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五章 短歌(七)

“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捕鱼用的铁叉,纷纷钉在了船舷上,密密麻麻,如一群吸血的蚂蟥。
“郑子明,你已经无路可逃了。落到咱们手里,总好过落在鱼皮秣鞨人手里!”耶律化葛里猛地一踹马镫,追着正在缓缓倾斜下沉的大船嘶声叫喊。
干脆而且带着嘶吼的声音,带着无比坚定的信仰,顺着河面上的狂风,清清楚楚的传到两岸契丹兵的耳中。
大船已经严重进水,开始向左侧倾斜。左侧上半边船舷却烈焰升腾,融化的牛油沿着被烤裂的船舷缝隙,四处流淌。每经过一处,便将火焰带向一处,让死亡阴影迅速笼罩甲板上所有人的头顶。
刹那间,羽箭遮天而至。刚刚举起一根投枪的郭信躲避不及,全身上下瞬间被射中了二十余箭,圆睁着双眼踉跄摔倒。
河风太大,羽箭全都在半途中落水,无一建功。
船舱中,石重贵迎上前,双手抱住了自家儿子,泪如雨下。
“世伯,如果不是将军,我们这辈子都要做一个农夫,不是死在契丹人刀下,就是死在豪强大户之手。”李顺也抬起手,小心翼翼地拍了下石重贵的肩膀,红着眼睛说道。
“郑子明,我是大辽泰宁王耶律察割,你见过我,我可以向皇帝陛下担保,免你一死!”耶律察割也策马沿着河岸追过来,半真半假的劝告。如果能收服郑子明,自己帐下无疑就多了一员虎将。而郭威的大周,则多了一个死敌。
“其他人,准备战斗!”扭头又朝河面http://www.hetushu.com上乌鱼般靠过来的小船扫了一眼,郑子明继续沉声吩咐。仿佛身边依旧带着数万大军,脸上不见任何恐慌。
“嗖嗖嗖,呯!”甲板上,郑子明红着眼睛单手拉动机关,三弩齐发。正在大喊大叫的秣鞨长老被射得飞了起来,尸体四分五裂。
“啊——!”秣鞨小头目惨叫着落水,溅起一团红色的波涛。临近的乌漆小船上,立刻又跳起另外一名小头目,毫不犹豫拉住系在船头上的鱼皮绳子,嘴咬短刀,双手交替而上。
猎物已经是板上之鱼,不着急下刀。按照传统,这个时刻,他首先要带头感谢上苍。
更多的羽箭飞上甲板,逼得石重贵和众沧州勇士不得不向船舱躲避,再也无力阻挡秣鞨勇士攀船。
正在试图向岸边瞄准的李顺等人,被闪了个趔趄,失去目标。努力重新站稳脚跟之后,不得不再此推动船弩,沿着甲板寻找合适的停放船弩位置。周信和陶大春两个,弯腰抄起钢刀,迅速奔到船舷边,沿着船舷四下乱剁。“喀嚓!喀嚓!喀嚓!”“喀嚓”……铁叉后捆绑的绳索,被二人接连切断了十几根,但是,却又更多的铁叉飞过来,钉住船舷,带来更多的绳索,密密麻麻,割不胜割。
“嗯!”郑子明咬着牙,任由陶大春和周信两个用烧红的兵器烫住伤口,避免失血过多而死。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秣鞨武士上身赤裸,下身也只有单薄的鱼和*图*书皮遮挡,被砸得像饺子般,纷纷落水。但是,他们的数量实在太多,被砸下一个,又爬上来一排。
“去你娘的,汉儿岂能做辽狗!”回答他的,是一声怒喝。郑子明捂着焦糊的肩膀,踉跄几步,冲着河岸破口大骂。
“哇嘎啦呀咦嘻呼……”其余秣鞨人,却对同伴的死亡视而不见。继续兴奋地叫嚷着,奋力拉紧绳索。数十条绳索迅速绷直,早已失去控制大船,晃了晃,瞬间横了过来,停在了河道正中央。
“郑子明,投降吧,大辽皇帝最重英雄好汉!”辽河两岸,无数将士齐声劝说。
既然如此,就奋力迎击好了。死则死尔!
