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五章 短歌(三)

趁着敌军弓箭手弯弓搭箭的空隙,郑子明飞身跃上。紧跟着猛地一弯腰,从半空中拉住正欲落水的周信。
“啊——”弯刀的主人大声惨叫,踉跄后退。郑子明策马回冲,刚刚冲了两步,忽然感觉到头顶的天空颜色不对,果断翻身,整个坠下了马背。
乱箭如雨,遮住蔚蓝色的天空。
“一群废物,留之何用。放箭!”耶律底烈狠狠瞪了他一眼,挥舞着弯刀继续大喊大叫,“放箭,放箭,再不放箭,难道让他乘了船逃走么?”
这些在陆地上个个弓马娴熟的好手,一旦上了船,全身本事立刻只剩下不到三成。脚下没根,两腿发虚。转眼之间,就被经受过严格水战训练的王宝贵,杀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毫无还手之力。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短促的号角声,接连而起。
朝阳无声无息升了起来,照得水面浮光跃金。
“上船,上船!”王宝贵像猴子般在甲板上蹦来跳去,每次起落,都用足下肢的力气,故意将甲板弄得摇摇晃晃。
其余沧州勇士们奋力逼退敌军,从马背上抬下昏迷不醒的袍泽,迅速沿着通道跑过。双腿踏过齐腰的河水,踉跄奔向船头。
又一排羽箭飞来,将他身上插满红色的雕翎。王宝贵的身体晃了晃,又晃了晃,挣扎着然后继续站稳。将缆绳一寸寸和*图*书拉回手边,一寸寸垂向甲板,每一寸,都染满了滚烫的鲜血。
“子明上船,上船,这里交给我!”陶大春紧随而至,如同勾魂使者般,提着弯刀一路追杀。刚才还牛气冲天的契丹弓箭手们,愈发魂飞胆丧,抱着脑袋,四散而逃。
河岸边,众室韦好汉哭喊着,冲上前与郑子明拼命。原本就不算整齐的队形,彻底分崩离析。
“射!瞄准水里射,看谁躲得开!”河岸边,一名气急败坏的百人将,扯着嗓子命令。
下一刻,郑子明的身体从铁骅骝的小腹下钻出,拉起一名契丹将领,用钢鞭敲晕过去,举过头顶,“上船,远离河岸!”
“宝贵!”石重贵看得双目迸裂,冲着甲板大声叫喊。
又一波羽箭凌空而至,射得船舷啪啪作响,却未能再伤害到任何人。
“将军,岸边,岸边咱们的人更多!”一名姓萧的将军,立刻大声提醒。
周围的契丹人,室韦人、秣鞨人,还有不知道什么民族的武士,被羽箭无差别射杀。河岸边,瞬间变得一片死寂。
数以千计的角弓,斜向上张开,闪着寒光的羽箭,纷纷脱离弓弦。
周信双腿着舰,回头与刚刚落下的陶大春两个一道,奋力扯起绳梯。将水中的李彪扯得腾空而起,像梭鱼般,直接扑到了甲板上。
陶勇与另外四名弟hetushu.com兄,互相配合着,将重伤号送上甲板。然后陆续登船,捡起盾牌,木板,以及一切可以遮挡羽箭的东西,给后面的自己人,挡出一片安全的天空。
只是,二人机关算尽,却漏算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契丹勇士,根本不通水性,也没经历过任何水战训练。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更多的羽箭飞来,将他手中的契丹将领射得像豪猪伴,浑身上下长满了尖刺。
契丹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契丹人不会永远措手不及下去。是生是死,只在数个呼吸之间。谁也没资格延误耽搁。
一把弯刀恰恰递到郑子明战马的小腹下,他猛地一抬腿,将弯刀的主人踢了的仰面朝天。紧跟着,钢鞭奋力下砸,正中此人胯骨。
周围的契丹人纷纷举弓,奋力拉开弓弦。忽然间,一匹铁骅骝腾空而至,郑子明挥舞双鞭,将百人将的脑袋打了个四分五裂。随即,冲进弓箭手队伍,将这群卑鄙的偷袭者,砸得东倒西歪,抱头鼠窜。
更多的羽箭飞来,将河岸清理一空。
李顺奋力扑到岸边,松开遮挡羽箭的敌军尸体,一步窜上甲板,双手丢下一团绳梯。
甲板上,王宝贵已经从船头杀到了船尾,又转身杀了回来。钢刀下,没有一合之敌。忽然,数支羽箭凌空而至,将他和周围死战不退和_图_书的契丹勇士,全都盖在了同一片雕翎之下。
“驾……驾……驾……”
“轰轰”
“抢船,抢船!”周信拨转战马,与陶大春马尾对着马尾。沿河岸向另外一侧强突,手中长枪左右拨打,将挡在自己战马前的室韦勇士挨个砸进浑浊的河水当中。
“废物,全都是废物!”,距离河岸四十几步处,契丹东路军节度使耶律底烈气急败坏,挥舞着钢刀大声命令,“弓箭手,弓箭手,对准船头和岸边,覆盖射击。给我,给我把姓郑的乱箭穿身!”
