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五章 短歌(五)

大船上,一名沧州勇士扯着绳索荡下来,将攻城凿砍为两段。紧跟着,三支弩箭联袂飞出,两支各自射中一名契丹弩手,第三支,却呼啸着从耶律察割的头顶飞过,将他的帅旗凿出一个窟窿。
此前,他想过很多种可能,比如,郑子明不小心留下了蛛丝马迹,比如大辽细作出生入死刺探得到了机密,然后用飞鹰传书。但随着辽东各路兵马越聚越多,大辽朝廷对情况掌握得越来越准确,很多推测,就都失去了意义。
为了雪春天的时的兵败之耻,他现在几乎把所有能用的力量都用上了。连环计一环扣着一环,相信郑子明即便长了翅膀,此番也在劫难逃。
但是,这样的报复真的有意义么?在即将大功告成之际,他忽然觉得好生疲惫。中原的豪杰可不止郑子明一个,柴荣、赵匡胤、高怀德,甚至那个平素不显山不漏水的符昭序,都是一等一的英雄好汉。今天是郑子明,带着三十几hetushu.com个弟兄横行辽东,让十万大军疲于奔命。哪天,柴荣继承了郭威的皇位,带着其他几个少年豪杰联袂而来,辽国得出动多少兵马,才能抵挡他的锋樱?
“那是,可,可南边的人,为何要置姓郑的于死地?他们,他们不是同一族么?”耶律化葛里挠了挠头,眼睛中涌起几分茫然。
“这,这……”耶律化葛里听得目瞪口呆,猛然间,想到一个传说,全身上下的血液,迅速凝结成冰。
“走,跟上去,猎物又快抵达第二道陷阱了!”看到自家弟弟被吓成如此模样,耶律察割心里觉得好生不忍。抬手用力拍了下对方的肩膀,笑着吩咐,“你不是很佩服郑子明么,刚好去送他一程。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他到底能闯过几道天罗地网!”
“大哥,那……”耶律化葛里看了一眼自己的同父异母哥哥,欲言又止。
“啊!”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耶律察割hetushu.com,也被大船上突然射出了弩箭给吓了一跳,本能地向后躲了躲,随即勃然大怒,“来人,去问问韩匡嗣,火油弹呢,为何他不用火油弹!”
“是,大哥!”耶律化葛里被说得脸色一红,垂下头,低声问道,“按说,郑子明这次行动极为突然,怎么一下子整个辽东都知道了他的行踪,并且皇上都被他给惊动了,连下四道圣旨,要大伙一定将他生擒活捉?”
春天的时候,他们受萧天赐拖累,仓促从中原撤军,被郑子明带着人马尾随追杀,跑得连老牛皮裤腰带都断了好几根。如今终于看到了报仇机会,岂能凭空错过?一个个你追我赶,发誓要与埋伏在下游的鱼皮秣鞨一道,将姓郑的碎尸万段!
“遵命!”耶律盆都兴奋地发出一声大叫,跳上马,点起一整营的骑兵精锐,如飞而去。
“唉,还能有什么,如果汉人不自相残杀,我大辽怎么可能成为天下第一强国!燕云和-图-书十六州和中原,又怎么可能有咱们契丹人的份!”耶律察割仰起头,又是报以一声长叹,“化葛里,你还小,想不通也没什么,但是哥哥有一句话,你一定要记在心窝子里头。中原也罢,大辽也罢,朝堂上的凶险,远超战场凶狠十倍。自古以来,英雄豪杰凡是能死在两军阵前的,都是造化!”
“人生能如此畅快一回,才不枉生为男儿!”耶律察割不知为何又忽然叹了一口气,幽幽地道。
“啪,啪,啪……”攻城凿贴着河面,画出一道道惨白色的水线。只有一支如愿射在了大船尾部,其余五支全都无疾而终。
“这,是!大哥!”耶律化葛里被吓了一挑,吐了吐舌头,垂头丧气地拉住了坐骑。
随着距离不断拉大,第一道床弩阵地,已经对大船失去了威胁力。而第二道床弩阵地,还在前方等待郑子明进入射程。这段时间虽然不会太长,却也令人无比心焦,真恨不能化作一波暗hetushu.com流冲过去,将大船早点推入已经准备好的陷阱。
“哼!”耶律察割耸耸肩,从鼻孔中发出一声怪异的动静。“你这不是故意装傻么?除了南边有人故意向大辽通风报信之外,还能有什么其他答案?”
南岸河滩上,众弩手也满脸骇然。他们现在认为如此远的距离,只有自己狂殴对方的份,所以动作才始终从容不迫。而现在,他们却惊诧地发现,自己也有可能成为对方的猎杀目标,顿时动作就有些变形,仓促发射出去的攻城凿,顿时就没了准头。
“卡巴西,卡巴西……”北岸河滩上策马弯弓的契丹武士,顿时一片大乱。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成为弩箭的下一个狙杀目标。
“杀一个必死之人,有盆都自己出手就够了。你又何必急着去争功!”耶律察割又看了他一眼,忽然间,有些意兴阑珊。
“站我旁边,用心看着!”耶律察割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吩咐。
耶律察割恰恰也回过头来http://www•hetushu.com,见他便秘般的模样,摆摆手,低声吩咐:“有话就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在我面前,不用怕人笑话你。”
“大哥,我呢,我呢!”不愿让耶律盆都独揽杀死郑子明的奇功,耶律察割的另外一个同父异母弟弟,耶律化葛里冲到他面前,大声提醒。
“这郑子明也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潜入我大辽救人。”耶律化葛里猜不到自家哥哥的复杂心情,只是觉得弩车和大船隔着数百步远你一下我一下慢吞吞地来回互射,好生无聊。咂了咂嘴巴,小声嘀咕。“这回,人没救出去,把他自己也搭上了。也不知道他死到临头时,会不会追悔莫及!”
“是!”传令兵策马而去,转眼就跑没了踪影。耶律察割却依旧觉得不放心,点手叫过自家弟弟耶律盆都,低声吩咐,“去,带一营骑兵去下游,你亲自监督那些穿鱼皮秣鞨人。告诉他们,如果今天留不下郑子明,他们就都不用回去了,老子会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