自己是个不详之人,先前已经拖累了整个国家,如今,又要将唯一活在世上的儿子,拖入死亡的深渊。
“去你娘的,汉儿永不做辽狗!”先前还有几分茫然的周信、陶勇、李顺等人,顿时士气大振,扯开嗓子,齐声给与敌人最后的回答。
“死战而已!”其他几名幸存的沧州勇士举刀向郑子明致意,然后快步走向陶大春,以其为核心,组成一个锐利的攻击阵列。
自打当年被浑浑噩噩地带离瓦岗山白马寺之后,历经大大小小的战斗,数都数不清楚。受过的伤,大大小小也有三四十处。但是,没有一次,让他像现在一样彻底陷入绝境。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一名梳着上百根小辫子,手里举着人头盖骨手杖的部落大祭司,也被先登船的秣鞨勇士们用绳索拉hetushu•com了上来,脚刚一接触甲板,就开始装神弄鬼。
“世伯,不怪你,跟着子明,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一件事!”陶大春知道老人的心思,走上前单手拍了拍石重贵的肩膀,然后提着长枪走向舱口。
秣鞨人已经爬上甲板了,正在东张西望寻找攻击目标,身上的鱼腥味道,熏得人直欲作呕。
自打离开瓦岗山白马寺那天起,他就一直在跟死亡捉迷藏。一次,接着一次。命运,好像从来不愿意让他如意过,每次当他的人生出现一缕曙光,就立刻就将其逼向悬崖峭壁。
鱼皮秣鞨世代生活在穷山恶水当中,打洞穴居,茹毛饮血,在大多数契丹将士眼里,都属于不折不扣的化外野人。而郑子明与他麾下的弟兄,却算得上真正的英雄豪杰。所以,此时此刻,大多数辽国将士宁愿放弃仇恨,让郑子明带着弟兄加入自己,也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在化外野人手里。
“郑子明,你把船划到北岸来,北岸更近。我,契丹东路军节度使耶律底烈对天发誓,保你父子不死!”辽河北岸,喊声一浪高过一浪。东路军的将士们,在其主帅的示意下,不停地重复同样的誓言。比起杀女求荣的无耻之徒韩匡嗣,无疑,郑子明这种舍身救父的好汉子,更对众人胃口。
“去死,去死!”其他沧州勇士,迅速得到启发,学着郭信和石重贵二人的模样,从甲板上捡起契丹人遗落的兵器,朝着正在攀援绳索的秣鞨武士,劈头盖脸砸了过去。
“郑子m•hetushu•com明,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南边有人不想让你活着回到中原,向大辽出卖了你的行踪!跳下水游过来吧,我大辽最佩服善战的勇士!我亲自去求皇帝陛下,让他饶恕你们父子的所有过错!”眼看着大船时刻都会散架,郑子明却依旧不听劝告,耶律化葛里把心一横,干脆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和盘托出。
“郑子明,投降吧,你不为自己着想,也为你父亲,为你麾下弟兄们想想!”东路军节度使耶律底烈在辽河北岸,带着数十名亲兵策马狂奔。一边追,一边冲着河道中央大声命令。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焦躁的号角声再度吹响,耶律察割恼羞成怒,命人用角声传达最后命令,催促鱼皮秣鞨人将郑子明碎尸万段。
至少,他来过,他战斗过,他找到了自己的亲人,他身边还有一群侠肝义胆的兄弟,他这辈子,从不孤独!
“哇啦啦,哇哇亚哈呀!”站在乌漆船上的一名秣鞨长老,咆哮着射出了羽箭。
“顺子,帮我把船弩右舷推到身边来,瞄准南岸那个放冷箭的家伙!”郑子明无视漫天飞舞的羽箭,咬着牙吩咐。双眼当中的寒光宛若两把钢刀,透过浓烟,射向愣在岸边的韩匡嗣。
“我当兵那天,将军就教会了我一件事,男人不能做狗!”陶勇的话一向不多,说出来,却掷地有声。
“去死!”郭信也捡起一根投枪,奋力猛掷。
劝降声,戛然而止。耶律底烈,耶律化葛里,还有耶律察割等人的脸,都仿佛被人抽了m.hetushu•com几十巴掌一样红。“放箭,放箭,射死他,射死他!射死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有人气急败坏地大叫,紧跟着,飞蝗如雨而下。
“喀嚓嚓……”挡在河道中央偏北位置正前方的十几艘小船,被大船直接碾翻。船上的鱼皮秣鞨人,被撞得筋断骨折,血水瞬间染红的河面。
“哇啦啦,哇啊啊啊……”其余秣鞨武士捶胸顿足,两眼发红,举着契丹人赠与的角弓,向郑子明乱箭齐发。李顺和李彪举着一块修船的木板护住自家主帅,三人迅速移动,赶在木板被羽箭击碎之前,滚入冒着浓烟的船舱。
“哇嘎啦呀咦嘻呼……”鱼皮秣鞨人的黑漆船虽然又小又慢,却凭着数量众多,堵住了整个河面。看到燃烧着大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们兴奋地叫喊着,丢出了手中拴着绳索的铁叉。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甲板上,秣鞨勇士们举着各色各样的兵器,载歌载舞,兴奋得宛若一群看到尸体的秃鹫。
“哇啦啦,哇哇亚哈呀!”站在乌漆船上的秣鞨长老,双拳捶打着自己胸脯大喊大叫,兴奋莫名。
“去死!”石重贵捡起一把落在甲板上的铁叉,朝着一名正准备朝船上攀爬秣鞨小头目掷去,当即将此人的脖颈刺了个对穿。
“哎!”李顺低低的答应一声,与李彪、陶勇三个一道,去挪动摆在右侧船舷后的弩车。
第二名秣鞨头目被投枪透体而过,惨叫着气绝。第三名小头目却紧跟着冲乌漆船上站起来,双手死死拉住了鱼皮绳,交替移动。