石重贵双手抱住一名不知道是死是活的沧州勇士,先将此人丢上甲板,然后沿着绳梯攀援而上。双脚刚与甲板接触,就立刻抄起一面被卸下的舱门,遮住扶梯下所有人的头顶。
剧烈的马蹄声,从山头处传来,另外一支骑兵也赶到了战场,望着被鲜血染红的大船,目瞪口呆!
一转眼功夫,室韦人的防线就彻底被冲垮。王宝贵一个脚踩马鞍,一个箭步扑向河道,直奔系在岸边的大船。船舱中,立刻冲出四五名契丹兵,长枪高举,试图将他直接在半空中刺成一个筛子。
“走!”郑子明含泪斩断缆绳,整个大船晃了晃,伴着沉重的吱呀声,飘向河道中央。所过之处,留下一道又宽又长的血迹,迟迟不肯被河水冲淡颜色。
“哈察大人死了!”
“抢船!http://m.hetushu.com下马抢船!”郑子明挥鞭砸飞一根铁棍,反手一鞭,将铁棍的主人又砸进河畔泥坑里。随即侧转坐骑,左冲右突。
“上船,快上船!”郑子明一边用钢鞭和马蹄阻挡室韦人的反扑,一边大声催促。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飞蝗般的羽箭落下来,将铁骅骝射成了刺猬。
“抢船,下马抢船!”陶大春紧跟着郑子明杀进一大群室韦人中间,手中弯刀上下翻飞。将试图从侧面包抄郑子明的室韦勇士,砍得东倒西歪。
没有其他人了,所有活着的沧州勇士,都已经登船。其余的弟兄,全都战死于夺船的途中,最近一个,距离船头只有三步之遥。
“蹦蹦蹦!”弓弦响动,石重贵带着四名沧州勇士扑到岸边,用弩箭替王宝贵清理道路。三名契丹兵仰面栽倒,甲板上瞬间出现了一个落脚点。王宝贵双腿着舰,借着惯性迅速下蹲,手中弯刀横扫千军,齐着膝盖切下两条大腿。
鲜血顺着缆绳淅淅沥沥而落,大船动动,又动了动,缓缓靠向岸边,靠向水中正在踉跄而行的自家袍泽。
“他杀了哈察大人!”
陶大春、周信两个跳下已经摇摇欲倒的战马,各自拎着一面抢来的盾牌,冲向郑子明,夹着他,快速冲向距离岸边越来越近的船头。
浊波翻滚,浪花淘尽英雄。
这条大船是数日前郑子明等人从m.hetushu.com海上开过来的,因为通往营州的三岔河水太浅,大船无法继续前行,才换了一只小船逆流而上。耶律察割和韩匡嗣两个,通过南边故意泄漏出来的蛛丝马迹,成功在辽河与三岔河交汇处的芦苇荡里,找到了此船,并且将郑子明留下看守船只的弟兄斩杀殆尽。然后,又将此船作为诱饵,用缆绳系在了岸边。
李彪紧着他的脚步,扑到水中,奋力将梯子拉紧,“快上船!快!”
“上船,上船!”李顺、李彪、陶勇、和另外一名沧州勇士,背对背站成两排,组成一个狭窄的通道。
“抢船,下马抢船!”李顺、李彪、陶勇,猛地一踹马镫,像三只鹞子般飞起来,砸向室韦勇士的头顶。众室韦勇士慌忙闪避,三人落地,背靠上脊背,四下挥刀,卸下一堆毛绒绒绒的胳膊和大腿。
“上船,快上船!”周信和陶大春二人,一边策马冲杀,一边大声重复。只差一步就是河水,战马无法保持高速奔行。而周围的室韦人、契丹人,还有操着生硬语言的不知道来自何处部族勇士,却越发疯狂。
船头上,王宝贵双目圆睁,身体后仰,双手依旧用力地拉着缆绳,口鼻间,却早已没有了呼吸。
“上船啊!”黎明的晨曦中,王宝贵忽然又从尸山血海中站了起来,带着七八支羽箭,摇摇晃晃冲向船头,奋力拉动缆绳。
“他杀了哈察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