴荣,应该能做个好皇帝,我可没打算跟他兵戎相见!”郑子明又笑了笑,托起父亲的胳膊,一边往下走,一边低声回应,“况且只要有他在,就没人敢打我的主意。”
“哇哇,哇哇,哇哇……”数http://www.hetushu.com不清的乌鸦,拍打着翅膀从天空中飞过,将夜的宁静,搅得支离破碎。
“爹知道,你有足够把握带爹回中原!”不等郑子明继续开口安慰,石重贵快速补充,“但是,二宝,爹回去之后,你怎么办呢?这次,肯定是有人不愿意让爹回去,才故意把你的行踪泄漏给了辽国人。爹如果跟你回去了……”
“二宝,你将来……”带着几分试探,几分畏惧,石重贵小心翼翼地询问。唯恐说错了一个字,让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父子亲情,瞬间变成细沙从十指之间的缝隙处溜走。
郑子明无奈,只好由着他跟上自己的脚步。二人一前一后,向山谷口走了大约四、五百步,然后又向南拐出了二十几步,快速爬上了两棵油松,举目向正东观望。
对啊,如果连一个无权无兵的老人都没心胸去容纳,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做得好中原的皇帝?这样的昏君,又怎么可能驱动虎狼之士,重整九州,收复燕云?不过是鼠目寸光的跳梁小丑罢了,皇帝位置能坐几天还都不一定呢。自家儿子回去之后,要地盘有地盘儿,要声望有声望,麾下还有一群骁勇善战的弟兄,又何必畏惧于他?
“下去歇会儿吧!这里足够偏僻,契丹人轻易找不过来!”石重贵踩着山石缓缓而上,抬起手,给儿子披了一件羊毛披风。
远处的敌军,规模至少在三千以上。很显然,契http://www•hetushu.com丹人汲取了前些日子被打得尸横遍野的教训,把队伍都收拢在了一处,不再给大伙儿下手之机。但草原这么大,契丹人越是收拢队伍,留下的空隙也就越宽。沧州勇士们只要应对得当,肯定有机会从两支敌军的缝隙中钻过去,然后一飞冲霄。
“二宝你准备……”石重贵愣了愣,正打算再问,却看到李顺急匆匆地,从山下跑了上来。
一条红色的灯火长龙,迅速出现在二人眼底。有数百丈长,在宽阔的旷野中,高速向前爬动。人喊声,马嘶声,还有马蹄敲打地面的轰鸣声,此起彼伏,在漆黑的夜幕下,显得格外喧嚣。
陶大春没有说话,缓缓舒展自家手臂,然后,继续亦步亦趋。
“奶奶的,大半夜的,连个安稳觉都不让睡,瞎折腾什么劲儿!”火把和灯球组成的长龙下,契丹北路军左厢白马营都指挥使耶律大木,一边用手驱赶着飞虫,一边骂骂咧咧地嘟囔。
“不是梦,我就在你眼前站着呢,不信,您可以掐掐我,或自己掐自己一把!”郑子明笑了笑,非常体贴的安慰。
“契丹人学聪明了,不再分成小队来到处撒网!”陶大春笑了笑,脸上露出了几分得意。
“先不忙叫醒兄弟们,随我去看看。”郑子明略作沉吟,然后低声回应。
正开心地想着,耳畔忽然传来了郑子明的声音,“回去,把弟兄们全都叫醒。跟上这群契丹人,跟在他们身后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